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1

砂凄艳,眉目如画。他仿佛神仙中人,超然脱俗,不带一丝人间的烟火之气。

坐在轮椅上,优雅一礼:“戚军师,别来无恙。”

戚无忧也是神色不动:“公子,久违了。”

无双公子眉目含笑:“泗水关一别,在下甚是挂念。而今这半年之约,该是肖某赢了吧。”

戚无忧说起来就有气,嘿嘿冷笑:“本以为公子乃谦谦君子,谁想公子竟会用大王嫔妃令无忧身败名裂。”

肖倾宇打趣:“这不是证明军师你魅力无敌么。话说……这三位贵妃对戚军师暗慕已久,而肖某只是让聊盟国主‘一不小心’拾到了三位贵妃写给军师的情书。”

他似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三言两语撇得一干二净。

戚无忧怒极反笑:“可是这么一来,国主怀疑我跟嫔妃有染,怒极攻心定要将无忧赶尽杀绝。”

肖倾宇洞悉人心,深谋远虑:“戚军师,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戴绿帽子的耻辱。更何况,聊盟国主似乎连辩白的机会都没给戚兄。”

一针见血!

戚无忧容颜惨淡。是的,他其实不怪肖倾宇。立场敌对,哪怕用更卑劣的计策对付他,他也觉得理所应当。

如果主公信任自己,那这个计谋对他来讲只是一个笑话。

肖倾宇这一着,赌得就是国主对自己的信任!

结果自己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若不是好友暗中通告,自己怕是早已枉死聊都。

这场赌他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戚无忧不得不承认,肖倾宇要比自己有识人之明……

肖倾宇笑容寂寞:“戚兄,肖某知道你在顾虑。你不愿重过那种明枪暗箭、提心吊胆的日子。”

话中是真挚的同情:“做军师,苦了你了……”

戚无忧觉得面上湿湿的,只道是这山中潮气,伸手一摸,竟已流了满脸的泪。

多年来的辛酸苦楚被他一语道破!军师、智囊,表面荣耀,实则孤独。功高则震主,无能则被弃,君主提防自己篡位,群臣防备自己算计。

无时无刻不活在阴谋诡计之中,生怕一着不慎就人头落地!军师——陷得愈深,死得愈快。

肖倾宇端然跌坐,仿佛是一勾新月临水,清到了极致,秀到了极致,眉睫间秋意微寒,竟让人觉得有些荏弱。

“肖某自知强人所难,但,除了戚兄,肖某不知何人还能胜任八方城军师一职……”

他庄重施行大礼:“肖某双腿不便,今不远万里亲顾相邀,望戚兄出任我八方城军师一职。肖某不敢保戚兄一世荣华,却定会保戚兄得以善终——哪怕肖某会为此付出性命。”

闻罢此语,往昔一双机关算计红尘笑傲的眼……竟渐渐开始模糊。

“请戚兄出任我八方城军师一职。”

肖倾宇白衣临风,仿佛是白莲静静开在佛前,冷冷淡淡,红尘在他眼底都成烟云。

戚无忧望他的时候,只觉心需要仰视……

公子,你怎生这般了解了无忧?无忧怎能拒绝这样的你?!

大倾开国元勋之一,位列苍凌阁功臣之首的“无忧丞相”戚无忧,一生最感激的人不是被他赞为“明主圣君”的寰宇帝方君乾,而是,被后世誉为“绝世倾宇”的无双公子肖倾宇。

他是方君乾的左臂右膀,亦是肖倾宇的知交好友。是他,将那段尘封的历史公诸于众。也是他,将那段倾尽天下的旷世绝恋一五一十记载下来,汇编成了那本流传千古的《倾乾录》。




第四十一章

方小侯爷与戚无忧的第一次见面在无双公子的一力促成下终于得以实现。

戚无忧一直对方君乾抱有浓烈的兴趣。他一度好奇,这个能令无双公子另眼相看的人物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而方君乾亦然。

见面后,方君乾、肖倾宇、戚无忧三人在帅帐中整整谈了三天三夜。谁都不知道三个风云人物究竟谈了些什么,现场也没有任何谈话记录。这番几乎称得上改变了天下格局的对话,注定要湮没在历史的真相背后……

人们只知道,当方小侯爷步出帅帐,第一件事就是任命戚无忧为八方城总军师。

而戚无忧,从此对方君乾死心塌地,终其一生也未背叛过方君乾。

两个月后,戚无忧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迅速成为八方城第三号人物。

八方城头号和二号人物的工作量大大减轻。有这么一个任劳任怨的总军师在,方小侯爷更是乐得躲懒。一得空暇就带着肖倾宇去外面游山玩水,玩的不亦乐乎。

时光飞逝,白驹过隙。

一转眼,夏去冬来。方君乾和肖倾宇已在八方城将近住了一年。

这一年来,方小侯爷远离京城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下棋看书、聊天品茶、舞剑作画、猜谜对诗、赏月看花、游山玩水——只要有他在身边,这世间一切都出奇美妙。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方君乾回想起这段恣意无边的时光。

他终于相信。

自己一生追寻、一直等待的。

其实、也许、就是那一刻……

冬天到了。肖倾宇畏寒,于是方君乾一遍又一遍地叮嘱——要勤晒被褥,晚上切记关严窗户,还让无双公子随手带着小暖炉……连张尽崖都知道,表面雷厉风行的方小侯爷其实是极其啰嗦的人。

“倾宇,本侯带你去看样东西!”方君乾匆匆踏进房间,抖落衣上雪花。大庆冬季南北皆酷寒,但西北边城总少了一份东南皇都的水汽氤氲。连那风都格外干燥萧煞,刮在脸上刀割般生生作痛!

外面小雪初霁,房间里却温暖如春,肖倾宇轻裹白裘,手捧书卷。见到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方小侯爷一见他手不释卷的投入模样,马上语重心长道:“倾宇呐,博览群书也该适可而止吧,你这样还让不让老李他们活了?就不怕他们一时想不开羞愧自尽?”

肖倾宇冷言冷语:“自己见识浅陋就不要怪到别人身上。”

敢情那帮冥顽不灵的学生让无双公子恨铁不成钢。

方君乾失笑:“倾宇莫恼,本侯送你一样礼物。”

肖倾宇狐疑地抬眼看他,揣测面前这个方小侯爷又在打什么主意。

出营上车,骏马疾驰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很快驶进一片树林。

下了马车,一向淡定的肖倾宇顿时愣住了。

一个院落静静坐落于澄清湖畔,依山傍水,清隽雅致。

院中遍栽桃树,角落里的幽兰隐隐传来幽寒冷香。

在一瞬间,肖倾宇还以为自己回到了皇城的小院……

方君乾在他身后低声温柔道:“这便是我送你的礼物了……”

为建这小院,天知道方君乾花了多少工夫。

一进小院,肖倾宇呆住了——居然真的一摸一样!窗台的古朴盆栽、琴台上陈设的古琴,罩着落烟帐子的舒适软榻,井然有序的书架里塞了满满的书,无双随手抽出一本,竟是自己尚未看完的《汗青兵册》……

“大年三十,人人都要回家过年……本侯不能回京,还连累了倾宇陪我留在八方城,有家归不得。”

肖倾宇下意识地想避开这次谈话,声音冷硬:“我没有家。无论在什么地方我都只是过客。”

“那今天,我就送你一个家。”方君乾马上接上他的话。

白衣少年背对着方君乾,看不见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只听到他的声音,有种温柔的苦涩——

“或许对倾宇来讲,八方城的小院无足轻重。然而对本侯来说,这栋小楼,就是本侯的家了……”

肖倾宇安静地垂着头,神情波澜不动。方小侯爷没有听到,他唇边若有若无的一声轻叹。

八方城所有将士对方小侯爷的行为表示理解。

以公子的劳苦功高,送区区一座院落士兵们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异议的。

更何况,小侯爷对公子的私心大伙儿有目共睹,所以对这种假公济私的行为,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戚军师笑呵呵地替方君乾开脱——“小侯爷也是人嘛。”




第四十二章

大年三十,除夕夜。

所有将士都各回各家,小楼也只剩下了肖倾宇和张尽崖。

张尽崖是个孤儿,从小跟着无双公子以致对大年三十没什么感觉。至于肖倾宇,一直是孤身一人,从没过过年的他,更加不可能心血来潮去过一次年。

所以整幢小楼显得冷冷清清,丝毫没有除夕夜的热闹喜庆。

当方小侯爷走进小楼,看到的就是这么一种情形。得知原委后更是彻底无语,只得亲自下厨张罗饭菜。

肖倾宇没料到方小侯爷还有这手,慢条斯理揶揄道:“无双何其有幸,能欣赏到小侯爷掌勺的英姿。”

方小侯爷忍不住白眼:“你以为谁还有你这般面子,能令本侯亲自下厨。”

君子远庖厨。但如果是为了他,洗手作羹汤又何妨?

肖倾宇:“这大年三十,小侯爷跑来肖某小院不会专为一顿年夜饭吧?”

方君乾委屈道:“倾宇好狠的心肠。这大年三十,你就忍心将本侯一人抛在空荡荡的帅帐?”

肖倾宇微微一笑,不说话了。他知道以方小侯爷的面皮之厚,再说下去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策略。

于是,小楼又重新安静下来。

只听得见厨房中锅铲的翻炒,以及外面烟花爆竹的呼啸鸣放……

肖倾宇坐在轮椅上,静静注视着厨房中方君乾忙碌的身影。方君乾忽然回头,朝他投去深深一眼。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彼此都怔住了!

他没想到他会突然回头,他也没料到他一直在注视自己。

岁月在这一刻静安……

半响,两人同时转过头去,别开了视线。

安谧无声……

只剩下淡淡的、温馨的气息在小楼里静静流淌……

等把饭菜都端上桌,张尽崖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心里埋怨方小侯爷:若不是他这般大费周章,自己跟公子早就吃完饭上床歇息了!

托了公子的福,张尽崖与有荣焉地品尝到方小侯爷亲手做的年夜饭。

不过张小朋友一点都没有荣幸的自觉。在公子下了第一筷后,张尽崖随手夹了几筷塞进嘴里,大肆批评:“不过如此,也不怎么样嘛!”

方君乾笑**道:“不爱吃?”

张尽崖哼哼:“水平很差,火候欠缺。”

方小侯爷似笑非笑:“不吃拉倒,本侯又没请你。”

“你!——”张小朋友羞怒地小脸涨红!“公子你看他!……”

肖倾宇默默夹菜:“保持中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