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3

br/> “可是……”他还想说什么。

“没有可是!”嘉睿帝打断他。

“他没得选择……”

“这是他的命!”




第四十五章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PS:许多电视剧里都把这句念成“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其实读错了,这句话的意思是“皇帝承奉上天之意,下诏说……”,所以大家千万别读错。另外,很多读者都以为月白色是指月光一样的白色,其实理解错误,月白色指的是浅蓝色,大家不要搞错喽):

“英武侯方君乾保家卫国,镇守边关,‘震雄’一战实属我朝开国以来前所未有之大捷,特封方君乾为正二品(原来是从三品)征匈英武侯,亲率八方军征讨匈野,拓我大庆疆土,扬我大庆军威!钦此~~!”

钦差大人笑得和蔼可亲:“征匈英武侯,接旨吧。”幸灾乐祸的笑容嘎然而止——方君乾利刃般的目光刺得他心头发寒!

“臣,接旨。”一眨眼方君乾已换上谦逊腼腆的微笑,“钦差大人远道而来,本侯有失远迎,失礼之处还望大人多多海涵。”

“哪里哪里……”钦差差点以为刚才只是自己错觉。“下官还有要事在身,不宜在八方城久留,小侯爷的盛情下官心领了。”

方君乾亲自送钦差至城门。看两人有说有笑的模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两人熟稔到一定程度了。

看着面前这张年轻英魅的脸,钦差也不禁为他的命运叹息,忍不住低声提点:“小侯爷,此去一路珍重。”

方君乾一愣,笑意温柔:“君乾省得。”

钦差不知道,自己这句无心之语替自己捡回了一条老命。他更不会知道,如果不是方君乾在最后关头放过了他,那在路途上等待自己的,将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天镔”流寇,以及令人扼腕的“意外”殉职。

回到帅帐,方君乾挥退所有守卫,一人静静坐在帅座中。

以手托额,闭目沉思。

这就是皇家亲情……这就是皇家亲情!……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冷意从心头泛了下去,寸寸透骨。

猛地起身掀案!

“噼里哗啦——”上好檀木帅桌四脚朝天,纸墨笔砚洒了一地!

方嘉睿……方简惠!!……我处处忍让,你们却一逼再逼!

既然你们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方君乾?……”清雅冷淡的声音让心头怒火稍稍冷却了下。

抬头看见肖倾宇催动轮椅掀帐而入。他端坐于他面前,浸柔了清霜的冷秀,像沉睡了百年的迷梦,惊且艳。

肖倾宇冷冷道:“你疯了吗?”

你不顾远在京城的父母了吗?你现在斗得过嘉睿帝吗?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方君乾沉吟不语。

半响。

“你叫我怎办?”方君乾惨笑,“率军攻打匈野,孤军深入客死异乡?”

“倾宇,就算我愿老死八方城,但还是永远躲避不了那本就存在的污浊。

“是他们,先不放过我!

“既然那样……”

他的眼神中渐渐露出犀利与决然。

肖倾宇不由暗暗心惊,一句话脱口而出——“方君乾,不要去!”

方君乾轻轻道:“如果真到了那时,倾宇可愿帮我,同本侯坐拥这万里江山?”

这句是表明,也是试探。

“如果真到了那时……”肖倾宇水色的双唇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没有说下去。

眼神像燃烧的雪,结冰的火。

如果真到了那时,

我会亲手杀了你。

“我们会赢的。”他淡淡道:“方君乾,战吧。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会永远陪着你……”

只要你不背叛大庆,肖倾宇就永远陪着你。

这永远,究竟有多远?

方君乾:“即使九死一生?”

肖倾宇点头:“即使九死一生。”

方君乾望着这个男子——

看似极柔极弱易折易碎,却坚韧得如同在冰天雪地、狂风骤雨中亦不折腰的修竹。

他会一直在我身边……

这一刻的温暖,让他忘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忘了朝堂上的纠葛纷争,忘了他翻云覆雨的野心**,只因为有这样一个人这样默默陪在他的身边!

那就——

战吧!!

不是为了大庆,只是为了他!

即使九死,亦还有一生——

而他方君乾,誓要夺取这一线生机!

倾宇,你可知?只要有你在我身边,英武侯方君乾便是天下无敌!




第四十六章

八方城为即将到来的征战迅速忙碌起来。

士兵秣马厉兵,囤积粮草。

将领们则一起研究匈野路线地形以及风土民情。

无双公子的素质拓展培训此时终于凸显出效果!

虽不至于个个文韬武略,但起码每个将领都能独当一面。

这足以证明无双公子的眼光深远。

离出征只剩三日。

肖倾宇以精妙术数推算出——三日后破军星现正北,吉南方,利征战。那夜长河月圆,宜洒酒祭天!

方君乾默立在小楼下。

三日后,就要出征了……此去匈野,生死无话,也不知今后能否再见到他……

推门而入。方君乾一眼就望见肖倾宇坐于桌案前,旁边放着一个利索整洁的行李,桌案上拆散着袖弩的零件,肖倾宇手边摆着一张八龙袖箭组装图,上面还有他改进后的批注。

方小侯爷知道无双公子一向精通机括器械。

此刻却见肖倾宇无比熟练地将案上零件组装成一具精巧袖弩,赫然是图纸上的八龙袖箭!

方君乾知道,八龙袖箭威力惊人,一弩可发八枚袖箭,且便于隐藏每每出其不意。但凡事有得必有失!八龙袖箭发射时巨大后坐力,足以震废普通人的手臂!

方君乾一把拉住他,沉声:“你不要命了。”

肖倾宇只抬头淡淡瞟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继续摆弄手中袖弩。

方君乾不由哑然失笑:肖倾宇岂会顾及别人的劝?

无双公子将八龙袖箭固定在自己右手手腕上,隐藏于宽袖中。摆摆手,灵巧的袖弩丝毫没有影响手臂活动。

这才转向方小侯爷:“何事?”

方君乾突然注意到案上的行李:“倾宇也要随军出征!?”

肖倾宇淡然:“你不是都看到了嘛。”他觉得方君乾多此一问。

方君乾失了声,突然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他竟要陪他去……他竟要陪他去!!

明明知道此去危机重重十面残杀!他竟然还要陪他去……死……

方君乾只觉心里泛起了一种淡淡的,难以言述的酸楚。

“我希望你能留下来镇守八方城。”

“八方城有戚军师镇守,大可高枕无忧。”肖倾宇自信的,甚至带点自负的:“小侯爷放心,肖某定不会拖累部队行军。”

“不是因为这些……”方君乾阖目锁住即将夺眶的泪水,“我只是希望,倾宇能平平安安的……

“而不是陪本侯前去送死。”

“方君乾!”肖倾宇霍然色变!一字一顿,脸色阴沉得可怕,语气中有种被羞辱的失望愤怒。“你把我肖倾宇当成什么人!?”

“既然答应过会永远陪着你,我肖倾宇就决不反悔!”

“我以为……这世间,只有你能懂我。”

这世间,只有你能懂我……

方君乾,你懂我的,对吧?

望进那双清定的眸子,方君乾顿觉——此生不再孤独……

他只简短回他一个字:“是。”

肖倾宇释然一笑。

这一笑,如同云开雾散,纯白如雪。

“八龙袖箭虽有废臂之险,但肖某双腿不便,关键之时或能救肖某一命。”他淡淡解释。

以一臂换一命,这买卖不亏。

“你一个人去,必死无疑。”肖倾宇把玩掌心金线,微垂双睑,一派清傲,“这争霸之路,就由我来陪你走上一遭吧。”

他抬头望着他。

他低首凝视他。

在这场旁若无人的对视中。

两个人仿佛经历了一千次花开花谢、看透了一万次云舒云卷。

一眼万年。




第四十七章

方君乾微眯起双眼,目光掠向苍凉远空。残暮染血,天青卷烟,万千金蛇喷薄吐雾摇曳生姿,别有万种风情。

慢慢走下了城楼,缓步走入了队列中。银铠红巾,在一片金戈铁甲中,第一眼就能看到他!似乎无论何时何地,无论身边围绕了多少人,这个人永远是被第一个认出来的——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王者气势。

晚风淡淡吹来,肖倾宇坐于轮椅之上,白衫曼卷,衣带当风,飘飘然凌虚御风,仿佛下一刻就要融逝于残天暮地。

方君乾眸光坚硬,清冷如霜,视线所及之处,士兵们纷纷挺胸收腹,面色因激动而涨红。

看着面前一张张年轻战士的青春面庞,方君乾不觉荣耀只觉重担压肩。这一去,自己不知能把他们带几个回来。战马雄骏,刀光雪亮,军容严整,杀气腾腾。

八方军已整装待发,即将给予匈野致命一击!

“倒酒壮行!”方君乾金石玉响的声音染上了金戈杀伐。

各队队长出列,提起准备好的酒瓮给士兵们满斟上烈酒。

方君乾,肖倾宇,贾目奇,李生虎,泰岩,俞斌,戚无忧,高酉……誓师台上的将官们一一端起酒碗。

“戚军师,高将军!八方城就交给你们了!”

戚无忧和高酉神情凝重:“属下定不辱命!祝侯爷武运昌隆,八方军战无不胜,凯旋而归!!”

诸将一笑,一同仰头,将满碗烈酒一饮而尽!顿觉一股火辣辣的热流顺着喉管流入胃中,热气上涌,浑身发烫。

所有将官漂亮地将碗底一亮——涓滴不剩!

兵队中立刻发出啧啧轻赞议论之声:武将们倒也罢了,看不出文质彬彬的肖倾宇和戚无忧竟也有这等豪气!

方君乾用力把酒碗摔了个粉碎!神采飞扬——“八方无敌!!”

百万人同时痛饮,只听清脆的劈哩啪啦声响个不停,战士们纷纷把手中酒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