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0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03

br/> 戚:“第三十题,请问墨大的手机号,住址。”

某墨:“吐血!这怎么能对外公布?!跳过跳过!”

台下张小朋友(得意洋洋):“我知道我知道,她的手机号是——”

某墨(静静微笑):“忽然觉得‘崖伊’这一提议很不错呢。”

张(焉了):“老大我错了。”

倾乾(含泪):“千万不要得罪作者啊,我们是前车之鉴呀~~”

“第三十一题……”戚军师满头冷汗,“提问者一夜流水同学。”先撇清再说!

“绝世双骄下一次H在什么时候?不会真一生就一次吧?可怜的方小侯爷…番外总可以宽容点吧?”

越说越小声,因为公子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方(哈哈大笑):“那个什么……对,一夜流水同学!问得好!本侯定要好好嘉奖你一番!”

某墨:是问出你心声了吧?

肖(优雅翘了翘唇角):“貌似小侯爷很得意么。”

方(神色一正):“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一夜流水同学,你怎么可以这样问呢?这是不对的!”

某墨:“下一次H?看情况吧。”

“第三十二题——”戚军师脸色一变,“这题跳过。”

“怎么能跳过呢?”方一把抢过题单,“让本侯看看……啊!?我想知道,戚军师还有没有机会找老公?……”

众人狂笑!

张(擦着眼泪):“戚、戚军师……为什么是‘老公’(咬重音)啊?”

戚(泪奔):“攸然玉纳,我恨你一辈子!”

戚(恢复过来):“下一题,额~~公子会想反攻吗?”

小侯爷呆住。

肖(迷人的笑):“如果可以的话,肖某倒是不甚介意。”

戚:“那公子是想咯?”

张(唯恐天下不乱):“公子我支持你!”

方(瞪):“此题暂搁,回家再议。”

戚:“三十四题——公子来生想当女人吗?”

方(邪魅的笑):“如果可以的话,本侯倒是不甚介意。”

某墨:风水轮流转?

肖(平静):“不想。”

戚:“为何?”

肖(平淡):“为何一定要肖某当女人,小侯爷不成么?”

戚,方,张,某墨:“……”

肖(调皮地挑挑眉):“顺便替肖某感谢那位提问人。”(七年涟漪:“嘻嘻,公子不用客气!”)

戚(半天回过神):“咱、咱们下一题!”

戚:“林依依、莫雨燕、莼阳公主,倾宇最能接受哪一个?”

肖:“论性格的话是莫雨燕,按身份的话是毅飞莼。”

戚:“侯爷,公子觊觎你媳妇呢!”

方(斜眼白戚):“她不是我媳妇。”

戚:“公子对依依是什么样的感情呢,是从一开始就防备,还是后来知道林丞相的身份后才开始的呢,有没有对林依依动心过?”

肖(叹息):“肖某对情爱一事向来敬而远之,对依依并无男女之情。”

戚:“那是什么感情?”

肖:“如果硬要说的话,只能说是青梅竹马的兄长吧。”

戚:“三十七题——当时莫雨燕要吻倾宇的时候倾宇心里怎么想的,如果小侯爷不制止的话,倾宇会怎样做?”

肖:“肖某的想法就是她不是刺客,她没有恶意。”

戚:“公子的想法还真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难道公子就没有香艳一点的想法?”

方(阴森森邪笑):“戚军师说……香艳?如何个香艳法呀?”

戚:“这个暂且不提,但公子还是得说说当时如果小侯爷不制止的话,公子会怎样做……”

方:“不用倾宇答了,本侯替他说了吧——倾宇八成就从了她了。对不,无双公子?”

肖(喝了口茶):“肖某的确无所谓。”

方(摊摊手):“所以本侯只得亲自出马了。”

戚:“这题是有关家教的——谈谈无小双对张尽崖的培养计划,方小宝对方卫伊的培养计划。”

肖(期待的望着台下张尽崖同学):“为师希望尽崖能文采盖世,一手琵琶倾倒天下。还有……幸福。”

张(眼泪汪汪):“55555,公子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方:“本侯的计划比较现实,把弟弟培养成一代明君,然后将他扔上皇位,到时本侯就可以带着倾宇游山玩水,看遍世间美景了。”

某墨:“愿望是美好的……”

戚:“三十九题——八十四云骑云骑各自是以什么为主?”

方(皱眉):“这问题好含糊。”

肖:“八十四云骑是肖某在游历天下的五年间,从救下的人中挑选出相貌平凡根骨佳的八十四人,花费无数人力物力,打造出的精锐骑兵。”

戚(好奇):“花费无数人力物力?请公子说的具体点。”

“具体?”肖(挑眉),“比方说他们手里一把斩云刃,就可以抵你戚军师三年俸禄。”

戚(羡慕):当兵真好……”

戚:“四十题还请公子和侯爷一同回答——对方说什么、做什么会让你觉得无法抗拒?”

方:“倾宇闹别扭的样子超可爱呀。”

肖:“想死就直说!”

方:“对对对!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肖(冷静下来):“小侯爷露出那种孩子般委屈的表情时……当然,原则性问题决不妥协。”

方(露出孩子般委屈的表情):“……”

戚:“那两位在隐居的大半年中,主要都做些什么、玩儿些什么呀?”

方:“读书下棋品茶赏花吟诗作对游山玩水泛舟垂钓——能玩的都玩了!”

肖:“这点肖某不得不甘拜下风,小侯爷天生会玩也能玩。”

戚:“第四十二题,几年里有没有过吵架的时候,都为什么事吵过架?”

肖:“肖某和小侯爷从未吵过架。”

模范夫妻?

方(没好气):“是呀,从不吵架,直接出走。”

戚:“淡定淡定,两位别伤了和气。”

戚:“两人在什么时候觉得对方不爱自己了?”

方(冷冷道):“某人不告而别时。”

肖:“……”

戚:“看来小侯爷一直对公子离家出走一事耿耿于怀……”

戚:“这一题……是问公子的。”(擦汗),“侯爷,戚某能否讨要一块免死金牌?”

方:“本朝没有这个,戚军师您自求多福吧。”

戚(一咬牙):“……最想知道的是倾宇第一次H后的感想是什么……比如身体上啊……心理上啊什么的……”

肖平静如月光的眼神淡淡扫来。

戚:“是那个‘惢吥洅為誰動’问的!公子真的不关无忧的事呀!!不关我的事啊!!”

肖(自言自语):“看来京城要开展‘打黄扫黄’活动了。”

“下一题——侯爷您还是流放我吧!”

方:“等做完五十问再流放不迟,军师请继续。”

戚(泪奔):“感觉上了贼船……四十五题,理想是一周几次?”

方(邪笑):“多多益善。”脸一垮,“可惜墨老大不肯,怨念呀~~~”

肖(忍无可忍):“总共才一次,你们问来问去有意思么。”

戚:“请公子别岔开话题。”

肖(冷冷道):“都说了除非肖某在上面。”

戚:“四十六题……总算来了比较正常的提问了——侯爷称帝以后本来是打算怎么安置公子的?收入后宫吗?”

方:“噗,哈哈哈哈!谁敢将无双公子收入后宫?这创意还真是……哈哈哈哈!”

正色:“若是将倾宇收入后宫,那无疑是亵渎了倾宇。其实本侯当时是想询问一下倾宇自己意见的。”

戚:“那小侯爷自己是怎么打算的?”

方(摸摸鼻子):“遣散后宫,本侯可以随时去小楼找倾宇的。”

戚:“那不错,还可以省下一大笔后宫开支。”

戚:“加油加油!快结束了!——第四十七题,公子在侯爷登基后本有什么打算?”

肖:“肖某当时……不知该以何身份留在他身边。而且肖某知道,自己迟早会成为他君临天下的绊脚石……”

方(眯眼,不悦):“原来在那时你就做好一走了之的准备了。”

戚(慌忙打圆场):“和谐,和谐!”

戚:“两位的关系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对此有何想法?”

方:“戚无忧你还有脸问这个问题?也不想想你这赌局是怎么赢的!”

戚:“呵呵呵,那还得靠侯爷跟公子合作无间啊!”

肖(复杂):“我们的关系,天下皆知。”

戚(激动):“倒数第二题——如果马上要死了,死前的愿望分别是?”

肖,方:“在一起。”

戚:“难得这么默契……”

戚:“终于到了最后一题了!!我戚无忧的苦难终于到头了!!——是否觉得两人之间的爱是永恒的?”

肖:“肖某常说——世间万物没有什么是长久不灭的。”

发现方小侯在瞪他,安抚一笑,深情道:“唯独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小番外

肖:尽崖,功课做了没?

张(心虚):那个……嗯……那个……还差一点点……

肖(面无表情抽出藤鞭):手心。(张惨叫:又体罚?)

张(一脸委屈):公子,今个儿是儿童节您还要打我……

肖:玉不琢不成器,人不打不成才。(方侯爷暴汗:有这种道理么?本侯一向是反对教学暴力的。)而且这端午节刚过,怎么又来一个儿童节,哪来这么多节日。

张(锲而不舍):可今天是儿童节……

肖(语重心长):尽崖,你已经十三岁了,不能算作儿童了。

张:人家小侯爷说了,二十岁以下都算儿童……(方暗恨:死小鬼竟敢出卖我。)

肖(冷冷扫向方):小侯爷?(你误人子弟倒也算了,居然敢误我肖某子弟……)

方:倾宇尽管无视本侯的话,就当本侯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