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29

永远也不会知道,方君乾居然会爱上你……”

坐在榻边的方君乾就这样一直陪伴着他,直至累极陷入梦乡。

他没有看到当自己的呼吸变得绵长规律后,肖倾宇悄悄睁开了眼睛。

依旧清亮宁定得有如天上寒星,没有一点醉酒的痕迹。

望着身边的方君乾,肖倾宇目光复杂。

终于忍不住叹息一声,轻轻将毛被覆在方君乾身上。

于是,从那一夜起,什么都变了……

第二天,八方军拔营回城。方君乾没有提及自己身上为何多了一条毛被,肖倾宇更不会去问方小侯爷那句话的涵义。

一切如常,又仿佛一切都脱离了常轨,走向了不可控制的未知的方向……

“回家了!”“到家了!”“我们回来啦!!”

“爹!娘!二毛活着回来了!……别哭呀,这是好事!”一家三口搂在一起又哭又笑。

“旺子他娘……旺子他,战死了……”随后便传来妇人撕心裂肺的啼哭!

生离死别,悲欢离合,一幕幕在八方城中上演。方君乾和肖倾宇走在队伍的最后端,两人皆沉默不语,不知心中是何感受。

“公子!公子!”人群中,一个小豆丁在蹦上蹦下朝这边招手。张尽崖人小滑溜,凭借身体优势硬生生从人缝里挤到肖倾宇面前。

“公子……”张尽崖泪汪汪地扯住肖倾宇的袖子,“呜哇~~公子你怎么过了这么久才回来?我好想你~~~”

肖倾宇温和微笑,眼里露出疼爱之色。张尽崖从头到尾打量面前的公子:“呜呜呜……公子你瘦了!”狠狠甩给方小侯爷一记眼刀!“都是你没有照顾好公子!”

在张小朋友心目中,敢情无双公子掉了一根头发也一定是方小侯爷的错。

小侯爷满头冷汗。

“不过总算回来了!”张尽崖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城池,肖倾宇和方君乾居然异口同声:“是呀,总算回家了呢……”




第六十章

“倾宇,兰姨怀孕了!”方君乾手里捏着一封信,整个人看起来喜气洋洋,“本侯要有弟弟了!”

肖倾宇接过他手中的信纸浏览一遍:“明年夏末就能诞产……咦?”

他抬头:“兰姨明年要来八方城探亲过年?”

“是的,带弟弟一起来。”方小侯爷摸着下巴,“嗯,那时大概五个月大吧……这个时候的小孩最好玩(?!)了!”

肖倾宇见他笃定的样子忍不住打击:“小侯爷就如此肯定是男胎?”

“绝对是!”方小侯爷信誓旦旦,“我有预感!”

无双公子懒得跟他辩论,接着低头看下去。

蓦地。

“小侯爷……”

“何事?”

“依依她为何也要来?”

“不是说了来探亲嘛!”

无双公子的神色很不自在:“探亲?”

方君乾皮笑肉不笑:“呵呵,当然是来探望你这青梅竹马了!难不成还来探望本侯?”

那一夜林依依的表白和肖倾宇的拒绝,方小侯爷可是亲耳听闻。因为两人有感情纠葛,以致方小侯爷对林妹妹没什么好感。

这可是破天荒第一遭呀!要知道我们的方小侯爷几乎对所有美丽女子都挺有好感的。

肖倾宇优雅地将信函搁在桌上,一言不发,但他的内心却隐隐有丝无奈和不安。

端起茶盏,远山眉微微一挑,茶盅里茶叶缠扭纠结成一团——就像这事儿,剪不断,理还乱……

在“鼓励商贸”政策的扶持下,经过一年的轻徭薄赋和休养生息,八方城的商业贸易就像雨后春笋般拔尖冒头,渠渠然有不可阻挡之势!

现在的八方城是名副其实的天下商贸第一都!

也是,先下诸国皆推行“重农抑商”,单单八方城独树一帜,提倡“农商皆本”,不以商贸为次贱,大大提升了商人的社会地位。

商人们只差为方小侯爷立个长生牌位供奉起来了,哪里还想要离开?

方君乾已完全掌控了大庆西北,成为手掌实权的一方诸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他振臂一呼,随时都可以起兵造反踏平皇都!

而此时的方小侯爷,却在为一纸榜文而发愁。

方君乾,肖倾宇,戚无忧,贾目奇,李生虎,高酉……但凡有品衔的八方城官员,无论大小齐聚一堂。

他们中间陈铺着一张榜绢,白底黑字,字字惊雷!榜文右下角,赫然盖着方君乾一方帅印!

方小侯爷神情凝重,显而易见最近承担了无数压力:“诸位,《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已看过,如果本侯要在八方城推行此政,不知诸位有何看法。”

《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是由方小侯爷以前提出的《士卒提拔晋升十二策》衍化完善而来,将公平机制从军队扩展到普通平民之间。

在贵族门阀当权朝政的今天,《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的横空出世宛若平地惊雷,骇得天下贵族一阵发懵……

可想而知,此政一出,推行者无疑首当其冲被打压攻击!一个失察,说不准就遗臭万年……

一位老成持重的文官力谏:“小侯爷,此政推行为之过早,若一意孤行,下官怕小侯爷会成为众矢之的。”

方君乾目光如电:“你们怎么看?”

属下一一垂下眼睛,不敢与其对视。

戚无忧眉头深皱:“政策甚好,无忧建议小侯爷过四五年后再缓缓推行……”

“的确,此政一出,八方城就真的成为各国权贵的眼中钉了。”

“是福是祸还难以预料,吾等还是不要去当那只出头鸟。”

……

讨论戛然而止。

一只雪白纤秀的手执笔提毫,饱蘸浓墨,就在方君乾的那方帅印下,签下了“肖倾宇”三个字。

众人静静地看着他。

一笔,一笔,再是一笔……笔锋惨烈,力透纸背。

肖倾宇的表情很平静,望着众官的眼神中温润里透着不可亵渎的庄重严肃。“有些事,总得要有人来做。”

方君乾,我信任你。

这万斤重担,这千古骂名,我同你一起分担。

不论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肖倾宇的名字都将永远陪伴方君乾……

这功过是非就由后世去评说。

看着无双公子无私庄肃的双眸,将官顿觉惭怍无地。

戚无忧感叹:“侯爷和公子心忧天下不计个人荣辱,令无忧好生惭愧。无忧不才,这骂名算我一份吧!”说完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也是。”

“豁出去了!”

将官们纷纷表态,忙不迭地签上自己的大名。

……

最后,八方城地官员全部都在榜文上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这就是享誉后世的“盛世联约”——这份《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缔结了倾乾盛世的人才基础!

从头到尾,方君乾和肖倾宇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的抱负,理想,感激……

他的信任,理解,支持……

眼神交汇中,杂乱的画面都过眼成历史云烟……

两人无声凝望,相对无言。

此时无声胜有声……




第六十一章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莫使金樽……”

张尽崖结结巴巴,看着面如沉水的白衣公子不由得汗流浃背。一直以来,张尽崖都很敬爱敬重他的公子,当然也很怕他……

肖倾宇很少动怒,但他只要把脸微微一沉,任何人都不敢在他面前放肆,更何况是涉世未深的张小朋友!

而张小朋友在无双公子出征匈野的几个月里,居然连一篇《将进酒》都没背下来,也难怪肖倾宇生气了。

肖倾宇面无表情地抽出一根藤鞭:“手心。”

不会吧!?张尽崖骇得差点晕过去……唔,不要打手心呀!!……

“公子?”可怜兮兮地讨饶。

无双公子不为所动:“莫让我说第二遍。”

于是方小侯爷一进门就差点与张尽崖撞了个满怀!

“小侯爷~~~~”张尽崖一把躲在他身后露出半个脑袋,瞅着方君乾地眼神简直称得上感激!

这就是所谓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无双公子清冷道:“肖某管教自家徒儿,还请小侯爷让开。”眼睛里分明写着:与你无关,少管闲事。

小侯爷哑然失笑:“倾宇也太过较真了,小孩子天性贪玩,背不出功课有什么打紧?”

看着现在的张小朋友就像看着当初顽皮任性的自己,方君乾就是忍不住想包庇。

“嗯嗯!”张尽崖把头点的如小鸡啄米!方小侯爷的形象在张尽崖眼中前所未有的高大起来……

肖倾宇的声音渗下丝丝冰冷:“玩归玩,这功课却是耽误不得……还请小侯爷快快让开,莫要耽误肖某宝贵时间!”

方小侯爷护住身后张尽崖:“倾宇有话好说嘛!何必动粗呢……”

肖倾宇不耐烦了:“让开。”

“不让!”

“给我让开!”

“就是不让……哈哈哈哈哈!”小侯爷忽然捧腹大笑!他语气暧昧,邪邪有点不怀好意:“倾宇,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莫不是典型的慈父严母?”

可别说,还真有点象……

肖倾宇手一颤,脸上阵红阵白……忽然将藤鞭往桌上重重一搁,催动轮椅就出了大门。那背影,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小侯爷一愣,旋即在他背后放声肆笑!

八方城将士都知道,方君乾方小侯爷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令人费解:方小侯爷很喜欢“调戏”公子……

他们还真不懂了:公子冷若冰霜不怒自威,平日里多看一眼都觉是对他的亵渎,小侯爷怎么敢怎么能对公子理所当然地说出此类话来?

这胆子,不是一般的大……这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光凭这点,想不服都不行。

于是众人惊叹:不愧是小侯爷呐!

庆历325年九月初九,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天刚蒙蒙亮,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的守城士兵就接到了一绢榜文,揉着惺忪的睡眼将榜文贴上公示栏后,士兵懒洋洋地打开了城门。

第一个路人出现了。随意朝公示栏扫了几眼立马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