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45

忍不住一叹:“肖倾宇不是普通人,君乾也不是。如果肖倾宇不是肖倾宇,如果方君乾不是方君乾,如果这两人能平庸一些,如果他们不是那么出众出色,相信世人也不会把目光放在他们身上,反对自然也就小得多……”

苦笑:“可偏偏——”

他们太完美了。

完美到世人容不得半点瑕疵。

“兰妃,”定国王爷目露哀戚:“他们已不再属于自己了。”

不过定国王爷还是小瞧了自己儿子——方小侯爷想做什么事又岂会在乎世俗眼光!

新婚之夜,莼阳公主独守空闺。

好吧,如果第一次是情有可原,那么第二夜、第三夜、第四夜……整整一个月,小侯爷连新房都没踏进一步!

大婚一月有余,新娘还是处子之身,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视为**裸的羞辱!

“夫君留步——”毅飞莼忍无可忍叫住刚要出门的方小侯爷,“莼阳有话要说。”

方小侯爷饶有兴致地停住脚步:“公主有话请讲,本侯洗耳恭听。”终于忍不住了——不错不错,居然能忍上一个月,别的暂且不说,光这份忍耐力就令人刮目相看了。

为何时至今日,你还唤我为‘公主’?

你是我的夫君呀!

毅飞莼满怀悲戚。

似犹豫许久,终于缓缓开口:“小侯爷可曾为莼阳……倾寸缕之心?”。

毕竟是羞赧的问题。言毕,莼阳贝齿轻咬住**红润的下唇。

略微悉声片刻,方小侯爷利刃般的话语在耳中悠然决裂:“未曾。”

没有丝毫转圜的声音,让莼阳公主往日里的端庄谦雅化成浓重的哀怨与暴戾。

“为何!?”她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不是吗?

“公主嫁到大庆来的目的我们都很清楚,公主也不必在本侯面前装无辜。”

方君乾亮如星的眸子盯住她的眼睛:“更何况,本侯已把毕生情爱都倾注于一人身上,哪还有多余分你。”

他的声音里,有着截金断玉的坚硬,坚定与坚决。

方君乾走了,连头都没回。

莼阳公主仿佛浑身力气被抽得一干二净,扶着椅子扶手慢慢坐到红木座椅上。

弯起失血唇瓣无声自嘲:谁能想象,自己的情敌不是如花美眷不是似水佳丽,竟是……一个男人?嗬、嗬嗬……

商议完朝政大事,方小侯爷推着无双公子朝宫门外走。

路经晨晖殿回廊时,一阵喧哗打骂声传入两人耳朵。

“殿下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然后是方简惠的踢打怒斥:“**!看你还敢不敢!”

无双公子挑了挑远山眉,向方小侯爷打了个“过去看看”的眼色。

果不其然,方简惠正对一个摔碎茶盅的婢女又打又骂。

“真巧。”

听闻这两字的方小侯爷不由侧头望向肖倾宇,恰见无双公子微微一笑,温雅的让小侯爷毛骨悚然。

“啊~~~~”一声惨呼!方简惠右腿一瘸,人直挺挺地掉入卞御湖中,溅起高高的水花!

“救命~救命~~!”看着在湖里拼命扑腾的方简惠殿下,岸上一众婢女公公顿时乱作一团!

无双公子不慌不忙地闪人。

方君乾像是头一回认识了肖倾宇:“倾宇,你做的吧?”

肖倾宇拂了拂官服袖袍,一派清贵雍容:“肖某只是恰巧路过,小侯爷若拿不出证据就不要胡言乱语,小心肖某告你诽谤。”

“少来,本侯就是人证。”方小侯爷眼尖,方才清楚地看见肖倾宇射出金钱镖打中方简惠右腿,然后天蚕金线捆住方简惠将他一把甩进了卞御池!

方君乾好奇地摸着下巴:“莫非太子殿下又得罪了肖丞相?”

“没有,只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他把玩着掌心金线。

“不过——”肖倾宇语调一转,温文儒雅道:“太子殿下既敢对肖某出言不逊,想必已做好被报复的准备了吧。”

满、头、冷、汗。

小侯爷感慨:“倾宇,我发现你越来越记仇了。”

无双公子承认:“是呀,自从认识某人后。”

方小侯爷:“……”

沉默片刻,两人痛痛快快笑出了声!

无双公子肖倾宇绝妙之处岂只容貌?他聪慧绝伦排忧解语,连幽默都是举世无双的。

有他在,世间一切便是多姿斑斓。方君乾简直不敢想象失去他的世界会是什么模样。

“倾宇,”他忽然俯下身在他耳边吐气,“我们走吧。”

走?

淡淡问道:“去哪里?”

“哪里都行。”方君乾从椅后转到他面前,满目憧憬期待,“什么都不管、不顾、不要了。我们可以找个世外桃源隐居起来,谁也找不到我们。如果倾宇觉得无聊了,我们就一起游遍大江南北。倾宇不是说要陪本侯看遍世间美景吗?这妖娆江山,千年古迹,本侯可以陪倾宇一起。”

肖倾宇静静看着他,秋水明眸里泛着淡淡的光华。

方君乾邪气道:“老实说,本侯不是很廉洁哦,当了几年英武侯还是颇有些私蓄的,如果省着点够我们花用一辈子了。”

肖倾宇唇角微微一翘。

“偶尔回家看看父亲和兰姨,至于传宗接代的事就交给卫伊吧。”怪不得方小侯爷心心念念想要个弟弟,原来早有打算了。

“都已经安排好了呢。”他温柔凝望着白衣清雅的公子无双,伸手邀请:“倾宇,我们走吧。”

肖倾宇端坐在轮椅上。

温润如玉魄,清冷似月魂。

方君乾略带忐忑地看着冷隽冰洁的公子无双。

忽的肖倾宇悠悠一笑——云销雪霁,春回大地。

握住他伸出来的手,他说:“好。”

一股澎湃激情直冲胸臆,血液为之沸腾。方君乾几乎想放声长啸,最终却只化为一声轻笑。

走吧!

真的什么都不管了、不顾了、不要了!

除了你——

我的倾宇!




第九十九章

望着方君乾留下的书信,定国王爷百感交集。

终于还是走了……

轻叹一声: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兰姨问道:“乾儿是和倾宇这孩子一起走的吧?”

老王爷苦笑:“其实本王还蛮佩服自己儿子的,居然能拐走名动天下的公子无双,光这份能耐就令所有人望尘莫及了。”

兰姨娥眉轻颦,担忧道:“臣妾只怕皇上不会放过他们。”

老王爷放声大笑,笑她杞人忧天:“你以为他们是谁!绝世双骄要走,天下有谁拦得住他们?他们如果要躲起来,谁又有本事找得到他们?”

皇宫内苑,嘉睿帝病入膏肓,咳嗽得如癫如狂!

“朕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抛下一切去陪他……肖倾宇——你这疯子。”

大庆朝堂上少了两个举足轻重的人物。然而,皇帝不吭声,大臣们也不会自讨没趣去触怒龙颜。

公子无双和英武侯方君乾仿佛原本就没有存在过一样。庙堂之上依旧你方唱罢我登场,风云变幻诡谲莫测。

不过,这离绝世双骄已经太过遥远。

方君乾和肖倾宇,开始逐渐淡出各国权贵的视线。

谁都不知道在绝世双骄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只有一个不慎跌入峡谷的樵夫说,自己在奄奄一息时被两个神仙所救,他们就在桃花遍野的山谷里隐居。

不过奇怪的是,当那个樵夫再度入谷找寻,却再也不见那两个眉目依旧的神仙中人。

只剩下一栋清隽秀雅的竹屋,在落英缤纷的山谷中,安静地孤寂……

三月江水阔,悠悠桃花波。

飞红千里,让人深感误闯江南水墨之画的悠然迷蒙。

点点桃瓣飘零于澄澈湖面,一曲桃花随流水,别有天地在人间。

“呿——”悠长空灵的鸟鸣在空荡荡的湖面回响。

一只白鹭贴着水面一掠而过!一圈一圈的涟漪波纹在水面缓缓漾开。

波光水雾中,一叶扁舟悠悠荡来。

小舟上一坐一站两个身影,朦白胧绯。水波烟隐,落红翩飞,两人宛若画中仙人般荡舟而近。

青青长篙一点,扁舟就在湖中顿住。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红衣男子慵懒托腮,邪魅眼睛注视着手中鱼竿,“本侯天佑于身运势惊人,一定能钓着鳜鱼的。”

“似你这般心浮气躁,能钓得上鱼才是怪事。”白衣公子面容雅致,眉目如画,偏偏没有会让人误认为女子的娇弱,因为他的气质是彻骨的冰,淡漠的寒,玲珑的透。

谁都不会想到,绝世双骄就隐居在城郊山谷中!真是应了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方君乾邪邪一笑:“如果本侯钓不上鱼那绝对是倾宇的错,与本侯无关。”

肖倾宇八风不动地握着钓竿,衣不带水。连垂钓,都垂钓出绝世风华。

无双公子微微撇过头,方君乾看见他眉间的优柔朱砂以及眸中询问之意。

小侯爷索性将钓竿扔到一边,把一顶箬笠扣在了无双头上,遮住他的容貌:“倾宇有沉鱼之容,那鳜鱼见了你都自惭形秽钻入了湖底,本侯怎么还钓得上来。”

他一脸“都是你的错”的笃定表情,重新拾起鱼竿:“不信倾宇戴着箬笠试试,本侯一定钓得上来!”

话音刚落,浮漂微微一动。

方君乾大喜!忍不住朝肖倾宇得意:“我说吧!”

鱼呀鱼,你真是太给本侯面子了!

炫耀似的一提钓竿!一尾活蹦乱跳的鳜鱼猛的落在甲板!

肖倾宇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忽觉手中钓竿微微一沉——上钩了!

无双公子莞尔一笑,也将那条鳜鱼甩到甲板上。

看着两尾不停腾跳的鳜鱼,方小侯爷建议:“不如今夜吃‘桃花煮鳜鱼’吧,配上‘碧血桃花’酒,那滋味一定妙不可言。”

还有眼前之人相伴……

满足地叹口气:这才叫人生呀~~~!

“可以呀,”无双公子淡淡道,“反正不是肖某下厨。”

肖倾宇有种天赋——他能够一本正经地说出很好笑的话,然后在别人哭笑不得时自己仍能不动声色。

小侯爷现在就啼笑皆非。好不容易板起脸,语重心长教育:“倾宇呀,你这样是不对的。怎么可以把重任都扔给我呢,偶尔你也要做顿饭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