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7-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57

公子助您千里逃亡,举国人人自危风声鹤唳,八方城也接到朝廷将侯爷您革除官职贬为平民的圣旨。但是,公子不一样。自从得知公子与您回八方城后,嘉睿帝就收回了捉拿告示,朝廷甚至还派专人打扫修葺小楼。公子的官位、权势、府邸、赏赐全部原封不动。”

将官们面色开始发白。

无忧军师吐露出残酷的现实:“嘉睿帝费劲心思极力笼络,只要公子回去公开露面,他依然是大庆右相,权倾朝野位极人臣。虽说大庆垂暮老朽,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公子他,还会回来吗?”

“会!”掷地有声!

方君乾微微一笑,笑容中有几许怜惜,几分落寞。

“倾宇他,不是为了大庆皇室,而是为了黎民苍生。这样孤高清贵的男子,怎会恋权慕势流连忘返。”

戚无忧发现,这个年轻的“八方城兵马大元帅”,一言一行似乎都有一种让人无法反驳的魅力。

也许,这世上最了解肖倾宇的人,是他。

事后,戚无忧问方小侯爷:“如若公子不回去,小侯爷会出兵援救大庆吗?”

方君乾很干脆道:“不会。”势不利,时不对,方小侯爷自然不会去干那种傻事。

戚无忧打趣道:“噢~~那如果公子求你呢?”

原本这句只是玩笑话,连戚无忧自己都没当真。谁料方小侯爷的反应令人大吃一惊。

他久久沉默。

半响,轻轻呼出一口气:“会。”

如若是倾宇恳求,本侯拿什么开口拒绝,又怎能拒绝?

自己会答应吧,为了他。

当戚无忧退下时,他恍惚听见方小侯爷自言自语的苦笑:“方君乾迟早有一天被你逼疯。”

谷嘉城。

一顶白色的软轿被轻轻停放在城门口。

软轿后面,站着劳叔和八十四云骑。

看着城头那面蓝底飞龙大庆战旗,肖倾宇禁不住喉头酸楚: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已到了大庆边境的谷嘉城。

疲累感袭遍全身。

如今,他是帝国唯一的希望了。

皇都岌岌可危,肖倾宇是大庆硕果仅存的最后战士。

他孤独一人,伴随在他身边的不是那个红衣如火的男子,而仅剩一面蓝底飞龙的大庆战旗。他惟有**着那面战旗,为大庆,为黎民百姓,孤独战斗至最后一刻。而他的敌人却包括了倭奴、匈野、聊盟还有天镔。

肖倾宇,什么都没有了。

世人皆知他是不败的公子无双,但谁也没有看到他辉煌背后的孤独彷徨。

但,既然选择了这条不归路,那就不能回头!




第一百二十章

“来者何人?放下武器。”守城士兵举起长矛厉声喝问。

八十四云骑都把手按在腰间刀柄上,只待公子一声令下就冲上去大开杀戒。

无双公子不作声地掀起雪白轿帘,静静地与士兵们对视。

恬。静水生寒。

惊。扺掌风云。

这本来是两种完全合不来、凑不拢、搭不在一起的感觉。

可是士兵们乍看到他,第一个迎面击来的感觉就是:

恬和惊。

看清楚了他清雅脱尘的容貌以及眉心一点绯艳朱砂,那士兵像被雷打中一样:“你……你是……你是……”

匡当一声,不知是谁手上的长矛掉到了地上

那些大庆官兵,那些或年轻或苍老的面孔,脸上尽是热切的期望,眼睛里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激动!

“公子,您……您终于回来了!他们都说您不会回来了,但我们一直不信!我们知道您不会抛下大庆,更不可能丢下我们不管的!”

“我们知道您一定会回来的!”

“恭迎公子!”

“恭迎公子!!”

“谷嘉城全体官兵愿追随公子,誓死杀敌!”

不知是谁第一个领头,士兵们不出声地纷纷跪倒在无双公子面前,如翻腾的麦浪,黑压压一片。

肖倾宇傲然扬声:“倭桑只能嚣狂一时,绝无长久之理。上天并未舍弃我大庆,时运仍在我这边!”

闻言,聚集在城门口的士兵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

“愿追随公子,誓死杀敌!”

“愿追随公子,誓死杀敌!”

“愿追随公子,誓死杀敌!”

肖倾宇静静注视着苍穹,沉静如水的眼眸似毫无波澜。

他喃喃自语:“是的,上苍并未舍弃我大庆,因为肖倾宇还未死……那些妄图灭亡大庆的盗贼倭寇,你们可要知道,我肖倾宇一天不死,大庆一日不亡!”

紧闭的城门轰然打开。

密集的士兵如潮水般分开一条道来,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白衣男子在八十四云骑的簇拥下缓缓接近谷嘉城军务中枢——兵权府。

长长道路尽头,站着一个披甲的将领。他手捧虎符和帅印——那是调遣二十万守城将士的信物凭证。

那个曾在听闻方小侯爷退兵后激动得上蹿下跳的谷嘉城守将,如今澎湃着一种莫名的威严,看到他,士兵们不由自主地一阵心虚。

公子无双轻轻摆手,八十四云骑在原地停下了脚步。他独自一人催动轮椅缓步走向那个谷嘉城将领。

轮椅在地上轧过发出扎扎声。

与他相隔十步时,肖倾宇停住了轮椅。

四目相对,徐国泰沉稳道:“公子,你来了。”

肖倾宇微微颌首,恭谨神态下是掩不住的高傲:“肖某来了。”

“为何而来?”

“无双来向将军讨要谷嘉城帅印和调兵虎符。”

“国有国法,徐某不敢逾越。敢问公子可有陛下亲笔圣谕?”

“抱歉,肖某没有将军所要的东西。”

“那么末将就不能将帅印虎符交与公子。”

肖倾宇微微一笑,风华绝代:“肖某既然来了,就没想过要空手而回。”

徐国泰静静注视着肖倾宇:“公子要帅印虎符所为何事?”

无双目光一肃。

回答他,一字一顿,掷地有声:“救民于水火。”

“救民于水火……”徐国泰细细咀嚼着这五字。

每一字,都重若千钧。

那个单薄残疾的身体,无法遮掩他那高贵璀璨的灵魂!

“末将不才,也知现在唯有公子才能挽回国之颓势。”徐国泰单膝下跪,“谷嘉城帅印,调兵虎符尽皆于此,请公子接收!”

无双公子肃穆点头,坦然收下了这沉甸甸的信任。

徐国泰决然一笑:“一军不容二帅。兼兵权易主,徐国泰有负皇恩,实无颜苟活于世,唯一死以谢天下!”

一头撞向兵权府大门的石狮子!

头破血流,命归地府!

看着血泊中已然身亡的死者,肖倾宇转过头掩饰自己的不忍痛心。

淡淡下令:“厚葬他。”

现场静的落针可闻,所有士兵的目光都聚焦在手持帅印虎符的那个白衣清雅的男子上,他众望所归,是大庆最后的希望!

“祖国于强盗铁蹄下颤抖**,倭奴贼寇近在眼前!虽远隔千里,但无双并未抛弃庆国大地!吾将与大庆同在,与诸君同生死共患难。若我军胜,吾将与尔等举杯同庆;若国土不幸沦陷

,诸君相继力战殉国之时,肖某亦不会独活。”

绝世无双的白衣男子坐于台阶最高处,抽出流金黄泉,扬声向倭奴宣战——

“犯我大庆者,肖倾宇必用黄泉斩其首级!”

二十万把马刀在阳光下挥舞闪耀,呼声震得整个城池都在嗖嗖颤抖:“杀!杀!杀!”

庆历330年八月十六日,谷嘉城事变。无双公子肖倾宇突然离开八方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了谷嘉城二十万驻城守军的兵权。

与此同时,八方城无冕之王的方君乾也放出话来:“本侯与大庆的恩怨无需外族插手!犯我故国者,虽远必诛!”

闻知消息,四国权贵大惊失色。

长矛盔甲已经擦亮,五国烽火即将点燃。

挺起胸膛投入血战,保家卫国舍我其谁!




第一百二十一章

在这个疯狂的乱世,一个永不妥协的人是对整个天下的威胁!

倭奴已攻克琦献郡,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好吧,既然你公子无双不放过我,那我们也不会跟你客气。

别忘了,我们倭奴倾举国兵力八十万,你肖倾宇凑足了也不过区区二十万守城驻军!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战争还未打响,然而沦陷区的大庆百姓得闻谷嘉城事变的消息后,大规模起义瞬间爆发!

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

当压抑已久的怒火仇恨被一根导火线点燃,人民群众所爆发出的能量令所有当权者为之侧目!

为防止叛乱于更大范围内蔓延,倭奴下令封锁谷嘉城事变的消息,急调两支人数为三十万的骑兵前去镇压叛乱地区的民变,企图将星星之火掐灭在形成燎原之势前。

但事实证明,一切努力都是枉然。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大庆毕竟人多地广,而倭奴国土贫瘠,人口稀少,兼之举国攻打大庆,水土不服。不占地利更无人和,战线拉得太长顾得了首顾不到尾。

而西北八方军虎视眈眈,不知何事会扑上来狠狠咬上一口,更让倭奴心里倍添压力!

而正当八方军要奔赴前线援助谷嘉城时,一件意想不到的战事爆发了。

匈野偏挑在这时以“报父仇,雪国耻”为由,向八方军宣战!

与此同时,仿佛商量好一样,天镔以匈野盟友的名义向八方城发起攻击!

八方城将领们破口大骂:趁火打劫呀,丫的还讲不讲规矩了?!

方小侯爷冷笑: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讲规矩,说道理,那还要军队什么用?

重重拍案而起!方小侯爷从牙缝间迸出杀气腾腾的一个字:打!

战火四起,烽烟翻滚!

八方军被两国盟军团团围住,方君乾完全脱不开身。与之相比,肖倾宇的对手还算轻量级的。

然而,八方城还是抽调了五万轻骑兵赶赴谷嘉城支援肖倾宇。

因为肖倾宇行军速度快,步兵远远跟不上如此高强度行军,唯有辎重少、速度快的轻骑兵才能追上肖倾宇步伐。

其实,这也是方君乾所能抽调出的最后兵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