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9

br/>
正当这时,坐在轮椅上的肖倾宇淡淡开口了:“使臣可走,拓拔将军却走不得。”

刘岑大惊失色!原本就难看的脸此刻更是灰败一片!

使臣们静默不语。突然,一个其貌不扬的使者仰天哈哈大笑,越众而出:“佩服!你怎知我是拓拔牧宏?”他方才一直低着头藏在使臣当中,行事低调,却不知怎的被人发现。

肖倾宇不答反问:“拓拔将军明知我大庆将士恨不能食汝肉喝汝血,却又为何以身犯险,亲入虎穴?”

“为什么……”拓拔牧宏仿佛在自问自答,“我身为天镔第一名将,自然想来看看能两次打败我的人是谁……”

“一个自然是方君乾方小侯爷,还有一个就是当初在城头指挥骑兵之人。”他目光如电!“那人就是你吧,你是谁?”

“在下肖倾宇,官居大庆右相。”

“啊,原来是无双公子……”拓拔牧宏恍然。低声说:“我败在两位手下,也不算得很冤了。”风声肃杀,拓拔牧宏两鬓花白身影萧索,颇有英雄末路的悲凉。

肖倾宇静静道:“将军不必感伤,您并不是唯一受到威胁之人。匈野大汗此刻重伤不醒,肖某的死士已潜伏在侧,准备随时取大汗性命。”

他的目光依旧温润似水,说完后,肖倾宇索性闭上了眼睛,嘴角带上了一抹微笑,如沉思的佛陀。

方君乾淡淡转向刘岑,道:“刘大人,若再加上这两人,本侯这议和条件可否还有商讨余地?”

这句话,每个字都有一种让人不能违背的力量!

几天前,肖倾宇跟小侯爷之间有过一段对话。

十个精锐云骑?潜伏?任务?方君乾的内心一阵翻腾。

“计划是什么?”方君乾只问了五个字。

“拿下衮郡、豁城、琉叶郡,使八方城的统治地盘扩大十倍,收编八方军,你方君乾方小侯爷,则成为大庆西北无冕之王。”

石破天惊!

肖倾宇说完这句话,帅帐里的一切就像停止了,除了那个古朴的沙漏在一秒一秒的发出细不可闻的“梭……梭……梭”。

帅帐内足足静默了有一柱香时间。方君乾与肖倾宇凝望着彼此的眼睛,相对无言,只有微妙的默契在彼此心间流淌。

隔了一段时间……

“赌!!”方小侯爷吐出一个字。

一字千钧!

肖倾宇想不到方君乾这么快就掌握了这个计划的精髓!

欣慰一笑:“是的,只有赌。”

没错,八方城此刻的确无力再战。但,疲师之旅又如何!?

匈野敢背水一战吗?天镔敢把国家搞得民不聊生吗?更何况还有慕容战这张王牌在手!

“我们就赌——赌他们赌不起。”

这就是把“赌”之一字运用到最高境界的表现,天镔、匈野的国内矛盾,政治局势,派系斗争,个人恩怨……牵一发而动全身,都变成了推动这个“赌”字倾向八方城的动力!

人之于寰宇,自有玄机环环相扣,若身处天时地利人和之地,蝶翼轻轻一振,亦能在彼岸掀起狂风暴雨。势之所致,蝼蚁可溃千里堤,星火可燎万里原。

“方君乾。”无双公子眼中睿智的神采和光华如水中清澈波光一样在流转,“永远记住我的这句话:战争就是掠夺,政治就是敲诈!”

议和时拓拔牧宏的出现却在无双公子的意料之外。没想到,原本只有匈野国主一张王牌在手,此刻却又多了一个天镔元帅。

肖倾宇感叹:仿佛冥冥之中有股强大的力量在暗暗庇护方君乾,他的运势强得惊人,无往而不利。

此次议和,史称“八方盟约”。

盟约结束后,各国便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欲灭大庆,必杀倾乾。”

意思很清楚:想要覆灭大庆,就必须先杀掉肖倾宇和方君乾。

八方城将领李生虎听闻后大笑打趣:“倾乾倾乾,‘乾’是‘天’的意思,公子和小侯爷连在一起,原来是‘倾尽天下’之意呀!”

快人快语的李生虎压根就没料到,他的这句话有朝一日竟然还能被史官记载入册。他更加没有想到,这句话,居然有种预言般的先见之明!




第三十七章

八方城的建设开始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

无双公子很早就意识到,虽然八方城地接天镔、匈野的边境,战端一起首当其冲遭受战祸。但同时,八方城也正是因为这个地理要素而得天独厚。

三国交界之地,向来商贾云集,交易兴盛。只要处理得当,这八方城就能成为三国商贸之都!

更何况衮郡、豁城、琉叶郡已收入囊中,与八方城连为一体,总面积几乎占了大庆国土三分之一!

这半壁江山若不好好利用,方小侯爷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于是,在八方城第二号人物制定出一系列发展计划后,八方城头号男人便开始了两手狠抓!——一手抓军事,一手抓商贸。

这也很好理解,发展是以实力为保障,没有实力,一切都是扯淡!所以这练兵是万万松懈不得的。

至于商贸,八方城税率低得吓人,三十抽一,只及各国平均税率的三分之一甚至还要更低!商人们几乎乐开了花,拖家带口赶来八方城定居作买卖。

这么低的税率让方小侯爷觉得自己会破产——毕竟建设他可是投入了本钱的。恩,就是从赔款里讹来的二十万两黄金……

于是他很虚心很谦恭地请教:“倾宇呐,我们这样会不会亏了?”

肖倾宇正在折扇上泼墨题字(已至仲夏,天气炎热),闻言抬起头,唇凝浅笑:“先让那些商人们觉得有利可图,待八方城发展起来后要不要提高税率,还不是你方小侯爷说了算。”

只怕等八方城成为商贸第一都后,赶他们都赶不走。

方小侯爷恍然大悟!旋即佩服不已:“高,实在是高,不愧是公子无双!”

一脸虔诚:“倾宇呀,本侯有没有歌颂过你的智慧?”

肖倾宇笑道:“呃……好象没有。”

方君乾:“那我现在就来歌颂一下。”

肖倾宇静坐安等。

小侯爷咳嗽几声,一本正经,无比严肃:“倾宇,你实在是太……阴险了!”

肖倾宇:……

八方军开始进行将官素质拓展活动。当然,无双公子是当仁不让的主教官。用方小侯爷的话来说,你不当这个讲师简直就是浪费人才!

素质拓展活动,说白了就是上课读书!

起先,无双公子问过将领们这么一个问题——“为军将帅,什么最为重要?”

答案五花八门。

贾目奇斩钉截铁:“威严。”

肖倾宇点头,却不知是不是赞同他的话。

李生虎高声回答:“当然是武功!”

肖倾宇依旧点头。

俞斌犹豫了:“莫非是谋略?”

下属们纷纷猜测——

“才干。”

“信用?”

“运气?”

肖倾宇只是偶尔点头,却没有发表他的看法。

高酉摸着下巴闭目沉思,憋了半饷终于吐出一个字:“猛!!”

众人绝倒!

肖倾宇坐在轮椅上一言不发,最终把目光投向帅座上默不做声的方小侯爷。“小侯爷,不知您怎么看?”

方小侯爷回答得很狡猾:“倾宇怎么说,我就怎么答。”

肖倾宇漂亮锐利的眼睛一一扫过诸将的脸,冷不防说道:“还不行呀……”

将士们显然不清楚这位无双公子在想些什么,肖倾宇的态度反而令众人觉得他更加的高深莫测。

“提升将领素质已迫在眉睫。明日起肖某将为尔等开讲授课。”

对突然的话题转换还有些不适应的众将一楞之际,无双公子已用生冷的话语打断了众人即将开展的讨论:“若有人拒学,就休怪肖某轮椅从他身上碾过去了。”

诸将大汗。

帅座上的方小侯爷早已忍俊不禁!看着众将震惊的苦瓜脸,小侯爷很不给面子地笑得前仰后合!

肖倾宇也不出声,只静静等他笑完。

待他止了声,肖倾宇一合折扇淡淡道:“小侯爷,你也要。”

方君乾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刚才的幸灾乐祸立刻转为楚楚可怜:“倾……倾宇呀,你不会这么不近人情……”

还没等方小侯爷把话说完,肖倾宇就挥手制止道:“多说无易,从明日起,肖某将亲自负责小侯爷的文武韬略。”

方小侯爷痛苦道:“不知何时才能结束?”

“直到肖某满意为止。”肖倾宇冷冷地丢下一句让人莫名其妙的话走人。

将领们看着乐极生悲的方小侯爷,想笑又不敢笑。嘿嘿嘿,小侯爷呀小侯爷,你也有今天……

在整个八方城,唯一敢连方君乾方小侯爷的账都不买,并坚持己见的人,只有这么一个肖倾宇。




第三十八章

让那些拿惯刀枪的老大粗读书写字简直比杀了他们还痛苦!他们一脸哀怨地听着台上肖倾宇慢条斯理地讲解着“高地破敌十三计”、“骑兵战术演练”……当真生不如死!

他们不敢不听,因为第二天肖倾宇要进行考核,如若通不过……他们不由打了个冷颤。

本来最多也只是抄抄书,挨几下板子而已(诸位看官可以想象一群五大三粗的大汉像小学生一样乖乖挨公子板子的情景),谁想方小侯爷人损,主意更损!

竟然建议公子惩罚通不过的人当士兵操练的临时人肉沙包!既肉痛又丢人!

肖倾宇很无言地看着他。然后方小侯爷再度无良提议,要不罚他们去打扫茅厕?

“……?”“……!?”“……!!”

连肖倾宇都忍不住感慨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相较于诸位将领,方小侯爷的日子过得痛苦而旖旎——旖旎的是他的学习生活轻松写意妙趣横生,每天与肖倾宇朝夕相处,个中滋味不足向外人道哉;痛苦的是——为什么那个张尽崖老是围着他家公子寸步不离阴魂不散?!

张尽崖小朋友在无双公子教导下学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其中又属学琴最具天赋。连无双公子都忍不住称赞:“尽崖是为曲而生,为乐而长。阳春白雪、下巴里人,信手弹来,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张尽崖被夸红了脸:“尽崖只求学到公子琴技十之一二就心满意足了……”

无双公子微笑:“不然。”说完闭上眼睛,细细聆琴不再说话。

两天后,肖倾宇忽然道:“我听你琴里隐隐有金戈之声,送你件乐器吧!”

张尽崖瞪大眼睛,盯着公子手中的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