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5

>
“方君乾。”隐隐听到清冷淡雅的声音。

凝视着方君乾周围那一汪不断漫延的血色湖泊,肖倾宇眼神复杂。

突然,他催动轮椅重重碾进了血泊里,洁白的长衫裤脚顿时被溅染得猩红一片。

就在这尸山血海间,他端坐于轮椅中,来到他的面前。

然后,天地间只剩下了他空灵淡静的话——“方君乾,站起来。”

我就在这里。

哪里都不去。

这修罗地狱,不只你一人,我亦会陪你一起。

你也从不曾令肖倾宇失望过。

所以!方君乾,站起来!

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清贵无瑕的白衣男子为他踏进了这片血海,对自己说:“方君乾,站起来。”

眼前不见了江山无限,只看到他的脸……

倾宇,除了你,这条路谁能与我走遍,谁又能陪伴我携手百年?

方君乾朝他笑了笑。两手支着碧落,一用力,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

接着便是那句——“倾宇,我回来了。”




第五十章

肖倾宇熟习经文。

他集上天灵气于一身,天资聪颖,过目成诵,自然对佛教经卷也知之甚深。有时甚至连佛界大师也会因无双公子话中禅机而折服动容。

肖倾宇是不信天命之人,但他却经常诵读经文。

方小侯爷夜访小楼之时偶尔会看见肖倾宇手持经卷——一卷《往生咒》,一卷《般若经》。

因果轮回,前世罪业当得今生偿还,冤冤相报,报应不爽。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可是。

他读经文,是为牺牲的死士,战死的将士,满手杀孽的八方军……却从不为自己。

经文念得愈多,身上破煞戾气却不见有任何消减,反而愈加浓烈。有时只是远远看着,就会让人升起一种锋利如刀、寂冷如雪的感觉。

肖倾宇敷好了药,静静替他包扎绷带。

一圈、一圈、又一圈……

两人都没有说话。

突然,方小侯爷睁开眼睛,吐出一个字:“疼。”

无双公子冷冷道:“人家士卒都没喊痛,你堂堂英武侯居然还怕疼?”

方小侯爷理直气壮:“英武侯是人不是神,当然也会痛了。而且……”声音低下来,“本侯也只会在倾宇面前叫痛呢……”

“嗯?”他没听清。

“那个……倾宇呀,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就像妻子在为丈夫包扎伤口……”

肖倾宇双手狠狠一用力!

“啊——!”小侯爷一声惨叫!

无双公子笑得温雅清和:“抱歉,一时手滑。”

方小侯爷暗中咬牙——他是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

《寰宇征战录》里,有这么一段话:帝天纵英才,弓马娴熟,南征北战,一生历经大小战役二百余场,负伤不计其数。然帝坚忍,纵伤可见骨亦若无其事,谈笑如故。

将问曰:身体发肤皆受之父母,陛下不觉疼痛矣?

帝答:倾宇去后,朕自此再不觉疼痛。

百官默然。

一人潸然泪下后,帅帐啜泣之音顿不绝于耳。

倾宇,除了你,我还能向谁明明白白喊出自己的疼痛?

寰宇帝统一四海君临天下,只是这声“疼”,却是再也不会说了……

碧血长空,风起云涌。

千军呼啸,万马奔腾。

挥断剑,折长刀,马嘶欲狂,喊杀震天,断肢残骸散落一地,激战双方杀红了眼,疯狂的战斗让人失去理智,他们早已失去了思考能力,只知道对穿了不同铠甲的人杀杀杀!

一挑绣有“乾”字的飞龙战旗透染鲜血。旗下黑马亦浑身浴血,气喘吁吁。碧落杀掉一个又一个敌人,男人银色的铠甲早被层层鲜血覆盖,几跟红巾分辨不出。

“狂澜之战”后,方君乾在八方军中的绝对权威再也无法动摇。

八方军“只知方侯,不晓庆王”!

肖倾宇并没有投入厮杀,他静静坐在高坡之上,一双明锐的眼眸冷静地观察着战场局势,绝顶聪慧的大脑飞快掠过千百种部兵方式。

他手持令旗,往联军布防最空虚处轻轻一点一挥,立即,恍若一道霹雳从天而降,一队八方骑兵立即闪电般抽身往那儿疾扑而去。

敌军阵势大乱!

无双公子满意地看着敌军被一一歼灭,满意颔首,再度不慌不忙开始调转令旗。

这已经是第十九路大军了。不知还有多少军队正赶过来等着与他们交战。

一方是养精蓄锐、跃跃欲战的精锐之师,一方却是伤痕累累、兵缺粮少的疲惫之旅……

“公子,我们能活下去吗?”将领们哑着嗓子问。

肖倾宇观察着战场局势,微微一笑。

“你们应该问能不能胜利,而不是问能不能活下去。”无双公子衣不带水,八风不动。

“还记得我问过你们‘为军将帅,什么最为重要’吗?”他目光温和,神情庄肃,“为军将帅,最重要的就是具有‘屡败屡战,永不言败’的心境气度!”

只要活着,就一心求胜!跌倒几次,就爬起几次!

永不认输,绝不放弃!




第五十一章

千军呼啸,万马奔腾,隆隆马蹄如无数道滚雷,惊得大地也为之颤栗。

纵使八方军骁勇善战,却难敌潮水般永无休止袭来的联盟大军。

方君乾所带领的一彪骑兵被联军骑师团团包围。

昏天暗地,冲锋厮杀。八方骑兵始终冲不破敌方的包围阵势。

方小侯爷此刻身边的将领只剩下一个俞斌,另有五十个八方精锐死守在周围。

就算是死,也要送他们的主帅平安脱险!

俞斌一向畏缩的脸上流露出决死的刚毅,洒脱一笑:“小侯爷,末将先行一步了!”

无法跟随方小侯爷您建功立业,是末将一生的遗憾。能在有生之年得遇小侯爷您,却是末将一生的幸运……

五十个勇士的声音出奇统一响亮:“侯爷保重,吾等先行一步了!!”

这是赴死勇者对生者的致意,这是将死之师对生者的祝福!

等肖倾宇见到方君乾,后者跪在战场上,怀里的俞斌身中三十余刀,已奄奄一息。

五十个骑兵尽皆战死沙场,无一生还。

一直以来,俞斌都是八方城中公认最胆小、最怯懦、最畏缩的将官。却正是这样的他,拼死替方君乾挨了三十余刀,生生保方君乾平安突围!

看见肖倾宇,俞斌艰难的开口:“公子……”

肖倾宇催动轮椅,俯下身,握住他的手:“肖某在。”

“公子……我们……会胜利吧……?”他咳出几口血。

肖倾宇点点头,神情凝重:“我们会胜利的。”

得到无所不知的公子的回答,俞斌满足笑了:“是呀……有公子和……侯爷在,……八方军……就决不会败。……我……死也瞑目了……”

他怔怔望着空中大雁呈“人”字,远远消失在深沉的夜幕中。

声音渐渐低哑:“……看那帮兔崽子……谁还敢说……老子胆小……”

闭目,阖眼。再也……睁不开了。

方小侯爷轻轻道:“你是最勇敢的。”

没有人会说你胆小。

方君乾心情激荡,阖目,锁住即将夺眶的泪水。

肖倾宇的手死死握成拳头,指甲嵌进掌心,生疼。

“方君乾。”他开口,“站起来。”

“我们一定要胜利,否则怎对得起俞大人,还有许许多多为我们牺牲的将士。”

方君乾仰起头看着他,眼神是从未有过的疲惫。话语幽幽:“倾宇……好孤独啊……”

肖倾宇几乎是马上理解了方君乾的心境。

八方军孤立无援,他只能看着身边的袍泽一个接一个凋零牺牲,然后在一场毫无悬念的无望战斗中孤身奋战,直到最后不支倒地,死亡。

“我们会胜利的。”他伸出手。

他的手指:白皙,秀气,坚定,有力。

“拉着我的手,站起来。”

夏季清凉的风吹了进来,满天繁星照耀着白衣少年那柔和的眼波。

方君乾慢慢伸出手。

于是,两手紧握……

看着眼前这美绝人寰的一幕,不知怎的,所有人竟都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第五十二章

遥遥的夜空星河下,肖倾宇抬头仰望星辰。

“在看什么呢?”方小侯爷走到他身边。

肖倾宇沉默了一下:“无双夜观星象,发现破军星灭,贪狼星现。料来不出三天,此战胜负就将揭晓了。”

方君乾仰望着同样地星空:“是赢?是输?”

“胜负难料。”肖倾宇声音清寒如水,天地似乎都为之静了一静。

“大概负多胜少吧。”方君乾豁达一笑,“倾宇,可否愿意听本侯说会儿话?”不说,恐怕以后再没有机会了。

肖倾宇点点头。

那夜,方君乾说了很多话——童年时的趣事,少年时的烦恼,朝堂上的排挤……

端坐在轮椅上,肖倾宇安静地听着方君乾说话,澄澈的眼眸泛着淡淡的光华。

他安静地垂着头,认真倾听着方君乾的说话,神情无悲无喜。他不时又抬起头,静静注视着他的脸,那明亮的眼睛,那年轻的面孔,知道今生再也忘不了此夜。

说到后来,两人都沉默了。

夜未央,星如亮。数以亿计的星辰璀璨于天际,映照着苍穹。

巨大的皎洁圆月静静地挂在半空,给战场笼上了一层白芒。

方君乾没有再倾诉。

说完了自己平生喜怒哀乐,

只是这最后一句,永远无法诉诸于口。

这句话是你我之间的禁忌,一旦出口,就再无法回头……

但不说,你懂的吧?

如果是你……

如此冰雪聪明的你……

我心中最后一句——倾宇,我爱你。

星空下,月色里。

两个少年相对凝视。

听那风如何吹动那发,听那低低且细细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