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8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85

真是……疯了……”

“倾宇疯没疯本帅不知道,不过本帅对大师的话比较感兴趣——什么叫做‘两年之内必有血光之灾’?什么叫做‘注定不会有结果’?无相大师,还希望你为本帅解释解释。”




第一百零九章

无相着实被吓了一跳。

扭头,却见方少帅负手施施然从转廊里走了出来。

他剑眉星目、唇角含笑,然而脸上的微笑却丝毫暖化不了眼中寒意。

无相乍见突然出现的方少帅,除了手足无措还暗暗心惊。

在没见到方君乾以前,无相对这个出身名门,少年得志的方少帅颇有点不以为然。

然而当他确确实实站到自己面前,冷笑着看向自己时,无相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错得有多么厉害。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

南统军有一种共识:方少帅可以和弟兄们大口拼酒,酒酣耳热时也可以和士兵们讲几段荤笑话,但即使是如此平易近人的他,平素也没人能理解他的真正想法。

别看方少帅平时懒懒散散的,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可一旦他沉下脸,那些水里来火里去不皱一下眉头的汉子们,全部都像狮子注视下的绵羊般噤若寒蝉,更别提出声造次。

面对沉怒中的方君乾,还是老老实实坦白从宽比较好。

“方少帅,贫僧稽首了。”

方君乾也不还礼,只轻轻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肖倾宇见他连最基本的礼节也不屑为之,就知道他此刻心情定然相当不好。

无相也不恼怒,只淡淡说:“少帅问的问题,贫僧这就为少帅解答——贫僧言下之意,若无双师弟继续常伴少帅左右,怕是活不过二十四岁!”

少年元帅一声怒斥:“妖言惑众!”目射雷火,杀意暗涌,“你若不是倾宇同门,早就……”

“少帅若是不信,不妨来回忆下自从你和小师弟相识以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无相毫无惧意,掷地有声:“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师弟以前虽幽居古刹,不喜与人相处,却也无病无灾,平安无事。可自从结识少帅之后,先是差点落入仁裕亲王之手,再是为救少帅远走他乡,替

你挡枪差点丢了性命。小师弟和余小姐从小青梅竹马,众人皆看好两人能喜结连理,结果婚约无疾而终,少帅敢说此事与你无关?好不容易回到平京,拒绝了萧老爷子的邀请——那是他重返萧家唯一的

机会。还有这大总统之位,余大总统生前是指定小师弟就任的,为了少帅他也放弃了。最后丧父失母,还落得个亲手弑祖、祸及全家的下场——”

无相不疾不徐一一道来,他每说一句,方少帅的心便下沉一分。

“方施主,贫僧的师父,了尘禅师早已有言在先:少帅命主紫微,帝星之测有‘一曜’左辅星相佐,左辅之星一来调和紫微的傲气之性,二来可增紫微星对四杀的制化能力。然而破灾过多难免损伤命数。不瞒少帅,无双师弟便是少帅的那颗挡灾之星。少帅君临天下之时,便是无双缘尽陨落之日。如果小师弟回洛迦寺,凭师父多年修行或可消灾避祸瞒天过海,帮他躲开这一劫。若是小师弟执意和少帅在一起,怕终难活过二十四岁!少帅再不放手,真要等小师弟的性命断送在你手上不成!?”

“无相师兄,”肖倾宇截住无相的快语,淡漠道,“你今天说的太多了。”

遣人送无相前往客房休息后,肖倾宇不得不回来面对方君乾,也不得不面对这个自己一直逃避的问题。

少年元帅默然梧桐下,背影萧瑟伶仃。两人静静相望,咫尺却隔天涯。

“少帅也不必太过当真。”肖倾宇先开了口,“无相师兄的话言过其实了,你我七岁初遇,若真是自结识之后便灾祸不断,肖某岂能平平安安活到现在?”

“肖某经常说:‘七分人力,三分天意’,方丈的预言未必不可扭转。更何况,少帅不是一向对这些无稽之谈嗤之以鼻,唔……”

灼烈的吻冷不防封缄住他略显凉意寂寞的唇。

方君乾揽住他的头,疯狂汲取着那个人的冷香,那个人的味道,以及那个人对自己的爱意。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臂弯里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只有这样,才能阻止即将到来的别离。

“倾宇……倾宇……”他胡乱吻着他,这般浓烈的拥吻几让肖倾宇窒息,矇矇眬眬中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缭绕:“我不敢拿你开玩笑的……更不敢,去打这个赌……”

是的,他可以对世人的诽谤置若罔闻,也可以对所谓的命数因果嗤之以鼻。

如果这番话只是针对自己而言的,除了评价一句“封建迷信”外,方君乾会饶有兴致地赌上自己的性命,看看所谓的命运有几分真实可信。

可是,他不敢拿无双的性命去赌这未知的天意。
第一百一十章
章节字数:1666更新时间:10-08-0319:59
“我怕我一睁眼,你就消失不见了……”

方君乾终于明白,为什么面对肖倾宇时自己会莫名产生恐惧的情绪——

自己是怕失去他吧?

因为太过幸福,所以更害怕失去……

白衣少年冰凉的手指抚上他英俊的脸庞,语气坚定:“我不怕天意,更不怕命运。”

“我怕……”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肖倾宇的唇瓣。

并不是第一次和他接吻,然而之前的吻或是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偷袭,或只是两情相悦时蜻蜓点水般的浅尝辄止。

然而这个吻,却是更深入、更贪婪、更激烈,仿佛要触及自己的灵魂深处。

当肖倾宇反应过来时,两人已不知在何时置身自己的房间内。

方君乾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

微张的水唇吐纳出的桃花香气撩拨着他每一根神经,衣衫磨蹭所带来的触感让他的体温急剧上升。

“倾宇……倾宇……可以吗?”

听到这句话,肖倾宇的身体瞬间僵硬。

以男儿之尊委身于另一个男子?他承认自己的心,但并不意味着……

肖倾宇近乎冷漠的视线看定面前的男子,面若冰霜。

当视线触碰到他那饱含**却还在苦苦压抑的隐忍表情——罢了罢了……不是别人,他是方君乾……

轻轻环上他宽阔的肩胛,肖倾宇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心甘情愿。

如果是他,怎样都可以吧……

一滴晶莹的汗珠沿着精致的锁骨缓缓滑下,与雪白躯体上蒸出来的细汗汇集一处,蜿蜒着索求更多,最终崩坠,滑落无痕。

“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贼。”

肖倾宇眼神矇眬,目光迷离,早已意识不清,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些什么。

桃花的香气愈发浓烈,仿佛桃仙要将一世芬芳挥洒散尽。

方君乾轻咬他雪白的脖颈,印下下片片桃花烙痕。

“专门偷心的贼……”

反正自七岁两人初遇,他就偷走了自己的心,至今未还。

倾宇你可知,这种灵和欲的相互拥有,我渴望了多久?

如今,终于摘得了心中这一轮明月,决定永远不放手。

把玩着手中流水一般的顺滑秀发,方君乾低沉的声音如蛊惑人心的妖魔。

“倾宇,明天跟周大哥回平京吧。”

浑身酸软,疲乏至极的倾宇根本没听清楚他的话,便懒懒应了句:“嗯。”

欺负他此刻意识不清,方君乾明知故问:“不是很累吧?”

“嗯……”

“那——”邪邪看着他,笑得不怀好意,“再来一次?”

“嗯。”

等等——他说什么?!肖宝宝蓦地睁大眼睛!

却为时已晚,肖倾宇被一个再度覆上来的吻夺去了神智。

缠绵缱绻。

一夜无眠。

翌日清晨,

天刚微亮,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射入床帏,方君乾悄悄睁开了眼睛。

身旁人仍然蜷在被窝里睡得香甜。酣睡中的肖倾宇,褪去了清醒时的疏离和防备,纯真、无邪,眉宇间却流露出一抹淡淡的不适与疲惫。

爱恋得在他鬓角烙下一吻:昨晚大概真是累坏了他。

一手拉过被角,将心中的明月裹了个严严实实。方君乾轻轻穿戴好衣物,在属下快要敲上房门的千钧一发之时快步走出了房间。

轻轻掩上房门替他隔绝尘世的打搅,方君乾这才发话:“什么事?小声点说。”

“周武将军和您今日有约,已在客厅等候。”下属压低声音,“卑职正准备通知公子开会。”

方君乾随意挥了挥手:“不用了,我去就行。”

“啊?”下属结结巴巴道,“不、不用叫公子吗?”他不想被扣上玩忽职守的大帽子呀!

方少帅扣上袖口最后一颗纯银纽扣,睥睨的眼神让人心寒:“倾宇难得睡会儿懒觉,就不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吗?”

“呃,是!”

“至于周武将军……我正好有事要跟他商量。”黑色的军装在他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迷人英武,隐隐透出一股成熟韵味,“你去准备一下,别怠慢了贵客。”

(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以后谁再叫我写H我就跟谁急)
第一百十一章
章节字数:2672更新时间:10-08-1123:35
刚走出内院,一个清脆的童音就扑面而来:“君乾哥哥!”

伴随声音出现的是孩子精力充沛的身影。

“小鬼!”方君乾一把抱起小奕在半空旋转了几圈,亲昵地碰了碰他的小鼻子,“功课都做完了?”

“咦?”小奕同学使劲吸了吸鼻子,只觉一缕馥郁香味若有若无,萦绕在鼻。

“君乾哥哥,你身上好香呀!”

方君乾诧异道:“是吗?”

这股香味清雅悠远,沁人心脾,甚是熟悉。

小奕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恍然大悟,绽开纯洁无瑕的笑容:“是哥哥身上的香味!”

一夜**,满室馨香,身上难免沾染了他独有的香味。

饶是方小宝脸皮再厚也免不了脸上一红心脏一跳。

强自镇定道:“君乾哥哥有事要去开会,你自己去玩哈,乖~”

“嗯嗯!”小奕同学从他怀中一跃而下,充分表现出小孩子通情达理的一面,“君乾哥哥你去忙吧!”他去找哥哥玩!

方少帅悄悄给一旁影子一样的左晓风使了个眼色,左晓风心领神会,立即将小奕带了下去。

总算呼出一口气,方小宝扶额轻笑:“这事儿真是……”

感叹一声,迈步朝会议室走去。

“啊哟,几年不见,方老弟愈发英气逼人、神采飞扬了!”

“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