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30

了脚一动不动,仿佛一瞬间失了魂、落了魄。

忽然尖叫一声直扑公示栏,整个人都贴在了榜文上!昏昏欲睡的守卫被吓了个半死,顿时睡意全无:“**瞎吼什么!!?”

守卫再也骂不下去了。他看见,那个年逾花甲的老人伏在榜文上,抽噎哽泣,哭得老泪纵横!……

那绢白底黑字的公榜最上头,赫然誊写着九个大字——“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

人流渐渐多起来……八方城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四面八方的民众纷纷涌向城门口,几乎是倾城而出。

公示栏下人头攒动。有人喜极而泣,有人愤声怒骂,有人揣测怀疑,而绝大部分人,却对着冉冉升起的红日感激跪下,山呼“侯爷万岁”!……




第六十二章

《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一经八方城贴出,各国立马炸开了锅!

此举可是动摇国家根本的举措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若不赶紧将它掐死在摇篮里,迟早要大祸临头!

远在皇都的嘉睿帝气得脸色发黄,怒斥“亡大庆者必为方君乾!”

方小侯爷华丽丽地无视他。

匈野新帝慕容厉在收拾完自家几个图谋造反的兄弟后得知此事,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匈野王庭放言:“八方城实乃各国公敌!方君乾一日不除,天下一日不得安宁!”又叫嚣:“肖倾宇你杀我父汗,慕容厉与你不共戴天!”

无双公子闻言冷笑:“我等着。”

聊盟国主毅飞飒在狂澜之战中被方小侯爷一箭致死,聊盟太子毅飞哲继位。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戚无忧的悬赏金额从黄金万两提升至黄金十万两。

毅飞哲声称:“戚无忧乃我聊盟叛臣,欺君罔上,人神公诛!凡杀戚无忧者,即赏黄金十万,连升官位**!”

方小侯爷忍不住打趣:“看不出戚军师如此值钱。今后八方城财政紧缺,只要把戚军师献上就可迎刃而解了!”

戚无忧只好苦笑。

各国权贵不断恐吓,威胁,施压……甚至禁止商人与八方城货物流通,以期达到孤立封锁的目的。

面对这种形势,方小侯爷的批示只有两个字:“顶住!”

肖倾宇日以继夜地处理政务,潜伏在各国的暗桩蠢蠢欲动,在民间大力宣传八方城的《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修整官道,加派士兵驻守,以保护来往商旅;八方城首届文武官员科举马上就要举办,无双公子亲自坐镇挑选天下英才……

不单是他,八方城所有官员都忙得晕头转向,每天加起来的睡眠时间不足两个时辰。

看着彼此脸上的黑眼圈,所有人欲哭无泪……

各国的封锁孤立抵不过民众的热情。得知八方城的《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后,各国人才不远万里赶赴八方城。

官道被封?好,我翻山越岭走小路总行了吧。

官府不准?嗯,那就当我是失踪人口,这样他们总管不着了吧?

就如落叶归根,百川到海,任何人、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

一时间,天下英才齐集八方城!

寰宇在位时期,当真是文武盛宴绝世繁华。文相武将,安邦定国,俊杰高士,人才济济,开创了万世之太平!

此间不乏传颂千古的名臣名将,其中又以苍凌阁十八功臣尤为人所称道!令人惊奇的是,这十八个人竟有一大半是由无双公子肖倾宇提拔举荐的。

后世史官定论:无双公子慧眼识才,世所罕见。虽不良于行,却胸怀天下,心胸宽广无人能及。苍凌阁十八功臣其一手举荐十二。唯才是举,造福万民。此等功绩,伟哉,壮哉!

秋分,贾目奇准备娶妻。对方是八方城最大绸缎庄的商贾之女。那小姐某天在街上遭到几个小混混调戏,恰遇贾骑尉,三拳两脚将小混混打跑,轻松英雄救美。

这一来二去两人就对上了眼,结果方小侯爷亲自做媒,上门提亲,成就了一段良缘。

大婚将至,贾目奇春风满面,看谁谁顺眼,从早到晚笑得合不拢嘴,惹得众人纷纷白眼……

一天众人闲聊。

方小侯爷建议:“老贾呀,大婚当天本侯做你伴郎如何?”

贾目奇正要答应。

无双公子清清冷冷地开了口:“贾骑尉莫听他胡说,小侯爷不安好心。他年轻帅气,站在你身边岂不是喧宾夺主?到时怕众人都搞不清谁是新郎官了。”

贾目奇恍然大悟:对呀!这不是害我出丑!?果然没安好心!

无双公子抿唇微笑:“依肖某看,生虎做这个伴郎倒是恰当。”

李生虎拍着胸脯答应:“没问题!”

众人一愣。

哄堂大笑!

方小侯爷指着肖倾宇,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倾宇呀……你,你实在是太坏了……哈哈哈哈哈!”

李生虎反应慢了一拍,不清楚大家为何发笑。

等等……小侯爷不能当伴郎是因为年轻俊俏,怕抢了老贾风头。那公子说我适合当伴郎,岂不是因为……

难道我长得比老贾丑,要我当陪衬!!??

李生虎顿时发出一声凄惨哀嚎:“公子~~~~!!”

肖倾宇终于忍俊不禁。他这一笑,柔了眼波,香了衣襟,倾了天下。

方小侯爷看失了神,只觉这笑入了骨,融了血,绕了魂。

从此再也忘不记,忘不了,忘不掉了……

戚无忧心道:被公子打击那是十分不爽,不过看公子打击别人就另当别论了!

老将泰岩倒是对方小侯爷的终身大事比较上心:“小侯爷今年十八了吧?不知何时成婚呀?”

方小侯爷睨着为老不尊的泰岩:“本侯暂无打算。”

众人的注意力立马从贾目奇身上转移到方小侯爷上。

“十八岁也不小了,快咯!”

“人家王室子孙十六岁就可以大婚了。”

“嘿嘿,不知小侯爷有无意中人呀?咱们到时一定去讨杯喜酒。”

方小侯爷眉一挑:“本侯会愁没女人下嫁?管好你们自己吧,都七老八十了还没成家,也不怕没人要。”

“咱倒是不怕,反正老大粗一个,家中多个婆娘反倒不自在。不过小侯爷你就不同了,这一成婚不知要惹碎多少芳心呀!”

“不知小侯爷中意哪类女子呢?”

泰岩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竖起耳朵!

“呵呵呵……”方小侯爷敛起笑容一本正经,“本侯的要求倒也不高。”

两手搭上肖倾宇双肩,在他耳边邪邪一笑:“只要和倾宇一样就行。”

半响无语。

李生虎崩溃抓狂:“这还不高!??”

戚无忧惋惜摇头;“看来小侯爷注定孤独终生了……”

贾目奇同情道:“小侯爷,您还是准备打一辈子光棍吧。”

方君乾不以为意:“找不到也没什么打紧,有倾宇就成了。”

只要有他陪伴着我就行了……这茫茫人海,滚滚红尘,偏偏与他相遇相知,便是上天安排的缘分。

有这么一个人陪在自己身边,这人世还有什么可贪求呢?




第六十三章

他说:“你是我知音。”

他说:“吾当与君携手共死。”

他说:“有你在我身边支持我,方君乾便无所畏惧。”

他说:“我们会这么一直下去的……”

他说:“倾宇……你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方君乾居然会爱上你……”

他说:“找不到也没什么打紧,有倾宇就成了。”

可是……

肖倾宇双手紧攥,目光哀伤。

方君乾,我不可能永远伴着你呀……

我的遗憾,我的感情,我一切的一切!……你根本不懂……

如果时光能就此静止,如果肖倾宇能永远留在八方城,那该多好……

方君乾,你可知……这段岁月,是肖倾宇一生中最幸福地时光……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八方城银装素裹,远远望去,宛如神话中的琼楼玉宇。

纯净,美丽,却又带着高处不胜寒的冷清凄凉。

初十,兰姨携五月大的小宝宝,和林依依一起来到了八方城。

主帅亲戚要来,岂有不迎之理?于是八方城官员几乎全体出动,跟着方小侯爷到驿站迎接。

肖倾宇轻裹白裘,朱砂绯艳,眉目如画,在漫天冰雪中竟如画中仙人——凭虚御风,遗世独坐。

身上忽然一阵温暖。原来方君乾将肩上的雪貂玄狐皮毛坎肩脱了下来,披在了他身上。

方小侯爷只淡淡说了一句话:“这样就不冷了。”

望着肖倾宇那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方君乾强忍心底悸动,若无其事地撇过头去。

马车缓缓而来。雪太大,车轮几次陷进雪洼,兰姨只好抱着宝宝,扶着依依下车步行。

方君乾快步上前,亲热地挽住兰姨,语气是亲人久别重逢的喜悦:“兰姨!”又转而向林依依彬彬有礼道,“林小姐,久违了。”

林依依衽裾为礼:“方小侯爷。”秋水明眸扫向一旁白裘清雅的肖倾宇,表情是求不得、放不下的哀怨复杂:“表哥,别来无恙?”

肖倾宇淡然点头:“我很好。你呢?”

林依依惨然一笑:“我也很好。”

方小侯爷打断两人对话:“兰姨!今年还有红包拿吧?快快拿来呀!”

兰姨宠溺道:“都多大的人了还讨压岁钱,羞也不羞!?”

“呵呵,未满二十的都可以拿。”

兰姨将怀中婴孩交与下人,将早已准备好的红包塞进方君乾掌中:“还剩两年唷,一满二十可再不许讨了。”

“是是是——”方小侯爷心满意足地收好红包。

兰姨林依依与八方城诸位一一见礼。兰姨说的最多的就是一句:“乾儿麻烦你们照顾了……”

八方城诸位连说不敢不敢。开玩笑,谁敢照顾他?!

大概在所有父母心中,孩子永远是孩子,永远长不大,永远要自己的呵护照顾。

“哎呀,这手怎得如此冰冷?”拉起无双公子笼在袖子里的右手,兰姨又是怜惜又是嗔怪。

猛地被一股温暖包围,肖倾宇第一个反应就是——抽手!

然而兰姨却紧紧将他的手合在掌心,令他一时无法挣脱。

那是一种温柔的,无法抗拒的力量……

如此熟悉,就像……方君乾身上的温暖……




第六十四章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