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41

方小侯爷闻言一哂:做都做了,还有什么敢不敢的!

嘉睿帝忽然觉得心脏有些吃不消,他面色铁青,颤抖着食指:“来人……将英武侯方君乾打入大牢!……让他……咳咳咳,让他好好清醒一下!”

一队御前侍卫如狼似虎冲进大殿!

方君乾回头一瞥。

王者霸气,虽然无形无色,但这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的。在他瞬间惊鸿一瞥地目光里,蕴藏着刀锋般地凌厉和冷冽。

众侍卫都在这散发着杀伐之气的眸子里,不知不觉软了手脚,根本兴不起抵抗的念头。

金銮殿上,气氛顿时僵滞。

肖倾宇睁开了眼。凝视方君乾的眸光,宛如繁华万丈红尘中吹过江南的杨柳春风,温暖而有情。

这时,方君乾忽然动了。

所有人都看见,那个颈围红巾的少年王侯一步步走近轮椅中的清贵公子。

两人所隔不过区区数米。

但这段距离,仿佛让方君乾走了一生一世……

这一刻他眼里,只有那个值得他倾尽一切去拥有的肖倾宇,而视世间所有的流言蜚语于无物。

肖倾宇静坐华贵轮椅。

默默看着方君乾走近……

方君乾……繁华总会落尽,红尘总会散去。

方君乾走到他面前,蹲下身,从怀中摸出一缕红线。

姻缘桥边,红线牵缘。

倾宇,今我欲红绳结发,你可愿意?

没有说话。

肖倾宇只是默默任方君乾将那缕红绳系上自己青丝。

他望着他。眉睫静楚,神情宁定。

我所要的,只是一场荣华谢后,温暖同行……

红线结发,碧落黄泉。

金銮大殿上。

肖倾宇淡淡道:“我会陪着你,看遍世间美景。”

此言一出,天下皆惊。




第八十九章

金銮殿中那番惊世骇俗的表白一夜之间轰传天下!!

英武侯方君乾因此被打入大牢,大庆右相肖倾宇被责令闭门思过。

嘉睿帝一气之下怒极攻心,病情更是加重了几分。

各国摇头晃脑议论纷纷。

轻蔑者有之,赞扬者有之,不解者有之,贬斥者有之。

仿佛唯恐天下不乱,匈野大汗慕容厉又来插上一脚。

当他得知此事后差点笑翻:“方君乾呀方君乾,本汗正愁抓不到你把柄呢,没想到你竟自己乖乖送上门来了!!”

聊盟国主毅飞哲闻言大惊!“这两人……藏的可够深的。”

正在和亲途中的莼阳公主感叹:“天下男儿谁敢将此情公诸于世?方小侯真乃顶天立地大丈夫也!嫁郎当嫁方小侯所言不虚!”

而八方城诸将第一个感觉就是——玩笑开大了。

因为方小侯爷在八方城中经常对公子开这种玩笑,以致大伙儿都对此类表白有点免疫。所以纷纷猜测这是不是小侯爷为了逃避赐婚故意为之。

贾目奇代表群众询问我们的戚无忧戚军师:“军师,这事儿是真的还是假的?”

戚无忧心下苦笑:真的不能再真了……

戚军师遮遮掩掩反问:“如若确有其事,贾骑尉你们会怎么看?”

贾目奇粗粗眉毛难得皱成一团,半响方道:“咱是大老粗一个,大道理咱也不懂,但如果那个人是公子的话,咱相信整个八方军都能接受!”

是的,如果是公子的话,八方军就能接受!

戚无忧闻言悄悄吁了口气。

他拍拍贾目奇的肩膀:“老贾,我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先对故弄玄虚的戚无忧进行了下鄙视,贾目奇没好气道:“坏的!”

“坏的就是小侯爷这回没开玩笑。他们真的有麻烦了!”

贾目奇愣住:那你笑得还这么开心!

“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戚军师脸上笑容不断扩大,“戚某下注大获全胜耶!这赌局只有戚某一人是赢家!小侯爷果然没让无忧失望!”

至于戚军师在这场赌局里究竟赢了多少,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八方军高层对此集体讳莫如深。

后世只能从历史的某些蛛丝马迹去推断得出结论。

例如八方军整个骑兵师在一夜间全部换上了崭新的铠甲……

再例如方小侯爷回到八方城后整整三个星期笑容满面,并从此再没为军费发过愁……

于是很快,在一片谩骂声中,八方城将士众志成城放言相挺:“干卿底事!!”

你们好像对我们主帅有意见么?

没关系,咱们两家不妨私下交流一下做个军事演习,顺便促进一下两国源远流长的伟大友谊……

拳头大的就是老大!

当八方军的骑师在匈野边境虎视眈眈时,匈野王庭的声音立马低了八度。

有时候,武力才是硬道理!

“肖丞相……”太子方简惠笑容可掬地走进御书房,“肖丞相在家中思过数日,今日终获皇上传召,真是可喜可贺呀!”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劳叔警惕瞪着方简惠,生怕他对公子不利。

肖倾宇温润如玉:“有劳殿下挂心,无双一切安好。”

又是这该死的不愠不火!!方简惠最恨肖倾宇那种仿佛什么也击不倒,事事尽在掌握的淡定自若!

因为那种表情,会时刻提醒他自己是多么无用无能;会时刻提醒他,左右大庆兴衰的是眼前这个残废,而不是身为当朝太子的自己!

一见他那种表情,方简惠就恨不得将它狠狠撕下、扯碎、践踏!

他凑近肖倾宇,语调低缓,声调暧昧:“突然发现无双公子果然是天下无双呐~~~这眉、这眼、这朱砂,也不枉方小侯爷在朝堂上公开对肖丞相表达爱慕之情了……”

劳叔听得目眦欲裂,指骨握得格格作响!

这是侮辱!这是对公子的侮辱!!

肖倾宇眼中杀气一闪而逝。

他的眼睛

一向很锐利,也很宁定。

孤寂如雪山寒玉,深情若秋水波粼。

然而当他心生杀意时,眼神就像刚刚淬了火的青锋!寒光逼人!

幸亏,方简惠没有看见无双当时的眼神。

象蛇一样冰冷的话语钻进肖倾宇耳朵:“想来,方君乾方小侯爷定已尝过肖丞相滋味了吧?”




第九十章

话音刚落,御书房大门被“彭”的推开!

病重与愤怒使得嘉睿帝脸色更是惨青一片,黑绿绿的吓人!

“父皇……”方简惠嚅嚅张口。

“朕从未对你这么失望过……咳咳咳!!”嘉睿帝挥手打断方简惠的辩解,“你给朕滚出去。”

“父皇!?……”从小到大,父皇从没对他说过一个“滚”字!

现在竟为了这个残废而……方简惠愤恨难平!

嘉睿帝再度叱令:“滚出去!”

方简惠愤愤拂袖出门!肖倾宇,本宫记下了!

无双公子端静坐于轮椅中。双袖轻笼,衣不带水。似乎刚刚那场风波完全没有波及到他。风云变幻,人世沉浮,在他眼里都过眼成无足轻重的烟云。

嘉睿帝转向肖倾宇,语气低缓且歉然:“简惠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肖倾宇表情波澜不惊,只是那微翘的唇角略显讥诮:“陛下过虑了。肖倾宇若是连这都不能忍,又怎会有今日的无双。”

嘉睿帝的脸似是**了一下:“你计智过人,深谋远虑,再加上武功高绝,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暗器功夫,这天下能伤到你的当然寥寥无几。”

“只是朕……有负于你,实在不想让你不开心……就当是朕对你的一点补偿吧。朕不求你的谅解,只求自己心安而已……”

听着方嘉睿娓娓道来,感受到他语调中流露的真切哀伤,忽然觉得,眼前的人是个极端矛盾的人。

他可以无动于衷地做出种种错事,却又会在事后沉痛忏悔。

然而,只是忏悔,却不后悔。

补偿?你拿什么补偿?

肖倾宇瞳眸似敛还非敛,不卑不亢道:“既如此,就请陛下放过小侯爷。无双感激不尽。”

嘉睿帝闻言顿时青筋暴跳。

“金銮殿上的事朕还没找你,你居然还敢替他求情!咳咳咳!”嘉睿帝拼命拍打着自己胸口,以便让自己呼吸顺畅些。

肖倾宇纯凝浅笑,偏偏眼眸如同水底真珠,冷冰冰一片,越发淡定清澈:“你,有什么资格训斥我。”

“是,朕是没这资格。”嘉睿帝缓过气,森森冷笑,“你从小就比任何人坚强、顽固,绝不轻易放弃倒下,朕比任何人都明白……”

“不过,你以为你们能一生一世相伴相守?知道世人怎么看待你们吗?”

“伤风败俗,悖逆伦常,世所不容……男子相恋本就是罪,更何况是你们?”

因为绝世如两人,世人更容不得一点瑕疵。

“当你们不容于世时,你们的一切,都会因此失去。”

“好,就算你不在乎自己,那你也不在乎他吗?”

嘉睿帝的话,无异于最恶毒的诅咒:“今儿朕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你们的感情,绝对不会得到任何祝福!”

因为那是——不被承认的爱情。

当肖倾宇回到小院后,早已在小楼等候多时的定国王爷立马对他跪倒在地,重重叩头!

“公子……不能……乾儿不能……老夫求求你……给你跪下了……”

那个位高权重的王爷,那个和蔼慈爱的父亲,那个两鬓霜白的老人,那个戎马一生只流血不流泪的大庆战神,此刻跪在一个年仅二十一岁的少年面前,泪流满面!

定国王爷声泪俱下的乞求着,字字血泪。

肖倾宇不知他在说些什么,只看见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在这空荡荡的大厅里,显得飘渺且不真实。

忽然意识到

方君乾不是他。

肖倾宇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可方君乾不是。

这段感情,得不到全世界的祝福。

落日余晖最是美丽辉煌,只是照在身上,似乎有点冷了。




第九十一章

“王爷过虑了……”肖倾宇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