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3

提壶振袖——只见一线泉水冲破绿茶,白瓷杯中,一团轻绿翻腾。
水壶有节奏地三起三落,清幽茶香沁人心脾。
待浮在水面的茶叶慢慢沉入杯底后,少年抬手一笑:“冲水凤凰三点头,肖某向来客致意。”
方小侯爷心急道:“本侯闻着茶香就已经亟不可待了,倾宇赶快‘奉茶观音捧玉瓶’吧!”(注:佛教故事中传说观音菩萨场捧着一个白玉净瓶,净瓶中的甘露可消灾祛病,救苦救难。
主人把泡好的茶敬奉给客人,我们称之为“观音捧玉品”,意在祝福好人们一生平安。)
肖倾宇双目一亮:“原来小侯爷也是懂茶之人。”
“过奖。”方君乾接过肖倾宇递来的白瓷茶杯,深吸一口茶香,那从未有过的香气让从小就品惯百茶的他也忍不住为之倾倒。
肖倾宇正色道:“茶德四字,‘理、敬、清、融’,品茶可使人心静气平,清和宁定。古人有云:‘至若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祛襟涤滞,致清导和,则非庸人孺子
可得知矣。中澹闲洁,韵高致静(宋徽宗赵佶)’,所言甚是。”言毕,抬手一饮,闭目略回味。
方君乾静了静心,也跟着细品杯中之物。
一股至清至醇,至悠至远的韵香自上而下透彻心扉,方君乾霎时如醍醐灌顶。
心驰宏宇,神交自然,物我两忘,回味无穷。
方君乾睁开眼睛,苦下了脸:“糟糕。”
“呃?”肖倾宇抬头看他。
方君乾一脸苦相:“饮了此茶,天地间都不知什么可以入口了,如果我以后喝不到可怎么办呀?”他灵机一动,马上厚着脸皮道,“要不我以后天天来,咱们以茶会友陶冶心性,岂不人
生一大快事。”
肖倾宇气乐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又不好得罪他,于是马上转移话题:“小侯爷今夜怎会光临寒舍?”
方君乾面色一黯,搁下手中茶盏:“天镔来犯,我大庆泱泱大国居然无一人敢主动请战,我睡不着,听见倾宇公子月夜吹箫,便闻箫而来了。”
肖倾宇似叹息又似讥诮:“高第良将怯如鸡。将门一代不如一代,朝中又缺少将才,武不足以安邦,国之颓势。”方君乾怒极反笑:“我今早向陛下呈递了《士卒提拔晋升十二策》,结
果被一帮老臣批驳得体无完肤,说此策动摇国之根本,还说亡大庆者定为我方君乾,他们不惜一死也要阻止此策推行。”
肖倾宇一惊:“《士卒提拔晋升十二策》?莫不是民间传闻甚广的兵卒选拔政策,凡立战功者,即脱离贱籍。士卒作战英勇者,不论出身,只凭战功封官封爵?”
“正是。”方君乾面如沉水,自嘲道,“你也觉得我大逆不道吧?当今各国都遵循世袭制,贵族是国家的根本,人才精英所在,历代官吏将领,都从中选拔,而且对王族数百年来忠诚无
比。此策一出,权贵豪门势力必会大大削弱,皇权无人拥护,必导致王基动摇,而民间有实之士却可凭此登堂入室,与将门子弟公平竞争,乃至分庭抗礼……到时,恐国将不国矣!”
“荒谬!!”肖倾宇一拍扶手,目光犀利如电!“此乃造福万民之举,功在千秋!“
方君乾怔愕。静静看了他一阵,方君乾眼里浮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笑了一笑,笑意里有涩味,神色却很有点落寞:“只有你…只有你支持我的策论!……”
肖倾宇端起茶盏,真心道:“此举利国利民,小侯爷有功于社稷,那些反对之人鼠目寸光,小侯爷不必放在心上。今夜肖某以茶代酒,敬小侯爷一杯。”“不,是我要感谢你才对。除了
你,谁又能看懂这十二策的真正精髓所在?!”方君乾举杯一饮而尽,“连父亲都对这十二策异常反感……”
“王爷怎么说?”
“他说龙生龙,凤生凤。贱民就是贱民,哪里有什么才能,要从一群麻雀中挑出凤凰,简直就是妄想……”
肖倾宇纤长的手指轻轻磨蹭着光滑瓷杯:“王爷这么说未免武断。俗话说的好,英雄莫问出处。”
“妙!”方君乾蓦然爆出一声大笑,以手击床,赞道:”这一句真是精华。哈哈,肖倾宇,只有你才能说出这样精彩的话来。我一直都想用一句话概括十二策的主旨,可惜不是用词太过
艰涩难懂,就是过于繁闷冗长。难得你竟能一语破的。”注视肖倾宇,惺惺相惜,无限感叹。
肖倾宇继续道:“小侯爷目光卓越之处,在于拟定这道十二策的出发点。”
方君乾面容一整:“请阁下说仔细些。”
“因为小侯爷的出发点,并不仅仅是从大庆之王的观点看问题,而是从天下霸主的高度来考察人才的问题!”
此语一出,方小侯爷不禁动容!
肖倾宇神态恬静:“将选举官吏将领的范围,扩展到军队与平民中,这使国家有机会吸收更多的人才……如果大庆坚决推行此举,不单大庆子民,怕是各国民间人才都会蜂拥而来。届时
我大庆不费一兵一卒,兵不刃血便可成为天下霸主。”
“真是奇怪……我们明明相识没几天,却有种认识了一辈子的感觉……”方君乾盯着肖倾宇,认真道,“人家都说彼此有缘会一见如故,我一直不信。但是现在,我信了……”
当他收起那漫不经心的微笑,一股熠熠的风采瞬间灼亮了他的眼眸。他顾盼神飞,眉宇舒展,挥手间气度潇洒,谈笑间淡定自若。整个人像是一团火,燃烧着近乎妖异的魅力。
这样的方君乾,连肖倾宇亦忍不住赞叹一声。
也许,玩世不恭只是一个面具,一个伪装。
“所谓的唯才是举,就说明了人才的重要。治国治国,只要令人才各司其职,国家自可垂拱而治……”
对方君乾来说,肖倾宇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听众,和肖倾宇聊天是实在是一件很舒心的事情。
在以前,方小侯爷也和别人谈论过自己的政见和主张,但那些人,要么根本对他的见解没有一丝兴趣,要么嗤之以鼻,要么不懂装懂,说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甚至有些人根本不关
心你在说什么,总爱用一幅不以为然的语调打断别人的话,然后把自己的话题转移到可以满足他们那可怜的虚荣心的方向上,他们只需要听众,而他们自己最不愿意的也是做一名听众。
而每当这时,方小侯爷便会顺水推舟由话者变成听众——因为不愿意把自己的口舌浪费在他们身上。
但肖倾宇却不是这个样子,肖倾宇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但他极少在别人谈话的时候打断别人来炫耀自己的出色,很多时候,肖倾宇都是微笑着扮演一个倾听者的角色,但这个倾听者并非只会在一旁默默聆听,偶尔点头附和,在很多关键的问题上,他都能三言两语道出自己的深刻见解,往往这些意见是一针见血的。两个人从朝政格局军国大事,可以谈论到江湖趣闻小道消息。
方君乾知道他不良于行,但听他闲闲道来,宫中掌故,江湖势力的神秘所在,如数家珍,深悉熟解,毫无难度。方君乾忽然觉得,面前这个肖倾宇身上似乎有一种很特别的魅力,在和这
个人交谈的时候自己会对他有一种很本能的信任,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当他在认真听你说话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尊重,而当他和你讨论问题的时候你会觉得找到了知音。
知音……
夜已深,月倚墙。小院中桃花纷飞飘落,暗香浮动月昏黄。
方君乾轻拈茶杯,温和坦诚的目光直视肖倾宇:“我一直把你当作朋友,”他说,“没想到你却是我知音。”
第五章
自那夜秉烛夜谈之后,方君乾几乎是夜夜前来,而且每次前来总要吃食饮茶,让肖倾宇不禁怀疑他是不是特意不吃晚饭来自己家蹭吃蹭喝。王府的财政已如此困难了吗?堂堂小侯爷也不
致沦落到这种地步吧!分析后所得结论——纯属方小侯爷个人素质问题!
而且,方小侯爷来夜访从来不走正门!实际上,除了劳叔与日夜伺候公子不离身的张尽崖张小朋友,小院里几乎没有人知道声名显赫的方小侯爷每天深夜到此。于是我们的无双公子便会
在亥时准时挥退守夜护卫,准备好茶点,并悄悄为方君乾留一扇窗。而方君乾,每夜就是靠这扇窗悄声跃入肖倾宇就寝的小楼。
方君乾自嘲自己在这段时间里,飞檐走壁的轻功倒是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越来越像偷香窃玉的采花贼了。肖倾宇惋惜,可惜小楼无美人。方君乾一本正经地回答,有,我面前不就是吗。
静默了一会儿,两人突然捧腹大笑!
两个人在一起时,偶尔肖倾宇会在落英中奏箫。这时方君乾便静静地听着。奏箫时的肖倾宇,神容恬似,弹指如诉。
箫声凄、清、哀、寂。
乍听无情,然极深极静处,又似无限多情……好似箫音正吹到高情处,却似突然忘了情;本来乐声正奏到浓情时,却忽然转成了薄情。
方君乾听得很专心。只觉得箫声直击人心,令人听后心中有一股舒美,一种感动,还有一种淡淡的、微不可察的孤寂……
他说不准那是什么感觉也不知为何有那种感觉。
方君乾说不出所以然来。
有时,肖倾宇会望月抚琴。
他弹琴的时候神态很俊,甚至有点俏,很有一般静若处子之美。他十指纤秀有力,可是一弦一弦的拔过去,很快的,也很自然的,甚至也很自负的。
这琴乐一路“流”到水穷处,正拔剑四顾心茫然,却柳暗花明,涛生云起,紫陌红尘,细细碎碎,净净淙淙,袅袅绕绕。而每当这时,方小侯爷兴致一起,便会随琴舞剑。
身法如龙,剑气如虹。正是——剑光与琴音齐飞,青丝偕红巾共舞。
兴起时,方君乾亦会突然跃上树枝舞剑!漫树桃花也似被他剑气所侵,飘飘悠悠,洋洋洒洒,一如一场踏碎的盛世烟花!
绯红花雨悠然飘撒,落在他们的身上、发上、衣上,于是……迂回在身,纠缠在发,徘徊在衣,亦,缠绵在心……
而此时,两人却在对弈中。
两个人棋力相当,所以输赢无定。
方君乾拾起一枚“马”,笑容慵懒自得:“马五进三,吃炮。”方君乾善攻,他的棋艺有如剑气,有时连肖倾宇也给他杀招中的剑气迫住,亦曾一时为他锋芒所折。“攻城略池,犹如探
囊取物。”这是无双公子笑着对他的评价。
而肖倾宇的棋艺也非同凡响,每退守之时,尽蕴反击之机,且攻势中隐含杀伐之气,锐意逼人,往往毁敌于弹指间。他的棋路孤高出尘、另辟蹊径,令方君乾叹为观止,大是折服。
肖倾宇不动声色地抬手吃去方君乾的“相”,转眼间,卒子已深入腹地,直捣黄龙!“将军。”他抬眼望他,眉梢间满是笑意。
方君乾暗叹失策,迅速将棋局在心中推算几遍,终于发现大势已去,无力回天。于是很干脆地放下棋子,露出大大度度、坦坦荡荡的笑:“我输了。”“承让。”肖倾宇绕着金线的右手
缓缓捋过一缕黑长鬓发,雍容华贵,只是眼睛里带着的温暖浅笑,说不出的清华骄傲。
“无双公子真是名不虚传,奇门遁甲、机械技巧、琴棋诗画、医卜星相、阵法韬略,无一不通,无一不精——不愧称为‘天下无双’。方君乾得你一知己,此生足矣!”
“小侯爷过奖。”他一笑,春水映梨花。“这天下哪有一模一样的相同之人,你、我,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每个人都是‘天下无双’。可叹世人永远勘不破这浅显道理。”
方君乾:“哈哈,你对,我错。”
“公子、公子不好了!”张小书童慌慌张张跑上二楼,一头冲进自家公子卧房!方君乾忍不住打趣:“你家公子好着呢!有什么不好的。”
“哎呀懒得跟你说话!公子,林小姐到小院了!!”
“依依?”肖倾宇皱眉,“这么晚了她来干吗?”
“尽崖不知。”小童连连摇头。
肖倾宇淡淡道:“就说我已睡下了。”
“我说了~~~~!”小童哭丧着脸,“可是她说公子房里的灯还点着,摆明了没睡……”
都是方小侯爷的错!
方君乾干笑:“我看我还是先回避一下比较好,今天就到这儿吧!”话音刚落,他人已踏上窗棂准备跳窗而出!刚一低头就撞见我们的林大小姐步入了小院,正朝小楼走来!
林依依不经意地一抬首,吓得方小侯爷险些摔下楼去!“来不及了,你这儿先借我躲躲!”方小侯爷不由分说跳上肖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