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35

后悔吗?”他不敬他为“陛下”,直呼为“你”,只这一条,就犯了大不敬之罪。

不过嘉睿帝却是不以为意,似已习以为常。

他淡淡的笑,眼角皱纹冷漠地舒展。“朕,不后悔。”

除了登上皇位,他没有别的选择,唯有一死。

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在活着的这几年里,他要不择手段铲除所有对皇位有威胁的人!

肖倾宇闭起眼睛,长而微卷的眼睫如蝴蝶振翼。

嘉睿帝收起了少见的感叹,淡淡地威严笼罩着这个虚弱的病人。

“朕没想到你居然会抗命不遵,助方君乾出征抗敌……咳咳咳。”

肖倾宇静静的听着,似在闭目养神。

“不过后来想想,还是你做对了……方君乾还不能死,大庆现在离不开他。”

“他死了,大庆拿什么与各国抗衡?民心一失,皇室何以在大庆立足。”

“你一定是这么想的吧……不愧为公子无双,想得就是周到呀……大局上,无人能出你右……咳咳咳,朕果然老了……”

皇帝,毕竟老了。

肖倾宇突然睁开眼,瞳孔利芒如剑!

“方君乾的事我自会处理,无需你插手。”肖倾宇平静的话语中蕴藏着冷冽的刀锋,无声的压力,“不要多此一举。是否杀他,取决于我。”

他缠绕着掌心的金线,盯住自己的手。

秀气,白皙,寂寞,冰冷,凄厉。

“就算要死,他也必须死在我手里。”

嘉睿帝高高在上:“为何?”

肖倾宇:“因为你们不配。”




第七十三章

“公子安好。”

“肖丞相!”

“肖丞相这几年久居八方城,我等想见一面都不得,今个儿总算见到了。”

“公子为国操劳,辛苦了。”

次日早朝,肖倾宇一入殿,阿谀奉承便如潮涌来。

无双公子淡雅微笑应对。华贵朝服掩了单薄身段,风流淡漠中自有不容侵犯的倨傲尊贵。

大殿中,所有人都站着,只有他端静安坐,十分显眼。

肖倾宇这山中宰相很少进宫议事,不过他一入殿所带来的必定是惊天动地大事。想来此回必是为两国和亲而来,此等大事,肖倾宇不得不亲自处理。

“公子。”一位身着红色貔貅朝君官袍的清瘦老人踱至他面前,打了个招呼。

肖倾宇端方一礼:“林丞相。”

“小女依依去八方城探望公子,想必给公子添了许多麻烦吧。”

“哪里。肖某一直把依依当作妹妹看待,妹妹亲来探望,岂有不欢喜之理?”

“小女不知礼数,没给小侯爷添麻烦吧?”

“小侯爷日理万机,怎会与依依一般见识。”都差点动手杀人了,还说没一般见识……

朝堂上,一班大臣为莼阳公主的选婿问题吵翻了天。候选人员从太子一直到大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或是公心,或为私利,群臣争得面红耳赤气喘吁吁。

然后吵累了,大家终于闭了嘴,气喘吁吁地望向高坐于皇位的嘉睿帝,和仅次于嘉睿帝的两个宰相。

再怎么争,也抵不过这三人的只言片语的决定。如果说群臣争的是权杖的末端,那么这三人无疑位于权位的巅峰!

所有人都要看他们脸色行事。

大殿一下子陷入诡异的静默。

三人出乎意料的一致沉默。

还是皇位上的嘉睿帝最先开口:“肖丞相,你怎么看?”

肖倾宇淡淡一笑,轻描淡写道:“既然争执不下,何不把问题交予蒓阳公主?本就事关女子终身幸福,就让公主自己选择吧。”

林文正马上附和:“公子高见,臣附议。”

两位丞相开了头,群臣哪有反对的余地!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一时间,大殿附议之声不绝于耳。

嘉睿帝眸色深深,看着肖倾宇的眼神很复杂,有欣赏、期许、惋惜……还有一丝微不可察的慈爱与歉意……

“肖丞相所言甚是。接待蒓阳公主一事,就交予肖丞相全权负责了。”

肖倾宇一掸云袖,长袍临风,飘然欲仙:“臣,接旨。”

没想到,莼阳公主竟说要领略天镔风光。于是和亲一行临时改换道路,从天镔折路,多耽搁了两个月的行程。

这一时的心血来潮,连无双公子都料想不到。

果然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三个月,注定是赶不回去了……看来要爽约了呢。

肖倾宇只得苦笑。

看着桌上一封封飞鸽传书,几乎可以想象方小侯爷在八方城等得气急败坏的模样。

肖倾宇只得修书一封,告明事情来由,让他少安毋躁。

九月九日,重阳佳节。

离莼阳公主一行到京还有一月左右。

《易经》把“六”定为阴数,把“九”定为阳数,九月九日,日月并阳,两九相重,故而叫重阳,也叫重九。

九月九日,登高处,放纸鹞,佩茱萸,食蓬饵,赏菊花,饮菊花酒,吃重阳糕,皆为各国民间习俗。

肖倾宇与京师各界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更因其才华绝世无双,音律独步天下,深受文人墨客推崇。

与天下英才交好的肖倾宇深知,某些应酬是万万推辞不得的。

重阳节当晚,无双公子应京师几位文坛泰山相邀,前往泼墨倾城阁奏箫助兴。




第七十四章

泼墨倾城阁高达三层,每层接待的客人各有不同。

第一层接待布衣和未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

如果你有资格进入第二层,那么恭喜你,你一定是属于金榜题名的那类骄子。

而有幸登上最高层凭栏远眺的,寥寥无几。他们无一不是各界的一代宗师,扬名天下,从者如云。

此刻,泼墨倾城阁的第三层,一个年轻人正在幽幽吹箫。

他长睫微垂,在雪白如玉的眼睑上投射下一片阴影。

少年的手修长细嫩得十分动人,长长箫管在他指下凄鸣出幽怨婉转的低泣。

肖倾宇吹吟成歌,弹指如诉。

花开无声,千山暮雪。

他在奏箫时,似隔绝了十丈软红,散尽了六世烟华。

“无双公子的箫艺又精进了。”白须老人微笑感叹。

一个胖老头接口:“吾等是望尘莫及咯!”

这种话,劳叔是听厌了的。他的公子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存在,无论现在还是将来。

“呀~~~~~是方侯呀!!~~~~”

阁下人群中传来一个少女的尖叫!

这一叫可惊起了无数女孩子注意!

“哪里哪里?!!”

“天~~~真的是方小侯爷!!”

“小侯爷~~~~”

“方君乾啊!!!!”

尖叫声此起彼伏,泼墨倾城阁下新搭的九九重阳台乱成了一锅粥。

肖倾宇一怔,迅速收起箫管,抬头循声望去。

真的是他!

不用费心寻找,无双公子一眼就望见了红巾邪魅的方小侯爷。

居然……真的来了……

即使身处人群中,方君乾依然是最耀眼夺目的存在。

他不必故意做作,一举一动,自然而然就能轻易影响别人。宛如黑夜里的发光体,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力。

方小侯爷的突然出现引起了现场大骚乱,其受女孩子的欢迎程度足以让所有男人羞愧欲死。

在大庆,未出阁的少女之间有一个公开的认知——嫁郎当嫁方小侯。

他年轻,英俊,文武双全,家世显赫,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未婚!

何况我们方小侯爷在八方城的表现,的确很有当超级偶像的潜质。

别人有的他都有,别人没有的他也有。

无怪乎能风靡万千少女,令无数女子为之痴狂了。

肖倾宇淡漠着脸,冷眼遥望身处脂丛粉堆的方小侯爷。

在少女们的推搡下,方君乾登上了九九重阳台。看来今年的送福人,方小侯爷是众望所归。

大庆的重阳节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重阳之夜,由万民推选一人为重九送福人,踢彩球以分福,接到彩球的人将会有一年的好运气。

方君乾站在九九重阳台上,面对台下纷纷攘攘的看客,挂在嘴角的清浅笑容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懒散。

八宝缨络五色彩球踩在他脚下,更衬显得他细腰窄背,身材修美。那种纯阳刚的,张扬的英姿,虏获无数芳心……

在众人热切兴奋的目光中,方小侯爷足尖一挑,彩球高高弹起!

返身,摆腿!

惊艳一踢!

“呼~~~~~”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彩球没有落往重阳台前,竟直直往反方向飞去!

九九重阳台后,就是泼墨倾城阁!

缨络彩球在方君乾脚下划出一道绝美弧线,目标赫然是泼墨倾城阁的第三层。

不论是显贵还是平民,都睁大眼睛关注着彩球的去向。

这八宝缨络五色彩球,究竟花落谁家?

“公、公子……”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彩球不偏不倚跌入肖倾宇怀中!

九九重阳台上,方君乾桀骜一笑:“本侯谨祝无双公子多福多寿,心想事成。”

肖倾宇怀抱分福缨络球,水唇一勾,忽的抬头朝他清丽一笑:“如此,便多谢小侯爷美意了。”

他这一笑,方君乾心中怦地一跳,只觉:暖风冰消融,一笑万山横。




第七十五章

“你怎的来了。”肖倾宇任由他推着轮椅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闲荡。

方君乾没好气道:“还不是因为某人迟迟不归,害的本侯只好亲自前来了。”

肖倾宇淡淡道:“三月之期未到。”

小侯爷理所当然一摆手:“等不及了!”他说这话振振有词——典型的理不直气壮。

肖倾宇登时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