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31

/> 兰姨发话了:“好了,大家别在雪地里站着了,赶紧回屋吧!”

或许是缘分使然,打从第一眼见到肖倾宇,兰姨就喜欢上了这个清贵寂寞的白衣少年。

小小年纪就官拜大庆右相,其中酸涩艰辛一定无法想象。

只是个孩子呀!

真是苦了他了!

兰姨打心眼里疼惜肖倾宇,也一直想多帮帮他。

见她照顾肖倾宇,方小侯爷只差抱住兰姨亲上两口!

果然是知子莫若母呀!

回到城中,兰姨开始分发红包,凡是二十岁以下的每人一份。

方小侯爷分到一个,林依依分到一个,连张小朋友都沾了光,捧着大红包在院子里乐得直蹦跶!

肖倾宇看到张尽崖喜出望外的神情,心下不由歉然……

尽崖此刻不过七八岁,正是承欢膝下的年纪,却早早跟了他,奔波劳累,失去了太多童趣快乐。

自己从未顾及过尽崖的成长。这让一个孩子失去了许多生命中值得珍藏的宝贵回忆……

可是……连他自己都从未得到过的东西,又如何给别人呢?

无双公子喜怒不形于色,但心情却不能化妆。

过份早熟的智慧和历尽沧桑的心情,让他生命里的斑斓色彩黯淡成冰冷的灰色……

忽然——“你的!”一个红的发亮的红包塞入他的手掌。

肖倾宇怔怔盯着手中的红包,看着面前温柔微笑的兰姨,有点不知所措。

兰姨把他的手合上:“倾宇今年刚十八岁吧?刚才就想给你的,又怕你脸皮薄不肯收,所以兰姨私下给你。放心吧,他们不知道的!”

肖倾宇默默垂下头,掩饰眼里漾起的泪光。

兰姨理理他的鬓发:“钱不多,你又贵为大庆宰相,别嫌弃呀。”

方君乾无意撞见兰姨塞给无双红包的那一幕,待兰姨走后正想突然出现揶揄肖倾宇几句。

“倾宇呀……”倏地,方君乾仿佛被施了定身法般僵在了原地……

他看清他宛如对待稀世奇珍般注视着手中的压岁钱,小心翼翼叠好,纳入袖中。

肖倾宇眼中有水光,表情却是冷酷的。

方君乾太了解他,他感动的时候,眼里漾起泪光。

眼里有泪光的时候,他的样子反而会越冷、越酷、越执拗。

肖倾宇常用这种表情来掩饰内心的感动,反而让人觉得他那时特别冰冷无情。

“倾宇……”

一瞬间肖倾宇就恢复了常态。

仿佛刚才望天欲诉、对雪几泣的人与他无关。

“你怎么了?”

“没什么……”肖倾宇微微一笑,笑容中有说不出的孤伤彷徨,“只是有点……奇怪。因为是第一次收到红包……”

闻言,方小侯爷胸口泛起酸楚。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几次话到喉间又咽了下去。

无话可谈。

无话可说。

只能陪他一起在冰天雪地里沉默……

“方君乾……”肖倾宇双袖轻笼,似在温暖自己冰冷的身心。

他说出一句话——很平淡的话。却让方君乾喉头一阵哽咽。

他说:“我真羡慕你。”




第六十五章

方小侯爷当初的预感应验了。兰姨产下的果然是男婴。

这让无双公子很是无语……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句——方君乾的运势还真不是一般的强。他仿佛被漫天诸神赐福过一样,总能化险为夷,遇难成祥。

方小侯爷正在逗弄怀中的弟弟。这种恶劣的癖好从小就有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大概是因为身为王爷膝下独子,没有兄弟姐妹。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难免孤独寂寞。如今兰姨生了一个弟弟,方小侯爷自然大喜过望,一腔爱意全倾注在弟弟身上。

自然这爱意表达的方式就是——逗,玩,耍,弄……

五个月大的婴孩,最是**可爱,肉嘟嘟,绵呼呼,胳膊一截一截肥嫩如莲藕。

懒洋洋地打着哈欠,眉宇间隐隐有方小侯爷的影子。于是方小侯爷得意的宣称:“这孩子像我。”

帅帐内,无双公子恬静优雅地批阅奏章。、

他的批示就像他的人,清雅秀美,风静恬和,让人一见倾心如沐春风。

无双公子的犀利狂傲是藏在骨子里的——有傲骨,无傲气。

“倾宇!惨了惨了!我把弟弟惹哭了……这可如何是好?”方小侯爷风风火火地冲进帅帐。

原来小婴孩终于忍受不了方君乾的恶劣趣味,忍无可忍嚎啕大哭,不断在他怀里伸手蹬腿拳打脚踢,以期脱离魔爪。

方小侯爷不断哄逗怀中的弟弟,满头黑线几近崩溃!

他现在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无所不能的肖倾宇身上了!

倾宇什么都会,哄孩子也应该不在话下吧……方小侯爷自我安慰。

无双公子当头就浇了他一盆冷水:“我不知道。我从没抱过小孩。”连尽崖都是在六岁时被自己收留的,当时早已懂事的他自然用不着自己操心。

方小侯爷嘴角抽搐了一下,索性破罐子破摔:“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他慢慢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弟弟抱到轮椅之畔。

令两人瞠目的是,小婴儿居然渐渐止住了哭声……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个劲盯着肖倾宇看,呀呀笑着伸了手要无双公子抱。

小侯爷崇拜道:“你谦虚了……倾宇果然无所不能!”

看着面前不断扭动,纯洁无瑕的可爱婴儿,肖倾宇不敢伸手去触碰,悄悄划开了轮椅。

“倾宇,这孩子很喜欢你呢!快抱抱他!”

肖倾宇神色失落,眼眸寂寞。不是不想抱,不是不喜欢,只是……

“我身上杀气烈……对孩子……不好。”

方君乾似是看出了他的担心,笑了下道:“倾宇尽担心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你再不抱他,他又要哭了!”

果然,小婴儿小嘴一撇,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方君乾将孩子举至肖倾宇手边,催促:“快呀!”

一向淡定清雅,智无遗虑的无双公子此刻居然患得患失手足无措,他犹犹豫豫问道:

“真的可以吗?我真的可以抱他?”

“可以,当然可以!快呀!”

终于,肖倾宇伸出手将婴孩揽在了自己怀里。

好小……好软……

吃惊于婴儿的柔嫩脆弱,肖倾宇都不敢用太大的力,生怕伤了怀中脆弱的小生命。

小婴儿闻着他袖袍间清绝的冷香,吸了吸鼻子,扯住肖倾宇衣袖朝小脸上蹭了蹭,咯咯笑了起来。

方君乾看着肖倾宇怀中乱动的小婴儿,情不自禁喃喃出声:“羡慕呀……”

“这孩子叫什么?”无双公子突然问道。

方小侯爷回过神:“哦,还未取名。兰姨要我帮弟弟取个名字,无奈本侯才疏学浅。幸亏有名震天下的无双公子在,这取名一事就劳烦倾宇了。”

肖倾宇淡淡道:“小侯爷倒是懂得物尽其用。不知小侯爷对令弟有何期望?”

“期望……”方君乾沉默下来,言辞深深,“本侯不盼他封侯拜相,也不盼他出人头地,只盼望他一生平安,能保卫自己心爱之人,白首偕老。”

“保卫心爱之人吗……”肖倾宇沉思片刻……保卫伊人……

“就叫‘卫伊’吧。叫他‘方卫伊’,如何?”

“方卫伊……”方君乾将这个名字在齿间细细咀嚼了几遍,一锤定音。“好,就叫方卫伊!”

“呵呵,卫伊呀,叫声哥哥来听听!”

方小侯爷故态复萌,又开始逗起肖倾宇怀中的弟弟来。

当戚军师与贾目奇掀帘进帐看见这一幕后,竟不约而同联想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

慢着!!——自己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感觉?!

两人被雷在了当场!……

闭目,捂耳,不断进行自我催眠:这是幻觉这是幻觉这是幻觉这是幻觉……




第六十六章

在八方城住了三个月后,林依依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表哥何时回京?”

肖倾宇柔和道:“依依可是想家了?”对林依依,肖倾宇总有种辜负她的歉疚,所以倾其所能地迁就宠爱,做到了一个兄长对妹妹所能做到的一切。

无双公子对林依依几乎有求必应——除了感情。

“表哥你先回答我嘛,究竟什么时候回京?”她气鼓鼓地跺着小蛮靴,嫩绿色的水纱裙如翠莲般绽放。

肖倾宇催动轮椅摇至窗前,推窗望去,小院里的积雪在暖阳地照射下融化消逝,地面抹上一层若有若无的绿意。暖风拂面,阳光普照,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

微微一笑:“我还没有回京的打算。”

“什么?!”林依依大吃一惊,这怎么可以!“难道表哥要一辈子留在这个地方!?”

肖倾宇垂下头,语气是掩不住的疲惫:“京城里的尔虞我诈,我厌倦了。”如果能这样一直留在八方城,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依依……”肖倾宇唇角的微笑是林依依从未见过的迷离幸福,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离他好遥远……

“我还是第一次,有归属的感觉。”

“那我呢?”不,她不要这种感觉!为什么……明明近得触手可及,却感觉遥遥无期……

“那我呢?我该怎么办?”她面色苍白,颤声问他。

肖倾宇淡淡道:“有些事,是强求不得的。”

林依依惨笑。再度被这个男子拒绝了呀……

一句“强求不得”,毫不留情地把自己十多年的苦恋践踏于地!

肖倾宇,你够冷、够狠、够绝情!

或许,他与她,注定是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咫尺天涯。

无双公子喜爱桃花。

他院里遍栽桃花树,喜欢在落英缤纷的时节抚琴奏箫,喜欢用桃花酿酒,酿制出的便是千金难购的酒中珍品“碧血桃花”。

甚至身上,都隐隐幽有冰寒的桃花冷香。方小侯爷经常觉得:倾宇前世定是桃花一片,红尘中将寂寞开满……

见他如此喜爱桃花,方小侯爷不禁想起一件奇事:“倾宇可曾听说?十八年前,也就是本侯出世的那一年,大概是八月初十吧,京城原本凋尽的桃花居然在一夜之间全部盛放,当真美不胜收!此事还被京城百姓传为奇谈了呢。”

十八年前,也是肖倾宇出生的那一年。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