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8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82

一个秘密。

打火机盖子被“啪”的一声合上。

看着怔立门口的方君乾,不知怎的,肖倾宇的脸颊竟发起烫来。

悄悄攥紧了手中的发簪,他不由庆幸幸亏此刻火光暗,星光淡,不用直面这般尴尬的境地。

肖参谋长快步走出电影院,只见老孔迎了上来:“公子,我刚才在路上看见少帅在找您,就让他过来了。”

方少帅慌忙对老人说了声:“有劳。”

“哪里哪里……”转身对肖倾宇笑道,“公子,您的东西找到了吧?”

无双一直垂着头,轻轻回道:“找到了。”

老人慈祥对他笑笑,边颤颤巍巍地给影院大门上锁:“既然是很重要的东西,下次就千万保管好了,可别再弄丢咯!”

肖倾宇生平第一次不敢抬起头来。

看门老人走后,影院大门口只剩下了相对无言,默然无语的绝世双骄。

昏暗的路灯洒在两人的眉眼、衣襟、发梢,月色霎时被催成温柔疏雨。

半响,无双淡漠地开口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方少帅嚅嚅解释:“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于是去而复返,于是撞见了那一幕,那一笑,那一真心。

“哦。”无双有点不自然地转过头,率先朝大街走去。

“倾宇!”他忽然叫住他,“你——”

肖倾宇回眸:“怎么?”

“不……没事。”

即使问了那句话,他也不会说。

但其实,即使他不说,自己也是懂的吧?

第一次见他那样笑。

并非那种坐看风生水起、笑对涛生云灭的从容自若。

也不是那种扫尽魑魅魍魉,荡涤仇雠宵小的冰冷自信。

甚至有别于平素玩闹揶揄时的好笑无奈。

他抹笑容竟是像孩子般,无忧无虑,纯净无邪,舒灿夺目,短暂却耀眼。

如昙花一现,却是纯然发自心底的笑靥。

而让他露出这种笑容的原因,竟只是因为找到了自己送与他桃木发簪。

虽然他从来不说,也从未承认。

但是……

方君乾望着那渐行渐远的雪白背影,轻轻一笑,快步跟上:

他的倾宇,一定很爱很爱自己……




第一百零四章

七月初七一过,听闻风声的张玉函同志就兴高采烈地冲向总参谋部。

当然,与其说来议事办公,不如说他是来八卦的。

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自从与南统军接触日久,我们任劳任怨的张玉函同志八卦的本性便渐渐暴露出来了。

所以说,环境的影响是极为关键的。

然而当他轻轻推门而入时,却意外看见肖倾宇双手托额,一脸苍白的倦怠。手边的桃花香茶已然变冷,惟余冷香馨芳一室。

“玉函你来啦。”见他进门,肖倾宇整整衣袖打起精神。

“公子,你的气色看起来很不好呀。是不是病了,要不要看大夫?”

肖倾宇一怔,旋即温雅挥挥手:“不必麻烦了。”

看着张玉函一脸不敢苟同的表情,不由淡淡补充了句:“只是最近没休息好,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张玉函勉强一笑,“在学校时您的身体就不好,我们这些做朋友的总是担心你会悄无声息地倒下去。这不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少帅还不把我们拆了。”

白衣公子冷冰冰斜睨:“少帅生性胡闹,你们也跟着胡闹吗?”

张玉函同志慌忙转移话题:“公子,我听说少帅决定参选下一届大总统了?”

清雅少年抬头,轻描淡写地评价:“情报正确。”

张同学抬首望天,自言自语:“不会吧……”

“玉函可是觉得不妥?”

“不是不妥。”张玉函放下手中茶盏,面色未变,“事实上如果少帅当真坐上那个位子,对大家都好。”

“可是,”张玉函看着眼前这个白衣少年,心中一片无奈悲凉,“对天下好的,对公子未必是好。”

张玉函是极少数知道绝世双骄感情的当世人杰,自然明白世事难两全的道理。

当方君乾登上了那个至尊之位,肖倾宇也就离自己的幸福越来越远。

华夏涂炭,降英杰于神州;沧海横流,挽狂澜于危难。

肖倾宇,他是君子如玉,如切如磋,风华无双,胸怀四海。

他记得每一个人,偏偏总是忘了自己。

肖倾宇轻飘飘一笑,双眸如隔了一层虚幻雾境:“只要对天下好的,就是对肖某好。”

张玉函愣了愣,直觉想化解此刻凝重的气氛,兀自强笑:“既然少帅都已经决定把天下当做礼物送给公子了,我们这些做属下的自然得跟着老大的步伐一起奋斗啦!”

肖倾宇很无言地瞅着他:“肖某只是一时戏言,少帅怎么会当真?”

张玉函更无言地瞅着他:“可是……可是,我们都觉得他会当真……”

迟迟的夏日。

一丛丛五颜六色的鲜花在南统府后花园绽然开放,引得无数蜂蝶在其中翩然嬉戏。

红衣少年悄悄将后门推开一道缝隙,再三侦查确定安全无事后,才对躲在自己身后的孩子道:“没事了,出来吧。”

小弈探头探脑地从他身后蹑了出来。

清风徐来,花朵摇曳,吹得少年的红衣如火焰摇曳。

炽烈得像要吞噬一切。

看着方君乾这套炽红的衣服,小弈很可爱地歪着头说:“君乾哥哥,我上次送给哥哥一个寰宇帝的瓷娃娃很像你哦!”

能将艳丽的红,穿得激扬厉烈,即使身处茫茫人海也能绽出独特的绝烈风采,却也算是独属于他的风格了。

方小宝一个爆栗敲上孩子的脑袋:“小声点!要是被倾宇知道我带你溜出去玩,我跟你一起完蛋。”

一大一小两个混世魔王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后院。

忽然,小弈指着水管旁一个纤纤背影停止了脚步:“君乾哥哥,那不是姚姐姐吗?”

方小宝一挑眉:“她在洗衣服?”

心下纳罕:姚于倩可是名副其实的军中之花,以她的身份地位,洗衣服这种小事何必亲力亲为?

这其中必有猫腻!

蹑手蹑脚地靠近那个全神贯注洗衣物的背影。

姚于倩忽然感觉不对迅速转身!

为时已晚。

方少帅已露出暧昧的笑容。

“小姚呀~~~~~”挑挑飞扬的剑眉,故意将尾音拖得长长的:“这是黑子的衣服吧——”

姚于倩洗衣服的手僵在半空。

方小宝笑得不怀好意:“嘿嘿嘿,原来是在帮黑子洗衣服呀……”

小弈不明所以:“姚姐姐,你为什么要帮黑子哥哥洗衣服啊?”

方小宝**着孩子的头发,语重心长:“小弈,你还小,等你长大以后就懂了。”

姚于倩闻言羞窘不已,脸一下子从脖颈红到了耳背。

也顾不得还没洗完的衣服,慌慌张张站将沾了水的玉手往围裙抹了抹,低着头一溜烟跑了。

剩下方小宝在身后笑得前仰后合,大嚷着:“小姚你别急着走呀,上级关心一下下级的终身大事也是人之常情嘛!

“我会叫黑子赶快向你提亲的,你趁早准备好嫁妆吧!”




第一百零五章

“倾宇,你知道小姚的心上人是谁吗?说出来保准吓死你!”

肖倾宇优雅翻过一页书卷,不动声色道:“是黑子吧。”

一语中的!

方少帅摇头感慨:“倾宇对别人的心思了若指掌,怎么偏偏对自己的事迟钝若此?”

肖倾宇冷冷瞪他一眼,不想搭话。

“本着上级对下级的爱护之心,本帅决定撮合黑子和小姚,成就他们的百年好合。”

“肖某对少帅没什么期望,只祈祷少帅不要越帮越忙就诸事大吉了。”

方小宝仰首傲然道:“拉线搭桥这种事,自然不能指望倾宇。”

肖倾宇随口哄道:“是是是,这种事情自然得劳烦少帅出马,肖某拭目以待。”

方小宝得意道:“那是,也不看看本帅是做什么的……”

肖倾宇冷冷疑惑:“媒婆?”

一群寒鸦在头顶华丽丽飞过……

左晓风被无双公子的冷笑话冻伤了。

偏那方少帅一本正经地拨乱反正:“错!做媒是副业,八卦才是正业!”

气势恢宏地一挥手,颇有伟人指点江山的风采:“反正这事儿就看本帅的,倾宇就等着喝喜酒吧。”

于是当天下午,金老黑便被警卫员传唤到了方少帅的办公室。

根据多年来血泪教训所得的经验总结,无缘无故被方少帅传唤进办公室的都没什么好下场。

金老黑心惊肉跳、战战兢兢地挪进办公室。

“黑子你来了,快坐快坐!喝茶!”方少帅忙不迭将他按在沙发上,语气热情得让黑子毛骨悚然。

黑子在沙发上正襟危坐,颤颤巍巍地开口:“少帅……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方少帅坐在他面前,一脸期盼:“黑子,你有没有想过娶小姚为妻?”

“咳咳……咳咳咳!”黑子一口水提上喉管,顿时呛得死去活来。

“诶~~你别激动呀!”方少帅邪笑道,“娶媳妇也不用高兴成这样吧!”

金老黑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腾地站起身:“别胡说!”

“我哪里有胡说?本帅跟你说正经的呢——莫非你不喜欢小姚?”

看着黑子沉默以对的凝重,方君乾心中有数。

黑子心中对小姚并非无情,只不过他不做、不说、不表态,致使一段缘分断两段。

方君乾只觉无奈。身为黑子的兄弟,他自然希望黑子和小姚能有个好结局:“黑子,一个女人能年轻几年?能有多少岁月去等你?我直接跟你说了吧,军队里喜欢小姚的人多的是,其中职位比你高

、家世比你好的人也多的是,你再磨蹭下去,小心被人家捷足先登!”

金老黑烦躁不已:“少帅,你跟我们不是一类人!你什么都不缺,我们这类人的难处你不会懂。你让我怎么向她开这个口?”

方君乾瞠目结舌:“难不成你想让人家姑娘家先开口,金老黑你好意思么你?!”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