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39

己有谁会来?还天定姻缘呢……

了尘不会想到,自己的无心之语居然会纠葛起两个绝世男子一生一世的情缘。

方君乾也绝没有料到,相国寺前,落雪之中,姻缘桥边,真有一个男子手缠红绳寂寂而坐。

仿佛在桥端,静等了一个千年……

一千分的痛,一万分的情,一亿分的爱恋。

注定了两人流传千古的倾世之恋。

于是几年之后,姻缘桥边再不见红线牵缘。

因为此情已倾尽天下,世人只配仰望,涉足无颜。




第八十四章

风雪渐稀。

还有点点晶莹雪花从天空悠悠飘落。

打转,盘旋,落地,消融……

雪消无痕。

撑开四十八骨紫竹伞,方君乾悠悠走出相国寺的大门。

大相国寺百米之外,正对着一座弧型白玉桥,整座桥全部由是汉白玉垒砌而成,通体雪白,美轮美奂,巧夺天工。

桥身长十米,宽三米,可容两辆马车并驾而行。

这就是传说中的姻缘桥。

每当红线牵缘会的几日,姻缘桥就会铺上红线千匝,百转千回密密麻麻。

只不过每一条红绳,总是线头铺桥头,线尾摆桥尾。

姻缘桥高,呈半圆形,所以桥身首尾两端之人不能相望相见。

牵缘会之日,男女分立于桥身两端,各拾起红线一头绕与指间。

红线轻缠,桥端之人逐渐拉近。由苍天牵线,直至走到自己面前。

那红线的另一头,就是你的天定良缘。

方君乾打着紫竹伞。积雪在脚下踩出清脆的声音。冥冥之中仿佛有种莫可名状的感应在驱使着他。

待他回过神,蓦然发现自己已行至桥头。

此时的牵缘会落尽繁华,所剩红线早已寥寥,再加上桥面覆了一层冷白积雪,不见情爱的炽热,只余造化的冷清。

苍茫积雪中,一点鲜红刺痛了方君乾的眼睛。那一点露出雪地的红绳线头,如跳动不熄的火苗。

没想到这根红线居然会在此时此地被发现。

情不自禁的,方君乾俯身拾起了线头,将红绳缠在了左手指间。

“公子,这红线牵缘有这么灵吗?”张尽崖一双慧黠圆目睁得老大,一脸好奇,“我也想试试。”

肖倾宇温润微笑:“你还小。何况现在哪还有什么红线?”

张小朋友扫视了下雪地果然没发现什么红绳,“哦”了一声,顿时兴致缺缺。

徒的,肖倾宇停住轮椅。

“公子?”张尽崖惊讶地看着自家公子俯身,从椅轮边捻起一端火红线头。

肖倾宇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千鸟飞绝,万径踪灭的相国寺前,拾到一根红线。

微微一笑,心中却是沧桑:也许这便是繁华谢幕后的最后一抹证明,就这样被掩埋在冰天雪地,见证了曾经的盛世烟花。

叹息感慨,意随心转,肖倾宇缓缓将红线缠绕在**指间。

红绳倏地一动。

姻缘桥两端,两个男子不约而同一震,同时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隔着姻缘桥,看不见对方的脸。

肖倾宇朱砂凄艳,寂寂坐于桥尾。

方君乾撑着竹伞,寞寞伫足桥头。

而红线的两头,正分绕于两个男子的指间。

慢慢缠过红线千匝,桥端之人逐渐拉近。

由苍天牵线,直至走到自己面前。

那红线另一头,就是你的天定良缘。

姻缘桥尾,肖倾宇端坐在轮椅中,看着手中红线越绕越密,理缠不清。

然后,一个颈围红巾的俊美男子出现在姻缘桥顶端。

方君乾撑着一柄四十八骨紫竹伞,撞入肖倾宇的视线……

四目相望,皆是无言。

雪轻落,

最美最快消融。

遥望中,

一丝一丝心痛。

肖倾宇没有出声,方君乾没有说话。

然后,方君乾走下桥,来到肖倾宇身边,将自己手中的紫竹伞缓缓覆上了白衣少年……

紫竹伞下,一坐一立,两个绝世少年。

寂寞红线,千回百转,缠绕在两个男子的晶莹指间。

苍天牵线,碧落黄泉。

肖倾宇,方君乾,就在这冰天雪地,姻缘桥边,

定下了

夙命的姻缘……




第八十五章

很久以后。

“这哪里是爱啊?”张尽崖问。

无双如是回答:“哪里不是?”

“相爱之人见了面,怎么可能互相连一句话都不说?这怎么会是爱?”张尽崖瞪大圆亮的黑眼睛,无法理解。

肖倾宇微笑着回答:“我们都知道,这便是了。”

不说,是因为彼此心里都懂。

爱到深处时,这份情,连海水都无法冷却……

那一夜,大雪弥漫。

金銮深殿依旧雕栏龙蟠,画梁飞檐。

重楼掩笙寒。

御书房内,相对坐着一老一少。

老人身着龙袍,坐于至尊皇位。

少年白衣如雪,端坐华贵轮椅。

“再过半个月,莼阳公主就要抵达京师了,和亲事项都打理好了吗?”

无双公子淡淡回答:“是的。”

嘉睿帝点头满意道:“你办事从来没让朕操过心。”叹息,“如果简惠有你一半,那朕就放心了。”

“陛下过誉了。”气定神闲。

嘉睿帝冷不防一句:“方君乾最近还安分吗?”

肖倾宇抬起头,清傲的远山眉微微蹙起。

嘉睿帝颇有点头痛:“昨天礼部尚书上奏,求朕把他那未出阁的小女儿指婚给英武侯,还说他女儿信誓旦旦的非方君乾不嫁。”这叫个什么事!

“话说回来,这方君乾也老大不小了,他这婚事还真是个麻烦。”

无双公子低下头,言不由衷道:“小侯爷一向很有女人缘……”

他这话让嘉睿帝忽然有种怪怪的感觉。

咳了几声,压下心头的可笑念头:“对了,无双今年也有二十一岁了吧。”

肖倾宇抬起脸看着老人,目光清明,仿佛几百年的迷梦早已在那刻醒来般的清澈。

嘉睿帝额头皱纹深深,此刻却舒展成难得一见的慈祥:“二十一岁,也该成家了……无双可有意中人?如果有的话尽管跟朕说一声,朕定当为你做主。”

肖倾宇眼中隐约透着遗世的讥诮:“无双已做好孤独终生的打算,就不劳陛下费心了。”

皇位上的嘉睿帝浑身一抽,霎时像老了好几十岁。半响,才压抑着开口:“虽说你不利于行……但从小到大你都是最出色的,一直以来,朕都以你为傲……”

“无双,相信朕,你一定会找到与你真心相爱之人。”(方嘉睿说的话就数这句最中听!)

从御书房出来,已更深夜寒。

夜幕笼罩下的御花园,百花凋残,冬雪覆盖。一如荣华谢后,风卷流云散。

肖倾宇来至一株桃树前,伸手,轻轻**干枯枝桠。

“可惜没有桃花……”肖倾宇一惊,回首见方君乾不知何时就站在自己身后,也望着御花园里的桃树。

“是啊,没有桃花。”划过轮椅,肖倾宇准备离开。

“倾宇……”在他身后,方君乾轻柔道,“我有话要说……”

“我不想听。”肖倾宇头也不回,“你也不用说了。”

蓦地——

“我,爱你……”

轮椅陡的一停。

他说:我爱你……

肖倾宇猛然一震,巨大的痛苦与幸福在胸腔中一波一波激荡。

一瞬间,眸中漾起水光!

方君乾用近乎耳语的声音幽幽说道:“以前我常常骗自己,我们如果能这样一辈子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后来才发现人心的贪婪是永无止尽的,我根本不想这样一辈子,更不想就这样放手……”

肖倾宇合了眼,苍白的脸在月光下更加清冷。“小侯爷莫不是在开肖某玩笑?你迟早是要娶妻生子的……”

“方君乾不娶妻,不生子,只要倾宇陪伴一生一世。”

“哪怕千夫所指,哪怕万人唾弃,哪怕全天下人都反对,只要倾宇点头,方君乾就可以为你倾尽所有。”

这一刻,天地万物已静如他眼中的深情……

“倾宇……你可愿一生一世陪伴我吗?”

那个皇城大雪夜,站在肖倾宇面前的不是什么呼风唤雨的小侯爷,不是什么高傲贵气的皇孙贵胄,只有一个为情所困的平凡男子,满眼的真挚情意。

肖倾宇没有回答,只静静看着他。眼眸寂寥似寂寂冬雪,迷离若漠漠夏夜。

凝眸处,红尘冉冉,弱水尽三千。

“本来,应该杀了你的。”

“可是要下手那刻,忽然想到……红尘之中,若少了你,倾宇有多寂寥……

“方君乾,我……”

“我”什么呢?

不知道。

至少在这一刻,方君乾不知道肖倾宇接下去要说的是什么。

只知道,肖倾宇在说这句话之前,神态很寂寞。

一种惊天动地,视死如归似的寂寞哀凉,展现于他的眉宇神色间。

很久以后,当方君乾回想起当时的情形,

终于明白

那一刻,肖倾宇的未尽之语。

原来那一刻

白衣少年最后想说的一句话是

——“方君乾,我……爱你……”




第八十六章

好吧,得承认我们的方小侯爷从小就很有异性缘。

少时英武侯混迹花丛,那是满楼红袖招,盛名远播。乃至卖艺不卖身的,不卖艺也不卖身的,全部攻无不克,对付女人很有一手。

但这不一样,肖倾宇不一样。方君乾对他的执着,是归属,而不是占有。得到其他女人,就跟得到一个物件一样,是身份,是炫耀。

肖倾宇不是物件,他是能和方君乾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