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53

当年小小的大庆英武侯所能祈望?

“苍天在上!”方君乾拔出腰间碧落,湛然青光遥指东升旭日!“方君乾今日指剑立誓,终有一日,我方君乾将踏平大庆,血洗皇都,杀尽所有皇室中人报仇雪恨!”

百万将士同声高吼:

“踏平大庆,血洗皇都!”

“踏平大庆,血洗皇都!”

百万铁血男儿雄浑怒吼震天撼地,巨浪般狂啸席卷翻涌奔腾——这声音,穿过辽阔的玉和撒平原,穿过数百年屹立不倒的大庆,穿过匈野聊盟倭奴天镔——最终响彻寰宇,震撼天地!

肖倾宇静静坐于马车中,遥望身处金戈铁马中睥睨天下的方君乾,一股比夜色还要浓重的悲哀气息从他的眼眸中散发出来。

朝阳照在方君乾身上炸出光芒万丈,炫目金光以他为中心一层层渲染开去,瞬间铺满整个平原!

方君乾一字一顿,截金断玉:

“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沉默低头,倾宇探手入怀,慢慢的,缓缓的摸出那条火红长巾。

绯艳的丝缎,似乎还保留有最后的柔情与温暖……

甫一张口,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猩红血迹沾在红巾上,斑斑驳驳,怵目惊心!

“公子!”劳叔一声悲鸣,惊惶如子规啼血。

无双公子挥止他接下来的话。

用力按住心脏,随后,他抬起眼悲伤地望着重重兵甲簇拥中的方君乾。

安静的孤寂……




第一百十三章

戚无忧滚下马鞍跪拜于地:“属下来迟,还请侯爷恕罪。”

方君乾负手傲然挺立:“可有因由。”

“启禀侯爷,因连日暴雨,飞卢桥已被大水冲垮,八方军只能下马步行,绕道下游的青岚桥冒雨前来,以致延误了不少时日。无忧让侯爷跟公子身陷险境,实在罪该万死!”

方君乾闻言笑笑:“既是天灾,非人力所能转圜,戚军师何罪之有。”

他说这话时自有一种海纳百川,气吞山河的气度与胸襟。

“小侯爷,”戚无忧仰头直视方君乾,幽深的眼神仿佛有着某种洞察人心的穿透力:“侯爷真的没有怀疑过?侯爷和公子九死一生,八方城援军却迟迟未到,难道,小侯爷就没有想过,

戚无忧有可能卖主求荣投靠大庆皇室,或是想……拥兵自重……”他没有说下去,凝视着方君乾。

方君乾细细一想,点头承认:“戚军师所说确有可能。”

“那?”

“也仅仅是可能,本侯又不会当真。”方君乾温和拍拍他肩膀:“本侯相信戚军师,也相信倾宇的眼光。”

戚无忧忽然很想落泪。

那彻夜难眠的煎熬,对主上危险处境的忧虑,承受下属的指指点点和妄自揣测,恐惧那即将到来的猜忌和怀疑,还有那承担百万八方军命运的可怕压力,这一切,他都顶住了。

可方君乾一句真挚的“本侯信你”,却让他几乎潸然泪下。

得主如此,夫复何求?

朝阳升起时最是辉煌绚烂。方君乾远望着朝霞包裹下的白垩关,突然意识到自己选择的道路将会多么舛错多变,坎坷残酷。

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么成就一位帝王又要牺牲多少人?

而他,将踏着无数人的尸骸爬至权势最巅峰!

接受天下敬仰万民膜拜,成为最接近神的存在!

没有退路了……

要么就走到底,黄袍加身君临天下。要么就兵败身亡,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他问自己:

方君乾,你能不能笑到最后?

深吸一口气,压下胸口的郁结与迷茫。

一勒马缰,他回身望向后面白帘飘飘蹇蹇而行的马车,安心捕捉到幢幢幔帐后那抹清隽剪影。

心,仿佛在一瞬间被填满。暖洋洋的令人眷恋。

并不是孤独一人呀,至少——还有他!

传令兵下马跪在方君乾面前,道:“报元帅,八方军已集结完毕,请示我军行动。”

面目冷淡的方君乾发出坚毅的口令道:“杀!”

一个字。

真正的王者在下达命令之时,根本无需多余的言语。

白垩关,注定成为英武侯覆灭大庆的第一个祭品!

事后,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所有人都震惊地发现,在方君乾那轻描淡写的一挥手和一个字之间,自己内心甚至连犹豫和迟疑的念头都没有,就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刀砍,枪刺,斧劈,

肉搏。

云梯、钩锁,纷纷搭上城墙,骁勇的八方战士开始不顾一切的攀登!

城头守兵不甘示弱,铺天盖地的火统流箭,滚木蝗石,雨点般飞向八方军——但不行。那微弱的反抗如杯水车薪,完全阻止不了八方军的势头!

八方军狂笑着,攀爬着,那疯狂的劲头简直令人胆寒!

他们不是人!是魔鬼!

守兵败势一经显露,八方军的进攻更加疯狂,黑压压的人踏着城头满地尸骸,紧追不舍。

方君乾冷眼看着城头这一幕,面无表情。

戚无忧发现,岁月如无形的流水,抹去了方君乾身上的一些东西,也增加了一些东西。

少年时的那份偶尔会不经意流露出的青涩与锋芒现在已经再难从他身上找到了。

飞扬的剑眉依然如出鞘之剑,深邃的眼睛依旧明亮邪魅,但这点飞扬与邪魅,也多了一点波澜不惊和让人捉摸不透的铁血威严。

他就站在那里,站在漫天红霞中,火红的朝阳、如血的红衣、飞扬的黑发,以及身后被拉长的阴影——组成一幅让人难以理解的光与暗的图腾……

方君乾遥望战局,嘴角微翘出冰冷的笑意:“倾宇,我们胜利了。”

戚无忧马上转身去看坐于马车中的肖倾宇。

雪白幔帐已被卷起,肖倾宇端然跌坐,静若处女,八风不动,眉目如画。

无忧军师惊奇地发现:时光仿佛在肖倾宇身上凝固了一般,公子无双居然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

似乎察觉到了戚无忧的视线。白衣公子缓缓抬头,朝他的方向睇了一眼。

就这一眼。

戚无忧终于发现无双公子的变化。

他,更倦了。

他的外貌没有沾染岁月的风霜,甚至,比从前更加幽柔、俊秀。

但他的眼神,却有一种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孤僻,与疲倦。

让人从心底里,为他感到顾虑、怜惜、担忧。

看着城头两军激烈的厮杀,看着本是袍泽的兄弟如今同室操戈兵戎相见手足相残!

无双公子不忍地垂下眼睫。

体内,是突然疯狂喧嚣起来的隐痛。

沉默片刻,肖倾宇轻轻开口:“是呀,我们胜利了。”




第一百十四章

沾血的旗帜如一团烂布被毫不珍惜地弃置于地。

方君乾扫了扫脚下已分辨不出颜色的战旗,面如沉水。

这是他曾用生命捍卫过的大庆战旗!如今却亲手将它从城头拔起,踏在脚下!

“跪下!”身旁的侍卫押着白垩关正副守将来到方君乾跟前,一脚踢在他们腿上强迫他们跪倒。

两个守城将领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然而眼神中的怒火似要喷薄而出!表情是犟悍不屈的执拗愤怒!

方君乾对着其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将军恭谨行礼:“老师,久违了。”

此人,正是白垩关大将,素有“大庆国翁”之称的郭淮术!

他曾跟随定国王爷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在方君乾幼年时也曾应王爷相邀,传授过方小侯爷兵法战郭淮术是方君乾当之无愧的启蒙之师。

虽说方君乾后来青出于蓝,战场上百战不殆锋芒无人可及,他的兵法老师完全被掩盖在英武侯光环之下。但不可否认的是,两人的确有深厚的师徒情谊。而且,方小侯爷相当敬重这位年

逾古稀的老元帅。

方君乾示意侍卫给两人松绑。

一得自由,那个粗豪副将就忙不迭跳将起来,抡起拳头朝他砸去!“老子揍死你个吃里扒外的!”

还没等拳头砸上方君乾的脸,侍卫们就一拥而上将他按伏在地!

方君乾连眉梢都没动,微微抬起下巴,用眼角余光俯视他:“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本侯只不过做份内之事而已。”

郭淮术此刻已经从最初的震惊愤怒中平静下来。平静下来的老将军,自有一股沉着稳重的儒将风度:“君乾,你是在走一条绝路呀!”

方君乾温和道:“多谢老师关心,君乾知道。”

老将军痛心疾首:“既然知道,你又为何执迷不悟?!”

“因为——他们没有给本侯悟的机会。”他低下脸,下颌的线条如刀削一般。脸上笑容不变,但那笑意却没直达眼底,“是他们,先不放过我。"”

郭淮术蓦然将眼睛瞪到不能再大,凶恶莫名地怒视方君乾。

“老师,归顺吧!——这大庆,终将灭亡。”

“呸!”一口血痰唾上方君乾的衣角。声嘶力竭的怒吼:“逆贼!你这荼毒大庆的畜生!你大逆不道**不如!老夫没有你这个弟子!你带给苍生浩劫,你将遗臭万年!”

静静听着老人的侮辱谩骂,方小侯爷丝毫不为所动。他没有辩驳,或者说,不屑辩驳。

方君乾负手傲然而立,红衣飘飘,冷峻得犹如屹立于顶峰上的神祗。

白衣如雪的肖倾宇就坐在他身边,沉默不语。

“还有你——”守城副将缓过气来,把矛头对准了公子无双,“你助纣为虐,不得好死!”

话音未落,方小侯爷已一脚踢在他小腹上!魁梧的躯体倒飞出去,重重跌落在地!那副将喷出一口血,五脏六腑在腹腔颠簸,痛得几欲昏死过去!

方君乾眼中宛如蒙上一层薄薄冰霜:“你找死。”

没有人可以当着自己的面诅咒侮辱倾宇——没、有、人!

那副将很不幸地踩到了方君乾的逆鳞。

郭淮术怔怔看着绝世风华的公子无双,忽然露出一副难以理解的悲愤表情:“公子……您不应该跟他在一起!”

方小侯爷淡淡道:“倾宇自当与本侯一道。”

白发老将不理他,挣扎着爬至肖倾宇脚边:“公子,您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大庆在他手里覆灭吗!你怎么可以助他出逃?你不单害了大庆,也害了自己!”

肖倾宇端坐于马车中,风度宛然。雪白长袍点尘不染,眼神中透着苍生不解的悲悯。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