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4-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44

,炽烈绝丽;肤白胜雪,温润如玉。

红与白的组合有一种决绝的、凄艳的美,宛如浴火凤凰!

在场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身穿红衣的肖倾宇。

毅飞莼忽然感觉自己与他相较居然黯淡失色。

方君乾走上前,目光复杂: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穿红色很美?”

“肖某没穿过红衣……”肖倾宇淡雅微笑,掩住眸底失落,“只是今日小侯爷大婚,肖某若穿一身白衣前来道喜,未免失礼。”

红色是喜庆的颜色。

今日披红穿绯,只是不想令他的婚宴因自己稍显清寂。

“倾宇……”方君乾喉咙胀痛得再难吐出一字。

肖倾宇在轿子里端方欠身,云淡风轻:“恭喜小侯爷了。”

火红缎帘轻轻放下,隔断两人交汇的视线。

好似,

隔断了一场羁绊,

一段姻缘……

起轿,进府。

方君乾眼睁睁看着大红软轿从自己身边经过。

突然有种

瞬间寂灭的感觉。

毅飞莼轻颦娥眉,望着手中杀气纵横的黄泉剑。虽剑未出鞘,但那冷冽的血戮杀伐之气还是让娇生惯养的莼阳公主感到透骨寒意。

不满的抱怨:“这肖丞相居然在大喜之日送件凶器,真是太不祥了!”

方小侯爷在一旁抱臂嘲弄:“若是连黄泉剑都驾驭不了,公主又有何资格陪伴本侯终生。”

围绕英武侯方君乾的,不只有表面的荣誉辉煌,更多的,还是无边无际的杀戮、阴谋、孤独、血腥、倾轧——就如方君乾的碧落剑。

有资格陪伴方君乾的人,只有一个肖倾宇。

如同碧落剑的伴侣,只有一把黄泉。

方君乾那种独特的怪异的腔调,带着三分冷峭,尾音拖得老长,阴阳怪气的足可把死人气活——如果小侯爷愿意的话(无双公子语)。

在他那略带轻蔑的目光中,毅飞莼脸刷的通红!

胸腔中一波一波的愤懑不平让她急速的喘息起来。

不服气地猛然拔剑!黄泉剑簌地抽出了剑鞘——

毅飞莼只觉得纤纤玉手如被疾风卷过,刷地一凉,血珠子就流淌了一串!莼阳公主尖叫一声,差点吓晕了过去!

剑锋肯定没有割着手,这完全是被剑气所伤!

此剑——认主!

房间顿时乱作一团!

丫鬟侍从如热锅上蚂蚁般手足无措!

“公主受伤了!”

“快给公主止血!”

“拜堂大典都快要开始了,这可怎么办呀?!”

还有一句话大伙儿都在心底不敢说出来:大婚见血,决非吉兆!

眼前红影一掠而过。待众人反应过来,却发现原本靠在门榄上的方小侯爷早已不见了踪影。

连带着那柄黄泉剑也不翼而飞!




第九十七章

“君乾人呢?!”老王爷风风火火赶来,“究竟怎么回事?拜堂大典就开始了,莼阳公主伤了手,君乾连人影都不见一个!要让全天下都看笑话嘛!?”

兰姨连忙宽慰:“王爷别急,您要招呼宾客不能离开,待臣妾去找找乾儿。”

“就怕到时拜堂吉时已过。”

兰姨苦笑:“王爷,为今之计我们得做些准备。找得到固然好,要是找不到的话……”

定国王爷一挥手:“本王已找了一个身形面貌相似之人。如果找不到,就让他代替着拜堂吧!”

兰姨轻叹:“也只能如此了。”可新婚之夜就让新娘独守空闺,这未免……

正当定国王府为方小侯爷的失踪搅得人仰马翻之际,谁都没想到,引起骚乱的罪魁祸首此刻正在王府内院,离他们相隔不过十数米。

“公子,您不去大厅吗?新人要拜堂了。”侍从恭敬询问。

“肖某喜静,这里很好。”

肖倾宇安详坐于花园中,看着花木繁茂的寂静后院,淡淡挥手:“你也不用侍候了,退下吧。”

谁都知道无双公子喜静,一时定国王府庭院竟无人敢来打搅。

五月初五,正值花园万紫千红,繁花似锦。

风吹花木,疏影摇斜。

肖倾宇红衣绯艳,朱砂如梦,给人误闯冉冉红尘的迷离。

今日,你便要拜堂成亲了……

真快呢……自十七岁初识至今,

一转眼,记忆便追溯了五年……

你现在一定在心里怨我为她提亲。

可是,方君乾。

肖倾宇只能以这种方式保全你。

你能理解吧?

你能……理解吧……

肖倾宇心情激荡之际,竟没发现已有人接近他十步之内。

“谁?”肖倾宇目光一凌!掌心捻住金线一晃一甩,直取不速之客!

方君乾用剑隔开金线!

然后,两人都没动了。

彼此心中,同时升起时空交错的错觉。

仿佛……五年前初遇那一幕重演。

只不过今天,肖倾宇穿的是红缎衣,方君乾拿的是黄泉剑。

如果相遇是一场悲剧,

那么前世,就已注定这凄怆的结局。

此情可待成追忆

惟独你——是我终结不变的宿命……

两个绝世男子,红衣如绯,深情相对。

方君乾穿过卵石小径,走至他身边,将黄泉剑郑重奉至他手中:“碧落只有黄泉才能相伴。”

而这黄泉剑的主人只能是你。

倾宇,只能是你……

肖倾宇手捧黄泉剑,知道此生注定与眼前男子生死纠缠,碧落黄泉。

方君乾幽幽道:“今日是本侯大喜之日呢。”

肖倾宇突然醒悟:拜堂吉时快到了,他怎么会在这里!

方君乾再一次重复:“倾宇,今日是本侯大喜之日呢。”

肖倾宇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所以——”邪邪一笑,“倾宇就成全本侯,收下这条红巾吧。”

他指间的红巾绯艳如火,清风吹起它倾尽天下的宿命。

我会将这红巾赠与此生唯一认定之人。

除了他,方君乾再不会爱上他人。

肖倾宇凝望着他深情企盼的眼睛,晶莹剔透的手指终于接过了红巾的一头。

事隔四年,肖倾宇终于收下了那条红色长巾。

大堂的鼓乐声传入两人耳中。

吉时已到。

即使知道,这段感情不会得到全天下祝福。

即使知道,这个喜堂里只有我和你。

即使知道,这是不伦之恋。

可是——我爱你。

没有高堂祝福,没有亲朋恭贺,甚至没有世人的认可……

就两个身着红服的男子,各持红巾一端,庄重、虔诚,遥遥对拜了三拜。

桃枝为约,红巾定情,红线结发——

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拜过堂,他听见他那低沉沙哑、饱含情感的言语——

“方君乾爱肖倾宇——此生不渝。”

一瞬间!

泪如雨下!——

一滴又一滴的晶莹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珍珠,纷纷滚落肖倾宇白皙无瑕的脸颊。

颤抖的闭上双眼,试图止住泪水,但泪水仍旧放肆决堤,恣意奔流,根本不听使唤。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方君乾的掌心,痛的灼人。

方君乾强忍心底悸动,不经意间,指尖已然触及那张泪流满面的侧脸,柔柔地抚了上去。

修长有力的十指,用最轻柔的力道,徐徐擦抹去他温热的泪。

肖倾宇喉间,逸出一声像是被紧扼的哽咽。

更多的泪珠纷涌下来!

方君乾一声不响为他揩拭着眼泪,一遍一遍,反反复复。

满足而怜惜的喟叹——

我的……倾宇呀……

这绝世男子,何曾如此哭泣过。

他公子无双,何曾这么软弱过。

命中注定,肖倾宇此生眼泪,只为方君乾一人而流。

温柔捧着肖倾宇白皙清丽的脸,方君乾再也抑制不住,深深地吻了上去。

滚烫惊人的吻覆上水色的唇,清泌、冰凉。细细描摹之余却透着如火般的深情,仿佛想用热度将他融掉。

肖倾宇仰起头,缠绵回应……

青丝拂乱。

唇齿**。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史书记载,寰宇帝方君乾于二十二岁生辰后,世人再不见其围戴红色长巾。

千古圣君寰宇帝一生没留下任何子嗣,驾崩后,其异母弟弟方卫伊继位,承接“倾乾盛世”繁荣,史称文成帝。




第九十八章

好不容易处理完大小事项,安抚好莼阳公主,定国王爷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厢房,却见兰姨正偷偷地抹着眼泪。

看见他,兰姨慌忙擦干泪摆出笑容:“回来了?”

“怎么哭了?”老王爷心有所料,“是不是没找到君乾?”

兰姨摇摇头。她一问仆人无双公子所在之处,赶去后一看,果不其然看见了君乾。

然后,她躲在暗处,目睹了两个绝世男子红巾定情,庄重拜堂。

她看见肖倾宇泪如雨下,方君乾为他温柔拭泪。

她见到这一对世所不容的男子缠绵拥吻,难舍难分。

——却没有阻止他们……

是不忍、不能、还是不愿?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一股深切的悲哀死死勒紧了她的喉咙。

那是——相爱不能相守的绝望……

霎时,兰姨刚刚收起的泪水再度泛滥!

她哽咽哀求:“王爷……兰妃自知不对……只是,倾宇这孩子……实在可怜……”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对他们两个,未免……太残忍了……”

老王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