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49

肖倾宇一直保存的很仔细,很妥帖。他一直很珍惜,那个母亲一样的女人送给自己的礼物。

将这个红包捏在手里,肖倾宇无声地笑:“莫雨燕、慕容战、俞斌、毅飞飒、定国王爷、兰姨……下一个会不会就轮到我肖倾宇?”

劳叔全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冷静无情的公子无双闭上双眼,露出千年不遇的无助脆弱。

但也只是须臾,待他再次睁眼,眸中只有睿智和淡漠。

他仍旧还是那个清贵无瑕、杀伐决断的公子无双!

“公子……公子不好了!”张尽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小院外面来了好多人……说要捉拿方小侯爷!公、公子……怎么办?”

张尽崖的临场经验委实不算多,那是因为他的“公子”实在太强了,而且手下人才济济。一向以来,无双也很疼他,尽量护着他,不忍让他涉险,所以他也很少需要面临什么难题。

——尤其遇上什么大事件,都让肖倾宇一手包办了。

像今天这种兵逼小楼的情况,更是极少、罕见——不!应该说是前所未有!

张尽崖不由觉得头皮发麻。

不用出去,光听外面的叫嚣喧哗,光看院外的火光声势,就可以料想门外究竟来了多少人。

方嘉睿果然没打算放过方君乾!在刑场放过方小侯爷只是对自己君无戏言作个交代。转个身,嘉睿帝就派兵来要人,势要斩草除根!

肖倾宇冷笑:“这御林军,端的来势汹汹呀。”

突然重重一拍扶手!“还真当我肖倾宇是死人吗!”

“更衣,换朝服。”无双公子安静地讥诮,“肖某倒要看看,谁敢在这小院放肆!”

正当太子方简惠领着五百御林军在小院外得意地高喊叫嚷,忽听“砰”的一声巨响,小院大门被打开了!

一彪杀气腾腾的死士二话不说出手便打!顿时拳影翻飞,刃光闪烁!

养尊处优的御林军哪里是他们的对手,一时间被打的鼻青脸肿哭爹叫娘!

连太子殿下都挨了好几脚,搞得灰头土脸。

方简惠气急败坏,惶急得如一头正在怒应敌的弓背的猫:“胆敢打伤御林军,想犯上作乱吗!谁指使你们干的?!”

“我。”一个清寒如水的声音,天地似乎都为之静了一静。

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

放眼望去,正见身着白底金纹螭吻丞相朝服的肖倾宇划着轮椅缓缓移出了小院大门。

“正是肖某指使。不知太子殿下有何指教。”

虽然肖倾宇面目清柔、身困轮椅,但他那不怒自威的尊贵气质,不容侵犯的倨傲神情,却令所有人心下一寒,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小院大门口,出现了令人屏息的寂静。




第一百零六章

火把在空气中噼噼剥剥的燃响。

肖倾宇玉白的脸庞被红艳火光染上一抹瑰丽色彩。眉宇朱砂杀气流溢,白秀掌心金线环绕。

水色的薄唇微微向上勾着,透着遗世的冷诮。

华贵的金螭丞相雪缎朝服穿在他身上,似乎在提醒着所有人:这个男子,不是随处可欺的普通百姓,而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庆右相!

他想干什么事,谁都阻止不了,有时甚至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

看着这样的肖倾宇,太子殿下忽然有点后悔向父皇请命率兵捉拿方君乾了——这么吃力不讨好的活儿,自己怎么会自告奋勇接了下来呢?

后悔归后悔,方简惠还得硬着头皮上:“肖倾宇,有人状告你窝藏钦犯。识相的乖乖把人交出来,莫要等到御林军进府搜查,到时候悔之晚矣。”

无双公子差点笑出来:他这算是恫吓?

在华贵轮椅里闲闲地说:“肖某有几点不解,还请殿下赐教。状告者何人,有无人证物证,可有真凭实据?”

方简惠呶呶道:“这个……”

无双公子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机会:“退一步说,就算小侯爷现在就身处小楼做客却又如何?当初在刑场之上小侯爷已大义灭亲证明其忠君爱国之心,陛下也是亲口嘉许过的。方君乾此刻仍是大庆正二品征匈英武侯!希望太子殿下牢记这点,莫要口口声声称其为钦犯,让他国笑话我大庆太子不知礼数。”

跟无双公子打官腔?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方简惠气得脸色铁青:“你!——”

“还有!”肖倾宇面色一沉!“太子殿下把我这小院当成什么地方?想搜就搜想走就走?!肖某再不济,也是堂堂大庆右相,岂容人在此地撒野放肆!!”

说到最后几句已是声色俱厉神容皆寒!

方简惠心里一悚,随即一惊,最后羞怒难当!

自己竟被一个残废唬住了!

摸摸揣在怀中的护身法宝,方简惠胆气不觉又壮了很多。

“圣旨在此!!”金丝黄缎在火把照耀的夜色里昭示着至尊无上的权势与威严,凸显出王权的说一不二不可违逆!

“皇上有旨,英武侯方君乾意图谋反,特令御林军抓捕归案,打入天牢另行调查。如有人横加阻挠,形同叛反谋乱。”方简惠得意洋洋:“肖丞相,你敢抗旨吗?”

另行调查?说得好听。这人一入天牢,只怕连尸骨都啃得一干二净了。

没想到嘉睿帝做的决绝至斯!他是决意要在死前与英武侯拼个鱼死网破了!

方君乾一日不除,嘉睿帝一日难安。

小楼的死士都默不作声地望向镇坐于门口的肖倾宇。

是反是降,他们都等着无双公子的一句话。

无双公子嘴角微翘:方嘉睿,你够狠够绝。

耳边回响着玄机子洞悉天机的话语。

空灵,飘渺。

“保一人而亡大庆,杀一人而得天下……”

保一人而亡大庆——

杀一人而得天下——

换了你,你会如何抉择?

淡定了眉目,无双公子把玩着掌心金线。

所有人都静静等待他的答案。

忽然,

肖倾宇优雅挥手,一声令下——

“拦住他们。”

平静的四个字,不平静的肖倾宇!

他轻颤眼睫,知道自己最终还是选择了“保一人而亡大庆”。

在方君乾与天下之间,他选择了方君乾!

别无他法。

怎能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眼前消失?

他必须保住那个男人。

为此不惜一切。

哪怕背叛大庆,倾覆天下!

“肖丞相,你是决意要为他犯上作乱了——来人,给我闯!”

肖倾宇猛拍扶手——

“敢!”

一个字。

真正的伟大人物根本无需多余的言语。

一个字就足以震慑天地。

不知怎的,方简惠竟想起大臣们私下里对肖倾宇的议论——肖倾宇不与人结怨,与人产生误会后也必定千方百计解释清楚,冰释前嫌。

但若一旦确定此人怨隙无法消除,公子无双定将他以及他所有亲朋好友知交族人赶尽杀绝寸草不留!将报复的可能悉数抹杀于萌芽状态。绝不让其有一点点死灰复燃,东山再起的机会!

平素静若处女,动则天翻地覆。

不击则以,一击必杀!

可怕的无双公子!

强大的肖倾宇!




第一百零七章

在肖倾宇喝出那声“敢”字后,一彪死士整齐划一亮出兵刃,迅速集成弧形围在小院门口!

没有二话,不退不让,无双公子的护卫毫不迟疑地遵从命令与御林军对峙。

气氛顿时紧张到极点!

冲突一触即发!

方简惠从未见过这等阵仗——不是皇家游猎的花架势,不是御林军演习时的点到即止。

完全的真刀真枪!针锋相对、杀气腾腾,骨子里透出的血腥狂暴怎么遮都遮不住!

仿佛只要一言不合就会狂吼扑上将对方撕成碎片!

肖倾宇的死士都是身经百战以一敌百的悍勇之士。不用说话,只是沉默地站着,就有股剽悍、冷漠、钢铁般的死亡的味道!

这岂是方简惠一个纨绔子弟所能承受的?

方简惠已是汗流浃背。连话都说不流利,磕磕巴巴道:“肖倾宇……你、你真敢抗、抗旨不成?”

“肖某无意抗旨。”无双公子一掸朝服,飞流出一片雪色。

平静陈述:“只要殿下退兵,肖某自当向皇上请罪。决不为难殿下。”

不知为什么,肖倾宇明明是坐在轮椅上的,明明比在场所有人都矮了一个肩膀。

但方简惠就是有种他在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错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甚至毫无来由。但方简惠确确实实真真切切的感到了沮丧,难堪。

他才是名正言顺的大庆太子呀!为何只有那个人才能得到父皇的信任,群臣的赞许,世人的追随!?

嫉妒的火焰冲昏了他的头脑,就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那孤注一掷的疯狂!

“肖倾宇包庇叛党视同谋逆!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都给我上!!”

肖倾宇知道——看来兵刃相见在所难免了。

不知今夜谁的血会染红小院大门?

正待下令大开杀戒,忽听御林军后方传出一声轻唤:“慢。”

无双公子浑身一震——那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难以置信地看见御林军让开一条大道——而这条道的另一头,出现的,正是方君乾!

此刻他不是应该在小楼卧榻上睡的正熟吗?为什么会在此时此地出现?

“本侯可不在小楼,请殿下看清楚了。肖丞相没有包庇叛臣,你们要的是我方君乾,可不要抓错了人。”

方君乾大病初愈,语气显得有些虚弱无力。但御林军却不敢放肆。

无声的威严笼罩着这个虚弱的病人,那是绝世战将的威严和气度,是所有军人心目中高山仰止的存在。

抛开身份和立场,其实在场的御林军,哪个不对英武侯方君乾抱有三分崇敬仰慕!

英武侯穿过数百金戈铁甲包围的漫长道路,径直走到无双公子面前。

那种风度一点不像个即将成为阶下囚的人,反倒似一个检阅百万雄兵的兵马大元帅。

矮下身,双目熠熠光彩摄人心魂:“倾宇,我回来了。”

无双公子叹了口气,满目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