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6

看那红巾如何在风声里飘扬,看那白衣如何在月光下泛光。

“对了,倾宇此生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十七八岁的少年,有才能有建树的多是傲慢无礼、趾高气扬,只会向人倾吐其英姿勃发的哀乐和可歌可泣的悲喜,却不会在星月交辉之下倾听别人的低诉。

可是方君乾毕竟与凡夫俗子不同。他也准备听。

肖倾宇毫不迟疑:“站起来!”

方小侯爷看着他眼神里的渴望和期待,不由沉声道:“会的。有朝一日,本侯必倾天下之力让倾宇站起来。”

无双公子愣了愣,见方君乾神色不似玩笑,不由微微一笑,送他四字评语:“劳民伤财。”

方小侯爷也笑了:“倾宇真是不给面子,也不看看本侯是在为谁劳民伤财呀!”

相视而笑。

苏克撒平原的一处高坡上,两个绝世少年,白衣红巾,一坐一立。

“方君乾,我们会赢的。”

“是。我们会赢的。”

此生不再寂寞。

方君乾望着身边的肖倾宇。

自己与肖倾宇的感情,已经超过了尘世一般的依赖眷恋之情。

同是寄若浮萍的游子,同样苦难挣扎的经历,同样惊才绝艳的智慧,以及早已深入骨髓的寂寞。

除了他,还有谁能懂得自己,了解自己,与自己携手共死?

能在滚滚红尘中与他相遇相识,也许是上苍给予自己的恩赐。

倾宇,红尘之中若少了你,君乾有多寂寥……




第五十三章

苏克撒平原风云变幻,八方军与绞杀联盟在此激战无数次,尸体垒成了高山也无人理会。

耳朵到处回响着惨叫、咒骂,以及兵器猛烈的撞击声,火花飞溅。

伤者在**,士兵们已经杀红了眼,见人没死立马补上一刀,脚下是滑腻腻的不明混合物,其中隐约可见脑浆和血水,稍不留意就会打滑,浓浓的血腥味道呛鼻。

长枪给刺折了,刀刃给砍钝了,匕首给折断了,激战的气势简直只能用癫狂来形容!

无论镔野还是聊倭,尽管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又是生力军,但面对八方军这种不要命的疯狂反击,面对他们那种玉石俱焚的疯狂眼神,他们统统寒了心破了胆:

那些浑身浴血狞笑着的八方军,不是人!是修罗,是凶刹,是恶魔!

一天之内,敌人曾十几次差点就攻占了要地,但是八方军以血肉之躯筑成了的铜墙铁壁,绞杀联军每次都碰得头破血流。

日头从东边升到了正中,又从正中下落到了西边,攻守战持续了整整一个白天,双方大军的搏杀,就如同两个巨人,掐着对方喉咙做着生死搏斗,拼尽最后一分力气后气喘吁吁,伤痕累累。

远处绞杀联盟的大旗下,看着激战中的苏克撒平原,绞杀联盟的盟主,也就是南聊盟国主毅飞飒面色发白。

传令兵一个又一个急速奔驰来往于他身边报告:“天镔十五军上去了!”

“匈野第八骑师团上去了!”

“霍佩习将军要求增援!他说天镔第五军顶不住了!”

“报!洪都大人战死!”

“匈野第八骑师团全军覆没!”

“倭奴六军伤亡太大,已经无力再战!”

“匈野第九步军请求退出战斗!”

毅飞飒的手在轻微的颤抖:激战已经六个时辰了(相当于十二个小时)!苏克撒平原象一头贪婪的巨兽,吞噬了一个又一个的精锐团队,无数精兵猛将就此灰飞烟灭,八方军却依然傲立!

他简直无法理解:这究竟是怎么一会事?绞杀联盟苦战三月,投入巨大人力和物力,付出了巨大代价和牺牲,居然连一个小小的苏克撒平原都拿不下。

他开始动摇了——这场战斗真的有意义吗?就算绞杀了八方军,我们也得不偿失啊。这代价太巨大了,就为了攻克一个小小的苏克撒平原,值得吗?

他轻声的咒骂着:“方君乾,算你狠!”扬声发令:“鸣金收兵,明日再战!”

整整一个白天过去了,血战到夕阳西下,无论是联军还是八方军都已经疲惫不堪。

八方军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江山如晦,万物混沌。

勇士们真是太累了。穿着厚重的铠甲在马背上颠簸冲杀近一天,当时心情激荡下没觉察什么,现在心神一松懈才感觉腿都酸软了,连武器都拿不稳,整个人呈脱力状态。

有些战士一下马就完全爬不起来了,旁边的战友赶紧过来帮忙,替他拉走马匹,脱下铠甲,手无意一抓,里衫完全被血水和冷汗打湿。

八方城粮草开始告罄,每个战士分到的只有那么半个馒头。

“公子,你累了一天了,吃点东西吧。”

“给将士们吃吧,我还不饿。”无双公子浅浅一笑,温润双眸一片流彩,深邃如浩瀚的星空,迷离如冬晨的浓雾,不可捉摸,又美得让人沉醉。

跟将士们说话的时候,肖倾宇都会很专注地盯着对方的眼睛,漆黑的眸子一动不动,不时颔首附和,显得对对方的说话十分重视。

这让跟他交谈的人从心底莫名升起了一股虚荣满足:看哪,连名动天下的无双公子也在专心听我说话呢!

将士们都很爱戴他们的公子。

很多话,对父母都无法说出口,连兄弟朋友都难以理解,但他可以。即使他无法苟同,但他必定对每个人的想法抱以尊重。所以原本憋在心里憋了很多年的话可以对他说出来,说出来以后,他只要三言两语就能拨开自己心中的迷雾,胸中抑郁之气一扫而空。

“杨虎,能否帮我把小侯爷请过来?无双有事找小侯爷一叙。”

无双公子记忆惊人,过目不忘,能随口叫出任意一个士卒的姓名籍贯军阶职务,这让普通士卒受宠若惊:公子居然认识我!

这种天赋也让肖倾宇更受将士们的尊重爱戴。

例如现在的杨虎——“是,公子!末将这就去!”

不一会儿,方君乾就到了。

血与火萃炼出的军人锋芒,长期游走在生死间,因看惯生死所积养成的上位者独特的漫不经心,就连方君乾自己也没意识到,此刻的他与四个月前的他给人的感觉已经不同了。

将士们纷纷退了下去。

“方君乾。”秀气的手指着远处烟幕笼罩下的苏克撒平原:“肖某正在等待援兵。”

“援兵?”

“肖某知道他们正往苏克撒赶来,但不敢肯定来不来得及。”

方君乾挑眉:“然后?”

“明日,大概就是最后一战了!此战凶多吉少,肖某想先送小侯爷平安脱离战场。”

“那八方军呢?”

肖倾宇不动声色:“肖某自会处理。”

方小侯爷闻言一笑,一种惨烈的、悲壮的、骄傲的,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微笑。

他静静仰望头顶夜空:“只有战死的英武侯,没有战败的方君乾!方君乾不会走,愿与八方军共存亡!”

方君乾怎么可以走?

又能走到哪里?

这场赌,不是生就是死!没有第三个选择!

再度垂首,他对上了一双悠然睁开的清眸,就这样,隔着时空静静的望着自己。

“方君乾,那就让我们一起等待奇迹吧。”




第五十四章

旭日东升,天边的云被朝霞渲染成红彤彤的一片,丝丝缕缕,千年的风将彩霞吹得分分合合,让人徒然升起万物变迁,沧海桑田的凄怆。

方君乾与肖倾宇就在苏克撒平原的高地上。

八方军将士们已是精疲力竭,但哪怕撑着枪杆,他们也依然阵旅严整,眼中彪悍不死,举手投足透出一股子狰狞杀气。

远处遥遥传来了敌军沉重的脚步声:“轰!轰!轰!”像是海底火山爆发前的剧烈震颤,更像是地平线上滚落的沉闷惊雷。

在绞杀联军步步逼近下,大地在颤抖,下沉!

前方出现了敌营黑压压的阵型,黑影如山峦压顶,敌阵尚未扑到,那片巨大的阴影已经笼罩了每个人的心头。

那片阴影越来越大,遮天蔽日,压得人心中一片阴霾!

目睹着眼前这一幕,绝世双骄面色凝重。

看来今天这一战,联军要举全部兵力来一决生死了!

最后的决战!!

肖倾宇朱砂流溢,眉目如画,让人觉得误入江南烟雨迷雾的温柔。

“最终,还是拖累了你……”援兵至黎明还不至,八方军注定只能孤军奋战了。

方小侯爷摇头微笑:“倾宇说的话,我不懂。”

你我之间,怎会用到这个“拖累”?

一直以来,你我都是生死与共,相扶相持,“拖累”又是从何谈起?

是吧,倾宇?

其实能遇见你,是我方君乾此生最大的福气……

联盟的骑兵压低身子俯在马脖子上,马刀横跨,长枪斜点,犹如乌云压顶般扑面而至,喊杀声同样震天动地:“杀,杀,杀!”

震耳的杀声犹如春雷滚滚,一浪高过一浪,嗡嗡震撼。

相对的,八方军却是冷肃如铁。

一边是杀声震天,一边却是死一般的沉默。

肖倾宇听见身侧方君乾那高傲的冷诮:“方君乾的命就在这里,你们来拿呀。”

是的,无论谁想杀方君乾都要付出代价!这代价,沉重的叫人承受不起。

这才是方君乾,这才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方小侯爷!

有朝一日,他当君临天下,叱咤风云!

只是那时,皇图霸业转眼成空,徒然寻觅……却不见眼前深爱之人……

方君乾轻轻道:“倾宇为何不走?”

肖倾宇一怔。

“方君乾身为八方军主帅,只能战死不能战败……但倾宇,是可以离开的吧……”

为什么要留下来?为什么要陪我一起死?

肖倾宇仰头凝望着他,脸上流露出的淡淡的寂寥。

此时的肖倾宇,是方君乾从未见过的肖倾宇。

“昔日于八方城,君尝对宇曰:‘吾当与君携手共死。’……今兵临城下,吾亦是。”

吾当与君携手共死。

情。

究竟害了谁?

这场倾尽天下的旷世之恋,

是劫,是缘?

方君乾只觉一股热流直冲胸臆!

看着身边的肖倾宇……

初次见面,落英中的肖倾宇宛若世外之人,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