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42

头,面色苍白如雪。

老王爷止住眼泪,迷茫道:“公子?”

朝他微微一笑,肖倾宇的声音轻的像风,看不见,抓不牢……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似乎在说:“小侯爷和肖某只是患难之交……金銮殿上的事,只是……小侯爷为了逃避皇上赐婚,联合肖某开得一个……玩笑……”

肖倾宇只觉心在流血淌红。

但眼神依然清定如故。

“那次,是肖某……任性了——”

坚强如肖倾宇,从来没有哭过。

但这次,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痛痛快快大哭一场。

但是他不能。

上天,连他尽情哭泣的权力都剥夺了去。

“王爷尽可安心,肖某向你保证,不出三日,小侯爷定当平安回府。”

看着眼前这个绝世无双的白衣少年,不知怎的,老王爷心中隐隐涌起不安和歉疚:“公子……”

肖倾宇清雅淡笑,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王爷还有何事,尽管开口。”

他此际内心哀痛,更要凝神定容。

决不可让人觑出一丝异样。

所以,他端起了案上的茶盏。

双手在不可抑制地微颤。

肖倾宇几乎是用尽了浑身力气才勉强稳定了自己的手。

然后,高华优雅地抬手抿了一口茶。

上好的雨前龙井,在唇齿间细细流连了一圈,只感觉苦涩郁结……

他居然……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老王爷禁不住疑惑:莫非这真是一个玩笑?

“没事没事……那老夫就不打搅公子了,老夫告辞。”客套了几句,定国王爷拜辞离去。

小院内,风雪哀落。

老王爷走后。

劳叔悄悄走了进来。在他身边,站定。

屋子深处有些幽暗,但白衣少年就象是发光体似的散发着淡淡的、孤独的光。

那微微上弯的嘴角,好似在笑。

看着这样的肖倾宇,劳叔心痛地想哭。

“公子,”劳叔不忍地闭上双眼,劝道,“你哭出来吧。”

肖倾宇全身一震,抬起眼看着劳叔盛满忧郁的眸子,笑:“公子无双,怎么能哭呢。”

肖倾宇是从来不哭的……

不哭。

不哭。

绝不哭。

劳叔看见他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

茶盏在他掌中嗒嗒轻响,几乎端拿不住。

在那一刻,劳叔有种想替他痛哭的冲动……

“哐当”——

茶盏终于拿捏不住摔落在地!

洒落的水渍溅成支离破碎的花瓣。

“劳叔,”少年的微笑伤彻心扉,“我也会痛呀。”




第九十二章

再过五天,莼阳公主的和亲队伍就将抵达大庆皇城。

她华裙长裾,端庄谦雅。高贵的出身,良好的家教,令她的一举一动都透露出皇室特有的雍容典雅。

嫩白如春笋的纤纤玉指掀起纱帘一角,看了一眼马车外繁华的街道,毅飞莼又很快遮起纱帘。

耳边响起临走前兄长毅飞哲的叮嘱:“记住,你这次和亲的对象只能从绝世双骄里面挑。只要掌握住其中一个,就等于掌握住大庆半壁江山!不要爱上你未来的夫婿。永远记住——自己是聊盟人!”

永远记住自己是聊盟人。

呵!

毅飞莼自嘲一笑。

记得圣旨刚刚颁下,得知自己即将被亲人卖到敌国时,莼阳公主除了对那不可预知的前途感到迷茫恐惧外,还有对皇家亲情深深的绝望。

深吸一口气——

还有五天,就要到皇都了呢。

就要到了呢。

一轮弯月斜挂,清冷如水的月光从窄小的通风窗流淌进来,映照在牢房中央那个负手而立的年轻王侯,泛起一片薄亮的、朦朦胧胧的妖艳红光。当狱卒打开牢门时,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有的人,天生就有不容折辱的高贵气质,任何磨难都不能将其剥夺。

“小侯爷,皇上请您去金銮殿一叙。”虽说方君乾此刻身为阶下囚,但狱卒还是不敢放肆,恭恭敬敬地将他请出天牢。方君乾挑眉,略感诧异。自己可都做好老死狱中的打算了,这突然放自己出去……莫非方嘉睿吃错了药?

皇城刚刚下过一场大雪,积雪反射着阳光,白的有些刺眼。

当他走上金銮殿,一眼就望见了大殿中央白衣胜雪的肖倾宇。

见到他,嘉睿帝笑的得意:“小侯爷来得正好,肖丞相刚才已经答应向莼阳公主求亲了。”

这句不异晴天霹雳!

方君乾一时被打得发懵……

怔怔回首望向清贵孤高的肖倾宇。

肖倾宇端坐在华贵轮椅,没有看他一眼。

只定定望着皇座上的嘉睿帝。

眼神空洞,茫然。

嘉睿帝笑捻胡须:“小侯爷跟肖丞相这玩笑可真开大了,把天下人都吓了一跳呢!”

“如今肖丞相已把真想说明,朕也就放心了……”

“只是这些日子苦了君乾了。”

“肖丞相虽不良于行,却端的是人中龙凤,若有意追求,想来那莼阳公主终会动心……”

方君乾呆呆跪着,方嘉睿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清。

退朝后,群臣尽皆散去。

肖倾宇催动轮椅刚来到御花园,就听见身后那一句——

“为什么?”

停住轮椅,肖倾宇的回答无悲无喜,冷静无情。

“我不仅仅是肖倾宇。我也是公子无双,大庆右相。”

方君乾,

你不会知道,

我爱你……

“倾宇。”他一动,似想更加接近他。

此举却早在无双意料之中。

蓦地将轮椅后撤,为雪地造成了两道新的伤痕。

连冰雪都在叫痛……

“我会迎娶莼阳公主,为大庆联姻。”

而我将把这一切,深深埋藏……

方君乾忽然想笑:“你说你会陪着我,看遍世间美景。”

话犹在耳,你就要自食其言?

“是的,我会陪着你。”他深深凝视住他。

绝烈而缱绻的誓言:“直到,肖倾宇死去——”

这段感情,注定没有结局。

所以,我只能这样,永远陪伴着你。

肖倾宇会陪着方君乾,看遍世间美景——

直到,

呼出最后一口气……




第九十三章

离莼阳公主一行到京还有一天。

肖倾宇亲自于城郊竹林迎接和亲队伍。

当莼阳公主在侍婢的搀扶下走出华丽轿舆,头一眼就看见了肖倾宇。

虽然坐在轮椅上,比身边的人都低了一个肩膀。

但没有人会认为他低人一等。因为所有人都是围着他而转动!

肖倾宇的外表——清雅,温润,甚至略显幽柔苍白,但那挺得笔直的腰杆和清冷高华的气质,还有偶然间,眼眸中一闪而逝的锐利寒芒,无一不在提醒着聊盟公主——面前的这个男子,他内在的气质是凛然不可欺的高傲。

坚韧而倔犟的他,不会屈服于任何人的意志之下!

外表的柔弱,会使女人情不自禁去呵护他;内心的坚强,又让女人忍不住想去依靠他。

这样的男子——很吸引人,却也很可怕。

毅飞莼看着对面的肖倾宇,裣衽为礼。

“见过公子。”

毅飞莼笑得清丽如梦,雍容高贵如坠落人间的九天玄女。

肖倾宇一双比美丽女子还好看的秋水凝眸静静打量着毅飞莼,微微颌首。

看似无礼,其实已经给毅飞莼天大的面子了。

这不能怪他。因为我们的无双公子,从来没有追求女孩子的经验。

他不像方小侯爷对付女人手到擒来,肖倾宇很少跟女子相处,尤其是,像毅飞莼这样的人间绝色。

毅飞莼被他打量得心下一颤。有种浑身上下被看透的不舒服。当他盯着你时,仿佛任何秘密在他面前都无从遁形。

明明是一双清澈如月的绝美眼眸,为何给人的感觉竟是这般清冷!锐利!

第一眼!

莼阳公主就直觉,眼前这位以少年之姿官拜大庆宰相的无双公子,绝对是个不好相与的聪明人物。

毅飞莼暗暗告诫自己:这是个不能开罪的人。千万不要在他面前耍什么花样。

“莼阳公主远道而来,肖倾宇有失远迎。有招呼不周之处还请公主海涵。”

毅飞莼还礼:“哪里,公子实在太客气了。”

说完两人面面相觑,再度陷入冷场。

肖倾宇叹了口气:现在该说些什么?

心里忽然涌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方君乾在就好了,他一定知道。

于是,无双公子以惯用的疏离口吻冷淡道:“既如此,请公主先回驿馆稍作歇息,明日一早起身进京。”

(我吐血:公子呀~~!!你这样是一辈子交不到女朋友的!)

和亲队伍如长蛇般在竹林里游走。

无双公子催动轮椅走在队伍最前面。

暮蔼沉沉,一轮残阳高挂,竹林仿佛笼罩在薄薄的淡青色的烟雾里,美轮美奂中暗藏杀机。

肖倾宇心中一动,抬手挥止队伍。

纤长右指扣住一枚飞蝗石。肖倾宇静如处女,八风不动。

两道黑影倏地窜出竹林!

手指轻弹,暗器呼啸而出!

两声惨呼!飞蝗石打中一人穴道立即飞弹射中另一人——典型的一石二鸟。

肖倾宇神荣不动,金线从掌心圈离,突然绷紧直取刺客!

嘶。

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响。肖倾宇拉直的天蚕金线上,缓缓滴下一串浓稠血珠……

“呀~~~~!!!”毅飞莼爆出一声尖叫!

无双公子面色一冷:“谁让你出来的,进轿去!”这女人真不知死字怎样写!<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