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40

平坐的人物,是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男子。要让他心甘情愿地归属于他,才是目的。

绝世如君,吾当为你倾其所有,覆尽一切!

自礼部尚书上奏为其女求婚后,朝堂上立马炸开了锅——居然被这老家伙抢先了?!

凡是家里有女儿的臣子都懊悔的捶胸顿足,直叹晚了一步。

嘉睿帝现在每天收到无数奏章,有为自家女儿说媒求亲的,有赞侄女亲戚温柔贤惠的,有帮亲朋好友推荐鼓吹的……

嘉睿帝要批阅的奏折量增加了足足三倍,简直恨死了方小侯爷。

坊间甚至开了盘,赌方小侯爷究竟会娶哪家千金为妻,时限三个月。

现在全天下人的目光都关注在两件事上:莼阳公主的和亲以及方小侯爷的婚事。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身处风暴中心的定国王府,竟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

书房内,定国王爷正在与方小侯爷下棋。

老王爷自知下象棋不是儿子敌手,便硬拉着方君乾要下围棋。方小侯爷当时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答应了。

一连七盘!

老王爷被杀得丢盔弃甲傲气全无。当最后一丝侥幸被儿子扼杀后,老王爷悻悻解释:“为父今天状态不佳,被你小子捡了个现成便宜。”

方君乾瞅着他似笑非笑。

老王爷被他看的有点挂不住脸:“乾儿几年来棋力大涨呀,是否有名师指点?”

“哼哼。”

这几年一直被倾宇蹂躏,棋力再不见涨自己索性找块豆腐撞死算了……连戚军师和本侯下棋都是胜负参半,就你那水准,顶多跟老李他们差不多吧。

当然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说说,要不然老王爷听了难保不心脏病发作。

“对了乾儿,最近京师传得沸沸扬扬的,说你对户部侍郎的千金有意,想择她为妻?”

方君乾手捻棋子头也不抬:“笑话。”

哪儿传出的蜚短流长,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见儿子回答的如此迅速,不,这不是迅速了,应该说答案早已确定、认准、毫无转圜!

不经过深思熟虑的人绝不可能回答得如此掷地有声,斩钉截铁。

老王爷一惊:“莫非乾儿已有意中人!?”

方小侯爷供认不讳:“是的,本侯深爱此人。”

王爷追问:“那人是谁?”

方君乾回眸,颠倒众生的邪魅。

静静问他:“想知道?”

老王爷拼命点头。

方小侯爷妖孽一笑:“不告诉你。”

那一刻定国王爷真有种想吐血的冲动!感觉……自己儿子在八方城彻底变坏了。(切,说的他好像乖巧过一样)

老王爷再接再厉:“乾儿向为父透露一点内幕吧。不瞒乾儿,为父去赌坊赢钱就靠你了!”

抽出一张下注名单,密密麻麻一大串候选对象。每个名字下都标有其家世、出身、样貌评价、气质打分、性格分类、学识总评。

当然还注明现在赔率和发展前景。

方小侯爷看的头昏眼花,直叹:“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推名单正经八百道,“父亲听我一劝,不用去下注了,这赌局,没人会赢的。”

说完扭头走出了书房。

见儿子如此反应老王爷又纳闷了:天下名媛都尽录于此了呀,怎么儿子连看都不看就一口否决了?

“报~~~~”一个家丁气喘吁吁跑了进来,“王爷,最新下注名单!”

定国王爷迫不及待地展开一看,头一个名字就把他给震傻了!

名单上赫然写着“肖倾宇”三个大字!

居然有人下无双公子的注!

老王爷蹬蹬骇退三步,哭笑不得:谁呀?也太恶搞了吧!

远在八方城的戚军师笑得像只狐狸:是我啦~~~小侯爷,戚某可是把全副家当都押在你身上了!这八方城财政问题能不能顺利解决就全靠小侯爷你了!

(本章纯属恶搞。不要问我为什么,人品爆发而已)




第八十七章

嘉睿帝终于忍无可忍地决定替方小侯爷指婚。

再这样拖下去,自己非被那些奏章活活烦死不可,长痛不如短痛!

再说身为皇孙贵胄,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纵然正妻不如人意,他大可以后纳几房小妾嘛!

所以嘉睿帝决定速战速决,立即指婚!

金銮殿,凤栖霞烟,百官云集。

令大小官员感到意外的是,一向托病避居的英武侯方君乾今日居然早早来到了朝堂。

其实方小侯爷自己也很纳闷,嘉睿帝一纸诏书硬生生将自己传唤到金銮殿,都不知是福是祸。

方君乾一身玄墨窄袖睚眦王侯服,绲着银缎的边,外罩一件艳丽的红袍,张扬惊艳。

男人鲜少能将红色穿得如此好看的。

方君乾是个例外。

他仿佛生来就适合红色,无论火红血红还是妖红。

就如同人们一见肖倾宇就会联想到白色。

当肖倾宇入殿看见方君乾,心头也是一震。

不过他是绝对不会在脸上表露出来的,深藏不露。

无双公子端方应对着同僚,笑如千梦流云散,清柔中透着疏离淡漠。

随着执笔太监一声尖锐的“皇上驾到”,所有人匍匐于地。

大殿之上只有肖倾宇一人静静端坐,高华出众。

随着嘉睿帝一句“平身”,百官这才起身各归各位。

扯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嘉睿帝终于进入正题。

“最近京城盛传方小侯爷意欲娶户部侍郎千金为妻。君乾,可有此事呀?”

方小侯爷笑得温良如玉:“陛下圣明,坊间传闻岂可轻信,微臣与梁侍郎千金从未见面,何来娶妻一说。”

嘉睿帝笑容慈祥:“君乾年岁也不小了,婚姻大事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君乾中意哪家淑媛,朕定当为你赐婚。”

如果不是深知嘉睿帝恨不得将自己斩尽杀绝,方小侯爷还真会把他当作一个关心侄儿的长辈。

“谢陛下挂怀,不过娶妻一事微臣还暂无打算。”方君乾慷慨激扬大义凛然,“贼寇未灭何以为家!微臣不才,却也深知不该为儿女私情不顾家国大业,臣当抛头颅洒热血,保家卫国视死如归!”

“至于娶妻这等微末小事,陛下日理万机,就不劳费心了。”

闻言肖倾宇顿时神情古怪。

——当真是方小侯爷那一句话尽得无耻之甚!无耻之最!

连无双公子也有点抵受不住、禁受不起!

嘉睿帝沉下脸:“君乾此言差矣,婚姻大事岂可儿戏。”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年过弱冠,却还未给方家诞下一子半女,此乃不孝!”

“你无心仪之人,朕亲自给你指婚,你却抗旨推脱,此乃不忠!”

“如此不忠不孝之人,岂可为我大庆英武侯?!”

果然伴君如伴虎,皇帝一怒,群臣立即“扑通扑通”跪了一地!

“陛下息怒。”

“小侯爷无意抗旨不遵。”

“小侯爷少不更事!小侯爷,你快说几句呀。”

所有人都替他急。皇上赐婚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身为皇室子孙早该有此觉悟了呀!

方君乾不发一语,伏跪于地。

妥协的,驯服的姿态。

嘉睿帝面色稍霁。

威严的声音从龙位上传来——

“既如此,英武侯方君乾领旨……”

一缕微音蓦地幽幽窜出——

“本侯爱慕公子无双。”

方君乾桀骜不驯地扬起下巴:不是要问有何理由拒婚吗?这便是理由了!

周围陆续响起围观者的抽气声,显然被方小侯爷吓到了。

嘉睿帝惊怒交加,难以置信。平息了下心头震骇,冷冷道:“朕刚才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方君乾冷笑:再说一遍却又如何!?

宽袖一振,红袍翻飞,那是倾尽天下的炫丽!

方君乾背脊笔挺地跪于金銮殿中央。

开口,重复:

“本侯爱慕公子无双!”

年轻的声音久久回荡在金銮殿。

清朗、响亮、不顾一切!

他每说一字,殿上就静一分。等最后一字消音,金殿陷入骇人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向百官之首——无双公子的所在。

肖倾宇逆光端坐,如同一尊亘古存在的玉雕。

孤峭,高傲。

冷淡中却是遗世独立的柔情缱绻。

他没有出声。

没有反驳。

他居然没有反驳!!

人生至此,再无憾。




第八十八章

嘉睿帝阴沉着脸,拼命压抑着心头怒火:“肖丞相,你怎么说?”方君乾,你千不该万不该,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无双头上!

看来这回不用朕亲自动手你就会死的很难看……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着无双公子发作。

殿前的沙漏一点一点往下滴落。

肖倾宇没有做声。

……他还是没有做声!

群臣相顾失色!

无双公子的沉默,无异代表着默认的态度!

方君乾发疯倒也罢了,一向以冷静睿智名动天下的肖倾宇居然陪着他一起发疯!?

这世界——疯狂了!

嘉睿帝死死抓着龙头扶手,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肖、倾、宇!”

无双公子垂下眼帘,不去看他。

长长羽睫微颤。

就一次!

这辈子,就这么疯狂一次吧!

方君乾朗声清笑,站起身,就在这金銮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当着整个天下。

堂堂正正,光明磊落。

再一次

扬声宣布!

“本侯爱慕公子无双!!”

于是

群臣哑然,天地俱寂……

此爱——倾尽天下,光明正大。

“放肆!!”嘉睿帝重重一拍扶手!“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