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9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95

建,赵甄建顿时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古雪山,千年冰封,白雪皑皑。山头积雪终年不化。
赵甄建扭头看向身边陷在一队督察员中的方君乾:眼下除了自己的亲信外四顾无人,要下手的话这里最好不过……大总统是下令要在这儿解决他,可要是明天南统军见不到他回去,那督查总部岂不是要被夷为平地?
就在赵甄建在杀与不杀之间踌躇难抉时,少年元帅独有的低沉讥诮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赵督察,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杀了本帅,你从此就可加官进爵平步青云了?”
赵甄建老脸一红,忙不迭义正词严地掩饰辩驳:“赵某只是依法办事,怎么会是贪图富贵的小人!?方少帅说这话是对我人格的诬陷,是人身攻击!这对我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你……你给我记住,我回去后一定会向法院提起诉讼,告你诽谤!……”
怎么说怎么心虚。
喋喋不休的话在方少帅冰冷嘲弄的眼神下渐渐息声。
方君乾咳嗽一声,面色又苍白了几分:“赵督察,没想到你的胆量跟你的政治经验完全成反比,天真到令本帅哭笑不得。”
“你强行带走我南统军总参谋长无疑是想逼我们造反。段总统当然能在这件事里得到大好处,可你为自己想过没有?如果南统军真的叛离政府,你这个有胆量伤了我南统军总参谋长的督察长一定会首当其冲成为被报复的对象,你会死在南统军手里。如果南统军忍下这口气没有反叛,为了平息南统军的怒火,你这个亲自执刑的军事督察长就是最好的替罪羔羊!”
“不会的!”赵甄建一听顿时满头冷汗,急慌慌道,“我没有动用私刑,这都是大总统的命令!我没有!”
动、用、私、刑……倾宇!?
方君乾心中一跳险些失声!
屏住一瞬而逝的杀气,方君乾让自己看起来风云不动,波澜不惊。
忍!
现在不到鱼死网破的时候!
只有忍才能救出倾宇!
等救出了倾宇……
方君乾故意让自己的语调听不出一点担忧,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蛊惑华丽:
“你说这都是段大总统的命令,你有证据吗?你什么都没有,谁会信你!当然,赵督察也可以听段总统的话,在这里将本帅就地格杀——不过谁都知道大总统选举在即,本帅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大家会怀疑到谁头上?”
“当然是……”赵甄建说不下去了:当然是段齐玉!这还用问!?
“段大总统四面树敌,本帅一死,政敌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打击段总统的大好时机,而段大总统也绝对不愿束手就缚,到时为了平息舆论压力,赵督察觉得他会把谁推出去背这个黑锅呢?”
当然是……自己!
一阵风狂雪舞吹得人摇摇晃晃,赵甄建只觉双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
两眼翻白,目光呆滞:无论哪条路,自己都必死无疑!
“当然,”方少帅将手搭上他的肩,无辜的笑容充满蛊惑的魅力,肆意的眼睛里仿佛有一团火焰,要有多美丽就有多危险,“如果赵督察这次肯放本帅和倾宇一条生路,南统军保证既往不咎。不单如此,高官厚禄,财色权势,段总统能给的本帅一样能给,就看赵督察你能不能把握这个机会了……”

(某墨:小宝呀,今天是元旦节,我特地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提一个愿望哦。
方小宝:我对你已经没什么奢望,只求你别虐了……你这哪里是在虐待倾宇,分明是在虐待我嘛!
某墨:这个愿望太不现实了,换一个。
方小宝(对手指ING,无比期待滴眼神):那我希望倾宇能在那方面主动点……
某墨(汗):这个貌似比第一个还不现实。)

许之以高官厚禄,挟之以权势武力。

方君乾的这番话成功麻痹了赵甄建。眼见赵甄建由杀意盈眼到现在的踌躇不决,方少帅在他看不见的角度暗暗勾起一丝笑纹。
随意理了理自己的风雪斗篷:他并不指望赵甄建能立刻投向自己这边,如果赵甄建行事真能有这般果断,方君乾倒还能高看他一眼。
他只想在赵甄建心中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让赵甄建有一丝踟蹰从而帮自己逃过此劫。
只要倾宇安然无恙……哼!
一路和赵甄建有说有笑,其实早就打定翻脸不认人的主意。方君乾丝毫不觉得的行为有何不妥,所以压根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少帅,这个……小的也是奉命行事,有时候对上头的命令实在推脱不了!”赵甄建殷勤地在前方引路,言不由衷地谄笑。
方君乾亲热地拍拍他的肩头:“本帅了解!你在大总统手下办事难免身不由己,真是难为你了。”
“所以……这个……少帅,如果小的有什么得罪之处,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赵甄建领着方君乾走到了督察总部的大门口,期期艾艾地说。
“那当……”
赵甄建狗腿地先一步门将门缓缓推开——
“然……”最后一个字碎成了一地粉末。
当看到一袭白衣在寒风中无助摇曳,所有理智瞬时分崩离析!
方君乾只觉所有声音全部离他而去,天地间的颜色只汇集成了眼中那沾血的白衣。
他指尖发颤,苍白的双唇泣血般吐出两个字:“倾宇——”
一个单薄的少年双手被缚悬空吊在军法台,白色长衫不断有缕缕血丝渗出,顺着洇红的衣服,一滴一滴往下坠落,在干涸的地面汇集成小小的血洼。
长长的黑发凌乱覆在他的脸上,衬得一张脸更是苍白。凛冽夜风吹得那袭白衣猎猎作舞,在夕阳沉没、夜幕微垂的昏暗中近乎透明,让方君乾几乎有一种错觉,他会融化在天地中,就此消散无痕。
如此让他恐慌的感觉。
方君乾的眼睛霎时被刺得生痛!忽然按住胸口疯狂咳嗽起来!
“少帅你还好吧!”既然有机会和方君乾缓和关系,赵甄建当然不能让方君乾在自己的地盘上有任何闪失。这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咳嗽吓得赵甄建忙不迭搀扶。
方君乾看都不看一眼,一把推开他踏上军法台就要去解开捆着肖倾宇双手的麻绳。
赵督察长慌忙叫道:“少帅,时辰还没到呢!不能——”
方君乾猛地转身拔枪,满含杀意的眼和黑洞洞的枪口堵住赵甄建下面的话。
赵甄建吓得一个哆嗦。
刚刚还跟自己谈笑风生的方君乾宛如换了一个人,原本清澈的眼睛此刻血丝满布,刹一望去宛如被血染红,凶戾如同从尸山血海里钻出来的阿修罗王!
赵甄建从刚才起就一直在观察着方君乾的表情,当他见到方君乾看见无双后所迸射出的那股痛彻心扉的伤痛,他心里就暗道不妙。
当方君乾用这种杀气腾腾的恐怖眼神瞪向自己时,赵甄建宛若当头浇下盆冰水!
刺骨寒凉!冻彻心扉!
他终于明白:自己刚才的种种示好完全是白搭!因为方君乾绝不会放过自己!
怎么办?赵甄建不由为自己的前路忧心忡忡。
段齐玉想利用自己为他背黑锅,随时都可能抛弃自己这颗弃子;可是自己把肖倾宇伤成那样,方君乾更不可能饶了自己。
两相权衡取其轻。
都说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是赵甄建?他此刻恶狠狠看着军法台上的绝世双骄:要不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是了,只要方君乾强行将人从军法台救下来,自己就有借口将两人一同论处!

无双忽然感觉到有人在解开自己手上的束缚,不由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喃喃辩白:“肖某无罪……”
眼睛忽然酸涩不已,有一股热流挣扎着想涌上眼眶。
方君乾只觉眼前被一片水雾挡住,模糊一片。只能哽咽着回应他“嗯。无罪。”
听到耳边传来的肯定,长长羽睫轻颤了几下,挣扎着张开。
随后,那不动声色的冷峻线条在看到那个人后竟一下子放松下来——方君乾……
方君乾沉着脸一言不发,只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别……”无双虚弱但坚定地阻止:“时辰未到。”
离那八小时的垂吊示众还有四个小时。
方君乾的脸庞抽搐了一下,一般犀利的双眸瞪着伤痕累累的白衣少年,不知是痛,是怨?
无双清澈信任的目光回视他——方君乾,不要让肖某一番苦心付诸东流。
好好好!
你受苦,我陪你一起!
少年元帅忽然狠狠一拳敲在刑柱上!
无视指关节迸裂的血花,方君乾飞快扯下身后的斗篷将无双裹得密不透风以抵御寒风侵袭。
夜里的风自山谷呼啸而来,正对着生性畏寒的肖倾宇。
纵然裹着斗篷,寒意还是从领口灌进来,干燥的风吹在脸上更像是刀剐一般。
忽觉身上一暖,凛冽的夜风尽皆被挡去。
昏昏沉沉间,肖倾宇看见方君乾像一尊雕像默默守护在他身前,为他抵挡住山谷间肆虐的春寒料峭。
一刹那,定格了时间。
无双只觉鼻子一酸,微侧过脸去。
这屹立于自己面前的背影,红尘寂寥,恍若隔世。
这一立,就是整整两个时辰。
——直到浩瀚星汉逐渐湮没苍穹,天光破晓。

天一亮,军法台下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方君乾三下五除二将绳索解开后,
倚在他臂弯里的无双不甘示弱地努力让自己挺直脊背,眼眸笑如春风,一身傲骨却倔强如斯:“肖某现在无力行走,请少帅助肖某一臂之力。”
“好。”
方君乾也不多言,只是搀住他,让他借力勉强站立起来。
然后,相携向外走去。
赵甄建万万没想到这两人这么沉得住气,硬是撑过四个小时熬完了刑罚。
赵甄建的那帮子心腹手下在长官的示意下慢慢将绝世双骄包围起来,却没有人胆敢第一个出头。
方君乾浑身弥漫着一股难言的煞气,只要近他十步之内就会被那凌厉的杀意吓得心胆坍塌。
他冷冷抬头,说出一个字——
“滚!”
当方君乾扶着无双慢慢朝督察总部的大门走去,一个白衣沾血无悲无喜,一个斗篷猩红面如寒霜,分明是被人挟着,却好象是众人簇拥着他们一般。
这般的光彩,这样的风华,有时简直招人怨恨,令卑劣的小人更加憎恶,让人忍不住将他们踩在脚底狠狠折辱,撕下这要命的骄傲。
可赵甄建不敢,起码他在众目睽睽下不敢。
眼睁睁着目送着他们走出了大门。
这督察总部几千兵马,竟无一人敢上前阻拦。
“少帅,赵甄建动了杀心,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等我们离开他视线范围后……”一阵气急让他捂住胸口的伤痕,疼得汗如雨下。
“倾宇,别说话了——”
“不,”他漆黑明亮的双眸凝视着他,如画的眉眼,满目春风过尽冰雪初融的多情温柔。
再不说,就怕自己没机会了。
“……等到人迹罕至的地方,赵甄建一定会派出得力手下搜捕我们……所以,要在天完全亮起来之前……赶到……古雪山……隐匿在山里……等待睚眦救援。”
此刻旭日初升,东方被朝霞镶上一道炫目金边,而西方依然笼罩在夜幕的双翅下。
整片天空,半是光明半是黑暗。
方君乾的眼倒映这东方蒙蒙亮的旭日,金光盛满了他的眼眸,霎时流光溢彩辉煌万千,天地似乎就此黯然失色。
肖倾宇怔怔看着他,看着这个灿若朝阳的男子,用尽最后的生命勉强静立在他身旁。
怎么会爱上他呢?
肖倾宇问自己:怎么会爱到这种地步?
“方君乾,天快亮了,你走吧。”
以后……怕是看不见了吧……
他……
那是怎样一种古井无波的眼神,湮没了生离死别,埋葬了爱恨情仇,迷惶没有焦距,苍凉如寒灰燃尽了最后一点火星。
“你一个人肯定走得掉,肖某……肖某自有办法脱身。
“时间快来不及了,你……走吧!”
方君乾呆呆看着他。
许久,才露出一个笑容。
笑容说不出的自嘲苦涩。
然后一句——“肖倾宇,你好狠的心。”
言毕,忽然将他打横抱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