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8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81


无双抬头斜了他一眼,再度低下头工作。

方少帅凑近他,依着那袭冷香雪衣悄声蛊惑:“倾宇,我们去看电影吧!”

无双不动声色地挑挑眉:“看电影?”

两张电影票变魔术般凭空出现在方少帅手里。

看着肖倾宇诧异的眼神,少年元帅笑容明魅,璨若春水:“本帅用私房钱买的,不算挪用公款。”

这世上大概找不出比他更闲的一方霸主了。

白衣公子犹豫地望着桌上的军务报表——

方少帅不由分说揽上少年单薄的肩头,一个劲儿往外推。

一边语带撒娇柔声哄诱:“倾宇~~去嘛去嘛!劳逸结合才是工作正途呀!”

走到门边,方君乾忽然停下脚步:“等等。”

三步并作两步返回房间,翻出两顶小礼帽。

手法纯熟地替他绾好青丝,宠溺地将一顶小礼帽扣在他的头上,帽沿霎时掩住了清丽的容颜。

“被人发现了也挺麻烦。”边说边把另外一顶帽子给自己戴上,扣住他白嫩纤细的手指,宽大帽沿下的薄唇勾起一抹魅惑温暖的笑意,“好了,我们走吧。”

玉亘大都市在绝世双骄悉心呵护培育下,一扫昔年的颓靡冷清,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商都店铺鳞次栉比,虽已至深夜,然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尽显不夜城的热闹繁华。

“耶!终于甩掉他们啦!”两个身影斜地里窜出,混流入来来往往的人潮中。

无双抿唇轻笑不语:把自己的保镖甩掉有这么高兴?

方少帅哀叹一声:“天天有人跟前跟后的,一点自由都没有。”转身,将无双头顶的帽子压了压,“趁今天好不容易逃出升天,一定要玩得尽兴!”

方小宝从小在这方面天赋异禀,故而能接二连三甩掉东北王派来的保镖四处溜达。

而在平京大学,方少帅学得最好的一门课正是《追踪和反追踪》。

于是,白衣公子在心里默默为方少帅的保镖们默哀了三秒钟。

两人边走边玩,不疾不徐走至电影院门口。

正是七夕佳节,电影院播放的自然是爱情电影。

门口张贴了大幅的电影海报——《月影之恋》。两个当红的男女演员正拥抱在一起,背景是一轮血红的圆月倒映在墨蓝的海平面上。

看着不断涌入影院入口的观众,肖倾宇踟蹰了:“少帅,好像进去的都是情侣呀……”

方君乾猛地回头,笑容灿烂地问:“难道我们不是?”

肖倾宇不再说话,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走进了电影院。

人流拥挤,光线昏暗,好不容易摸到了座位,两人摘下帽子,相邻落座。

随着屏幕上美貌歌女动人主题曲的响起,电影终于开幕了。

白衣公子一言不发,似看得十分认真,这般专注让方小宝不好意思开小差,也只得全神贯注看起电影来。

二十分钟后,方少帅理清了人物关系来龙去脉,结局大致也可以猜到了。

压低声音悄悄对身边人道:“又是一个大团圆结局,世人果然比较容易接受圆满的结局……”

白衣少年静默无声。

方少帅顿觉不对,抬头望去——开场二十分钟,肖倾宇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方小宝登时哭笑不得。

不知为什么,倾宇最近的胃口越来越差,也越来越嗜睡。

屏幕上不断变幻的光线在肖倾宇白皙的脸上幻幻灭灭,让方君乾有种不真实的失落感。

压下心头不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油然而生的复杂。

又怜又爱,既疼且惜——或许,他是真的太累了……就让他好好休息下吧。

两个小时稍纵即逝。

肖倾宇在片尾曲响起时骤然清醒。

迷迷糊糊问了句:“散场了?”

方少帅拉着他起身,柔声道:“是呀,该走了。”

要不然留在后头会引人注目的。

他可不想被人认出后围个水泄不通。

坐上这个位置的人,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麻烦顾忌。

重新戴上帽子,方君乾牵着他,两人随着人流往影院出口走去。

方君乾耳朵一动,只听“啪嗒”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掉落的轻响。

可是这声轻响马上被随之而来的脚步声湮没了,方君乾也没太在意。

出门后,方少帅忽然展颜一笑:“怎么帽子歪了?”

肖参谋长睡意未消,漫不经心地整了整礼帽:“出来时人太多,挤歪的吧。”

绝世双骄今晚忙里偷闲,自然不急着回家,一路走走停停,顺便为小弈买了一堆玩具零嘴。

然而当方少帅付完账,两人正准备返家时,肖倾宇的脸色忽然变幻不定起来。

“少帅,你先回去吧。”将那堆东西往他怀里一塞,白衣少年不动声色道,“肖某临时记起有件事要处理下。”

方少帅抬头看看高耸的欧式钟楼,时针与分针渐渐重合:“都十二点了,什么事这么重要?”

无双的表情隐隐有些着急:“总之就是很重要,少帅先走吧,肖某随后就到。”

“可是……”

方少帅还想说什么,

白衣公子已不容抗拒地下了决定:“就这样!我先走了。”

“喂,去哪里!?”方少帅话音未落,那抹出尘雪白便不见了踪影。

电影院门口。

原本热闹喧嚣的电影院此刻灯火黯淡,落针可闻。

宛如一个贵妇参加完一场盛大舞会后,回家洗尽了铅华。

一个看门老头将白衣少年挡在门外:“影院已经关门了,你不能进去。”

“请务必通融下,我有很重要的东西落在里面了。”

看门人很坚持:“这是电影院的规矩,对不起您了。”

迫不得已,无双摘下了帽子。

青丝垂肩,白衣风华,这张脸在报纸书刊上出现了很多次,老人一点都不陌生。

老人顿时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只能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是……”

“在下南统府总参谋长肖倾宇。”

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大概是肖倾宇第一次在平民面前利用特权办私事。

“麻烦您了。这件东西真的对肖某很重要。”




第一百零三章

一双哆嗦的,满是鸡皮的老手一把把分辨着钥匙,终于挑出了一把插入钥匙孔。

厚重华丽的影院大门被缓缓打开。

“公子,这儿的影院散场后就没动过,一般清洁工都是第二天一大早打扫的。”

白衣少年面色苍白如雪,眸如点漆。朝着老人温和道:“谢谢,真是麻烦您了。”

无双公子如此多礼倒是让看门人老孔不好意思了。

从刚才到现在,这个位高权重的白衣公子就在不断道歉与道谢。

见惯了那些大人物的趾高气扬盛气凌人,而今,这个南七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子无双,反倒在为一点小事而对自己过意不去。

他不像是一个高官政客,倒有点像自己一手看大的邻家孩子。

老孔回过神,忙不迭说:“公子,我帮您开灯吧,找东西方便!”

说着就要去拉灯。

“不用了。”无双轻轻阻止了他,“不开灯,如果明天有人问起来您也容易交代点。”

肖参谋长的行踪是南统府一级保密档案,不经保密局允许不得私自对外泄露。

影院深夜灯火通明,如果上级查问起来,老人无法告诉别人肖参谋长的行踪以证明自己清白,怕到时会丢了饭碗,难以糊口。

这般心思缜密又替人着想,老孔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悄悄抹了抹湿润的眼眶,老孔颤抖着声音:“公子,您是好人。如果我有资格在选大总统时投票,我一定选你。”

无双一怔,忽然莞尔一笑:“别选肖某,选少帅吧。”

老人回头望去,少年单薄的身形显得有些瘦弱,长长青丝披散,藏着一股剑气般的忧悒。

然而他的眼睛却是异乎寻常的明亮。

像幽烛,像碎星,像把月倒入湖中搅破一池皎光。

亮得慑人,却又深不可测。

少年淡淡道:“老人家您先出去吧,这里由我来就行了。”

老孔很听话地退了出去——万一肖参谋长找的是什么机密文件,自己还是不要在场的比较好。

等门卫出去后,肖倾宇轻轻吁了口气。

“啪嗒”一声,只见火光一闪,手中的打火机冒出了一团幽艳火光。

一豆烛光笼罩着那个绝世少年,连带着原本玉白的脸上也透出一丝绯艳。

眉若远山盈盈一皱,少年悄然一叹:

究竟掉在哪了呢?

凭着记忆,肖倾宇沿着出场时所走的通道,开始摸索起来。

细细从自己的座位一直找到电影院出口处,没有。

无双挑挑眉,折身从大门口返回座位,还是一无所获。

不在?

肖倾宇静下心来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情形:当时电影散场,灯光又暗,大家行色匆匆步履杂乱,也许无意中将东西踩踢至了别处。

无双既不焦躁,也不气馁:大不了,自己将整个电影院搜找一遍就是了。

于是,从第一排开始进行搜索。

第一排,没有。

第二排,还是没有。

第三排……

第四排……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咸埃脏了他的发,灰尘污了他的衣。

连手中的火光映在眼中也开始微微刺痛起来。

没有……没有……没有……

到底丢在那里了呢?

可是……

无双轻咬水唇,眉宇间透露出一股非同一般的坚定坚毅与坚决——

他送的东西,就算弄丢了,自己也定要找回来。

昏黄的灯光掠过地上一抹淡淡的潜影。

白衣少年迅速俯下身子,一把抓起地上的簪子,庆幸地欢呼:“找到了!”

直起身子,却不巧撞见正傻傻站在影院门口看着自己的方君乾。

衬着皎洁月色,满天星光,白衣少年攥着自己送的桃木发簪,脸上的笑容竟是如孩子般明媚雀跃。

方君乾忽然意识到:或许自己在无意间,撞破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