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

箫?”方君乾饶有兴致地转过身,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花雨纷飞下的天籁之音,“说起吹箫,我敢说天下没有一人能比得上他。”
连他自己也说不上,为何会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少年印象深刻。
“哦?”方丈挑眉,“不知何人能得到小侯爷如此推崇?”
“一个很有趣的人……”方君乾的表情又似愤怒又似好笑。
“若论箫艺,”了尘大师轻咳一声:“天下首推公子无双。”
方君乾笃定道:“我不知无双公子是谁,但我敢肯定那人的箫声绝不比什么无双公子逊色!”
“哦?”了尘奇道,“不知小侯爷推崇之人高姓大名?”
方君乾记得清清楚楚,清晰的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他姓肖,叫肖倾宇。”忽然发现老和尚看着自己的表情很是古怪,“……有什么问题吗?”
“小侯爷……”方丈犹豫道,“你不知道无双公子就是肖倾宇吗?”
沉默沉默沉默——
看见方君乾的表情有点尴尬,了尘马上善解人意道:“可巧,肖公子每年清明时节都会到此踏青,此时他正在后院赏花,待老衲为两位引见如何?”
方君乾喜出望外:“他现在就在此处?!”了尘见他一脸激动,还以为他已亟不可待,“正是。”
“呵呵呵,”方君乾喃喃自语,“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还以为自己在茫茫人海里找一个人定要花一番功夫,哪知你自己竟撞上门来了!连天都帮我……
肖倾宇,你上辈子一定欠我很多钱……
第三章
“肖公子,这位是方君乾方小侯爷,小侯爷对肖公子仰慕已久。小侯爷,倾宇公子才华盖世,天下无双。二位都是人中龙凤,定会相谈甚欢,二位慢聊,老衲先行告辞……”方君乾笑
得无比开心:“大师慢走!”
正值寺院花园百花盛开,万紫千红,然而肖倾宇端坐在华贵轮椅之中,气韵风华竟令身旁百花黯然失色。
方君乾不怀好意地笑笑:“肖公子久违了。自上次一别之后,在下甚是挂念,没想到今日会在此地相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千里来相会’?”
肖倾宇的脸色绝对不象老友久别重逢的欣喜。相反的,剑眉微皱,显得淡漠而凝重。他心思内敛深沉,眸光流转,眼底只余清冷。
方君乾见那小书童没在他身边,不由奇怪道:“你的书童呢,怎么不见他来照顾你?”
“我不需要别人照顾。”他的声音静静的,淡淡的,像在陈述一个事实,“一向是我照顾别人。”
“可你双腿不便……”
“肖某的确身患腿罹,自小便无法行走。”“那你……”怎么说不需要人照顾?
肖倾宇沉默了一下,认真道:“有时候,‘残’并不意味着‘废’,肖某从不为无法行走而怨天尤人,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这世上,不残而废的人实在太多了。”
当肖倾宇平静地说出那番话后,方君乾立刻对他肃然起敬。连方君乾自己也没想到,这个苍白文弱,无法行立,整天只能呆在轮椅上的少年,竟是个傲骨铮铮的当世奇男子!
在肖倾宇残疾的身体里面,方君乾看到了一种坚毅、坚韧到可怕的精神气质。方君乾对一个人是否值得自己尊敬有着独特的判断标准,在方君乾看来,一个人是否值得自己尊敬只取决于
两个标准,一是这个人是否拥有令人敬佩的才华;二是这个人是否具备屡败屡战、百折不挠的心境气度。除了这两条以外,再也没有第三条标准。有些身居高位、富可敌国的人,在方君乾眼
中,并不比一个陌生的在农田里劳作的普通农民能获得自己更多的尊敬,纵然贵如太子之流,也很难获得方君乾打心眼里的敬服——虽然在所有人眼中,方小侯爷永远都挂着可亲的、谦逊的
微笑,待人接物彬彬有礼。
很少有人能获得他的尊敬。
然而,肖倾宇做到了。不是表面上的尊敬,而是发自内心的敬意。
方君乾自问,如果自己的双腿永远无法行走,自己能否做到如他这般坚强豁达?
苦笑一声:答案还真不好说呢……
看着他,方君乾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呀……
这人若能站起来,该是多么完美无瑕。莫非是天妒英才,老天见不得完美的事物,所以才将他双腿夺去,令他在凡尘苦苦挣扎,抗争……
风停了,什么声音也没有。这世界上一旦完全沉寂时,也不知它是在悲哀,还是在伤情。
肖倾宇穿着样式再简单不过的月白衣衫,没有佩戴任何饰物,手上正捻玩着一圈金线。平静温和的神情,微微垂着眼睑,浓密的睫毛让方小侯爷想起前些日子在寺院中见到的蝴蝶。
“肖兄可还记得你我初遇时,肖公子说的那番话?”
妄论皇家,罪当剐刑。
肖倾宇脸色一沉,温润如玉的面庞象结了一层冰霜,带点冷,有点厉。他讥诮地盯住方君乾:“小侯爷可是在‘提醒’在下。”
有时,提醒和威胁是同一种意思。可偏偏,他肖倾宇最不吃就是“威胁”这一套!
“不,本侯只是想说,”他俯下身凑近他,“你当初说的话,本侯忘记了。肖公子呢?”肖倾宇立马意会,微微一笑:“肖某也忘记了。”
两人注视对方半饷,忽然相视而笑——
这两个男子,都是天下绝顶聪明的人物,而聪明人之间是不用把话说得太明白的。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若真说明白,恐有杀身之祸!
一个俏丽少女从假山后跳了出来:“表哥~~~~!”
方君乾见过她,就在那桃花林里,碧水湖边。而此刻,少女一袭湖绿纱裙,笑容甜美,肤白如雪,靓丽的让人眼前一亮!
“怎么又是你?”少女显然也记得方君乾。
实际上,很少有人可以忘记方小侯爷。
毕竟方小侯爷可是京城里所有待字闺中的少女的梦中情人,理想夫婿。
“你是表哥的好朋友吗?”少女甜甜地问他。
方君乾对这个俏丽可人的女子很有好感——其实他对所有美丽女子都有好感。他也很讨她们喜欢,他对每个女人都彬彬有礼,若即若离。
“对呀,我是倾宇的朋友。今日得见姑娘真是三生有幸,不知姑娘芳名?”
少女皱皱娇俏小鼻子:“什么朋友,一开口就漏馅了!表哥的朋友都称表哥为‘公子’,还没人直唤表哥‘倾宇’呢!你跟我表哥很熟吗?叫得这么亲热!”少女对方君乾很不客气。
不知为什么,自从初次看见方君乾和表哥站在一起时,她就有种莫名的不安。因为这种不安,所以就愈加讨厌他。
眼前这个英挺尊贵,红巾张扬的男子,仿佛是她今生夙敌!
“依依,你失礼了。”肖倾宇的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温和、悠弱,却有种说一不二、不怒自威、令人兴不起丝毫反对的魄力。依依马上闭了口。
“这位是肖某的表妹,当朝宰相林文正林丞相之女林依依。依依,这位是定国王爷膝下独子,方君乾方小侯爷,不得无礼。”“是。”林依依弱弱答应,暗地里朝方君乾扮了个鬼脸,不
服地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
方君乾不由为之失笑。只觉得这小姑娘实在太可爱了,她对肖倾宇的爱慕和维护,即使在三里外都闻得到……
“表哥我们回去吧,你看天色都已这么晚了……”林依依撒娇。“依依你先回去。”肖倾宇拂去衣上落花,姿态高贵优雅,“夕阳无限好,我和小侯爷再聊一会。”“表哥~~~!”她不依
,突然瞥见肖倾宇面色一沉!心中一冷,立刻咽下几欲脱口的反对,乖乖离开。
方君乾若有所指:“她喜欢你。”“肖某从小双腿不便,依依怜我,照顾我,我们青梅竹马,亲若兄妹。”他把玩着手中金线,风静温恬。
“你装傻。”方君乾深深地笑,“你明知她对你不是那种喜欢。”肖倾宇没好气道:“方小侯爷,你还真是八卦呀!”“过奖,”方君乾脸皮超厚,不以为意,“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有
作媒婆的潜质。”
肖倾宇忍俊不禁:“这话若被定国王爷听到非把他气死不可。”他这一笑,仿似严冬尽去,春暖花开,一天的阴霾俱隐去,云开月朗。眉宇之间那点朱砂,愈加鲜艳欲滴,更衬得眉清,
愈显得目秀。
在这一刻,方君乾有种看见一簇幽兰破冰而出、霜销雪霁、云淡天清的错觉。“你应该多笑笑的。”他真心诚意道,“你笑起来真的很漂亮,也很可爱。虽然我知道你并不喜欢别人用这
类词形容你。”
“方君乾……”他敛起笑容,端坐于轮椅中,沉静如千年浸于深潭的剑,“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真的很讨人厌?”说完也不看方君乾脸色,拂袖而去!
方君乾默然。
第四章
明月。
肖院。
小院。
明月下的肖倾宇。
小院中的无双公子。
肖倾宇现在就是自己一个,躲在院子一角落。
他吹箫,时断时续,丝丝缕缕,主调随风逝,无端韵曲成。
奏得很幽怨、很凄伤,也很动听。
箫声中,带着寂寞与哀愁。但隐隐透露着的,还是凄厉的抗争、血流的挣扎。这箫声听得久了,不知怎的,竟会使人无端端毛骨悚然,心惊胆颤。
也会在凄怆中,忽然有点心惊。
一如青锋划碎七尺冰。
那箫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时险时惊,忽断忽续,余音袅袅,不绝如缕,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正在最**部分,箫声戛然而止。
“公子,夜深了。该回屋歇息了。”一个大汉走到肖倾宇旁边。他身长七尺,粗壮高大,面庞木讷,敦实憨厚。只是他两个太阳穴高高突起,呼吸绵长,足下点尘不染,一路走来却无半
点声响,竟是个不可多得的高手!肖倾宇沉吟半饷,绕着金线的右手缓缓捋过鬓下一缕长发,雍容而又寂寞。“公子……”大汉欲言又止。“劳叔,今晚月色不错,我想多看一会儿。”对这
个如兄如父的仆人,肖倾宇的语气异常客气。劳叔看出他仰望月夜时眉间的寂寞。
“公子,是不是在想今早那个方小侯爷?”劳叔慈蔼道,“方小侯爷乃当世人杰。公子身边一直没什么朋友,若是方小侯爷能与公子结为知音,老仆会替公子高兴——”“这种念头最好
想都不要想!”肖倾宇面容冷肃,沉声道,“否则我们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肖倾宇皱着眉。
他皱眉的样子仿若明月照亮天涯。
劳叔了解他的公子。这人,拥有经天纬地的才智,拥有与之匹配的胸怀,却自小双腿尽废,不利于行,怎叫人不心生叹息?
肖倾宇双手相扣,寂寞如常地坐在那儿,仰头望月。
月色下,他依然冷。
清。
兀自衣不带水。
八风不动。
他望着那轮圆月,突然幽幽叹了口气。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人忧心劳神难以入眠,没想到肖兄跟我同病相怜啊。不知肖兄为何望月叹息呀?”一个红巾批颈的潇狂男子出现在圆月之中。他斜坐在屋顶。
白衣,黑纱,那条长长的鲜红的领巾被风吹得猎猎飞扬!巨大的、滚圆的、妖异的月亮静静照在他身后,他仿佛是从圆月中出现!
“公子!”劳叔心神一紧正待上前,却被倾宇挥手阻止,他不动声色道:“顶上夜寒风高,小侯爷不冷吗?”“呵呵。”方君乾笑得邪气,魅惑,不可一世。他的美糅杂着邪媚,却不会
让人觉得脂粉气,反而有种张扬的英武。足下一顿,人已轻飘飘从月中楼顶飘然而下,落地后悠然一转,正站在肖倾宇面前。只见黑发飞扬,红巾翻舞,脸上挂着的邪魅微笑直可颠倒众生。
连肖倾宇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方君乾抱拳微笑:“那我就多打扰了。”
“这麽晚了,小侯爷好雅兴。”肖倾宇领他进书房,“劳叔,煮泉水迎客——小侯爷,今天楼里新到了雨前龙井,小侯爷有口福了。”方君乾发现,肖倾宇住的小院,所有房间都没有门
槛——这大概是为了方便他日常进出吧。有门槛,轮椅进出会很不方便。
焚香除念,洗杯去凡,玉壶养汤,甘露润茶……
白衣少年一举一动优雅出尘,气质非凡。
待泉水二沸之后,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