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7-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37

乾定会在三年之内谋朝篡位,君临天下!

四年……

方君乾,你连这四年都等不及吗?

为什么偏偏是他?

为什么偏偏是他!?

上苍……你对肖倾宇……何其残忍。

轮椅停在木板回廊上,风吹花木,满地疏影,优雅的意境让人心旷神怡。

肖倾宇仰头,眼神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执拗与讥诮。

你以为我不忍杀他?

只要能保住大庆,没有什么是肖倾宇舍弃不掉的!

包括——他!

指节用力捏到几乎折断,肖倾宇眼瞳里的波动却渐渐平息,最终波澜不兴,如燃烧殆尽的炭,只剩下死灰。

是的,杀了他!

我只能这么做!

方君乾眼中的肖倾宇这几天总是精神恍惚,甚至显得有点虚弱无力。

有时会怔怔地盯着自己,一盯就是半天,一言不发。

当自己和他对视时,他却又若无其事地撇过头去,那一瞬间的表情,居然是……痛苦?

痛苦?

这种表情怎么会出现在无双公子的脸上。

方小侯爷自嘲一笑:一定是自己眼花……

那一天,肖倾宇送给方君乾一枚玉符。

“这是什么?”小侯爷把玩着手中明显带有异域风格的佩饰。

玉符由上好血玉雕琢而成,入手微温。正面雕密宗尊者不动明王,狰容怒目,杀气腾腾。背面刻《不动明王咒》,密密麻麻一大段,看久了顿觉蛊惑人心……

“这是匈野进贡的‘不动明王珏’,颇有消灾辟邪的功效,小侯爷若喜欢就收下吧。”

虽对无双公子突如其来的馈赠略感诧异,但方君乾还是不疑有他,细心将玉符配在腰间:“既是倾宇相送,那本侯就却之不恭了。”

玉符挂在衣摆,随方君乾的走动一晃一荡。摇摆间凄艳血光摄心夺魄……

肖倾宇忽觉有些刺目。

胸口疼得喘不过气来!那是一种无法用笔墨形容的痛楚……

“方君乾……”不要走。

“时候不早了,本侯就不打搅倾宇休息了。”他这几天的脸色实在不好看,大概是劳累过度。

“倾宇早些歇息吧。”他笑,红巾与血玉交相辉映,熠熠光华——“我明天再来。”

我们之间,会不会有明天?

他从他身边走过……

一瞬间,心如刀割。

肖倾宇忍不住阖目,露出手指去扯他衣袖。

想,伸手挽留!

然而,衣袂从他指尖翩然擦过。

方君乾没有注意。

肖倾宇垂下了头。

两个人……错身而过……




第七十九章

“公子,夜深了。”劳叔恭敬地出言提醒。

肖倾宇仰头望月,脸上流露出的淡淡的寂寥:“今晚月亮和那夜一样……”

想来那夜也是此等撩人月色,繁星如织,清风拂面。那人闻箫而来,就在这小院里与自己煮茶论英雄。

他笑称自己为知音……

往事一一浮现眼前,彷佛昨日发生,清晰,刻骨,历历在望。

景物依旧,故人何在……

肖倾宇忍住悲伤,似想排解迷茫,纤细的手指拨动琴弦。

弦随心动。

奏出的竟是那夜与他舞剑相和的旋律。

转瞬沧桑,时过境迁,这旋律竟然不曾改变……

“嘣!——”弦断,手伤。

指尖传来钻心的疼痛……然而胸口传来的痛楚更甚万倍!他捂住胸,却不知该如何将这种痛彻底释放。

“倾宇。”这声音,何等熟悉……

肖倾宇想应,热流却迅速封住喉咙,痛涨得再难发出一字。

那修美身影朦胧浮现在回廊柱边,忽又消失不见。连同将心底希望都吹得分崩离析!

……方君乾……在心底横冲直撞的名字终于破喉而出,“方君乾……”

不动声色地朝身后瞟了一眼,方小侯爷冰冷一笑,继续往前走。

这几天,他总能感觉几道若有若无的视线不分昼夜监视着自己。

脸上神容不动,心思却早已转开:这些人是谁?是嘉睿帝的眼线,还是天镔的暗桩,亦或是匈野的杀手……

心中忍不住狠狠鄙视一下——这京城的治安还不如我们八方城呢……

月沉夜深。

方君乾如往常一样前往小楼。

踏着如水月光,跫跫的脚步声在青石板铺成的小巷中显得格外清晰……

一声龙吟!

“镪——!”方君乾拔剑在手!

无视眼前凭空冒出的黑衣杀手和雪亮刀光,方小侯爷笑容邪魅:“你们是谁?”

杀手的声音嘶哑难听,如金属划碎瓷器的刺耳:“持有‘不动明王珏’者,杀无赦。”

方君乾微一挑眉,蓦地晃动身形,碧落横推,一派不死不休,摧毁一切的霸气。在他对面的黑衣杀手首当其冲,慌忙阻挡。

眼看刀剑相交,方君乾手腕上翻,以剑锋撞上刀面,当的一声,杀手借势向后弹开,血花在黑夜里四溅!肋骨间剑痕深可见骨。

这一击,居然没有将他当场格杀!

方君乾攻击的落空,让他感觉极不舒服。

感觉这批杀手不同以往。他们的武功并不雄浑,但却犀利诡异而难以捉摸。

他们身上发出的寒气,让方君乾感受到丝丝阴寒,透骨追魂。

再次的交锋!

四个杀手一起动手,方君乾堪堪架住四柄长刀!禁不住四人合力,碧落倏地一沉,肩膀落下狰狞血痕。

眼看方君乾落在下风,却见他手臂奇怪一扭,剑尖点地若弯弓,紧接着便像羽毛般地弹起。空中一个翻腾,落在杀手的身后,方小侯爷毫不停顿地逃出小巷!

傻瓜才和你们纠缠呢!打不过,我还不会逃吗?

“该死上当了!”没料到方君乾竟拼着硬挨一刀来趁机逃离包围圈,杀手们顿时气急败坏!

“他受了伤,跑不远,追!!”

静无一人的街道上,方小侯爷捂着受伤的左肩躲避身后的追杀。

几个杀手如影随形。

间或传出几声轻不可闻的短兵交接声,然后立刻分开。

一追。一逃。

真是阴魂不散!

逃亡中的方君乾心中暗恨:若让本侯知晓幕后黑手,定将他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第八十章

方君乾对这场莫名其妙的暗杀没有任何头绪,唯一一点线索就是黑衣人那句——“持有‘不动明王珏’者,杀无赦。”

念头转的飞快。

如果说那帮杀手只是奉命格杀不动明王珏的持有者,那一切就解释的通了,谁都不知道倾宇会突然将玉符送给我……

等等……这样推论的话,倾宇才是“不动明王珏”的原本拥有者,难道这帮人真正要杀的人是倾宇!?

方小侯爷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

匈野与无双公子不共戴天,慕容厉更是与肖倾宇有杀父之仇,而且匈野是绝对不愿看到大庆与聊盟结为秦晋之好的,全权负责和亲的肖倾宇怎不让匈野恨之入骨!

“不动明王珏”不是什么消灾辟邪的护身符,相反到更像是催命之符。

不动明王——以杀止杀,不破不立。

匈野死士都深知这么一个指令——凡见持有“不动明王珏”者,不必请示,就地格杀!

而本来,慕容厉就是用它来针对无双公子的。匈野真正要杀的人,就是肖倾宇!

肖倾宇是谁?当他下定决心要除掉方君乾后,将计就计,把玉符转送给方小侯爷,借匈野之手杀之。

无双公子杀人用不着自己动手。

如果方君乾真为匈野所杀,大庆就有借口趁机向匈野宣战,大庆与聊盟联姻之后共伐匈野,天下谁是敌手!?

也许,这个计划的确万无一失;也许,这个计谋的确完美无瑕……

肖倾宇什么都算到了,什么都料准了……

却偏偏错算了自己。

于是环环相扣的其中一环,断了。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公子无双,算错了自己的心。

猜测到杀手真正的目标后,方小侯爷更是心急如焚。他开始担忧肖倾宇的安危……

这帮杀手一看就是亡命之徒,武功高强且心狠手辣,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倾宇有危险!

仿佛有一头猛兽在自己心头狂突乱撞!一个声音不断咆哮嘶吼着:“回去!回去!回去!——”

方君乾因失血而面色惨白,踉跄步伐突的一顿,硬撑起一口气,朝肖倾宇所住小院赶去。

“公子。太晚了,您真该歇息了。”劳叔苦口婆心。

肖倾宇抚过那把断了弦的瑶琴,黑发垂落于银弦上。黑白对比,鲜明到令人心悸。

“劳叔,将这把琴毁了吧。”肖倾宇从此以后不再弹琴……

“可是公子?”这琴修一修还能用呀!

肖倾宇淡淡道:“毁了吧。”

没有知音,奏与谁听?

“他……再也不会来了……”

小院大门“砰”的被撞开!方君乾倚在门槛上急促喘息,剑眉因疼痛微微蹙起,血沿着碧落一颗颗从剑尖坠落,溅成美丽的血花。

肖倾宇神色倏地惨白!

他万万料不到方君乾还能来到此地!!

视线游移不定不敢与其接触,肖倾宇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方君乾。

见到安然无恙的肖倾宇,方君乾心中大石终于落地。

微微一笑:“倾……宇……”

话音未落,肖倾宇右手轻弹,掌心金线毒蛇般直扑方君乾!

一丝极细的金芒掠过。

方君乾手臂一震,碧落剑脱手坠地!

胸口,是最贴近心脏的地方。

那儿扎着一条弦,特别幼细,在月光映照下,也特别亮丽,像金针,扎人心。

方君乾呼吸一窒,脑海之中“轰”的一声,整个人如坠冰窖……

难以置信地死盯手拈金线的肖倾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