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8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80

r/>
于是肖宝宝把书一摔,委委屈屈地到了尘大师那儿告状去了。

雷人的是,了尘大师听完他的诉苦后,非但没有劝慰他,反而用一种无法言喻的复杂眼神望着自己,深深叹了一口气。

“方丈……方丈……”小倾宇用力抓住了尘方丈雪白的胡须,撇撇水润的嘴唇,“我讨厌那个寰宇帝啦!!”

从此以后,小倾宇开始下意识地排斥有关寰宇帝的一切。

看书时总是有意跳过五朝乱世和大倾王朝时期。

每当人们聊起寰宇帝的话题时,他就退避三舍掩耳不闻。

这直接导致——直到七岁以前,肖宝宝还不知道寰宇帝大名叫方君乾……

直到七岁的某一天,吃完晚饭去后山散步的小倾宇红着眼眶回来了。

二话不说就走进自己房间蒙头睡觉。

呃……诸位看官大概已经联想到了,那是肖宝宝被方小宝误认为女孩夺去初吻的那一天。

从那天起,在小倾宇最讨厌的人的名单里,第一名寰宇帝退位让贤,方君乾这个名字后来居上,一跃占据排名首席!

这还没完,最杯具的事发生了。

某天小倾宇拿着水壶在后院浇花,了尘大师和一个远道而来的香客坐在花园石凳上漫谈闲聊。

忽然说出一句:“如果当初寰宇帝方君乾……”

下面的话小倾宇都没听清。

他手中的水壶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脑海中只重复着一句话:寰宇帝方君乾……寰宇帝方君乾……寰宇帝方君乾……寰宇帝方君乾……

天呐!

寰宇帝就叫方君乾,方君乾就是寰宇帝!

两个他最讨厌的人顿时双剑合璧、合二为一。

新仇加上旧恨!

于是方小宝,你知道为啥倾宇在刚开学的时候给你下马威了吧?

(晚上尽量再更一章后传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耶!回家喽!!”小弈拿着一把玩具冲锋枪蹦蹦跳跳冲进南统府。

可怜的左晓风左手拎着三个袋子,右手抓着四个包裹,两条胳膊还夹抱着摇摇欲坠的盒子——都是孩子喜爱的零食玩具小玩意。

好心的小疯子还提醒小弈:“小少爷,我先去放东西,你赶快去书房学习吧——听说今天公子到家了。”

晴天霹雳!小弈的脸色一变再变,简直可以媲美川剧变脸。

“快快快!晓风晓风——”

“要叫晓风哥哥……”

“晓风哥哥你先去藏东西,千万别让哥哥发现了。我现在立刻去书房装样子……”

书房大门被风缓缓打开。

“装样子?”

清冷幽静的声音也被风缓缓送来。

小弈一见窗边桌台边坐着的白衣公子,吓得眼睛发直,抬起小胖腿慢慢往后院移去,企图溜之大吉。

然而无双只把那双明若秋水,冷若冰霜的眼睛往这儿淡淡一扫——小弈立马放弃了先前的打算,眼一闭、心一横,抱着革命烈士必死的决心一咬牙跨进书房!

乖乖挪到了白衣少年桌前,一脸乖巧地讨好:“哥哥你回来啦,小弈好想哥哥哦。”

左晓风抱着一堆礼物,无法行礼,只能干干叫了声:“公子。”

无双颔首。左晓风会意,脸红耳赤地放下手中东西,忐忑不安地侍立在侧。

轻轻睨了玩得满头大汗的胞弟一眼,无双白衣芳华,一如碧桃一株静绽水中央,冷郁悠恬,还带点倦。

优雅翻过一页书,肖倾宇无奈一叹:看看跟着方君乾能学到些什么呀,好的不学净学坏的……

“我不在的这几天里有没有认真学习?”

小弈眼珠一转,拍着胸脯大声道:“有!当然有!”

肖倾宇微微一笑。

笑得极傲,极冷,也极其动人。

飘渺空幻,却又风华无双。

“那好,去把《道德经》默写一遍。”

小娃娃惨叫一声:“什么!?”什么《道德经》,他连《道德经》是谁写的都不知道啊!

哥哥临走前布置过这道作业吗?

有吗?有吗?有吗?

小弈蓦然忆起:呃……貌似,好像,似乎,大概是有的……

肖倾宇轻挑远山眉:“有问题?”

小弈急得满头大汗,小疯子也跟着像热锅上的蚂蚁,却也不敢在这节骨眼上替他说话,急得团团转。

肖倾宇心中有数:“怎么,默不出?”

小娃娃头都不敢抬,只顾盯着自己脚尖。

无双追问:“为什么默不出?”

小弈老老实实回答:“我没背。”

“我不在的日子便可以松懈偷懒了吗?”无双神色愈发冷峻,语气接近严厉,“这几天都在干些什么?”

“我我我……”他可不敢将自己这几天贪玩恶劳的恶行告诉无双,想也知道没好果子吃。

借口总是在情急之下被逼出来的,

要不怎么说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呢?

小娃娃灵机一动,忙从怀中掏出一物,软软谄媚道:“哥哥,小弈知道你的生日快到了,这几天特意和晓风哥哥上街给你选礼物……”

一只精美的、半只拳头大小的瓷娃娃塞进肖倾宇沁凉柔软的手掌。

无双愣了愣。

手中的瓷娃娃,红袍如火,龙姿凤韵,手按腰间长剑,造型可爱夸张。

“这个是寰宇帝的瓷娃娃呢。哥哥你看,像不像君乾哥哥?”仰着一张天真无邪的笑脸,小弈看着无双的眼睛闪闪发亮。

左晓风在一旁汗颜:这不是自己给他买的玩具么,什么时候变成肖参谋长的生日礼物了?这小鬼为了逃避惩罚真是什么都敢掰。

肖倾宇聪慧过人,怎会不知道小娃娃是临时抱佛脚,肚子里打着什么小九九?

不过……

仔细端详着手中瓷娃娃,无双抿了抿唇,压下心头笑意:那不可一世唯我独尊的模样,别说,还真挺像的……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自己的生日就到了。

要是小弈不说,自己真得忘了。

“哥哥,”小弈趴在白衣少年膝头,睁着一双小鹿般纯真的眼眸,甜甜献上自己的祝福,“生日快乐。”

无双摸摸孩子的脑袋:“既然如此,《道德经》的默写就推迟到下星期一吧。”

“什么,还要默!?”小弈一下子傻了眼,结结巴巴道,“可……可是……”

“送礼归送礼,学习归学习。”无双截口道,“这是两码事。”(倾宇……你腹黑了。)

小弈嘟着嘴,欲哭无泪:怎么是两码事?不是说收人家手软嘛!

于是,舒服了整整半个月的小弈终于为自己不努力的行为买了单,又开始了暗无天日的学习生涯。

当然,

还得忍受方少帅的冷嘲热讽——

“活该,谁让你趁我们没在不好好学习的?”

死小鬼,叫你不等我回来就出去玩……

小弈仰起头,傲慢地哼了声。

方小宝重重拉了一下他的脸:“小鬼,还不赶紧想办法讨好一下你哥!”

小娃娃翻了个白眼:“谁说我没讨好?我连生日礼物都送了!”

“生日……礼物?”耳尖的方少帅大吃一惊:倾宇的生日?!

“惨了!”小弈慌忙捂住自己的嘴。

见方君乾若有所思的样子,吓得连忙叮嘱:“君乾哥哥你千万别说出去呀!被哥哥知道我就死定了。”

“怎么?”好像后果很严重的样子。

小娃娃对着手指头,惴惴不安:“哥哥的生辰一向保密的。”

方君乾诧异地问:“为什么?”

“哥哥不想因为自己让大家劳神破费,他说与其这样劳民伤财,还不如多做几件事实在。”

“而且,”小弈抬起头,“哥哥一点都不喜欢别人知道他的生日。”

“叫我不说出去也行!”方少帅邪魅一笑,红尘颠倒:“不过作为交换条件,你得把倾宇的生辰告诉我!”

农历七月初七。

七夕情人节。

民间传说,每年的这一天,牛郎和织女会在天河的鹊桥上相会。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然而除却七夕节,这是一个被几乎被所有人遗忘的日子。

幸亏,在众多滚滚红尘过客中,也有唯一,也有例外。

“本次会议的内容讨论完毕,如果大家没有问题的话……”

“慢着,本帅有话要说。”

本来已经准备起身离去的众将纷纷停了手中的动作。

无视众人询问奇异的眼神,方君乾直直盯着身边衣不带水的白衣公子:“倾宇,你想要什么?”

肖倾宇一吓,难得反应迟钝:“什么?”

“就是说,倾宇最希望得到什么礼物呢?”

无双认真想了想,摇头:“肖某没什么想要的……”

他总是这样无欲无求。要求简单到令人心疼。

肖倾宇只觉今天的方君乾很不对劲。不由皱了皱眉:“无缘无故,少帅怎么……”

方君乾截住他的话:“倾宇选一样吧!无论是什么,只要倾宇想要,本帅就拿来送你。”

众人纷纷喝彩,唯恐天下不乱。

“今天是乞巧节哦,请大家搓一顿好了!”

有人拍着桌子:“涨工钱呀涨工钱,涨工钱呀涨工钱!”

“给公子介绍个媳妇吧!”(此人已被众人拖出去乱棍打死)

“公子你可要想好啦,少帅难得大出血呀!一定要提个高难度的,没挑战性的咱不要!”

高难度?

无双微微一笑,随口说了句:“那少帅就当上大总统,把这天下送与肖某吧!”

肖倾宇只是漫不经心的一时戏言,谁料方君乾当真重重点头,说道:“好!”

只要他的倾宇想要,方君乾便会为他办到。



第一百零二章

是夜。

月悬星河,纤云弄巧。

是否真有牛郎织女于鹊桥相会,情话绵绵,难分难舍。

当方少帅闯入无双公子的房间时,看见倾宇正对着一大摞军务报表细心核审。

方小宝不由嘀咕:“这些表格有什么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