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8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83

这样!”金老黑快被他逗得崩溃了。

方君乾“啪”的一拍桌子,耐用坚实的梨木桌表面顿时出现细细密密的裂缝!沉声冷道:“那就是你嫌弃小姚出身青楼,配不上你?”

黑子立马激动反驳:“我没有!!”

颓然落座:“于倩是我这辈子遇上的最好的姑娘。少帅还记得血海大战前,公子让我和小姚去北方搬救兵吗?”

“自然记得。倾宇说你身手不凡悍不畏死,偏偏讷于言,而小姚能说会道八面玲珑,刚好弥补你的不足,所以才让你们两个一起出发搬救兵。我记得当时你还老大不愿意。”

“是呀,我当然不愿意。谁愿意上路的时候被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拖累?可后来才知道,我错的离谱——当时公路全被倭军封锁了,我们只能横穿雅骨山脉赶往猛虎团驻地。这么难走的路,这么湍急

的河,于倩脚都磨破了,还在不停流着血,她硬是咬紧牙关没叫过一声疼。我金老黑生平没佩服过什么女人,她是第一个。”

苦笑:“不是她配不上我,是我配不上她。”

方君乾一阵气结:“配不配得上不是由你决定的,小姚她自己心里有数。”

“于倩人漂亮、又温柔,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我呢?老大粗一个,连诗词都不会背几首,更别提与她吟诗作对了,这样两个人就算勉强在一起,将来一定也会为意见分歧而分开的。何况

小姚善解人意、人面又广,她认识的人当中,有钱有权有貌的公子哥儿比比皆是,我金老黑一穷二白,家里还有个老娘要照料,我能给她什么?我什么都给不了!我怎么好意思耽误人家一辈子,我怎么

好意思让人家跟我吃一辈子的苦!

黝黑脸上的笑容蒙上尘埃,几缕唏嘘散于云烟:“是我配不上她……”

金老黑作战方案,失败。

但是我们的方少帅不认输不气馁,秉着“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的方针原则,他又找到了姚于倩同志做思想工作。

谁知刚说出来意,姚于倩就红着脸拼命摆手:“不行不行……我从没这么想过。少帅您也知道,我出身不干净,人家家世清白,我配不上……我只求偶尔帮他洗衣做饭就心满意足了。”

姚于倩作战方案,失败。

方小宝简直想掐着两人脖子来表达怒其不争的愤慨!

他就搞不懂了,明明郎有情妾有意,偏偏要藏着掖着,不肯互相表明心迹,再这样下去,何时才能修成正果呀。

“小疯子,去把余军医给我叫来!”

左晓风立马关心道:“少帅你受伤了?”

方少帅挥挥手:“军情机密,你只管叫来便是。”

余军医,本名余仪仁,听他说自己是百草神医余日的第四十九代子孙——当然,事实真伪不可考证……

方少帅倒也直接,邪魅笑容一勾:“余神医(这是余医仁最爱听的称呼),你那儿有什么能催情助兴的药方不?贡献一点吧!”

余医仁张口结舌:“少……少帅,你想干嘛?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起码的医德他还是有的。

“放心,本帅答应你绝不用来做卑鄙苟且之事!究竟有没有?别告诉我你身为百草神医的后人连春药都不会配。”

“有自然是有,但……”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方君乾露齿一笑,阴森森威胁:“余医仁,你敢违抗军令?”

余医仁立马识时务道:“美女一笑散、兴阳丹、合欢散、金枪不倒方、旱苗喜雨露、飞燕喜春散、醒酒花、颤声娇、助情花、玉露娇,要哪种您直说便是。”






第一百零六章

方君乾万万没想到春药还分这么多种,一时间搞得他晕头转向。

用无比纯洁的眼神看着余医仁,方少帅迟疑道:“要不,每样都来点?”

迫于方少帅淫威,余医仁不得不乖乖奉上手中的“灵丹妙药”。

自然,饱受压迫的余神医事后立马向我们的肖参谋长哭诉去了——这是每个被方小宝欺负过的同志的第一反应。

“他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听完余医生一番诉苦,白衣公子秀眉轻颦,手中的毛笔再也写不下去了。

余医仁哭丧着脸:“怕就怕少帅拿这些东西干些偷香窃玉伤天害理的事儿……”

“那倒不至于。”无双眉挑锋芒,迅速打断了余神医的质疑,“以少帅的人品,断断不会做出这种事。”

无奈一笑,自言自语:“只不过小姚和黑子可有苦头吃了。”

“黑子,我们是兄弟吗?”

方君乾认真地站在他面前,那种赤诚信任的目光顿时令黑子热血沸腾:“我们当然是!”

事实证明黑子还是太嫩了,他不了解就算兄弟有时候也会阴你一手的……

方少帅拍拍他的肩:“如果你相信我,就什么都别问,喝下这杯酒,然后跟我去一个地方。”

黑子二话不说就喝下了他递过来的酒——哪怕眼前是杯毒酒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黑子,”方少帅亲眼见他喝完了杯中酒,眼神意味深长,“将来你一定会感激我的……”

说完便带头朝后厢房走去。黑子连忙跟上。

不到三分钟,两人已来到一个房间外。

房门上了锁,钥匙就在方君乾手里。

方君乾开了锁,却不推开房门。

黑子不禁好奇道:“少帅,里面是什么?”

方少帅回答他:“是比老虎更可怕的东西,你敢不敢进去?”

“笑话!我金老黑爬过什么呀!”

“那就好……”不等黑子反应过来,方少帅一脚将他踢入房间,迅速关门上锁!

金老黑很快就为自己的那句话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因为房间里没有猛虎,只有一个女人。一个自己很熟悉,也很美丽的女人。

居然是姚于倩!

然而眼下的姚于倩,眼光涣散,眼角若桃花绯艳,双颊带春眼神迷蒙,却是贝齿紧咬,似在苦苦维持着神智。

黑子觉得自己快疯了!

“快开门!这是怎么回事?”

门外的方君乾不紧不慢道:“过几分钟你就可以亲自体验下是怎么回事了。”

几分钟前,方小宝用一句:“小姚,我是不是一个好上司?”让姚于倩毫不疑心地服下了春药,并将其诳进了这个房间。

黑子只觉一股深深的渴望自小腹处漫延开来,电流般窜过四肢百骸,不由慌乱不已!

也不用方君乾解释了,只要是男人,都知道这种情况!

门外的方小宝笑得那个欢:“不用太感激我,这是本帅应该做的。”

黑子差点破口大骂:丫的谁感激你了!!?

姚于倩只觉浑身像在滚油里被细细地煎,热上心头。她香汗淋漓,拼命拍打着房门,喘得如同一个溺水之人,语气已带哭腔:“少帅别闹了,快放我们出去呀!”

黑子可没这么好说话,一言不发“砰”的撞向房门!

大门巍然屹立,毫发未损……

方小宝在门口闲闲道:“别白费功夫了,本帅为了这天特意将门窗里头都换上了钢板。黑子你想逃出升天?死了这条心吧。”

“方君乾,你!——”

方小宝挥挥手,转身:“你们好好享受,本帅先走一步。”

说完不顾房间里这对男女的软语哀求以及威胁谩骂,华丽丽地甩手走人。

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方少帅志得意满地朝书房走去。

却见肖倾宇刚好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好巧不巧,方向正是后厢房!

方少帅急忙拦住他:“倾宇你干什么去?”

“我找小姚有事。”

方小宝老老实实道:“倾宇你还是不要进去比较好……”

“为何?”他又在搞什么花样?

“……反正你听我的总没错。”

肖倾宇远山眉一挑,直接绕过他走进后厢房,方小宝根本来不及阻止!

刚至厢房庭院,一阵令人耳红心跳的声音就传入肖倾宇耳中。

那声音既似喘息,又似**,更似啜泣,分明是**之音,百转千回荡人心魄。

肖宝宝听得脸一阵红一阵白,二话不说拂袖而去!

方少帅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早叫你不要去了。”

远离后厢房,耳旁的欢爱之声早已闻不可闻,肖倾宇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缺德。”

某人沾沾自喜:“怎么会?他们感激我还来不及。”

冷哼一声,肖倾宇先给他打了计预防针

“要是以后再敢让肖某知道你在用这种东西——”

方少帅暧昧地贴着他耳垂,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雪白的脖颈:“怎么,倾宇是怕本帅将这药用在倾宇身上吗?”

“你若是敢在肖某身上用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公子无双的笑容绝美而危险:“我就杀了你。”

“你舍得?”邪魅而蛊惑的嗓音让人不知不觉沉溺其中。

一道冻彻心扉的寒光倏地射向方少帅!肖倾宇冷冰冰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普通人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不说毛骨悚然,起码也得心生寒意缄口不语,无奈,方少帅不是普通人。

起码他的脸皮厚度绝不像普通人。

“放心,我方君乾才不会用这种东西呢!”

他冷不防勾过眼前人纤细的脖颈,贴上他美好光洁的额头。

“总有一天,”他的语声沙哑磁性,却也是极度的自负骄傲,“我会让倾宇心甘情愿把自己交给我。”

一脚踹在方少帅小腿骨,方少帅倒抽一口冷气后退两步,又被一肘狠击在胸口!痛得他捂着痛处俯下身——这下连哼都哼不出声了……

泫然欲泣地抬眼瞅着无双公子,却见无双也正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偏偏脸上笑吟吟的:“也不知少帅有没有命能等到那天。”






第一百零七章

当黑子清醒的时候,姚于倩已经起身梳洗妥当了。

一头乌密的长发整整齐齐盘在头顶,墨竹图案的旗袍优雅熨帖,连小脚上的高跟鞋也让人说不出的顺眼舒服。

“你要走?”黑子急急套上衣裤。

姚于倩细长凤眼烟波流转,随口出言嘲讽:“怎么,你难道还要娶我不成?”

他沉声道:“我娶你。”

姚于倩浑身一颤。

金老黑一字一顿道:“真的,我娶你。”

姚于倩忽然掩唇,格格娇笑:“笑话,你拿什么娶我?”

似要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