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51

“没错……没错,决不能让他回八方城。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阻止他!”

庆历330年,大庆倾举国之力,设置重重关卡围捕阻截绝世双骄。

霎时满城风雨,天下震惊!

各国当权者自是乐见其成,纷纷拍手鼓劲,并坚决表示支持嘉睿帝此举——然后转个身便对亲信说:大庆完了。

有人不解追问。

解释说:这大庆至今还能傲立于世,就是因为文有无双、武有方侯,嘉睿帝不好好笼络到也罢了,居然还赶尽杀绝自毁长城。看来这大庆离覆灭也不远了。

大庆士兵抱怨连连。

在茫茫人海抓捕两个人是何等困难!这跟大海捞针有什么两样?

什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只是上位者对自己无能的自我安慰,全是狗屁!

更何况,他们要抓的不是别人,而是大庆的支柱——绝世双骄。

连长官们都怀疑,万一真碰上了绝世双骄,自己是否真有勇气朝他们举起兵刃。

连军官都这么想,下层士兵的抵触情绪可想而知。

也许,绝世双骄真正可怕之处并非骁勇善战谋略过人,而是——民心所向。

一辆马车在官道上飞奔疾驰。

此处离皇城已有五十里,再往前走十里就抵达兵家必争之地——茹永城。

皇宫内,嘉睿帝正指着地图上茹永城的位置,狞笑:“这里是通往八方城的必经之路,朕已派重兵把守,只要他们一露面就一网打尽!”

于此同时,马车内淡淡传出清润淡静的声音:“停车,原路折回。”

驾车的劳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路折回?”

肖倾宇语气是洞透先机的优雅自信:“现在茹永城定然八面埋伏,何必去自投罗网。立马回皇城。”

当军队在搜索皇城之际,驾车疾驰出城。眼下皇城风平浪静,茹永城一片风声鹤唳,无双公子当机立断下令重回皇都。谁也想不到,绝世双骄居然还会重回皇城!

劳叔一愣,立马大声应道:“是!”

手中长鞭在空中抽响,劳叔调转马车,马不停蹄赶赴皇城。

方君乾睁开眼睛。

“你醒了?”淡淡的声音中有着一种月光一样的清冷和忧悒,“好一点了吗?”

方君乾脸上挂起淡淡的,捉摸不透的笑容:“只要没死,便是最好的结果。”

简直不敢想象,如果那个黑衣人稍稍晚到这么一步,那方君乾……

无双公子带着一些复杂的眼神看着方君乾:“你没事就好。”

方小侯爷不置可否的笑笑:“本侯还以为倾宇一定会问那个救本侯的人是谁。”

“你不说,我也不会去问。到了想说的时候小侯爷自然会说——其实,只要你平安无事,肖某就放心了。”

“倾宇是在担心我么?”他邪气地笑,眼睛却是亮如星。

肖倾宇注视着他,忽而垂首不答。眉间朱砂凄艳如梦。

方君乾定定望着他。

明明身罹残疾,却比任何人都要聪慧努力;

明明不良于行,却仍无怨无悔为护送自己奔波数千里;

明明弱不禁风的身体,却比任何人都坚强、坚持,绝不轻言放弃;

“倾宇,方君乾何德何能,竟累你至此……”

眼前这人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他文武双修,惊才绝艳、风流天下。

这样清贵无瑕的人,应该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应该高高在上,淡漠俯视众生。

但他,却为了自己选择了一条满布荆棘四面残杀的道路。一条最危险,也是最难走的道路。

前者,权势与赞誉相伴,后者,坎坷与磨难同行。

肖倾宇冰冷纤长的十指静静握住他的手。

那双手,白皙秀气,坚定有力。任多少风云变幻波涛诡谲,仿佛只要握住这双手,便有了,温暖和安详。

肖倾宇眼睛遥望天际那轮壮丽蓬勃的东升旭日,轻轻开口:“哪怕粉身碎骨,肖倾宇也定护你周全。”




第一百一十章

“来者何人?不知驿馆禁严么!”护卫竖起长矛横眉冷对马车上的驾车大汉。

那大汉黄发鬈曲,身着皮革胡服,风尘仆仆,一看就知是外族商旅来大庆经商做买卖的。

大汉操着生硬的口音:“兵爷,这是出啥事了?小的来皇城多次,都是在这驿馆歇脚的,从没出过什么事儿……今个怎么?”

“此时不同以往了!现在全城戒严,况且莼阳公主在驿馆休养,岂容你们下榻!?”

“兵爷,你看我们大老远的……这都快宵禁了,客栈也要打烊了。”他一边说,一边往侍卫长的手里塞了点银两,“我们就住一晚,保证不给兵爷们添麻烦……”

“这——”护卫一脸为难,想拒绝吧,又舍不得到手的银子,想答应吧,又怕这行人闹出个什么事来。

眼睛瞟向马车布帘:“里面都是什么人?”

大汉低声下气道:“是我家主子。长年患病,受不得惊……”

“受不得惊?”侍卫长马上怀疑起来,“见一面怎的,会死人呀!马上叫人出来!”

黄发大汉急得直摆手:“兵爷,不行呀!万万使不得!”

明晃晃的枪头抵住大汉的脖子,侍卫长凶神恶煞道:“少废话!小心老子宰了你。”

“咳咳——”马车里穿出清幽悦耳的咳嗽声。随后一个悠静淡然的女子声音低低道:“莫汗耶,出什么事了?”

那个黄发大汉似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声震得愣了愣,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老奴不想让兵爷们惊扰……小姐……你。”

他称“小姐”两字的时候貌似有点难以启齿。

“无碍。”一只白玉般的手掀起车帘。

一个人,一个白纱覆面的人。

在车厢内端然跌坐。

她面色雪白而略显透明,一袭雪色披风裹住稍显单薄的身子,一头青丝没有绾任何发髻,只用一支白玉发簪随意挽起,愈发有弱柳扶风之态。

微微抬起头,那双傲气的远山眉让人心中一凛,偏眉下双眸澄澈如最幽静的秋水,沾染于眉目之间淡淡哀伤的艳丽朱砂,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虽看不见她的脸。

但,

这分明是——哪家的小姐。

侍卫们瞪直了眼:倾国倾城,绝代佳人呀。

不知哪个男子有这等福气……

侍卫长生平第一次感到自己唐突:“惊扰这位小姐了,没事没事,你们快进去歇息吧。宵禁后找不到客栈,这位小姐身娇体弱,可千万别染了风寒。”

白纱女子轻轻道:“谢兵爷。”放下车帘。

大汉驾着车转从后院进门。

瞅瞅周围空无一人,异族大汉——也就是劳叔——悄声往车厢里唤了一声:“公子?”

马车里传来闷闷的声音:“别说话,继续往前走。”

知道公子正在生闷气,劳叔不敢在这个时候搭话,应了一声“是”,心无旁骛驾车。

无双公子觉得自己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这件事被公子视为一生中的耻辱,抹不去的污点)

恰巧这时,方小侯爷从车厢暗阁中钻了出来。他也没说什么,只死死咬住唇,捂住自己嘴巴。

“方君乾,你若是敢笑信不信肖某立即将你丢出车去。”

“额——我不笑我不笑。”方小侯爷背过身面壁而坐。

虽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无双公子从他不断抽动的肩膀和无意中泄露的声音还是可以判断出——他在偷笑!

他咬牙:“方君乾,想死就直说。”

“倾宇呀~~”他冷不防抱住他,伏在他肩头笑得直喘气,“怎么办?——笑到内伤了。”

夜,昏暗的新月悬挂在夜空。

“我们今天没在茹永城出现,朝廷一定会以为我们已从水路顺流直下广茂郡,原本驻守茹永城的大批人马会被调遣至广茂郡堵截。”晶莹手指弹了弹地图,无双公子的微笑是料敌先机的睿智清傲,“而我们,就从茹永城出发!”

方小侯爷都有点同情追截他们的官兵了:“跟倾宇斗智真是一场噩梦呀!”

肖倾宇淡淡道:“事不宜迟,马上出城。”

正当他们准备上车离去时,一个始料不及的人出现了——

莼阳公主吃惊地盯着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身子开始微微发颤。

所有人都楞住了。

方君乾,肖倾宇,还有毅飞莼。

谁都不会想到,出发前会被正在散步的莼阳公主撞个正着。

怎么办?要不要杀人灭口?

可她毕竟是方君乾的结发正妻!

远远传来丫鬟的声音:“公主你在哪?夜深了,该回房歇息了。”

完了!

就算此时杀了她,得不到回应的下人也会心下起疑。

就算今夜走得出驿馆,他们的行踪路线也会被发现!

前路绝对九死一生!

毅飞莼定了定神,淡淡回应:“本宫在这儿,马上就回房。”

她居然没有揭穿两人!

不约而同的,绝世双骄松出一口气。

方小侯爷抱拳郑重道:“公主,方君乾欠你一个情。”

肖倾宇没有说话,只是,如同两人第一次见面般,用那双比美丽女子更好看的锐利凝眸深深注视着她。

毅飞莼端庄裣衽为礼:“小侯爷保重,莼阳祝小侯爷一帆风顺。”

方君乾跳上马车:“多谢公主,后会有期。”

肖倾宇冷不防吐出一句:“你爱上了他。”

这话的对象是莼阳。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笃定的语气。

毅飞莼惨笑。月光下,她的笑容也悲哀如霜月。

她手指着方君乾,眼睛却盯着肖倾宇:“是的,我爱上了他。”

即使皇兄再三警告,但她还是爱上了自己的夫君,聊盟的死敌,她的杀父仇人……

情之一字,岂能以常理度之?!




第一百十一章

她说:“是的,我爱上了他。”

肖倾宇霍然色变。

最终,向她深施一礼:“肖倾宇欠你的。”

“是的,你们两个都欠我。”毅飞莼高傲地颌首,“不知这情,何时才能还清。”

听着哒哒马蹄声越行越远,看着马车渐渐消失在如水月光里。

毅飞莼终于忍不住双手捂面低啜轻泣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