分节阅读_17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78

>
方水华一挥手:“来人,带老爷和客人下去醒酒!”

“你想干什么,你疯了吗?!”

被卫兵抓住胳膊拖下去的同时,齐章国终于忍不住失声大吼。

他不甘!眼看就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荣华富贵垂手可得,转眼却功败垂成!

而令自己功亏一篑的,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的妻子!

这让他如何接受!?

“为什么……”

方水华冷漠地看着他,

回了他四句话——

“我姓方。”

“我身上流着方氏子孙的血。

“我是方家人。”

最后一句:“我警告过你的,你可以将君乾逐出方家,但你不可以毁了他。”

“你以为控制了我们就可以保住他了!做梦!听他说出那番话的可不只是我们这些人,那些方家长老、那些应邀贵宾,他们也是亲耳听见的!

“你堵得住悠悠之口吗!?”

方水华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没有你的默许纵容,我能和他斗到现在?方君乾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有你的份!

“我告诉你,他注定身败名裂!”

丧心病狂的吼叫湮没在暗无天日的齐府大院内。

方水华抬头,遥望着无星无月的夜空。

眸色,却比夜空还要暗沉。

翌日清晨,无双公子起身准备梳洗。

“我来吧。”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手中桃木梳子便已易了主。

无双一怔,见是他,不由莞尔。

便不再推拒,由着方君乾替自己梳发。

方少帅从他手里接过木梳,替他细细梳理起来。

肖倾宇的头发,黑亮柔滑,长长披散在肩头,光可鉴人。细细揉搓之下,握在手里的感觉如上好的丝缎。

第一次为人束发,方君乾却没有预料到的手忙脚乱。

他很细心地用手卷起那一头如云长发,轻轻抓紧。

低首垂眸的白衣少年冷不防悠悠吐出一句:“从此天下之大,再无你我容身之所。”

方君乾握着头发的手微微一颤,却马上镇定下来。依旧细心地将那股长发拧成一个圈,发尾朝下,最后将发尾塞入盘好的发髻中。

“有倾宇在身边,哪儿都是方君乾的家。”方君乾温柔将发簪插入发髻中,固定。

看着镜中人清雅无双的完美造型,方少帅忍不住沾沾自喜起来。

搭上白衣少年的肩,他得意地笑:“怎么样,本帅的手艺不错吧?”

无双微微一笑,点点头。

终是不忍指出他的错误——

像这种抽掉簪子头发便会自动如瀑披落的,是女子的盘发方式。

方君乾喟然一叹:“本帅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亲自为倾宇绾发……”

从背后搂抱住他。

彼此沉默。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伤感的温情。

“倾宇,”方君乾梦呓般地道,“你后悔吗?”

肖倾宇轻轻地,静静地,摇头。

淡色的眸流转着看不透世事的风华。

“倾宇,我们回玉亘吧。”少年元帅将怀中之人抱得越发紧了,声音低沉而磁性,“如果连玉亘都容不下我们,我们就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第九十九章

起风了。

方水华抱着臂,仍感觉冷风侵袭,满襟寒冰。

关上摇摆不止的窗,只听一声惊雷!

银蛇炸开天际!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一个黑色的身影映在门扉上,随即,有条不紊的敲门声笃笃想起。

不紧不慢,

似急实缓。

宛如扣在人的内心深处。

方水华犹豫了一下,终于一把拉开了门!

轰隆一声巨响!

电光照得那抹身影明明灭灭!

屋外下着大雨,雨水不断在屋檐上汇集,顺着屋脊坠落滑下,宛如挂起了一道珠帘。

来者身穿风雨斗篷,斗篷上的帽子将他的容貌遮得严严实实。

风挟杂着雨,飘湿了他的斗篷。

“在下不请自来,是想在临走前把一样东西交给你。”

来人揭下斗篷上的帽子,露出倾世的容颜。

清晨,当第一道曙光刺破乌云重重阻隔的黑暗,

雨过天晴。

倾乾已在机场,准备飞往南部玉亘。

他们离开的时候低调而沉默,来送行的只有一个方姑姑。

肖倾宇和方水华目光相撞,彼此都会意地点点头。

然后错开视线。

无双微挑的远山之眉,有种傲然的凌厉。

“小姑姑,”方君乾向亲人告别,“我要走了。”

“君乾——”强笑几声,泪水却不可抑制地流下面颊,她拭净泪颜,“真是的,姑姑还是习惯叫你小宝呢……”

“姑姑你别哭呀!”方君乾有点手忙脚乱地站在方水华面前,嚅嚅说了句,“你想叫就叫吧。”

方水华缓缓伸出手,含泪揉了揉少年元帅浓密柔软的黑发。

那个原本只及自己**,

那个走起路来跌跌撞撞,

那个调皮捣蛋后总是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娃娃,竟已在不知不觉间高出了自己一个头。自己需要踮起脚尖才能**他的头发。

器宇轩昂、英挺不凡、雄姿勃发。

他是少年英杰,人中龙凤,金戈铁马入梦来,倚剑纵横倾天下。

这是她从小疼到大的孩子。

“什么时候想家了就什么时候回吧。”她微笑着流泪,“姑姑永远在黑河等你回家。”

他粲然一笑:“我知道。”

方水华忽然转向肖倾宇。

少年静静望向这里。

清浅的身影像静水晕染来的墨迹,晨曦投射下他雪白的孤影,显得格外凄清,凄冷,以及凄静。

她拍着他的手,含着笑,吐字叹息:

“倾宇啊,你可是把我们方家五代独苗都给拐走了,记得以后对我家小宝好一点呀!”

白衣少年不由哑然,两抹淡淡的红晕浮上苍白的双颊。

知道无双尴尬,方少帅忍着笑将倾宇推进了直升机。

在跳上飞机的那一刻,方君乾忽然回头,脸容一正,朝方水华肃然道:

“姑姑,方家就交给你了。方家是军国之柱,无论如何国家利刃都不能让有心人利用,更不能让它落入外人之手。”

那一刻,方水华忽然发现,昔日那个男孩,已真正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那一刻,方水华忽然明白了,自己与这个男人的差距。

无双说对了,也许自己在天赋上智谋上可以与之抗衡不落下风,可有时候,胸襟这种东西是模仿不来的。

“姑姑知道了。”

她应道。同时,也暗自下了一个决心。

“经过长老会投票决定,齐章国与方水华之子齐泽正改姓‘方’,为方家第一继承人。”

“不行。”

一个女声一口否决。

方家长老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那个反对的人,偏偏是全世界最不应该反对的人。

因为反对的人,就是方水华。

孩子年纪小,压根不知道母亲的拒绝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又对自己的未来产生怎样的影响。

方水华满含歉意地看了身边的儿子一眼,就毅然扭过头,沉声反对:“我不同意——方家只有一个家主,就是方君乾。”

“笑话!”方立兴长老立即出声反驳,“方家怎能让这样一个悖伦之人来继承家主之位?”

方姑姑一副迷惑不解的神情:“我不记得方家家规有哪一条规定君乾不能继承家业的。”

长老们哑口无言,顿时面面相觑:方家家规里好像的确没有这么一条。

“这还用得着规定吗?”方立兴像打了鸡血般腾地跳起,“这种伤风败俗的人怎么有资格做家主!?”

方水华静静看着他,忽的微微一笑。

冷极,俏极。

闲闲开口:“1938年8月25日,你收受刚登位大总统不久的段齐玉十万大洋,此后每月受贿一万大洋。迄今为止,你背地里向国统军偷售东北军物资共计二十九次,损失我方家财产合计两百三十三万大洋,可有此事?”

方立兴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你血口喷人!”

“你要证据?”方水华冷笑着甩出一张纸,“你每一笔交易数额、目击证人口供都记录于此。如若不信,可以请方家长老会仲裁。”

薄薄的一页,仿佛轻飘飘没有任何重量。

却无疑在会议上投下一枚重磅炸弹。

大长老方亭匀仔细看了看那纸记录,仿佛看到了世上最肮脏的东西:“方立兴长老,看来你的确不适合参加此次会议。来人,将他带下去。在裁决没下来之前不得让他离开方府半步。”

方姑姑看着垂头丧气的方立兴,嘲弄道:“君乾没资格做家主?是你没资格当长老吧!”

“大哥!!”眼看自家大哥要被带走,弟弟方立盛急吼一声,“这记录真假还有待商榷!”

方水华睨了他一眼,再度手一扬,甩出一张轻薄的纸张。

宛如甩出一道催命符。

“方立盛,1939年5月20**收受原南方望族曾家五十万大洋,你明知曾家与倭桑勾结已久,还答应让其负责黑河到玉亘的铁路运输线。要不是大哥后来收回了铁路使用权,这东北交通命脉怕是早被你卖给倭桑了!”

方立盛面如土色,抖如筛糠。

“还有谁有异议的?一并提出来吧!”

长老们都惶恐起来。

这年头,有几人身家是完全清白的?

要是自己不干不净的证据也全落到了别人手中,那不是要命嘛!

方水华**着自己儿子的脑袋,心绪却不由自主地飞到了那个雨夜。

以及雨夜中的那段对话。

“这些东西可以助你迅速控制方家。”

茫然的声音:“有这些把柄在手,你们为什么不除掉我,自己掌控方家?”

“我们还年轻,得到这些,也不过多费一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