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8

“公子,这都三天了……”一个小将局促不安,“小侯爷他们,会不会凶多吉少?”

肖倾宇温润如玉,平静的声音里有让人信服的力量:“不会的,他们定会平安归来。”

小将不知道他们的公子为何如此有信心,迫不及待问道:“公子如何得知?”

肖倾宇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极目远眺,山河万里,纵横苍凉。血色夕阳将原野上荏弱的小花渲染得绯红凄艳。脚下,绯丽花朵轻轻摇曳。风中,肖倾宇白衣翩飞,似欲乘风而去。

当然相信你会平安归来,

因为有我在这里等你……

方君乾消失了七天,肖倾宇就在高坡上遥望了七天。

直到七日后的黎明,荒原的地平线上突然冒出了几个摇摇晃晃的小黑点。接着,黑点多了起来……五个……十个……四十个……八十个……

“公子!!那是——”身边的将领激动地语无伦次!

看着他们跌跌撞撞地走近。

肖倾宇屏住了呼吸,十指紧握……

只见方君乾苍白着脸,满身血污,抬头望见高坡上的肖倾宇,冲他微微一笑。

他身后的八十四云骑,腼腆疲惫的笑着,但眸子里全是狂热的光芒。嗓音嘶哑疲惫:“公子……”

肖倾宇看似若无其事,但颤抖的手指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喜悦激动。

他看见方君乾迈开僵硬的腿,一步步走近自己。

接着,他便听见了他的那句:“倾宇……我回来了……”

肖倾宇深吸一口气,慢慢弯起嘴角,露出最美丽的笑靥。

“……回来就好。”

不知何时,高坡下挤满了八方军将士,摩肩接踵密密麻麻,黑压压的看不到尽头。每个人脸都涨得通红。

突然——“天佑侯爷,天佑公子!”不知是谁最先吼出声。

“天佑侯爷,天佑公子,纵横不败,八方无敌!!——”

最先不过数人,渐渐,整个苏克撒平原齐声高喝,鸟雀惊飞,战马嘶鸣,声震四野。

“天佑侯爷,天佑公子,纵横不败,八方无敌——!!”

狂澜战役的最终决战,无双公子的八十四云骑力挽狂澜,绞杀联盟被迫后撤三十里。英武侯方君乾带兵突袭敌营,趁夜砍下敌军帅旗,撼其军心。

兵荒马乱之际联盟人马践踏,死伤无数。

方君乾率领八十四云骑连追三百里,行踪飘忽不定诡异莫测。绞杀军惶惶不可终日,损折兵马不计其数。

绞杀联盟盟主毅飞飒于乱军中被方小侯爷一箭射死。群龙失首,绞杀联盟顿时溃乱!

八方军反败为胜,取得狂澜大捷!

狂澜之战结束后第三日,八方军全体将士同穿素缟,撒酒焚香,告祭战死袍泽。

营帐内,肖倾宇轻沾紫毫,提笔挥墨。

方小侯爷冷不防从他背后冒出来!“写什么呢?”定睛一看,“倾宇在谱曲吗?”曲已谱好,词也填了一半。

方小侯爷精通音律,轻轻哼唱几句后邪魅一笑:“这另一半歌词,就由本侯帮倾宇填吧。”

说完便从背后俯下身,伸手握住了肖倾宇手中的笔。两人贴的很近,近到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

似乎是觉得眼前情形过于暧昧,肖倾宇的眼神有点古怪,带点茫然。

笔走龙蛇,柔软的毛笔尖在宣纸上悠悠游走,墨迹一丝一丝的殷开。

“倾宇……”方君乾的声音有点喑哑。

“嗯?”

“待会儿与本侯同唱此曲吧。”




第五十八章

“狂澜”一战,百万八方军征讨匈野,有三十万将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看着以前手足相亲的亲密袍泽如今已成为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八方军全体将领心情沉痛,难以言表。

“此皆我大庆勇士……”方小侯爷一身素缟,红巾飘扬如血,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明了深切:“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江山,果然是由尸骨堆成……”

今晚的月亮巨大的妖异,低低悬挂在深沉夜幕里,破军星和贪狼星在漆黑夜空交相辉映。

七十万八方军衣冠似雪,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如月华铺洒在辽阔的苏克撒平原之上。明明人马众多却是万籁俱寂,愀然无声。

肖倾宇端然坐于轮椅,眼神是心忧苍生的慈悲:“妻离子散,白骨成堆。无论有何理由,征战都是残忍不仁的事情。”

方君乾笑:“本侯没得选择。”

肖倾宇沉默。

看着面前这个淡淡微笑的少年王侯,肖倾宇第一次,心里泛起了一种久违的,淡淡的,难以言述的酸楚。

他现在,应该还不到十九岁吧!

肖倾宇的心里闪过这个念头,这个念头让他心中那种久违的感觉又真实了几分。

当这个年纪的少年还在父母膝下承欢,还在与心爱女子花前月下红烛昏罗帐时,方君乾已带领着千军万马鏖战厮杀独抗四方了……

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他无路可退。

只能战,不能败!

对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来说,这样的背负未免太过沉重……

方君乾手捻三柱清香,对月连拜三次,将其插入香炉中。他的声音铿锵有力,远远向四周荡漾开去!

“吾之袍泽,魂兮归来。与尔英灵,共饮此酒!”

方君乾捧起一坛美酒,倾一半祭洒于地,随后右手抓起酒坛仰头痛饮!透明的酒水顺着他的喉结,他的脖颈倾泻而下,悲壮如燕赵之士慨烈豪迈!

七十万大军沉声应和:“吾之袍泽,魂兮归来。与尔英灵,共饮此酒!”

仿佛一滴水滴入沸油中,沉寂静默的苏克撒平原顿时沸腾起来!将士们席地而坐,大口喝酒,大声谈笑!

那些死去的兄弟并没有离开!看见了吗?此刻他们亦坐在一起与胜者同乐!

肖倾宇喝了很多酒,很快眸子浮出些惨烈的剑气:“拿琴来!”

一把瑶琴很快送到他手里。

“铿!”明明秀气纤细的手指,弹出的曲调却是如许激昂豪迈!

歌声一出,瞬间惊艳全场!——

“满座,衣冠似雪,短木惊堂,浊酒一觞,

“三柱清香,断尽沧桑,止战殇,何往。”

方君乾朗声大笑!拔出碧落随琴舞剑!

雄浑如龙吟的声音响起,豪烈狂傲,气吞山河!

“天下,四面狼烟。

“纵横山岳,万里尸骨连绵。”

肖倾宇兴起,索性将瑶琴竖抱在怀里,像琵琶那样亟亟快弹起来!

两人相视而笑,一前一后,唱和相应,完美无间。

“黄沙蔽天。”“沙蔽天。”

“贪狼星现。”“贪狼星灭。”

“挥宵练。”“斩宵练。”

“炼龙渊。”“折龙渊。”

“奠轩辕。”“战轩辕!”

看着方君乾的碧落剑剑气纵横青光夺目,肖倾宇也抽出了自己的黄泉!黄泉剑的锋芒耀花了众人的眼睛。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小侯爷将黄泉剑送予了无双公子……

黄泉碧落,金芒流溢,青光贯虹。

“霜刃相连。”“刃相连。”

“破军星现。”“破军星灭。”

“持沉水。”“销沉水。”

“铸龙雀。”“斗龙雀。”

“祭莫邪。”“杀莫邪……”(注:宵练、龙渊、龙雀、莫邪都是古剑名)

歌声暂歇。方君乾眺望着夜幕中的万里江山,语气里是睥睨天下的霸气慵懒:

“古今战乱,血染战袍,马革裹尸,不过如是。”

肖倾宇仰头望天,眼眸中尽是悲天悯人的无奈:

“天下局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苍、生、绝。”

方小侯爷狂放一笑放声唱道:“横万世,断千岁,江山指点,平百越;”

温柔望向身边白衣绝世的肖倾宇:“三界双阕,风华俱敛,有谁怜,苍颜。”

肖倾宇歌声磁性空灵:“废城残垣,满炊烟,石灶已乱,兵祸溃;

“干戈止退,白骨成堆,人去也,魂随……”

苏克撒平原上,出现了奇怪的一幕。七十万将士鸦雀无声,呆呆盯着最中央那两个绝世风华的男子,静静听两人放声高歌。

两人手中的碧落黄泉,寒气透骨,流光四射,剑气纵横!

“剑出,天下惊绝!”

“策马回。”“谁不回……”

“踏碎……”“此夜。”

“千秋醉——”

“共谁醉——”(歌词摘自《剑出-天下惊绝》,词:隐筱龍月。此歌很大气很强势,害得我一听就想打游戏……)




第五十九章

歌罢,肖倾宇一手提起酒坛昂首灌下!酒液淋湿了黑发和衣领,肖倾宇索性解了发冠,任一头长发披落于肩尽情挥洒。

随后抛了酒坛,右手托颊淡淡微笑,皎洁了欲飞的白衣,应和了夜空那一轮妖异圆月。

此情此景,某些潜藏在方君乾心中的话不由冲口而出:“当真是风华绝代……”

肖倾宇斜睨了他一眼,温润瞳眸半是醺然半是自嘲:“徒然风华,何曾绝代。”

李生虎小心翼翼对方君乾道:“公子好像醉了。”

方小侯爷点点头。

转向肖倾宇:“倾宇,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肖倾宇以手扶额,没有回话。

方小侯爷苦笑:看来醉得不轻……

嘘出一口气,方小侯爷的手扶上椅背,推着轮椅朝帅帐走去。

“倾宇?”低唤一声。然肖倾宇依旧闭目沉睡,没有任何回应。

没办法,方小侯爷只好将他打横抱起,轻放在床榻上。美酒的醇香糅合了肖倾宇身上的冷香,让方小侯爷的身体微微紧绷……

肖倾宇果真如他所想般,已经醉了。

这个男子,清醒时和眠梦中是两种不同的隽逸。

和衣卧榻而眠,方君乾清楚地看见他眉宇紧蹙,似在梦中也忧虑着什么。

倾宇,你到底在烦忧什么呢?

不自觉的,手指轻轻摩挲上他光洁雅致的额头。

感觉着手上的温度,心被暖暖的东西包围,让人沉溺,难舍难离……

“倾宇……”他低喃,“你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