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33

方君乾人如翩鸿掠上树干!

他在桃花里朝他微微一笑,魅力飞扬,倾倒大片怀春少女。

伸手折下最顶端的那枝桃花,飞掠下树。

——乱红飞纵,红巾飘荡,他手捻桃枝,在落英中笑得如许英魅张扬。

然后,他快步走到他身边,将手中桃枝递于他面前。

**的花瓣在一片春风摇曳的盛开着,明媚的如同少女流转的眼波,娇俏又艳丽。

他说:“送你。”

肖倾宇一愕,眼波深沉如海。迟疑须臾,肖倾宇缓缓从袖中伸出手,接过了他手中的那枝桃花。

绯巾,云裳,素手,桃花。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成无法复制的经典……

明明有悖伦理,明明不容于世,明明这一幕就发生在眼前,偏偏周围安静得鸦雀无声。

人们只看见,那个颈围红巾的英挺少年将最高处的桃枝摘折下来,送与了轮椅上白衣无瑕的清贵少年。

而那个少年……接受了。

其实一切就这么简单。

直到年华老去,那些人还清晰地记得当年的一幕——落红满天中,两个绝世少年的桃枝为约……

方君乾放声肆笑。

笑声里是骗到肖倾宇的得意:“倾宇上当啦!企国当地风俗,在祭祀桃花神的节日里,折下桃花树最顶端的桃枝送与心仪之人,对方若是接受,则算互定终生。此生相守,不离不弃。”

生怕肖倾宇恼羞成怒,方小侯爷笑着逃远!“既然倾宇收下了此花,那从此就是本侯的人了!”

远远传来方君乾笃定的誓言:“桃枝为约,苍天为证!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第六十八章

方君乾没有看见,当自己跑远后,肖倾宇唇边一声轻叹,然后,了然微笑刹时间悄然浮现。

爱情,迸发得如此突然。

最终还是接受了呢。

这样也好……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仰起首,优雅将花枝抵于自己额头,他素手拈花,云袖飘飘。

耀阳下,落英中,少年仰首闭目,唇角含笑,明媚桃花与他柔雅面庞相互辉映,美得不似凡尘中人。

那一刹那,仿佛连天地都在围绕着白衣少年转动。

众人痴痴望着那绝丽的风景,差点忘记了呼吸……

白衣少年自言自语:“痴儿……怎会不知?……怎会不知?……”

他是知道的。

无双公子玲珑剔透见多识广,怎会不知企国风俗?

花神祭日,互赠桃枝以定情——这个民俗,早在肖倾宇游历天下时就已知之。

明明知晓接受桃枝的含义。

但当方君乾递与他桃枝时,肖倾宇稍稍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伸手接过。

桃枝为约,苍天为证。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方君乾,我答应了呢。

“倾宇可愿陪伴本侯一生?”

这句话,方君乾问了无数遍。

每当他这么问时,肖倾宇总是笑而不答。

直到肖倾宇逝世,直到方君乾登基为帝一统天下,直到寰宇帝于无意之中听到张尽崖提起幼年跟随无双公子游历天下,路经企国赏花。

直到那一刻,方君乾才幡然醒悟。

原来,早在肖倾宇接过自己手中桃枝的那一刻、那一时、那一刹那,他就已经决定一生一世陪伴自己……

“肖、倾、宇——!”绝望至疯狂的尖叫。

林依依满脸泪痕从桃林深处冲将出来,一把夺过他指尖的桃枝!

肖倾宇没有任何动作,只静静看着自己自小视若亲妹的青梅竹马。

眼神歉然而凝定。

“好好好……”林依依咧开嘴无声地笑,“你宁爱折花也不爱青梅竹马……肖倾宇,你真的很好……”

她秀手使劲,慢慢将娇嫩桃花揉烂成泥……绯红花汁从指缝间滴落,凄艳如血。

“你既然不爱我,也就不能接受他。”她恶毒而决然道。水绿纱袖一振,手里桃枝在半空划出一道绝丽弧线,掉入湍急奔腾的企水之河。

肖倾宇刹那面色苍白!

桃花流水窅然去。

花枝在河面起起伏伏。

落英点点,终是无痕,唯见碧水东流……

“肖倾宇,我恨你。”身为大庆左相林文正之女的林依依,她所得到的一直都是最好的。

如果得不到,

那么,

宁可不要!宁可毁掉!




第六十九章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四月,兰姨返回京师,临走前将方卫伊托付给方君乾。

“乾儿,京师多倾轧,兰姨要回去陪你爹爹,弟弟就交付给你了。”

女人总有灵敏的预感。或许在兰姨将孩子留在八方城的那一刻,就已注定了不可违逆的结局。

林依依跟着兰姨回京,在走过两人身旁时轻轻留下一句:“我诅咒你们。”

肖倾宇波澜不兴,神色寂寥宁定。

方君乾秀目微眯,腰间碧落剑嗡嗡颤鸣,显露出主人内心杀意。

直到林依依坐的马车消失在官道尽头,方君乾向无双公子坦白:“我不喜欢她。”

“即使不喜欢她,也不要去伤害她。”毕竟是他欠了他!

方小侯爷**着腰间的碧落,冷冷道:“若不是看在她是个女人,又是你表妹,就凭刚才那句话,本侯早已让她血溅三步了!”

感受到方君乾身上的杀气,肖倾宇颤了一颤。

很轻、很微。

无双公子叹了一口气。

“我一向以为你很冷静。”

方君乾盯着他清若皎月的双眸:“其实我不是。”因为被咒骂的人是他,所以他无法冷静!

方小侯爷心中自嘲:只要碰上与你有关的事,方君乾就会丧失理智……

双手扶上肖倾宇的椅背,方君乾唇角勾起温柔笑意:“算了,我们回去吧。”

八方城的岁月,宁静而温馨。

方君乾很懂得唯才是举,熟悉手下各自的特长品行从而令他们各司其职。

这样一来方小侯爷自己倒是八方城中最为轻松惬意的。于是无所事事的方小侯爷最喜欢微服私访,其实就是假公济私带着无双公子出外游山玩水!

肖倾宇天文地理民风习俗无所不知,每到一处必能将此地来历传说风俗民情娓娓道出,搞得方小侯爷都不知道是谁带谁出来玩了。

三年里,方君乾的文采见识在无双公子的熏陶下一日千里。

他本就天纵奇才,只要身边肖倾宇稍稍点拨,立马就可举一反三融会贯通。

寰宇帝方君乾是历朝历代极少数文武双全的皇帝之一。统一天下的寰宇帝武功自不必说,其文学素养也令无数文人惊叹。

寰宇帝下得一手好围棋,他棋风孤高却又暗藏杀机,常常斩围棋国手于马下。

棋圣尹子白惊奇询问:“陛下棋艺高绝,想来以前必是输少胜多吧!”

寰宇帝拈棋的手一滞,抬头落寞一笑:“不,我总是输。”

自己总是输……和他下棋,每次被杀得一败涂地……

记忆中眉目依旧的公子无双,总是在赢棋后轻捋鬓发,朝自己清傲微笑,然后对自己云淡风轻说一句:“你又输了。”

寰宇帝闭起眼,掩饰自己逐渐模糊的视线——登高独揽这江山无限,却是再难寻觅他的温柔笑颜……

不知不觉,三年时光如流水从指间悄然流过……

三年多以来,无双眼里的方君乾一直在变。从初见时略带稚气的锐利,到后来锐利的霸气,直到现在隐着锐利的温文的霸气,他越来越有领袖气势,却使人莫名不安。

不用多问,看他的眼睛就明白了——邪魅瞳孔里装着的,是觊觎天下的抱负雄心!

执掌兵权,雄霸一方。静则风云相伴,动则龙虎相随。

天下诸侯,谁也不敢小觑这位年仅二十一岁的俊美王侯!




第七十章

“什么,公子您要收方卫伊为徒?!”张尽崖惨声反对,“我不要——!!”

一想到从此往后自己要管这个小毛孩叫师弟,张尽崖就无比郁闷!

再想到这个啥也不懂的小屁孩以后总黏在公子身边,张尽崖简直要抓狂!

这还得了?!

别以为小孩子没有嫉妒心,事实上孩子的嫉妒往往表现得更为直接明了。

方小侯爷逗着两颊通红的张同学:“张尽崖同学,莫非你对舍弟有什么不满……”他笑得象只狐狸,“是不是怕你家公子从此冷落你?诶呀呀,放心吧!倾宇绝不会厚此薄彼的。”

心事被方君乾说中,张尽崖从脖子一直红到了耳根!恶狠狠瞪着方君乾,只差没扑上去咬他一口!

小小的方卫伊扯着肖倾宇的袖襟,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奶声奶气地开口叫道:“师~~父~~”

值得一提的是,方卫伊第一次开口说话叫的就是这声——师父。

无双公子闻言大惊:“看来此子与肖某颇有缘分。”

也就是那时,肖倾宇决定要收方卫伊为徒。

谁也没看见当时方小侯爷阴谋得逞的微笑。要知道为了让弟弟叫出那声师父,方小侯爷可是一得空暇就哄他说话,教来教去就两个字——师父。

可怜天下兄长心。

小侯爷心下感叹:唉……要让名震天下的无双公子收个徒弟,可真不容易呀!

“公子……我,我不要师弟啦……”张尽崖吸着鼻子泪眼汪汪。

肖倾宇淡雅一笑:“都十一岁了,怎的还像个孩子似的?尽崖平日不是很喜欢找卫伊玩耍么。”

“可是……”玩归玩,这和做师兄弟根本就是两码事呀。

肖倾宇微凉的手指**着张尽崖小脑袋:“而且,为师为尽崖算过命——尽崖会在十四岁时游历四方扬名天下。”

“怎会?”张尽崖张大黑得剔透的明目,语带撒娇,“尽崖才不会离开公子,尽崖要一辈子伺候公子!”

肖倾宇轻转眼波,眸中装着堪不破浊世的尖锐,和丝丝的忧悒。

有些事,非人力所能转圜。

无双公子一生收过两个弟子——琵琶第一名家张尽崖,以及文成帝方卫伊。

对无双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