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2

br/> 小侯爷顿时笑翻!这肖倾宇说起笑话来居然也神色不动,一派正经。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倾宇,大年夜一过亥时人们就会走出家门,成群结队上街迎新,我们也出去吧。”

“我?”肖倾宇有些迟疑。

“正是!倾宇以前没闹过除夕吗?”

“没有……”肖倾宇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伤感惘然如流水静静淌过,了无踪影,“我还是从小到大吃第一次吃年夜饭……”

心中淡淡酸涩蔓延开来……方君乾勉强一笑:“那敢情好。以后每年的年夜饭都由本侯做给倾宇吃。”

“方君乾,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话语悠悠。方君乾深深望去,却正好对上他因着最后一句而抬起的清眸,方君乾一时间,几乎错觉他抬起了满天星子。

“会的……”方君乾犹如被蛊惑般,“我们会这么一直下去的……我保证……”

那年的除夕夜,他这么对他说。

然而即使绝世如这二人,也逃不脱冥冥中造化万端的捉弄。也许是天意弄人,也许正是应了那句:从来誓言无用……

在方小侯爷推着公子出去前,张尽崖也强烈要求带他出去闹除夕,被方小侯爷一口否决!

“小孩子早点睡觉!早睡早起才能长高嘛!要不然将来都没女孩子要你。”

这句话把张同学噎得说不出话来!

摆平了张同学,方小侯爷志得意满的带无双公子出了小院。

大街上鱼龙光转,火树银花,人们接踵摩肩,一张张笑脸洋溢着过年的幸福喜悦。

肖倾宇和方君乾很快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




第四十三章

“你要带我去哪?”肖倾宇坐在轮椅上,身不由己地被他推着往城门口走。

“去城头——!”周遭烟花人语声太大,方君乾只得提高自己音量。不料这声引来了无数路人回头注视。

“呀~~是小侯爷!!”

“公子也来了!”

“小侯爷好!”“新年吉祥如意呀。”“恭喜发财!”

一路上不断有人停下来朝两人打招呼,两人一边回应一边朝城头缓缓移动。

离城门越近,来往的人也就越少。到了城楼下,除了几个恪尽职守的守城卫兵四周已冷清的空无一人。

大年三十居然碰见统帅亲来探望,守卫们顿时激动得热血沸腾!

“小侯爷!!”守卫们从胸膛发出呼吼,崇拜的目光一眨不眨盯着方君乾。

“大伙儿辛苦了。大年三十,这八方城的安全就全靠你们了!”方君乾的话让人有种受到重视的温暖力量。

守护八方城,舍我其谁!?——这是所有守卫的心声。

“倾宇,我们上楼。”

肖倾宇怔怔看着他,慢慢从轮椅上挣起。双手扶着城墙的楼梯,艰难的,一点点的,往上挪动。

方君乾慌忙扶住他道:“我帮你。”

“不用。”他挥手制止,眼睛直视前方,“我自己可以。”

这个残疾的男子,竟骄傲到不肯让人搀扶!!

守卫们眼睁睁看到小侯爷停住脚步,目送着肖倾宇自己慢慢挪上城头。

没有去搀扶,因为知道他不需要。帮助,对他而言是一种侮辱。他一直一直,都是骄傲若斯!

满头冷汗的肖倾宇,苍白虚弱的肖倾宇,身影微颤的肖倾宇,坚忍不拔的肖倾宇,永不服输的肖倾宇……

这样的肖倾宇!

倾宇,你可知,就是这样的你——冷淡背后的风华,荏弱下面的坚强。

让我深深爱上了这样的你……除了你,方君乾还能够爱谁?

但骄傲如你,绝世如你,怎能接受这段不容于世的感情?!

你会拒绝吧?如同拒绝那条红巾……

一直一直,方君乾都为你自豪骄傲,亦为你心痛怜惜——你是我的倾宇。

举世无双的倾宇。

这段感情,注定没有结局。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深深埋在心底,默默陪伴着你。

这番感情,就由我于夜深人静之时细细冥想,独自品味。

——不会困扰你。因为,倾宇,我一直尊重这样的你。

爱的前提,应该就是尊重吧……

城楼上,两个绝世少年,白衣、红巾,一坐、一立。

八方城夜空上方焰花朵朵,炫灿耀眼;地面上银星点点,五彩斑斓。

流光飞舞,火舞银蛇。

鱼龙光转,玉壶透碧。

街头人们一阵阵欢呼。

然而在这样喧闹的时刻,在光影的交替中,映出两人无声的、忽明忽灭的面庞……

最后一颗星子殒灭时,方君乾和肖倾宇都轻吁了口气。

方君乾轻轻在他耳边笑道:“给你个惊喜!”

说完便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烟花筒。在肖倾宇不解的目光中,放好,点燃。

一簇烟火尖锐呼啸着跃上半空,然后炸开,竟在空中汇成了一张眉目如画的容颜!——

清贵无瑕,淡静优雅,眉间一点朱砂敛尽繁华……

“快看!!”

“是公子呀!!”

“是公子的样子!”城下民众欢呼如潮。

肖倾宇惊呆了。

那是,自己!

“倾宇,好看吗?”方君乾回头——待看清眼前人唇边的微笑,忽然失了声。

只怔怔看着,想说的话全部咽在喉间……

烟火明灭,绚烂、摄魂般的美丽,缭乱盈舞间,映出肖倾宇的容颜,闪闪烁烁,温如暖阳,清若皎月。

便觉失了威仪如何,这山河万里,惟此处是值了贪恋流连的风景……

他喃喃道:“我愿倾天下之力换你真心一笑……”

“嗯?”肖倾宇神情疑惑。

“没什么……”

方君乾说的那句话是什么,肖倾宇到底没有听清。这一切的答案,都随着那一束束绽放过后的烟花一同消散在这静默的夜空。

肖倾宇不会想到,几年后的方君乾竟会为了他,挥师起兵,踏碎了这一场大庆的盛世烟花!




第四十四章

戚无忧终于堵着了我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方小侯爷:“小侯爷,年假已过,你也该处理政务了。”

“戚军师,最近本侯偶染风寒,身体不适……”

一根金线倏地搭上他手腕。无双公子面无表情地诊脉,收线:“小侯爷贵体安康,请回帅帐处理政务。”

戚无忧同情的注视他:小侯爷,要怪就怪公子的精妙医术吧,你这点程度怎么可能骗得过公子?

在无双公子凌厉目光的逼视下,方小侯爷再也不敢耍什么花招,老老实实回帅帐干活去了。

方君乾走后,肖倾宇温和询问戚无忧:“戚军师,八方城住的还习惯吗?”

“托公子的福,无忧一切安好。”戚无忧笑得怡然满足,“八方城将士都对无忧很是照顾。大概是因为北方边城与南方敌国相距甚远,彼此宿怨不深,所以无忧才不致在八方城混不下去吧。”

一直以来,八方城的敌人就是大庆西北的天镔与匈野,对南方聊盟倒是没什么化解不了的仇恨,所以才能很快接纳戚无忧。

“如此便好。”肖倾宇满意的点点头,“肖某希望戚军师能将八方城当成自己的家。”

戚无忧笑了。“公子,无忧其实不是聊盟人。”

“无忧从小无父无母,浪迹天涯,自己都不知自己是从何而来。直到遇上聊盟国主,受其赏识,才投靠聊盟为其效命。”

他说这话一直语调轻松,脸上也不见什么戚色。

肖倾宇低首把玩掌心金线:“那肖某令戚军师离开聊盟颠沛流离,戚军师不怨恨肖某吗?”

“怨恨?”戚无忧奇怪道,“为何要怨恨?”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是公子妙计,无忧如何能得见此生明主?”

肖倾宇感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戚兄之胸襟,吾所不及。”

戚无忧受宠若惊:“能得无双公子一赞立时身价倍增!回去定要把此句记下来,也好让后世之人仰慕仰慕我戚某……”

肖倾宇哑然失笑。

一直以来,肖倾宇就很欣赏戚无忧看似“机变百出”,但仍然保持轻松自在;虽什么都知道,但仍然保持了一颗开朗愉快的心。

“对了,戚军师。肖某接到暗报,聊盟国主已知戚兄投身八方城,放言大肆诋毁军师,望戚兄不要介怀。”

戚无忧忍不住道:“公子,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肖倾宇:“担心什么?”

戚无忧支支吾吾:“戚某名声不好。”

肖倾宇点点头。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戚无忧勾引主母,无耻**,败坏伦常。

“万一以后小侯爷娶妻,你就不担心……戚某故技重施勾搭主母?”

肖倾宇风轻云淡:“无忧,我相信你。”

“公子……”戚无忧一脸感动。

肖倾宇接道:“就算你去勾引也不用担心,主母定不会失节,你又没方小侯爷帅。”

“肖、倾、宇!——”一声怒吼,让方小侯爷帅帐里的台案都震了三震……

可怜的戚军师终于明白:其实,肖倾宇和方君乾一样,都是爱作些小把戏打击人的。

大庆皇都。

金碧辉煌的宫殿内,太子方简惠坐立不安。

正批阅奏章的嘉睿帝冷不防道:“瞧你这样子,哪有为人君者的稳重。”

“父皇,不是儿臣浮躁,只是这方君乾在八方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儿臣怕……”

“怕他起兵造反?”嘉睿帝呵呵一笑,“方君乾父母还在我们手里,还怕他蹦到天上去不成。”

“更何况……”嘉睿帝慢条斯理,“一旦方君乾有了异心,不用我们动手,他自会亲手杀了方君乾。”

方简惠迷茫:“他?他指谁?”

嘉睿帝浑浊双目爆出两道精芒!

“肖、倾、宇。”

方简惠哭笑不得,怀疑嘉睿帝是不是老糊涂了。

“父皇您说笑吧?肖倾宇跟方君乾……这两人分明是一丘之貉!让肖倾宇杀方君乾,等于让方君乾自己杀方君乾。”

嘉睿帝失望道:“你这不动声色的本领,跟无双比起来真是差太多了……”

“简惠,你只要永远记住:无论何时,肖倾宇都决不会做对大庆不利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