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0

器——木制。呈半梨形,张四弦。

肖倾宇正色道:“此乐器名为‘琵琶’,音色清脆圆润,却能弹出铿锵杀伐之气。你天赋异禀,假以时日此器必能让你名扬天下。”

张尽崖看见肖倾宇眼中期待之色,心中不由沉重起来。他恭恭敬敬跪下,从肖倾宇手中郑重接过了那把琵琶,随即,行三跪九叩拜师大礼:“恩师在上,受弟子一拜。”

就在那天,张尽崖正式成为无双公子门下弟子。

当时的方君乾就坐在旁边,亲眼见证了这庄重温馨的一幕。

从此以后,无论严冬酷暑还是刮风下雨,张尽崖都苦练琵琶勤学不缀。

无双公子肖倾宇去世后,张尽崖展转南北游历天下,一手琵琶倾倒世人,终成天下琵琶第一名家!

当人们问他当初为何独独选择琵琶时,张尽崖总是笑而不答。

世人只知道,他怀中的那把琵琶,即使已然陈破不堪,也一直陪伴着张尽崖,直到他死去。

弥留之时,琵琶国手张尽崖抚摩着那把琵琶,泪流满面,只轻轻留下五个字:“我的……恩师呀……”

方小侯爷不高兴了。终于有一天忍不住私下向无双公子抱怨,不要再带着张同学了,小孩子嘛,就应该学会独立自主,让他自个儿玩去吧!

这小毛孩无时无刻不黏在肖倾宇身边,简直像块牛皮糖!

能让厚颜鲜耻的小侯爷都感到忍无可忍,由此可见,我们的张尽崖小朋友很有做超级电灯泡的潜质!

肖倾宇当时的反应是:“你堂堂方小侯爷居然跟一个孩子过不去,你好意思吗?”

方小侯爷毫不迟疑:“好意思!”

肖倾宇第二个反应就是:“小侯爷脸皮之厚果然无人能及,肖某佩服。”

“倾宇呀~~”他俯下身,唇边凝着一抹浅笑,“今日风和日丽,这样枯坐房中真是浪费大好韶光,不如我们出去逛逛——呃,不要带上张小朋友。”

肖倾宇端坐轮椅,淡漠地轻抚掌中金线:“肖某行动不便。”

“我带你去呀!”方君乾的手扶上轮椅椅背,不容分说,“坐稳了。”

肖倾宇只觉身后灼热的体温,即使隔着椅背依然感觉得到。那温度,包裹了自己冰冷的身心……

他怔忪片刻,身体微微紧绷。

却还是由着他推自己出了军营。




第三十九章

八方城的街头,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一家家店铺鳞次栉比,酒旗迎风招展,叫卖声此起彼伏。、

秦馆酒楼、胭脂水粉、绫罗绸缎、刀枪弓弩、兼之文物古玩、各色小吃、珠宝首饰……

短短时间,八方城已从荒凉的边境小镇变为如今纵横八方的繁荣之都。

其崛起速度之快,隐隐有天下商贸第一都的霸气!

感受着喧嚣的热浪,肖倾宇不由为一张张朴实笑脸所感动。

也许,那些忙忙碌碌的平民百姓才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

即使卑微,即使低下,却如百花脚下的杂草,永远百折不挠,永远生生不息!

他听到方君乾在自己耳边柔声道:“倾宇,看见了吗?这片土地正是因为有你才呈现今天这般面貌……”

肖倾宇抿唇低头。

“倾宇,”他语声诚恳,“谢谢你。”

五宝馄饨铺的摊主此刻搓着手手足无措:他万万没想到两位恍如神仙下凡的贵介少年竟然会屈尊降迂进入自己的馄饨铺!

他把桌子抹了又抹,生怕会有一点点灰尘沾上两人的衣角,激动地满脸通红!

坐在轮椅上的白衣公子,朱砂幽柔,眉间是清雅的贵气。雍容华贵,疏离淡漠,仿佛世间万物都换不来他轻轻一顾。

他右首坐着一个尊贵且邪魅的英挺少年。一种飞扬的男性气概与他身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某种特质揉合在一起,配上此刻透露出的慵懒与藐视天下的神情,足以令所有待字闺中的少女怦然心动。

刚才他们在街上走,好多人站住脚,用目光怔怔的追随了一路。

摊主结巴道:“不、不知两位公子,要、要吃些什么……”

方小侯爷揶揄道:“进馄饨铺除了来吃馄饨还能来吃什么。”

“是……是!”摊主紧张得满头大汗,“老朽都糊涂了!”

方君乾熟练地招呼:“就来两碗馄饨吧,记得多加点料。”

“好嘞!”摊主兴高采烈地下馄饨去了。

“我玩遍整个八方城,数这儿的馄饨最好吃。”小侯爷斟茶布筷,状甚殷勤,“五宝馄饨的‘五宝’,指的是馄饨馅里五种原料:芹菜、香菇、小葱、虾仁、白菜。这五宝馄饨远近驰名,今个儿特地带倾宇来尝尝!”

看着方君乾献宝一样的表情,肖倾宇忍不住觉得好笑。

“来喽~~”摊主将刚出锅的的两碗馄饨端上桌,“二位公子慢用!”

方小侯爷笑:“老板你去忙吧。”

可人家老板还不想离开,多呆一会儿沾点贵气也好呀!

“两位公子是初来乍到吧,很面生呀。”他大着胆子猜测。

方小侯爷一时啼笑皆非——你能来八方城还是托了本侯的福,你哪只眼睛看出本侯是初来乍到?

肖倾宇在品尝着自己面前的那碗馄饨。他吃得很慢,细细地咀嚼,慢慢地抿汤。满足的神情不像在吃一碗馄饨,倒像是品味着佳肴珍馐。天气很热,馄饨很烫,他寒玉般的脸浮起两抹胭脂,额头也渗出一层薄汗。

那样子落在方小侯爷眼中,只觉此时的倾宇褪去了公子无双的光环,恢复了十七岁少年应该有的模样,显得格外真实而……**。

将一碟雪菜拌料推至他手边。“馄饨拌这配料会更好吃。”

摊主见状插嘴:“两位感情真好呢!你们是兄弟吗?”

“不是。”方小侯爷捉弄之心顿起,邪气一笑,宣布道:“他,是我的人。”

啊~~~!

老板被惊雷劈中!目瞪口呆地瞪着眼前这两人!——

肖倾宇闻言只是微微一怔,随即继续低下头吃馄饨。——甚至连勺匙里的汤都没洒出一滴。

这种话每天听到不下十遍,听得自己都已经麻木了。

肖倾宇当然不可能为这种事跟方小侯爷怄气。不然他在八方城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光怄气的时间就不够。

老板颤抖着食指:“他是……你的人?”

方小侯爷点点头:“我的人。”

他,是我的倾宇。

我的倾宇,这四字萦在口里,胜过天底下任意珍馐,让人顿觉得了这世间无可伦比的餍足。

我的倾宇。




第四十章

无双公子这几天的心情特别好。虽然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但方小侯爷还是从他微挑的眉梢里看出喜悦之情。

这悦色中,似乎还带了这么一点点得意……

当方小侯爷奇怪追问时,无双公子“啪”的一合折扇:“能算计到聊盟第一军师,无论谁都会得意。”

一想到此刻戚无忧正遭聊盟国主追杀,肖倾宇更是心情大好——只觉得今年夏天似乎也不怎么炎热了……

“小侯爷,看来过不了多久,我们八方城就会多一个智囊了。”

方小侯爷大惊:“莫不是那聊盟第一谋士戚无忧?”

肖倾宇:“然也。”忽然正色盯住方君乾的眼睛:“小侯爷,你郑重回答肖某,若戚军师投奔八方城,小侯爷能否完全包容他的过去,完全信任于他?”

方君乾沉吟。“戚无忧深谋远虑,死在他手上的大庆将士不计其数。他,两手沾满了我大庆军民的鲜血。”

一瞬间,许许多多的思绪同时涌入脑海,繁杂纷扰,难以形容。方君乾的表情很复杂。

不过很快他的神色坚定下来!

“但,既然倾宇敢一力举荐,那本侯就敢用他!”

因为是你信任的人,所以我也信任。

肖倾宇动容,语气依旧淡淡:“戚无忧乃一等谋士,若得他真心襄助,小侯爷今后可高枕无忧。如果将士们暂时不能理解你,那么,日后他们的亲人会感激你,整个大庆都会感激你。”

“不是为了八方城,更不是为了大庆。”在肖倾宇身后,方小侯爷声音低得近乎喃喃自语:“所有一切,只是为了你啊!倾宇,你亲自举荐,本侯根本无法拒绝……”

因为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因为相信,他所看中的人必定不会害自己。所以,才会这么迅速回答这个问题。

不是为了国家!只是……为了他。

肖倾宇默不作声,他实在无法面对方君乾那双伤痛温柔的双眸。他也知道,方君乾能够这么爽快地同意用人,与他对自己的情深意重是分不开的。

大庆,泗水关。

戚无忧坐在凉棚里悠悠哉哉品茶,他的样子完全没有被千里追杀的狼狈落魄,依然老神在在,悠然自得。

他心里感慨:半年前到此地时自己还是聊盟军师,谁料半年后故地重游自己已为聊盟头号通缉对象,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正在自怨自艾,一个怯怯的清脆童音在耳旁响起:“请问……您叫戚无忧吗?”

“是的。小姑娘你认识戚某?”他温和的笑笑,笑容如春风般的和蔼,一种和蔼、亲切的魅力油然而生。

小女孩羞红了脸,忙不迭将手中信封递给他:“您有位朋友让我把这信转交给您!”

“哦?谢谢。”他接过信,心中疑窦丛生。他隐居在此地,知道的人屈指可数,这封信的主人又是从何得知?

好大的神通!!

抱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心理,戚无忧拆开了信封。

“展信平安”——头四个字就把戚军师气乐了。被人千里追杀,还真是“平安”呐!

接着往下看——“闻兄遭国主所忌,亡命天涯,居无定所,吾心甚挂。兄犹记当初半年之约否?”

短短几行字,无落款。

戚无忧看罢信,一时五味陈杂。

自己现在这付惨状还不是拜他所赐!这卑鄙小人,居然用这种办法挑拨离间!

戚无忧愤愤不平!

不平里又隐隐透着无奈,还有,虽不想承认,但心中涌起的敬服与感动却骗不了自己……

他看中自己,信任自己,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重用自己。聪明如戚无忧,自然知道肖倾宇为自己承受了多大的怀疑和压力!

不过——“真是阴啊……”

感叹声未落——“背后骂人可不是君子所为。肖某可都听见了。”清淡声音冷不防吓了戚无忧一跳。

转头,正看见肖倾宇由张尽崖推着进入凉棚。

衣袂曼卷,玉冠束发,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