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5

笑:“好。”转而认真道,“至于太子,你还是尽量与他修复关系的好。他是太子,是未来的皇帝,是可以掌握你我生死大权的人。得罪了这么一个人,总不是件好事。”
方君乾讥诮一笑:“太子只代表了他的出身,无关乎资质能力。倾宇你知道吗,当你和他坐在一起时,我总觉得你比他还像个太子。”
肖倾宇眸光流转,显得淡漠而凝重:“这种话也是可以随便乱说的?”方君乾凑近他:“本侯坚信倾宇不会本侯的。”
无双公子把玩着手中金线,不愠不火道:“如果你每月付我茶点钱,肖某就当没听见。”
方君乾不假思索:“你去告密可以,要我付钱是万万不能的!”
肖倾宇不依不饶:“堂堂方小侯爷,每天去别人家里蹭吃蹭喝,难道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不会。”他迅速回答并反戈一击,“倾宇呀,我们之间的情谊难道就值区区几顿夜宵?你用金钱来衡量我们之间的感情,实在太令本侯寒心了……”
倾宇公子没想到方君乾在这点小事上也会斤斤计较,不想多作纠缠。“好,好,小侯爷对,是肖某错了。肖某的确不该用金钱来衡量我们之间的情谊。”
“无双公子与方小侯爷真是一见如故呀,老夫打搅两位雅兴了。”林文正端着酒杯走过来,气质成熟,风度儒雅。
“林丞相。”两人同时行礼招呼。“不敢不敢!”林文正慌忙回礼,“两位皆我大庆之股肱。文足以安邦,武足以定国。老夫今后还望两位照拂,怎敢当此大礼。”
这老狐狸!——方小侯爷心中暗骂。林文正一直是朝政里的不倒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明哲保身两面三刀,既会做人,更会当官。“老狐狸”这三个字当之无愧。
无事不登三宝殿。也不知他此刻前来有何用意。
林文正背对众臣挡住那些好奇探究的视线,压低声音道:“公子,昨夜的事多谢你了。”
昨夜……表白?林依依?!
方小侯爷差点把口中美酒喷出来!他呆坐在那里,既尴尬又无奈……
肖倾宇倒是波澜不惊:“林丞相指的是什么事?肖某记性不好(不好?方君乾心下冷笑:谦虚了……),不该记得的事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就好、那就好。……此事关乎小女清誉,万望公子不要让第四人知道。”
肖倾宇瞟了身边的方君乾一眼——这第四个人正好端端地坐在林文正旁边,一脸无辜的表情。
心中好笑,口上却正经八百:“那是当然,肖某自不会让别人知道,请左相放心。”
林文正心满意足地走了。
“方小侯爷可听明白了,此事有关女子清誉,切不可跟人乱说。”
方君乾耸耸肩:“你以为我愿意听?本侯也是被逼无奈好不好。”
寿宴无疑极为成功。排场奢华,耗费巨大,多的是歌功颂德,缺的是活力新意。
寸毯寸金的纯白长绒毯上,象征大富大贵的牡丹争艳图开得惟妙惟肖,恣意盎然,映衬着绒毯上舞姿妖娆的舞姬们越发神采飞扬,娇艳欲滴,姣好的容颜令连大殿中央那五颗价值连城的
夜明珠都黯然失色。
不过再美丽的舞姬,再精彩的歌舞,当你连续看了好几年后,你也会感觉乏味透顶。
方小侯爷十分庆幸有公子无双坐在自己身边,两人一起谈天论地妙语连珠,到也别有一番趣味。
寿宴气氛更在嘉睿帝一道大赦天下的圣旨后,飙升至最高点——同时,也标志着宴会的圆满结束。
宴会一结束,张尽崖小朋友就出现了:“公子。”正要去推公子轮椅,谁知被方君乾抢先一步!“倾宇今晚有何打算?”小侯爷的手自然而然扶上倾宇轮椅的椅背,边问边推着他走出殿
外。
张尽崖很不乐意——照顾公子一直是他的工作任务,这个方小侯爷却总是抢他饭碗,摆明了要让自己失业!
所以张尽崖很不高兴,连带着也看方小侯爷不顺眼起来。
这种不顺眼在方君乾被他那帮狐朋狗友围住时达到了顶峰!
那帮人叫他去吃花酒到也罢了,他为什么要怂恿公子一起去?!
方君乾你自己堕落倒也罢了,居然还要拉着公子一起堕落!
公子怎能去那种污秽之地!——张尽崖简直不敢想象!!!
方君乾,你居然敢亵渎公子这谪仙般的人物,你就不怕遭天谴!
事实证明,方小侯爷什么都怕,就是不怕遭天谴。他鼓动巧簧之舌,好说歹说,足足耗了半个时辰,终于在肖倾宇不堪游说下如愿以偿!
张尽崖无可奈何。他也不能反对。他知道一旦公子决定了某件事,就容不得任何人置喙,哪怕这个决定是错误的。
于是,张尽崖只好眼睁睁看着这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杀向京城最负盛名的烟花之地——烟雨楼。
第八章
弱水三千巷,杏花烟雨楼。这地方是全京城男人的温柔乡、美人窝,当然,也是一掷千金的销金窟。这里有最醇的美酒,有最香的菜肴,最周到的服务,当然也有最**的美人。一句话
,只要你有钱,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他都可以为你办到!
“这杏花烟雨楼也算名满京师之地,倾宇可以看看。”
这嗓音玉珏相碰般好听,烟雨楼当家鸨母不禁抬头向门口望去。只见一个颈披红巾的尊傲少年推着一个高华公子进入了烟雨楼。
红巾少年随性不羁地负手打量着周围。他随随便便往那儿一站,便隐然有一种平视王侯的气概。或许,他本身就是王候。
这么一个王侯一般的人,此时却推着一张华贵轮椅——轮椅之中的少年公子显然行动不便,但他安静地坐在那里,清华似月,温润如玉,眉间一点朱砂让人过目难忘。他神情淡淡的,带
着几分漫不经心,整个人流溢着一种出尘的绝代风华。
这么奇特的组合出现,一楼大堂出现了短暂的安静。至于他们身后的那帮贵族子弟,则被人完全无视。
鸨母一生所见之人不知凡几,眼毒的很,一眼瞧出这几位绝非普通人。当下挥退**自己迎了上去,未言先笑:“呦!方小侯爷好久没到我们烟雨楼来了,姑娘们可是想得紧。这位公子
好面生呀,是第一次来吧?”
肖倾宇若有所思地望着方小侯爷——貌似他在青楼很吃香嘛……也是,以他的相貌、才华、权势、地位,完全符合“翩翩浊世佳公子,万千深闺梦里人”的一切,受女人欢迎理所当然。
此刻,这个“万千深闺梦里人”正带着一大帮人在青楼买醉。
除了肖倾宇和方君乾,每个人的膝上都起码坐着一个姑娘。早已有人按捺不住,抚摩亲嘴,上下其手,玩得不亦乐乎。
姑娘们知道方小侯爷眼界甚高,即使到青楼也要找天香国色,一般庸脂俗粉看不上眼,所以姿色普通的还真没自信找上他。
至于他身边的高华公子,只是这么安安静静地端坐着品茶,却像隔绝了尘世喧嚣。即使身处喧闹妓院,却恬寂依然,举止有度,看他的神态,大概在抚琴、吟诗、品茶、谈天的时候也是
一样的气态吧?
卖笑的姑娘们哪个不阅人多矣?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那些人的心思总窥得出一二来。男人嘛,要得不就是那几样?给他们就是了。
可是这位公子却截然不同。别说上前**,就算多看一眼也觉是对他的亵渎。
烟雨楼红牌莫雨燕静悄悄地倚靠在楼梯口凝视着肖倾宇……
莫雨燕是个绝色美人。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她乌黑的眼眸,桃花一般的俏脸,冰雪一般的气质。
用“艳如桃李,冷若冰霜”来形容她,恰如其分。
她自幼便被“杏花烟雨楼”的老鸨容妈妈收养,在青楼中长大的她,惯看风月,熟知人情薄凉,最擅长的自是察言观色、风流应酬。
聪明伶俐的她,自然知道自己所学一切都是为了取悦男人,年老色衰前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被哪个富家子弟看中,嫁入豪门做个小妾,摆脱这“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
人尝”的皮肉生涯。
——直到遇到了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年。
那个少年公子寂寞恬静地坐在那里,仿佛已等待了她五百年……
美得容易幻灭。
寂得让她的心,隐隐抽痛。
在那一刻。
莫雨燕终于明白
——原来今生投生此身,就是为了遇见他!
哪怕粉身碎骨……哪怕永堕阿鼻!
“小女子莫雨燕,见过小侯爷与这位公子。”莫雨燕袅袅娜娜地走下楼,姿态万千地对着两人福了一福。
从没在男人面前紧张过的她,此刻心里却忐忑不安。
她生怕自己的服饰不够齐整,自己的妆容不够自然,自己的姿态不够优柔,自己的……总之,她怕少年公子的眼睛里没有她!
肖倾宇的眼神无比凝定,又无比澄静。
此时,那无悲无喜的眼神正透过万丈红尘看着莫雨燕。
莫雨燕上前,脸上的笑容可令星辰失色。细腻滑嫩的玉手轻滑过少年柔雅的脸部轮廓,抚上无双公子的眉,轻轻道:“这位公子的眉悠然美好,盈盈似远山。”
手指下滑——“这双眼睛,如把花魂尽蕴在眉梢,又似把月芒尽摄在眼底……”
谁都没注意,楼上一双阴沉森鸷的眼睛正用毒怨嫉恨的目光瞪着肖倾宇。他追求莫雨燕多日,那烟雨楼红牌总是对自己不理不睬,没想到今日一个站都站不起来的瘸子竟令莫雨燕垂青至
此!
他恨!
他怨!
他妒!
哼哼,眼睛好看……
他百毒郎君发誓,定要让那瘸子尝尝眼瞎目瞽之苦!不知到那时这双眼睛还能好看的到哪里去……
莫雨燕的指尖轻柔向下滑去,眸中无限深情。“唇色清亮如水,隐有暗香幽柔,叫人忍不住想去招惹……”娇艳红唇,情不自禁吻了下去。
“慢着——”方君乾千钧一发拉开她!
他委屈道:“雨燕姑娘好生薄情,只顾看着肖兄却无视本侯,莫非是本侯让姑娘不悦了?”
“贱妾哪敢,怕是小侯爷眼高于顶,看不上贱妾罢了。”莫雨燕雪白贝齿轻咬,眼神勾魂的瞟了方君乾一眼。
“有吗?”方君乾邪魅一笑,大拇指暧昧**着美女**,薄情的嘴便随意印了上去。灵巧的舌撬开美女贝齿,细细摩擦着美人香腻齿壁,上下舔磨,尽享香艳——一看便是情场老手。
满满一桌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面前香艳一幕,痴痴瞪大了双目,傻傻屏住了呼吸。谁能想象如此**淫靡的举动,竟有人能做得如此如妖似魅,扣人心弦。
吻毕,方君乾放开莫雨燕懒洋洋靠在椅背上,将盛满玉液琼浆的夜光杯放在指尖轻轻摇晃,笑得勾魂摄魄。
肖倾宇对他失常的行为略感奇怪。印象里的方小侯爷,可不会如此……沉不住气……
肖倾宇试探般的开口:“夺人之美,可不是君子所为啊。”
方小侯爷冷笑:“倾宇可是在怪本侯没能让倾宇一亲芳泽。”
肖倾宇皱了皱好看的远山眉,直觉现在方小侯爷正十分不爽。聪明如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当炮灰。
左等右等,都不见肖倾宇前来慰问的方小侯爷终于沉不住气了。
“倾宇不要怪我抢了你的美人恩,本侯这完全是为了你呀!”他一脸“我全是为你着想”的关切表情,“身为大庆右相,天下英才惟你马首是瞻,倾宇怎能流连烟花之地,还跟一个**
纠缠不清?这不是寒了天下有才之士的心嘛!”
肖公子“哦”了一声,似笑非笑:“也不知刚才是谁在我耳边说‘人不风流枉少年’。”
方小侯爷干咳几声:“是谁说的?!有人说过吗?本侯怎么没听见?”
遇到脸皮这么厚的人,谁也没有办法。只听无双公子颇为感慨地说了一句话:“天下间,若论起厚颜无耻,你方君乾称第二,谁还敢称第一!”
“倾宇真是冤枉本侯了……本侯为了倾宇,不惜牺牲色相自毁清誉,但本侯亦不求任何回报……”他含情脉脉看着他。
“只要倾宇知道,本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倾宇。那本侯无论承担何种名声都安之若素、甘之如饴……”
肖倾宇看似面无表情。
但是那原本光洁而白皙,此时却青筋浮现、不住**的额头,仍是出卖了他。
郁愤。
抓狂!
如果不是人多眼杂。
肖倾宇一定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