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36

愧是全天下所有新贵男人的典范之一,王侯中的无赖——方君乾。

兀的,方小侯爷俯下身在他耳边幽幽道:“我很想你……”

我想你。

一梦惊寒,清醒时分,恍觉伊人不在眼前。凄冷与思念汹涌袭来,再难入眠……

于是起身登上千年城楼,看那月斜夜深沉,却依旧不解相思,只徒然倍添思念。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

倾宇,没有你在身边,方君乾好生……寂寞。

“两位公子,要买花灯吗?”

路旁买灯老汉叫住了两人:“九九重阳都要提灯过节的,两位过来看看买个花灯吧!”

果然,大街上游人来来往往,每人手中都提着一盏玲珑花灯。

五光十色,流光溢彩。远远望去,大街犹如一条蜿蜒的火龙。

九九重阳,京师被盏盏花灯点缀成梦幻的海洋……

方小侯爷从善如流:“那就看看吧。”应节随俗,方小侯最喜与民同乐。

老汉慌忙将两人迎至花灯摊前。

鸳鸯戏水、双莲并蒂、五子登科、重阳秋菊、鲤鱼跃龙门……

小侯爷大失所望:“无什新意……没有别的了吗?”

老汉不安道:“两位公子不满意?这……不是老汉自夸,整座京城就属老汉的花灯最好。”

方君乾见摊前还剩许多竹纸墨笔,就随手抛了他一锭金子:“这些东西借我们一用。”

老汉笑逐颜开:“是是是!尽管用尽管用!”没看走眼,果然是贵人!

方小侯爷对无双公子笑**道:“倾宇可会做花灯?”

剖竹为架,裁纸为笼,泼墨为画,提笔为字——无双公子的巧手又有什么东西是做不来的?

很快,两盏花灯的雏形就呈现在他们面前。

对着空白的花灯纸面,肖倾宇沉思片刻,提笔蘸墨。

中锋侧笔并用,长勾短斫兼施。

寥寥几笔,轮廓渐成。

雪白灯面上,落英纷飞,流水潺潺。桃林深处,两个少年一坐一立,相对无言……

画毕,肖倾宇搁下笔。

方君乾静静提起他刚刚用过的紫毫,紧挨着那袭冷香雪衣,就在画的右边题下几行清隽小楷: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鹧鸪天》晏几道)

他题字。

他就这样看着他。

就这样,静静的……

身旁灯火辉煌的场景过眼成虚无。

大街上欢闹震天。

而这个小小的花灯摊却像隔绝了红尘喧嚣。

岁月的烟云里,只留下两个绝世男子题字赏墨、静谧无声的画面……




第七十六章

题完字,方小侯爷将其中一盏花灯递与肖倾宇:“这盏给你。”

自己提起另一盏:“我呢,喜欢这盏。”

肖倾宇不动声色地睨了他一眼:两盏还不是一样……

手提花灯,方君乾与肖倾宇湮没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

大街上星火璀璨,流光飞舞。

那两盏精致的玲珑花灯吸引了不少行人的目光。

两人逶迤而行。

烛火在花灯里精灵般舞动跳跃,明明暗暗的烛光将两张年轻容颜映照得亦真亦灭……

“二位且慢。”两人走至僻静处,忽闻后面叫唤。

奇怪转头望去,却见一个白须飘飘的道士正立在他们身后。

鹤发童颜,仙风道骨,身着素净靛青宽袖道袍,显得飘飘若仙。

更奇特的是,他手持一副竖联,上书:卜尽人间人,算遍天外天。

小侯爷一记冷哂:好大的口气!

肖倾宇打量此人,心念急转下已猜到他的身份,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接着,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出现了——

白发术士对方小侯爷躬身一拜:“贫道玄机子拜见皇上——”

方君乾一脸茫然,当真莫名其妙。

忽听身后“啪”的一声,肖倾宇手中花灯跌落在地……

他容颜惨淡,面色苍白,整个人仿佛一缕风中之烛,瞬间寂灭。

方小侯爷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倾宇!?”

肖倾宇抬头,对他勉强一笑:“无碍。只是……灯掉了……”

他弯腰,拾起地上的花灯。

灯芯早已熄灭,徒留冉冉青烟。

肖倾宇手捧花灯,似在汲取最后的温暖。

“大师……”

不知是不是错觉,方君乾觉得倾宇说话时声音在微颤。

“肖某与小侯爷命数相系,以致无法推算其运数天命……恳请大师代为一算,不知大师意下如何。”

玄机子倒也当仁不让,一掸道袍:“这相人之术,贫道倒是略通一二。刚才忍不住替这位公子相了相,这才冒失冲撞了二位。勿怪,勿怪。”

说到这里,玄机子细细打量起方君乾的脸来:“这位公子面相实在贵不而言!三庭聚风,五岳纳云,实乃人上人之格局。目澈如水,灼灼生辉。眉似剑锋,锐气千万。龙睛凤目,至尊至贵。只不过……”

玄机子说到这里,稍稍犹疑了一下:“此面相为白虎镇世之形,虽能席卷千军吞吐六合,但血流万里,不免杀孽过重……”

方君乾微微一笑:“容易损伤命数?”这话极为耳熟,是倾宇常挂在嘴边的。

“否也!”玄机子似在迷惑不解,“贫道惊奇的是,阁下命中劫数不知被何人一一破去,以致阁下虽有血煞之劫,却无早夭之相。”

肖倾宇指尖一颤,蓦地咬住下唇!

方小侯爷对自己的命运倒是不怎么上心,反而对无双公子的很感兴趣:“那依你看,这位公子的命数如何?”

“这位公子——”玄机子目露哀戚,“一生命犯桃花……”

命犯桃花!!?

坊间有云:命犯桃花者,异性缘佳,**成性。最易喜新厌旧,三心二意。

方小侯爷再也笑不出来了。虽没有说话,但那一脸委屈表情,望着肖倾宇的眼神分明在无声控诉——你对得起我么。

玄机子声音是洞透世情的沧桑:“此桃花非彼桃花。命理中桃花意义甚广,结合不同八字,有多重含义。貌美、性巧、聪慧、诗情画意、以及责任之心……”

“这位公子,一生与桃花有不解之缘。”

“于桃树下出生,以桃花枝定情,身带桃花之香,性喜桃花之色,甚至连死,都……”




第七十七章

“请大师移步一叙。”肖倾宇打断了玄机子泄露天机,“小侯爷可否暂且回避,无双稍后就到。”

支开方小侯爷后,肖倾宇的神情变得无比肃穆:“肖某今日能得见天下卜卦第一人,真乃三生有幸。玄机子大师,久仰了。”

玄机子轻捻白须:“无双公子过谦。这卜卦之术,公子与贫道不相上下,只是有些事与公子牵绊甚深,公子算不出也是情有可原。”

肖倾宇微微笑了笑:“七分人力,三分天意。心不变,万物皆不变,命由己造。”

玄机子:“不过有时三分天意却能扭转乾坤。”

肖倾宇闻言沉默。

有时,沉默代表默认。

玄机子见他安安静静坐于轮椅中。

面白似雪,朱砂凄艳。

寂寞如刀锋,荏弱不胜衣。

这样的人……玄机子怜惜之意才起,便是一阵痛心。

这样的人,多半命数有损。

一是他,一是他。

第一个他,自然就是方君乾方小侯爷。

幸好方君乾早早遇上了肖倾宇,所有命中的劫数冲煞都被无双公子一一破去,从此紫薇凌顶,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可是第二个他,也就是肖倾宇,却没有听从了尘方丈的劝告,仍高坐绝顶,呼唤血雨腥风。

而且以无双的性格,他也绝对没有接受任何人点拨的意思。

肖倾宇点点头:“大师所言甚是。不知大师可否为肖某算上一卦?”

玄机子从袖中掏出一叠卦签:“荣幸之至。不知公子要算什么?”

肖倾宇的声音虚幻飘渺,仿佛风一吹就会烟消云散:“……姻缘吧。”

抽出签后,无双公子没有递给玄机子,直接看了卦签——

第四十四卦,天风姤(gǒu),姤卦。

天下有风。

此卦异卦相叠,下巽上乾。乾为天,巽为风。天下有风,万物茂盛,乱世繁华。

姤即遘,阴阳相遇。但五阳一阴,无法长相厮守。

无法长相厮守……

无法长相厮守!……

心几乎已在淌血泣红,但眼里清亮宁定如故。

因为他不能哭。

他不哭。

静静将卦签纳入袖中,肖倾宇居然还能笑得如许温润清雅。

“肖某心中有数了,多谢大师。”

“公子……”玄机子的声音仿佛遥遥从天际传来,“你的眼前有两个选择——保一人而亡大庆,或,杀一人而得天下……”

心里,猛然一凉!似乎有什么跟着坍塌了……

保一人而亡大庆,杀一人而得天下……

呵呵,又被上苍捉弄了一下呀。肖倾宇勾起唇角无声地笑。

眸底软弱被瞬间掩盖!待再度睁眼,肖倾宇已坚定了心志。

他眼神像剑锋。

伤人深。

伤自己更深。

双手按住椅轮用力一扭,肖倾宇连人带椅转了个角度。

“既如此,肖某选择后者!”




第七十八章

远远看着肖倾宇走到方君乾身边,目送两人渐渐消失在长街尽头。

望着这两个风神如玉的男子,玄机子神情萧瑟惋惜,一声长叹:“情深不寿,缘深难许——孽缘,孽缘……”

然而孽缘,毕竟是缘……

肖倾宇知道玄机子的秘密——玄机子其实刚过而立之年,却因泄露太多天机以致盛年白头,从此便只能算及三年之内的事。

他称方君乾为皇上,也就是说,方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