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48

极近,似乎对他慈祥地笑了笑。

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陛下圣明……犬子已然大义灭亲,陛下这回可以放过……乾儿了吧……”

所有人都没料到,定国王爷会用这种方式来保全英武侯——包括方君乾自己。

沾满鲜血的右手捂住自己的脸,方君乾喉中哽出绝望的干嚎,嘶哑得像濒死之人发出的哀鸣。

轻轻推搡着父亲魁伟的身躯,

“父亲……”

“孩儿知错了,”

“孩儿以后一定听您的话……再也不惹您生气……”

“父亲?快起来呀……不要吓孩儿。”

“求求你,起来……父亲!——”

君乾,你又把老师气走了?

每天耍刀弄剑,文采却一点都不长进……

男人如果吃不了一点苦那叫什么男人!我儿子将来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怎可以认输!?

今天又跑哪玩去了?满头大汗。

乾儿,此次出征一路小心。爹娘在家里日夜祈盼你平安归来。

目光蒙眬中,那个慈祥和蔼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

一声响雷,大颗的水珠从天上坠落!

“王爷……”兰姨挣脱身旁之人,簌簌爬至定国王爷的尸体旁。

“兰姨。”方君乾浑身提不起一丝力气,碧落剑在手中摇摇欲坠。

兰姨左手握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温柔抚上他的头发:“乾儿,叫兰姨一声娘亲吧?兰姨还从没听你唤我一声娘亲呢。”

头顶传来的温暖使人眷恋。

方君乾痴痴望向温柔微笑的兰姨,唤了一声:“娘亲……”

她满足一笑,双手忽然抓住方君乾持剑的右手,用力一刺!

鲜血溅在方君乾脸上,温热的腥味令人屏息。

他看见兰姨如折了翼蝴蝶轻飘飘倒在自己脚下。

“王爷呀……”她轻轻握住定国王爷的手,朝他绝丽一笑。

黄泉路上,有臣妾陪你。

那双永远闪烁着温柔的秋水凝眸终于缓缓闭上。

父亲……

母亲……

那是一直爱我和我一直爱的人啊!

他们……双双死在了我的手上!

心里某些东西倾塌了!

方君乾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痛哭出声。他知道这一哭,就会被视为叛党余孽就地处死。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只有活下去,才能报仇!

心脏在抽搐**,痛苦得想用手将自己胸膛撕裂!

不能哭……

不能让父母的牺牲付诸东流……

不但不能表露悲痛,还要对仇人叩首谢恩。

方君乾跪于尘埃:“叛党已被臣亲手诛杀,臣,幸不辱命……”

既然方君乾已亲手杀了自己父母,大庭广众之下,嘉睿帝也不能自食其言。

君无戏言,不是吗?

“爱卿果然没令朕失望,不愧为忠君爱国的臣子典范。来人,将这两具尸体抬走。”

“摆驾,回宫。”

方君乾闭起眼睛,感到有人接近自己身边,感到至亲的尸身被人抬起,感到皇帝銮驾浩浩荡荡离开刑场……

不响,不动。

胸腔中有一头野兽在不断咆哮嘶吼!

活下去!

活下去报仇!

他一遍一遍告诉自己。

此恨——

不共戴天!

至、死、方、休!




第一百零四章

二十二岁的绝世双骄,为他们的任性付出了

无法挽回的,鲜血淋漓的代价!

电闪雷鸣。

随着一道电光划亮天际!倾盆大雨瓢泼而下!

来晚了……

看着空荡荡的刑场,地面上不断被雨水冲刷的血迹,还有孤零零跪在刑台中间不响不动的男子。

肖倾宇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嘉睿帝的提早一个时辰行刑,让肖倾宇所有期望庆幸付诸东流!

冰冷的雨水打在肖倾宇脸上,生疼。

“公子?……”

肖倾宇轻轻挥止劳叔的话,只凝望着刑场中央的红衣男子。

雨淋在他的身上,他的火红衣衫逐渐湿透,贴在身上,凄厉如血。

突地,他张口呕出血水,全身**抽搐。

肖倾宇痛苦地闭上眼!不忍再看!

痛楚尖利若刀剑,一下下凌迟两人的心。

家破人亡的现实不断摧残着方君乾。

从血液、从骨骼、从心脏、从灵魂……由里而外的毁灭!

无双公子心知,如果挺不过这关,方君乾就彻底废了。

世上再不会有英武侯,方君乾将泯然众人矣!

“方君乾……”肖倾宇的声音在颤抖,“站起来……”

似乎有点茫然,这人呆跪了好一阵,才歪了歪头,向肖倾宇的方向试探着喊了声:“……倾宇?……”

“是我,我在这儿。”肖倾宇就在这儿,就在你身边,哪儿都不去。

所以——“站起来,嗯?”他的声音带着微微的不确定——站起来好吗?方君乾是不会被击垮的,对不对?

方君乾抬起眼,似乎想笑,却比哭还悲戚:“倾宇……我……站不起来了……”

他站不起来了呀!~~~

当初因他那句“方君乾,站起来。”,倒在血泊中的男人从此成为不败的神话。

而如今,这个神采飞扬的男子,对自己轻轻说——我……站不起来了!!

他站不起来了!站不起来了呀!!

肖倾宇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双手一支,肖倾宇跌落轮椅!污秽的泥水溅了他一身白衣!

“方君乾,我在这儿。”他拥住他,低语慰藉,“我在……”

好吧——既然你站不起来,就让我下去陪你。

这生生死死,几番轮回,上穷碧落下黄泉——

方君乾茫茫然伸出手,颤抖着,不敢置信地摸索:“倾宇……是你吗?”

他回应:“是我,我在。”

宛如溺水之人抓到了最后一根浮木,他反抱住他,用尽全力!

只有怀中熟悉的体温和清香,才能勉强压制住那几乎要夺腔而出,令他窒息的绝望和疼痛!

大雨倾盆!

雷鸣,水声,电光,雨打。

凄风苦雨里,两个男子相偎相拥,耳鬓厮磨。

就像两条涸泽之鱼,相依为命,相濡以沫。

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模糊了两人的双眼。

方君乾哽咽着声,虚弱道:“倾宇……你还在呀……”

肖倾宇磨蹭着他的脸颊:“我在……一直都在……永远都在。”

当你失去一切,是否有这么一个人,一直陪在你身边。

那个大雨夜,定国府一夜倾颓,方君乾家破人亡。

那个大雨夜,种下了方君乾起兵造反的前因,注定了大庆覆灭的后果!

那个大雨夜,两个男子在刑场中绝望慰藉,相互依靠,相互拥抱。

恰似——

寰宇边缘、洪荒尽头,

仅剩的

温存环绕。

“倾宇……你在吗?”

“我在。”

“一直都在?”

“永远都在。”

他一遍一遍地问。

他一遍一遍地答。

“倾宇,你在吗?”

“我在。一直都在。永远都在。”




第一百零五章

方君乾最终还是不支昏迷。

锥心打击加上淋了一夜暴雨,让他整整发了两天的高烧。

第二天晚上,方君乾睁开了眼睛。

无比幽深,又无比明利。

肖倾宇对上方君乾的双眼,竟不由得为他的眼神轻微一颤。

那眼神虽谈不上森寒威严,更不致令人不寒而栗,却在无悲无喜之中让人望而生畏。

四目相望。

方君乾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倾宇可曾经历过亲手杀死至亲之人的痛彻心扉?”

肖倾宇缓缓颌首:“经历过。”

方君乾问:“什么感觉?”

很久的沉默。肖倾宇的声音清冷得像月光,看不见,摸不到,抓不牢,甚至不能清晰感受到。

“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方君乾温柔一笑。

肖倾宇望着二十二岁男子的虚弱容颜,心中被那一笑的残忍优雅所震,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方君乾变了,变的更加难以琢磨。

“倾宇……”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不再慵懒迷茫,“如果早晚都要拔剑,我宁愿在失去之前先下手为强。如果人生就是如此残酷,我宁可爬到那最高峰,让万千众生统统匍匐在我脚下!”

他,已经被逼上了绝路!

既然退无可退,不如索性放手一搏!

说完那几句话,方君乾已然累极。闭目,自言自语:“倾宇,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吧?”

肖倾宇没有回答。

只是用那双哀伤的、静楚的眸子深深凝视着他。

房间里浮起一阵淡淡的幽香,宁神静心。方君乾很快沉沉睡去。

劳叔走上前:“公子,定国王府里被充军充妓的下人都已救出并好生安顿。莼阳公主并无大碍,只是受了惊吓,现在被软禁于驿馆内。”

肖倾宇点点头。

方嘉睿总算还记得莼阳公主是和亲而来的,贸然杀了她于情于理都无法向聊盟交代。

“还有……”劳叔垂首,“王爷和兰妃的遗体都已安葬妥当。”

“嗯。”无双公子应了一声。缓缓地,从袖中掏出一个红得发亮的纸包。

那是在八方城,兰姨送给他的压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