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0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00

想好应对之策了。”

方小宝大惊:“不愧是公子无双,这种事都能未卜先知,果真是未雨绸缪有先见之明。”

“过誉了。”只听肖倾宇淡淡道:“只要把少帅往导弹袭击点一搁——区区巡航导弹算什么,就算核武器也攻不破少帅的脸皮。”

(三)

某天,倾宇有事要外出半个月。

临走前语重心长地叮嘱弟弟:“哥哥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一定要听话。你的功课就交给……”

目光扫过方小宝跃跃欲试的脸,沉重道,“小弈,只能靠你自觉了……”

(四)

某天,方小宝心血来潮问肖宝宝:“倾宇倾宇,我跟小奕谁重要?”

肖宝宝连一丝迟疑都没有:“当然是小奕了,你怎么能跟我弟弟比。”

说完,丢下如遭电击的方君乾华丽丽走人。

第二天,小奕发现君乾哥哥看着自己的眼神相当不善。

小奕同学怯怯望着他:“君乾哥哥?”

方君乾强笑着拍拍他的小脑袋:“小鬼你想不想去外面玩呀?君乾哥哥给你放两个月假好不好?”此刻的小奕在方少帅眼前闪闪发亮,堪比200瓦的电灯泡。

“少帅开什么玩笑,现在正是小孩子读书学习的大好阶段。你让他去玩?还两个月?”

肖倾宇清冷如水的声音传入方小宝耳朵。

“哥哥!!”小奕欢呼一声,张开小手伸向无双,“哥哥,抱抱、抱抱!”

倾宇宠溺地笑笑,轻轻抱起他:呃,好像又重了……小孩子长得就是快。

小奕像八爪鱼一般黏在倾宇怀里,嗅着鼻尖馥郁的桃花冷香,笑得眯起眼睛,嘟起嘴撒娇:“哥哥,亲亲、亲亲!”

倾宇有点羞赧,点点孩子的额头:“都这么大的人了……”

“不要嘛,小时候哥哥都会让我亲亲的……是不是小奕大了哥哥就不要小奕了,哥哥,亲亲、亲亲……”

面对宝贝弟弟的泪眼,肖参谋长屈服了。微微侧过脸,算是默许了弟弟这种亲昵的小动作。

方小宝冷眼旁观,牙齿咬得吱吱作响:小鬼你不要太过分了!倾宇究竟是谁的呀?!

就在小奕娃娃的嘴离倾宇脸颊只有一毫米之际,方小宝一记抓猫手将他拎离倾宇的怀抱。

小奕在他手中拳打脚踢,拼命挣扎:“君乾哥哥你干嘛?快放开我啦!”

方小宝强压酸意,笑容可掬:“小鬼呀,你最近是不是胖了呀?你哥这么单薄还要让他抱,就不怕把你哥压垮了?”

胖……

胖……

胖……

“胖”这个沉重的词生生砸在我们天真可爱的小奕同学的头上,砸得他头昏眼花。

实际上我们的小奕同学顶多有点婴儿肥,那也只是让他看上去更可爱,万万与“胖”搭不上边。

不过很显然,小奕已经被打击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他真的……他真的有这么胖吗?

怀疑地转向肖倾宇,希望从自小崇拜的兄长的表情中得到相反的评价。

谁知肖倾宇颇为赞同地点点头。

当然,他并不是真的认为小奕胖,只是觉得弟弟都这么大了老粘着自己不太好。


“你看看你看看,我没骗你吧?小奕呀,君乾哥哥很担心你呀,你要是再这么胖下去小心没女孩子喜欢你。而且将来很可能患上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脑血栓脂肪肝癌症什么的。”

小奕哭丧着脸:“那那那……那会造成什么后果?”

方小宝一本正经:“那你就再也不能碰你最喜欢的奶油蛋糕了。”

小奕顿觉人生失去了所有意义:这么严重的后果——宇宙末日也不过如此!

方小宝最后总结:“小鬼,你该减肥了。”

小奕同学完全风化。

为了加强自己说话的可信度,方小宝窜通了身旁的人一起制作伪证,随意篡改孩子的体重,以造成孩子的错觉。

小奕吃得少了。

连饭后甜点蓝莓蛋糕也被方小宝名正言顺抢走一半:“你这么胖就别多吃了,这些危险的卡路里就由我来帮你消灭吧!”

小奕:“……”

泪眼汪汪。

“小鬼,厨房里的零食是不是你偷吃的?坦白从严抗拒更严。”

孩子慌忙辩白:“不是我,我没有!”

“还要狡辩。看你胖了这么多不是你是谁!”

小奕锻炼得多了。

因为方小宝每天在耳边提醒:“再不锻炼迟早变成猪八戒二世,减肥呀减肥!”

小奕也不再要求倾宇抱了。

依照方小宝的说法——倾宇身子弱,你这么胖会压坏他的。

在小奕心疼哥哥的情况下,方小宝终于志得意满地完全霸占了肖宝宝。

每当看见小奕同学在运动场挥汗如雨,始作俑者方小宝就恶劣地邪笑:小孩子就是好骗呀,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童年阴影直接造成的后果是——每当萧奕认识一个人,第一句话问的必然是:请问,我是不是真的很胖呀?

自然,那些人望着眼前这个俊秀的美男子,全部傻傻摇头:“不,完全不……”

每当提及方君乾,小奕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愤不平:“我被他骗了十年!整整十年呀!”

当然,等小奕意识到这完全是方小宝的骗局时,他早已过了向倾宇撒娇的年龄了。


小番外萧奕之番外篇
章节字数:5627更新时间:10-08-2123:28
萧奕也不记得认识左晓风是在何年何月,仿佛在自己不经意间,那个人已在身旁默默保护着自己。

他喜欢叫他“晓风”,纵然他明明比自己打上好几岁。

每当他叫他“晓风”时,方君乾就会拍着他的脑袋,笑:“小鬼,没大没小的。要叫晓风哥哥。”

“不要!”一向乖巧的小奕出乎意料地坚持。

然后,挑衅般斜了左晓风一眼,故意加重语气:“晓、风!”

“小少爷。”左晓风无可奈何地答应着,望着孩子的目光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亲人般的宠溺。

于是他仍旧叫他“晓风”“晓风”“晓风”……

一声声,一句句,融入血脉,深入骨髓。

从初春叫到暮夏,从秋叶叫到冬雪。

然后,我们渐渐长大。

兄长肖倾宇和少帅方君乾虽疼宠爱护自己,却因国事繁忙无法常伴自己身边。

只有这个名义上是自己保镖的左晓风,会在自己失落时无声安慰,在危难时舍命保护,也会在我犯错之时厉声制止。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身边的朋友来去匆匆,

从熟悉渐渐疏远,从疏远逐渐陌生。

昔日的垂髫幼童也蜕变为风姿翩翩的俊美少年,

而一直陪在身边的,依然是他。

也不知自己是何时依恋上他,爱上他的。

只是,当听他一脸幸福地告诉自己他爱上了一个人,并准备和她订婚时,自己竟惊慌地失手打碎了琉璃五花马。

在他婚礼的前一晚,萧奕最后一次拉着左晓风的手,淡淡地笑:“晓风晓风,如果我们永远不长大该多好呀!”

“这怎么可能。”他笑,笑容中带着他特有的清新爽直,“我还要亲眼看着我家小少爷成家立业呢!”

看着他满怀憧憬的幸福表情,少年的心在瞬间撕裂,鲜血淋漓,失落绝望:

你永远不可能知道——我爱你……

如果可以,我宁愿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不知情为何物,不知愁何滋味。

左晓风并没有什么宗教信仰,但景敬秋却是个虔诚的基督教信徒,所以两人的婚礼在大教堂举行。

第二天,在教堂的钟声与白鸽的飞翔声中,左晓风和景敬秋这对新人踏上了婚礼的红地毯。


主礼牧师端然立于祭台,慈祥的声音在礼堂中央显得飘渺空灵:“左晓风,我代表教会在至高至圣至爱至洁的上帝面前问你:你愿真心诚意与景敬秋结为夫妇,遵行上帝在圣经中的诫命,与她一生


一世敬虔度日;无论安乐困苦、富贵贫穷、或顺或逆、或健康或病弱,你都尊重她,帮助她,关怀她,一心爱她;终身忠诚地与她共建基督化的家庭,荣神益人!你愿意吗?!”

青年的脸上绽开如清风一般舒爽的微笑,紧紧牵着新娘的手,用矢志不渝的温柔回答道:“我愿意。”

左晓风没有看到,也不会看到,一个俊美的少年静静坐在亲友席,失魂落魄。

一种黯然,胀痛胸口。

一只沁凉柔软的手掌包裹住自己的拳头。

萧奕怔神,回头一看,

却是兄长肖倾宇握住了自己的手,眼神满是关怀担忧。

左晓风婚礼当夜,方君乾将萧奕叫了出来。

萧奕惊诧地瞪着站在花园凉亭中的那个男人:“你抽烟?”

毕竟一起生活这么久,从没见过他抽烟。

“男人怎么能不会抽烟呢?不沉迷就好。”方君乾弹弹燃尽的烟灰,笑得温暖,“别告诉倾宇哦。”

吞云吐雾间,这个男人眼神迷离,若有所思。

萧奕冷眼看着他:明明是不好的习惯、不雅的动作,但由这个男人做出来却是说不出的优雅、性感、迷人、魅惑、危险。

这种感觉很糟糕,因为这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的混乱和幼稚。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是强大而成熟的存在。

他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小鬼,你哥哥他……很担心你。”

哥哥他果然有所察觉。

他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少年的头:“有些事,强求不来。”

少年强笑:“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拐到我哥的……”

“倾宇和他不一样。”

萧奕顿时沉默。

是的,哥哥和他不一样。

至少,哥哥在遇上方君乾时并没有喜欢的人。而他,深深爱着自己的未婚妻。

他甚至,不知道那个被他视若亲弟的孩子竟一直躲在角落……默默爱着他。

“小鬼,如果小疯子不喜欢敬秋,我会劝你不择手段把他抢到手——可是……”

左晓风,他爱景敬秋。而且,两人已经结婚。

萧奕毕竟无法自私到这种地步。

方君乾掐熄烟头,充满磁性的低沉声线在晚风中流露出淡淡的无奈悲凉:“如果小疯子真是一个可以为你抛弃妻子的家伙,相信你也不会爱上他。”

这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