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4-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4

摔个粉碎。

豪气陡生,低沉地吼声如雷:“八方无敌!!——”

征讨之战开始了!

“全军上马,出发!”

铁骑铿锵,队伍沿着护城河向匈野方向进发。

骑兵风驰电掣般奔在前方,看不到尽头的粮草辎重被推着走在中间,几十万步兵背弓扛枪跨刀,雄赳赳气昂昂走在后头。兵山兵海,连绵不绝。

叱咤风云的**在方君乾心中滋长,将门虎子的血液在他血脉里复苏。

低首望住身旁的白衣男子。

荒原,夕阳,战鼓雷鸣,铁骑纵横,刀光剑影,决战沙场。名将对名将的对抗,八方精锐与匈野铁骑的激烈碰撞,就如流星与流星的对击,恢宏壮阔。

生于这苍茫乱世,与心爱之人并肩作战,抗击当代最强悍的骑兵帝国——此生无憾矣!

庆历325年,英武侯方君乾奉命征讨匈野,亲率二十万骑兵、八十万步兵,共计百万八方大军,挥师北上!

后世将八方军攻打匈野的一系列战役统称为“狂澜之战”,而方君乾与肖倾宇“绝世双骄”之名,亦是在此战后名震天下!

或许连上天都在庇佑方小侯爷,就在八方军开拔的第四天,一直重伤不愈的匈野大汗慕容战终于一命呜呼,临死前没有留下传位遗诏。

几个皇子为争夺王位混战一团,皇室统治顿时岌岌可危!匈野王朝风雨飘摇!




第四十八章

苏克撒平原。

不足两万的八方军骑兵,以风卷残云之势砍杀着匈野军的残余部队。铁骑呼啸来去,迅疾如风,铁蹄轰鸣大地,令人胆战心惊战栗不已。

八方骑兵所到之处,犹如峻岭崩雪,匈野溃兵被大片大片地被雪亮银铠淹没覆盖,滚落战马,马蹄践踏人体,血肉横飞,惨声不绝。

战局呈一面倒的形势,胜利已被八方军收入囊中!

肖倾宇双手笼袖,淡淡传令:“鸣金收兵,穷寇勿追。”

又是一场大捷!!

将士们激动地满脸通红!细数开战以来的三个月,从八方城起兵,破储郡,攻诶云,连下数十城,兵侵如火,势如破竹。

将士们震惊发现:方小侯爷自领兵以来还未尝一败!“迎辉”“震雄”“狂澜”……一连串赫赫战功挂在方君乾身上,令这个年仅十八少年王侯的声威一时无两!

当真是,一人威慑镇天下!

“倾宇。”他红巾银铠,走至他面前。依然那么的英气逼人。他站在那里。精致银盔下,是深邃而锐利的剑目,抿紧而轮廓鲜明的嘴唇。昔日还略显稚气的白皙脸庞已被战争和苦难磨砺得棱角分明。

犹如千锤百炼成钢,无瑕美玉成器。

邪魅,英挺,冷静,自信。气度从容,动静皆风云。

如今的方君乾已长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方君乾突然将身形一矮,单膝跪地,与肖倾宇双目平视:“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这一句,胜过世间千言万语。

没有人知道,方小侯爷每一场战役结束后,所说的第一句话,永远是对他说的那句——倾宇,我回来了。

大庆,皇都。

方简惠的心里很是不爽——父皇的训斥让他烦躁,群臣的奏章让他烦躁,从匈野传来的捷报更是令他烦躁不已!

所以他出来散心,美其名曰:微服私访。

不过他可不是去什么体察民情的。这一访,就访到了京城最富盛名的烟花之地——弱水三千巷。

刚踏入巷子,风中隐隐传来一段激昂苍凉的琵琶快弹!

一向只唱晓风残月的妙龄少女开口,吟唱的曲词竟是从未听过的惨烈豪放!——

“四面烽烟起,天下纷纷说绝世——

算背负青天也不在意。

见说道,谁将浮云笑生死?

河山万里一局棋——”

温柔之乡何时唱起这么激豪的歌了?方简惠心中诧异。

却听优伶的歌声透着寂天寞地的悲壮,响遏行云——

“负手笑——

背青天,也不在意。

只把寂寞藏眼底……”

曲调一转,箫起笛落,轻快的伴奏衬着歌声飞扬起来,带着七分热烈的洒脱、三分潇洒的剑气!

“吟游风,幕天席地,歌空歌海歌万里。

论英雄,风生水起,斋天位现无人敌!

惊世姿,武中无相,锦绣成灰千秋洗。

平生事,绝艳惊才,繁华过眼开一季!——”

歌曲弹唱到那儿,突然间,方简惠听不到声音了。琴消歌歇……

众弦俱寂,优伶歌中的最后一字,成了唯一的高音。

蓦地——

“砰!”

“砰砰!”

“砰砰砰砰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万音同起,震天撼地!

如万马奔腾踏平浩瀚莽原,如雪山断裂倾覆山峦万里!苍茫大地在呐喊,空穹天际在颤栗!

“四面烽烟起——天下纷纷说绝世——

算背负青天也不在意——

见说道,谁将浮云笑生死——

河山万里一局棋——

天下纷纷说绝世——河山万里一局棋!——”(歌名《风姿物语白起寂寞棋》词:独倚灵剑醉小楼)

曲终歌歇。

万籁皆寂。

杂声全隐。

方简惠觉得阵阵**涌进心房,毛孔瞬间全部张开,竟出了一身热汗!

不光是他,连身边的小太监都受到盅惑,心绪激荡。

快步冲进乐坊,方简惠劈头就问:“此歌何名?”

歌者答:“《绝世双骄》!”

方简惠迷茫:“绝世双骄?”

“客官不知?当然是指方小侯爷与无双公子了。”说话人的表情很是骄傲,仿佛他自己就是方君乾肖倾宇。

此言一出,身边小太监惊恐瞅到——太子方简惠的脸孔刹那扭曲到恐怖!




第四十九章

正当八方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时候,形势开始逆转。

震惊过后,各国权贵开始清醒了:方君乾肖倾宇兵锋犀利如此,若等他两人攻克了匈野王庭,夺取了匈野地盘,只怕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啦!

连不败名将拓跋牧宏败在了他们手上,谁又能挡得住两人联手?再不阻止他们只怕大祸临头!

意识到了这一点,一个前所未有的绞杀同盟形成了。

匈野新王慕容厉、天镔军当权新贵霍佩习、倭奴沿海郡大名洪都、南聊盟国主毅飞飒,还有无数诸侯国——而他们的敌人却是两个只拥有不到百万兵马的绝世双骄。他们害怕的并非大庆,而是两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

绞杀联军从四面八方蜂拥而上,从东南,从西北,从海岸,从内陆,从各地通往苏克撒平原的大道上,大军一眼望不到尽头,粮草辎重如山,兵马遮天蔽日。

明知双方实力对比悬殊,方君乾却凛然不惧越战越勇,他孤军奋战竟然与四国联兵打了个旗鼓相当,甚至还占了上风:三个月之内与十八路军队作战,击垮了其中十一路,击退七路,八方军在苏克撒平原创造了旷古绝今的辉煌战绩!

绝世双骄迸发出最璀璨的光芒,锋芒至无人敢撄,但也因为那咄咄逼人的锋芒灼痛了各国权贵的眼睛,也使得他们的敌人更加坚定了铲除两人的决心。

他们怕这两人,也正因为怕这两人,他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这两人。绝世双骄一日不死,四国权贵寝食难安!

八方军在苏克撒平原纵横驰骋,打垮的联军不计其数,但消灭了一批又换上新的一批,联盟有的是源源不断的生力军。

绝世双骄越是所向披靡,他们的敌人就越是悍忍顽强团结一致,为了对付他们,四国诸侯们搁下了一切新仇旧恨,“绞杀联盟”越打越是壮大——这是两个人对抗四个国家的无望战争!

八方军已经不是为生,而是为死而战了。

帅帐内。

肖倾宇正在替方小侯爷上药。

方君乾俯卧在床榻上,感受着冰冷纤长的手指在自己**上移动摩挲,呼吸微微有点急促。

冰冷的触觉,却带来火热的、难以言喻的燥热……

真是香艳旖旎的折磨呀……

顺着他的目光,肖倾宇低下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指太过冰冷。“抱歉,我应该先把手暖暖的。”

“倾宇的手,为何一直如此冰冷。”

肖倾宇平静淡然:“我杀孽过重,身上杀气太烈。”

杀气太烈,容易折损命数。

方小侯爷心中一痛!

回眸望去:即使身处修罗沙场,肖倾宇仍是茕茕白衣,纤尘不染,眉间朱砂绯艳,偏生寂冷如刀锋。

“不对。”方君乾脱口,“倾宇是天上谪仙,本侯才是血腥满手的妖孽,死后定会下十八层地狱……”

“伏尸百万,流血漂桨,哪里是神仙所为?”肖倾宇自嘲一笑,目光却是俯视众生的慈悲:“你我造此修罗杀戮,都已一身血腥……不过肖某最近在为小侯爷、为八方军将士诵念经文,以期减轻杀孽罪过……”

方君乾静静凝视他,想起三天前大战过后的场景——

交战过后,战场上唯余尸山血海,扑鼻的血腥味让人窒息作呕。碎尸残肢堆积如山,层层叠叠形成一种谁也无法形容的暗红色泽,战地烽火旁,失去主人的武器静静躺在地上,到处流淌着一种类似脑浆、血浆、泥沙所混合的流质物。残骸肉末飞溅得到处都是。

方君乾当时就跪在尸山血海中。

脚下潺潺流淌着一条血溪,身边躺着砍去了半边脑袋的年轻士兵,他是如此年轻,以至于他看上去是如此朝气蓬勃,理应前程似锦。

如今毫无生气地倒在方君乾脚边,黄白色的脑浆流了满地,张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反胃,窒息,绝望,阴冷、血腥……

种种负面情绪压得方君乾几近崩溃!只觉自己双腿发软,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欠奉……

然后,他看见了血色中的那抹纯白——白得如此干净、耀眼、纯粹。

于是,杀戮愈加血腥,白净逾显纯粹。

他听见自己沙哑声音对那唯一的洁白说道:“别过来。”

不愿他为自己踏入这杀戮之地,不想看见如此纯净的白色沾染上污秽血腥。

这丑恶,这罪孽,这一切的一切,只要自己背负就好!!自己背负就好!!<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