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32

r/> 肖倾宇闻言一笑,低首抚琴,默不作声。

没有任何人知道,肖倾宇的生辰,正是八月初十。

旋律叮咚,铮铮淙淙。大漠黄沙,夕照孤烟,小桥流水,高山人家……大千世界尽从他指尖流出,鼓震于琴,荡漾于弦。

方君乾听得很入神。

小楼清寒,且幽。似乎聚集了所有的春寒料峭。

虽是料峭,但毕竟春天已至。

一曲完毕。方小侯爷看着院里桃树上青红点点的花苞,忽然感慨一声:“春天到了呢……”

无双公子朱砂幽柔,清雅如画:“不知今年的桃花会开得何等娇艳……”

方君乾压低声音:“本侯带倾宇去企国花都看桃花如何?”

企国乃没落小国,位于八方城东面,素有“天下花都”之称,桃花乃其国花,当地民众漫山遍野栽植桃树。

三月一至,桃花盛开,飞红满天,倾国倾城。

肖倾宇轻抿一口雨前龙井,淡淡搁下茶盏:“小侯爷真是好兴致呢……各地奏折都批完了?”

方小侯爷理所当然:“不是还有戚军师嘛,当然是能者多劳了。”

大概戚无忧听了这话后会吐血而亡。

无双公子听了好笑:“这话可不能在戚军师面前提及,不然戚军师又要在肖某耳边大吐苦水了。”

方小侯爷邪气道:“要本侯闭嘴倒也不难,只要倾宇答应企国一行,本侯保证三缄其口,让倾宇耳根清净。”

肖倾宇把玩着掌心金线:“何时出发?”

“待到桃花烂漫时,你我一起去。如何?”

肖倾宇清雅一笑,他的笑容有种轻而易举就能倾覆天下的魅力:“说好了。”

方君乾重重点头:“嗯,说好了。”

春寒料峭的小院,两人约定一起去看桃花盛开。

在两人看不到的死角里,林依依仿佛被抽去了全身力气,沿着柱子软软跪地……

从没见过肖倾宇对谁露出过这种笑容。

两人还相约去看桃花?……

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六十七章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企国花都落下百里胭脂云。

在百花的传说中,以农历中的十二个月令的代表花,与司十二月令花神的传说最令人神往。

桃花盛开的农历三月,一般又称为桃月。

桃花的花神最早相传是春秋时代楚国息侯的夫人,息侯在一场政变中,被楚文王所灭。楚文王贪图息夫人的美色意欲强娶,息夫人不肯,乘机偷出宫去找息侯,息侯自杀,息夫人也随之殉情。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三月,楚人感念息夫人的坚贞,就立祠祭拜,也称她为桃花神。

而今天,正是企国一年一度祭祀桃花神息夫人的盛会。

企水河边,少男少女互赠桃枝,言笑晏晏,虔诚拜祭息夫人,祈求桃花神赐予自己一段美好姻缘。

几十个美丽女子围成一圈载歌载舞,企国歌曲带着吴侬腔调特有的绵软甜腻,妩媚容颜与枝头的俏丽桃花相映成趣。

“真热闹呀——”

男子的声音宛如磁石般魅惑人心,人们不由自主地回头望去。

这一看,便丢了魂……

人群奇异的静了下来。

桃花盛开,明媚犹如画中仙境。

在这如梦似幻的仙境里,两个男子缓缓而来。

清风拂过,带起一大片落英缤纷,也轻轻吹起温雅公子的白衣与英挺王侯的红巾……

白衣公子摊开手,落英飘飘然落入他的掌心。优雅拈花,少年眉间朱砂敛尽红尘繁华:“今年桃花似开得格外明媚。”

少年王侯轻轻拂落他青丝间的绯艳花瓣:“大概是知道倾宇要来,这漫山桃花才迫不及待粲然盛放……看来这花儿也有争艳之心呀。”

四周落针可闻。人群似在一瞬间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呆呆看着两人由远及近,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原来震撼至极处,脑子里便是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只剩一片空白。

直到两人走过,众人才回过神来面面相觑。

不知刚才是梦耶?是幻耶?

心中惊奇:莫不是今年桃花开得格外娇艳,连天上神仙都来下凡赏花?

企水的桃花,远观气势磅礴,如火如荼;近赏仿佛吹口气就能化成水,娇嫩似少女初妆。

桃花树下人群熙攘,笑语喧嚣,衬着桃花纷飞,更是热闹如潮。

方君乾情不自禁道:“桃花真是喜爱热闹的花呀!”

闻言,轮椅中的肖倾宇淡漠对他说:“其实,桃花是很寂寞的花……”

桃花,只为情动之人生长,为伤情之人绽放。

只是当时的方君乾,没有理解他话中的涵义……

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将攀折下来的桃枝赠与心仪之人,少女含羞带怯,欲拒还休。

少年强自坚持。

最终,女子嫣红了脸,羞答答地接过少年递来的桃枝。

肖倾宇背对着他们,可方小侯爷却把这幕看得清清楚楚。

邪气一笑:“倾宇等我片刻!”

肖倾宇一脸莫名,目送他走至企水河边最高的一株桃树下。

那是一株百年桃树,高达十米,树干粗壮需三人合抱。在企国人心中,这株桃树是桃花神在人间的化身。

在人们的惊呼声中,方君乾人如翩鸿掠上树干!

他在桃花里朝他微微一笑,魅力飞扬,倾倒大片怀春少女。

伸手折下最顶端的那枝桃花,飞掠下树。

——乱红飞纵,红巾飘荡,他手捻桃枝,在落英中笑得如许英魅张扬。

然后,他快步走到他身边,将手中桃枝递于他面前。

**的花瓣在一片春风摇曳的盛开着,明媚的如同少女流转的眼波,娇俏又艳丽。

他说:“送你。”

肖倾宇一愕,眼波深沉如海。迟疑须臾,肖倾宇缓缓从袖中伸出手,接过了他手中的那枝桃花。

绯巾,云裳,素手,桃花。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成无法复制的经典……

明明有悖伦理,明明不容于世,明明这一幕就发生在眼前,偏偏周围安静得鸦雀无声。

人们只看见,那个颈围红巾的英挺少年将最高处的桃枝摘折下来,送与了轮椅上白衣无瑕的清贵少年。

而那个少年……接受了。

其实一切就这么简单。

直到年华老去,那些人还清晰地记得当年的一幕——落红满天中,两个绝世少年的桃枝为约……

方君乾放声肆笑。

笑声里是骗到肖倾宇的得意:“倾宇上当啦!企国当地风俗,在祭祀桃花神的节日里,折下桃花树最顶端的桃枝送与心仪之人,对方若是接受,则算互定终生。此生相守,不离不弃。”

生怕肖倾宇恼羞成怒,方小侯爷笑着逃远!“既然倾宇收下了此花,那从此就是本侯的人了!”

远远传来方君乾笃定的誓言:“桃枝为约,苍天为证!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企国花都落下百里胭脂云。

在百花的传说中,以农历中的十二个月令的代表花,与司十二月令花神的传说最令人神往。

桃花盛开的农历三月,一般又称为桃月。

桃花的花神最早相传是春秋时代楚国息侯的夫人,息侯在一场政变中,被楚文王所灭。楚文王贪图息夫人的美色意欲强娶,息夫人不肯,乘机偷出宫去找息侯,息侯自杀,息夫人也随之殉情。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三月,楚人感念息夫人的坚贞,就立祠祭拜,也称她为桃花神。

而今天,正是企国一年一度祭祀桃花神息夫人的盛会。

企水河边,少男少女互赠桃枝,言笑晏晏,虔诚拜祭息夫人,祈求桃花神赐予自己一段美好姻缘。

几十个美丽女子围成一圈载歌载舞,企国歌曲带着吴侬腔调特有的绵软甜腻,妩媚容颜与枝头的俏丽桃花相映成趣。

“真热闹呀——”

男子的声音宛如磁石般魅惑人心,人们不由自主地回头望去。

这一看,便丢了魂……

人群奇异的静了下来。

桃花盛开,明媚犹如画中仙境。

在这如梦似幻的仙境里,两个男子缓缓而来。

清风拂过,带起一大片落英缤纷,也轻轻吹起温雅公子的白衣与英挺王侯的红巾……

白衣公子摊开手,落英飘飘然落入他的掌心。优雅拈花,少年眉间朱砂敛尽红尘繁华:“今年桃花似开得格外明媚。”

少年王侯轻轻拂落他青丝间的绯艳花瓣:“大概是知道倾宇要来,这漫山桃花才迫不及待粲然盛放……看来这花儿也有争艳之心呀。”

四周落针可闻。人群似在一瞬间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呆呆看着两人由远及近,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原来震撼至极处,脑子里便是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只剩一片空白。

直到两人走过,众人才回过神来面面相觑。

不知刚才是梦耶?是幻耶?

心中惊奇:莫不是今年桃花开得格外娇艳,连天上神仙都来下凡赏花?

企水的桃花,远观气势磅礴,如火如荼;近赏仿佛吹口气就能化成水,娇嫩似少女初妆。

桃花树下人群熙攘,笑语喧嚣,衬着桃花纷飞,更是热闹如潮。

方君乾情不自禁道:“桃花真是喜爱热闹的花呀!”

闻言,轮椅中的肖倾宇淡漠对他说:“其实,桃花是很寂寞的花……”

桃花,只为情动之人生长,为伤情之人绽放。

只是当时的方君乾,没有理解他话中的涵义……

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将攀折下来的桃枝赠与心仪之人,少女含羞带怯,欲拒还休。

少年强自坚持。

最终,女子嫣红了脸,羞答答地接过少年递来的桃枝。

肖倾宇背对着他们,可方小侯爷却把这幕看得清清楚楚。

邪气一笑:“倾宇等我片刻!”

肖倾宇一脸莫名,目送他走至企水河边最高的一株桃树下。

那是一株百年桃树,高达十米,树干粗壮需三人合抱。在企国人心中,这株桃树是桃花神在人间的化身。

在人们的惊呼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