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8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86

大哥也是越活越年轻了!”

寒暄过后,两人落座,终于进入正题。

“周大哥,”方君乾将一份国统府的新文件推到周武面前,“有件事,我想请求你……”

周武接过文件仔细翻了翻,浓黑的眉毛纠成一团:“是国统府调肖老弟回平京的命令?这种没啥效力的指令你还留着呀,以你的性格我还以为你早把它丢进废纸篓了。”

正巧一个侍卫给他上了一杯茶,方少帅云淡风轻抿了口:“刚从废纸篓里找出来的。”

周武失笑。

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段齐玉分化绝世双骄的阴谋。以方君乾此时此刻的地位,早就可以无视这种不合理的命令了。

然而既然方君乾特意将这份文件从废纸篓里找了出来,那就说明这一纸命令对他意义重大。

周武迅速抓住了方君乾言下之意:“你是说,你要遵从段齐玉这个命令,把肖老弟送到平都?”

“个中缘由我不便多说。只不过这一路上,还有到了平都后倾宇的安全就拜托周大哥你了。”

周武迟疑地问:“那……你跟肖老弟说过吗?”

手潇洒一挥,动作潇洒霸气,眼神独断专行:“这件事由不得他。”

谈完了正事,两人的心情也放松下来。

话题也渐渐从家国天下转移到儿女私情上。

“方老弟有喜欢的人了吧?”

“有。怎么?”

“你有时会不会觉得,像我们这种身处高位的人,却为一个人交出心的主宰权,让对方掌控自己的喜怒哀乐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

莫非这个千年单身汉终于开窍了!?

方小宝饶有兴趣地眨眨眼,十分八卦道:“你有心上人了,谁呀?”

周武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方小宝看出来了,不觉有点尴尬:“这姑娘说起来你也挺熟的……”

熟悉的女性?

方少帅喝了口茶,顺带开始回忆自己熟悉的有可能结识周武的女性……

周武将军颇有点尴尬地搓搓手,“就是余艺雅小姐啦。”

“咳咳咳咳咳!!”方小宝差点没一口茶呛死!

“你说什么?”他没听错吧?

方君乾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周武坚定沧桑的脸孔:“你说的是哪个余艺雅!?”

绝对是同名同姓!绝对是!

“就是余总统的女儿余艺雅小姐!”

真的是那个余艺雅!那个任性刁蛮颐指气使的千金大小姐!

方小宝顿时有种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自然,周武大哥才是那朵华丽丽的鲜花。

愣了好一会儿,方君乾才回过神来:“你们……怎么认识的?”

将近四十岁的男人,位列猛虎团上将的周武同志此时脸色通红,支支吾吾像个初恋的小男生:“其实也没什么。方老弟也知道我是基督教会红十字的名誉主席吧?”

像红十字会这样的慈善组织在他们的地盘数不胜数,一般来说这些组织都会邀请当地有权势者担任组织里的重要职务。

慈善组织给他们名誉,相应的,他们则要为组织提供保护与便利。

当然,他们并没有很多时间能浪费在这些那些的活动上,挂个名而已。

“挂名的,我知道。”

“别打岔!”周武瞪他一眼,“我有次参加基督教红十字组织的救助战地儿童的活动,就是在那次活动上认识她的……

“现在还想不通为啥自己会心血来潮去参加那种无聊的活动,明明忙的要死……呵呵,也许是上天注定要我认识她吧。


“方老弟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我产生想一辈子和她在一起的想法。她是如此……美丽,善良,聪慧,当她抱起那些脏兮兮的孩子时,我差点以为自己见到了天使……”

这这这……这是余艺雅嘛!?

方小宝心中哀叹: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呀!

不过……这样也好!

如果周武追上了余艺雅,那她大概也不会缠着倾宇不放了。

此所谓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周大哥,既然你对余艺雅小姐这么有好感,怎么还不把理想付诸行动?”

周武白了他一眼:“谈何容易!人家身份高贵,年轻漂亮,而我都快四十了,比人家大了十多岁。”

方小宝嗤之以鼻:“这点差距算得了什么,你看看我跟……”

“跟谁?”

方君乾一滞,旋即剑眉一轩,换上邪气笑容:“暂时保密。”

周武鄙视:“切,还执行保密政策呢!”

“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相信以周大哥的魅力,一定能坚韧不拔排除万难抱得美人归。”

“可是,我听说她跟肖老弟还有婚约……”

这句话可戳到了方君乾的痛处,气得简直让他跳脚:“你别乱说哈,我家倾宇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周武一愣,随即笑他:“肖老弟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脸皮可真够厚的,说这话都不脸红。”

方小宝邪肆勾唇:“他就是我方家人。”那夜过后,他便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

“可是我还听说……”

“没有可是!”方少帅一掌拍在周武肩膀上,“总之你要是喜欢余艺雅就去追吧!无论在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小弟都会全力帮助你!”

周武愕然。

半饷才小心翼翼问了一句:“肖老弟是不是得罪你了?你居然帮着外人追自己兄弟的未婚妻,你俩真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
外传第五卷第一百十二章
章节字数:2404更新时间:10-08-2123:26
“晓风晓风,你先在外面等着,我偷偷进去吓哥哥一跳,呼呼呼!”小娃儿捂着嘴笑得犹如偷了腥的猫咪。

蹑手蹑脚地推开卧室房门,小奕不由自主地吸了吸鼻子。

桃花的清冷芳香弥漫于室,比往常浓烈了许多倍。

明明如此清冽的香气,偏生馥郁浓烈的令人刻骨铭心。

小娃娃屏住呼吸,正想偷偷靠近哥哥。

“谁?”倾宇惊觉从床上挣起,表情依旧平静,声音依然冰冷。

这是所有认识肖倾宇的人所熟知的,无双公子的样子。

——淡漠文雅,而且坚定,自信。

“哥哥你怎么发现的?”小奕见计划失败不由可爱地撇撇嘴,垂头丧气地蹩到倾宇身边,旋即嘻嘻笑道,“哥哥这么晚还在睡懒觉,不乖不乖哦!”

话音未落,小脑袋便被倾宇敲了一记。

肖倾宇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紧张忐忑。

幸亏方君乾已将床褥清理了一番,并替自己换了一身干净衣衫,要不然小奕这般冒冒失失闯进来,让他如何自处呀!

“哥哥,”小奕忽然在哥哥白玉般的脖颈上发现一些很奇怪的痕迹,“你脖子上怎么有一点一点小红斑呀?”

肖宝宝不期然地倒抽一口冷气,脸倏地一下红透了:该死的方君乾,居然……

掩饰性地拉了拉衣领遮住脖子上的吻痕,无双玉白脸颊上的红晕还未褪去,嚅嚅解释:“是……是蚊子咬的。”(公子呀公子,这个季节哪来的蚊子呀?)

小奕没有察觉兄长的谎话,瞪大乌溜溜的圆眼,纯洁无比地诧异:“好大的蚊子!”

“是呀,”不同于平常风轻云淡的笑容,这回的笑容之下隐藏些许尴尬勉强,“大蚊子……”

其实肖倾宇一直觉得,哄骗小孩子(尤其是自己机灵的弟弟)比打一场战役还要累人。

好不容易打发了小奕同学,肖参谋长心里噗通一跳,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头有点晕,纤长的食指揉了揉太阳穴,无双起身更衣,走出卧房。

“咦,这不是肖老弟吗?”周武豪爽的声音远远传来。

原来是两人议事完毕,方少帅亲自将北虎将送出了客厅,迎面便瞧见了肖倾宇。

周武大哥觉得肖倾宇的精神似乎不太好,不由关切道:“肖老弟你得好好准备准备,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出发回平京了,你这样子怎么成!”

无双似乎愣了一下,半天才说:“回平京?”

方少帅眼明手快地截住倾宇的追问:“对,回平京。”

周武同志明显感觉气氛异样。

左看看方君乾右看看肖倾宇,终于作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不用送了……哈哈哈,去大门的路我还是挺熟的……”

走为上策!

无双脸上的神色在六分的冷峻中带着两分桀骜和两分冰冷的嘲弄,“肖某最厌恨自作主张替肖某决定一切的人。”

他的表情让方君乾感到勉强,无奈,不知所措,情不自禁苦笑:“倾宇,别的都好商量,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的。”

“少帅就这么盼望肖某离开吗?”

肖倾宇冷冰冰微笑,仿佛鄙夷,又仿佛轻蔑。鄙夷的是自己,轻蔑的也是自己:“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听你的话回平京?”

“我就知道倾宇会赖账。”

方君乾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是一种轻佻的,带着黑色的胜利与高傲:“你亲口答应回平京的,难道倾宇忘了吗?就在昨天晚上。”

那一秒,肖倾宇真的产生了杀人灭口的强烈冲动!


“倾宇,”方君乾忽然涩涩一笑,“我知道你不愿意去平都的理由,也知道你不信天命,可即使这样我也很担心,因为我知道如果倾宇有任何不测我会后悔一辈子。如今了尘大师说有可能帮你化解

这场浩劫,为什么不去试试呢?反正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你总对小奕说‘什么时候才能让哥哥不为小奕担心呢?’,那你什么时候能不让方君乾为你担心?”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那周武将军与绝世双骄话别后带着自家亲信警卫准备离开。

结果还没出门便遇上了打劫。

“此树是我栽,此门是我开,要想出门去,留下买路财!”小奕同学的开场白还是没有多大创意。

周武同志活了这么大还没一个不开眼的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还是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只觉——好玩极了。

“小鬼,你是谁?”

小奕同学最近水浒说书听多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萧奕便是。”

“肖奕?你是肖参谋长的弟弟吗?”

小奕同学眼珠一转:莫非他想跟哥哥告状?

小娃娃傲慢地鼻孔朝天:“不告诉你!”

周武一来有要事在身,不能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二来也着实喜爱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只得“破财消灾”,示意警卫掏出一张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