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6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60

装备精良,手中长刃更是锐利无比!

一颗颗人头飞起,一具具身体变成两片。

火光,惨叫,战马嘶鸣,人群践踏。

有些人被砍下头颅,鲜血喷涌,双目圆睁,犹自不信,没死的早就心寒,连滚带爬躲来躲去,有的被马蹄踏得脑浆四溅。

一时间前军摧枯拉朽般溃倒,八十四云骑策马疾驰,转瞬拉近了和毛利故的距离。

眼看前方内军已经风吹草偃般倒下,毛利故生平第一次感到不可抑制的恐惧!

他残忍,他凶暴,他以杀人取乐,但这掩盖不了他的怯懦。

他这类人就像老鼠,三分狡猾,三分凶狠,本质却是四分懦弱。

看着八十四云骑凌空撒着血水张牙舞爪地向他这个方向扑来,倭奴头号猛将毛利故大将军居然吓得面无人色,一下子瘫倒在地。

“快救火呀!!”

“将军们被困在里面了!”

然而无双公子集全城桐油放的这把大火又岂能轻易扑灭?照这个局面,这火燃上一天一夜也不成问题。

城门贼兵咋咋呼呼忙着救火。很多人不明所以,还以为只是守门官兵一时失火,丝毫不觉危险已近。

忽觉脚下地面在颤抖。

惊愕抬头,只见远处黄尘滚滚,蹄声阵阵,黄尘中惊现一条白龙,行迹于青天残火之间,有如腾云驾雾一般!

一队骑兵遽然从贼寇右翼出现!

为首的是个小将,和身后轻骑兵一样,盔甲在身,连马身都布了皮甲,防止被利枪锐箭袭击。

杨虎喝道:“放箭!”

五万骑兵同时挽弓如满月,箭矢雨点般激射出去,狂风骤雨般毫不停歇!

破风箭镞扑面而至,热血飞洒!敌人不等靠近便已经纷纷翻身跌倒。

一轮羽箭射完后,杨虎所率领的银甲骑兵已深深扎入了敌营心脏之中。

顿时人喊马嘶,敌军乱做了一团。

那一阵箭雨虽并没有伤了太多兵马,可贼心已散,心胆全寒。

白龙卷着黄尘,让人产生泰山压顶般地绝望,无法抵挡,无力撼动。

银白巨龙摇头摆尾,五万轻骑兵左右翼散开,如蛟龙探爪,要生生撕碎眼前的猎物!

两队兵马已经纠结在一起!

马似飞,人如龙,刀光如电!

八方骑兵犹如死神手中的镰刀,不断收割着侵略者鲜活的生命。

敌军虽还是人多势众,但骇然于对手的冲势之猛,装甲之精,弓箭之强硬,早已胆战心惊!

突破中军后五万骑兵不稍歇,只是加力催马,已经插入了敌军后营,后军如同被投入巨石的湖面,陡然炸裂开来,动荡慌乱!

鼓声大作,号角长鸣。

一面又一面的战旗悬挂起来,借助谷嘉城城头血红的冲天火光,旗帜上耀眼的“倾”字刺痛了侵略者的眼睛。

“肖倾宇!肖倾宇!”仿佛一阵阴风吹遍联盟全军,溃兵感到了彻骨的寒冻,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

血色火光中,衣甲鲜明的虎贲将士簇拥在他身边,肖倾宇端然静坐,淡漠幽远,手边是一张素雅古琴。这样一个神仙般的人物出现在修罗战场中,竟不给人以丝毫突兀。

“铿——”

清亮乐响!

肖倾宇抬手,琴弦在他指尖鼓荡!乐声豪烈,恢宏万千,远远地传开去,荡到远山,都是回声。

战场中人狂马啸,喊杀震天!

沙场外白衣倾世,琴音激越。

一时间琴声与厮杀声交杂在一起,重叠回荡冲突往复!

决烈的音乐。残酷的厮杀。

这是血与火的冲突,生与死的碰撞!

他奏琴时表情既不冷漠,也不热切。即使沙场对阵,他也飘渺如烟霞薄雾,不似世俗中人。

倏地!琴弦在他指尖崩断!余音久久回荡在天地。

无双公子忽然微微一笑,朝着潮水般败退的敌军优雅欠身。

这一举动明确昭示了:敌军的溃败就在眼前!

无数兵将齐声高吼:“公子无双!公子无双!”

喊声中,金光四射,落霞红艳。远方河水金晃晃的明亮。秀丽远山清晰可见,天空红霞飘动,瑰丽万分。

庆历330年八月三十日,倭奴、天镔、匈野集合百万大军围攻谷嘉城。

无双公子以巷战伏杀联军主力,辅以轻骑兵突袭城外军营。

谷嘉城一战,大破敌方百万大军,八十四云骑更是活捉毛利故,无双公子下令将其枭首示众。

在杨虎讲述战况的过程中,方君乾一言不发,但内心却掀起了翻天波澜!若不是属下在场,他就要按捺不住一拍桌案欢呼起来:“干得好!”

我的倾宇,公子无双!

杨虎目光崇敬:“末将听公子说‘以巷战决胜负’一语是由小侯爷提出?”

方小侯爷楞了一下,不由汗颜:“本侯不过灵光一闪随便说说……”

此战被后世誉为巷战中的经典战役。

因其开创了以巷战决胜负的战例先河,故战名“潜龙之渊”!

回城复命的杨虎,后来位列苍凌阁十八功臣之一。

当时还是少年将军的他,亲眼目睹并亲身参与了这场经典战役。此战使他得益匪浅,终身受益。

后世皆知“潜将”杨虎擅守城战,尤以巷战最为世人称道。六十岁后将自己毕生经验谋略汇编于册,史称《杨氏兵法》。




第一百二十五章

潜龙之渊刚刚落下帷幕,八方军将领就齐集一堂商讨军情。

公子下一步会怎么走?

这二十万军队究竟何去何从?

方小侯爷听着众将各抒己见,饶有兴趣地观赏着属下各式各样的表情——这是他的日常调剂。

小侯爷很早就摸到了做上位者的窍门:不会做什么不要紧,只要掌握了会做什么的属下就行了。而方小侯爷最喜欢从下属们的争论中取长补短去粗取精,而后发号司令。

一幅巨大的地图悬挂在他身后。方君乾扭过头,仔细观察着地图上标注的平原盆地山川河流。

忽然淡淡道:“倾宇会兵分两路,一路经白垩关返回八方城,一路径直南下进京勤王。”

众惊叹:“小侯爷如何得知?”

“倾宇应该已经意识到,此刻如果抽一支部队威胁敌军后方,前后夹击立马可锁定胜局。而南方聊盟蠢蠢欲动,另外一支军队必须镇守皇都威慑聊盟。换了本侯也一定如此决策。”

如果说当时诸将还对方小侯的话有三分怀疑,那么接下来战况的发展则完全让这三分怀疑烟消云散。

战局完全按照方君乾的分析发展,不,应该说是按绝世双骄的谋划势如破竹地推行进展!

八方城将领们面色发白:这边方小侯爷才下了决死令,下命破釜沉舟决一死战,那边无双公子派出的援军就已奔袭至敌军后方,里应外合,一击致命。

相隔数千里,但两边下手几乎在同时。计划缜密,反应迅速,动作狠辣——这根本不像临时应变的行动,更像是两人策划已久针对夙敌的阴谋。

待肖倾宇再度回到京城,以至九月初五。

大庆皇都不复往日车水马龙繁华昌盛,闻知倭奴攻克琦献郡,直逼大庆皇都后,那些身娇肉贵的贵族元老能逃的早就逃散一空,城中只剩下无钱无势的寻常百姓,以及守卫王城的最后十

万御林军。

方嘉睿早早就令太子方简惠带领文武百官逃往西南伦淳郡,自己则镇守皇都。

祖上有讯:无论天灾人祸,皇都皆不可一日无皇室血统镇守。

早已病得奄奄一息的嘉睿帝,誓死与这曾经辉煌的大庆皇城共存亡。

不知出于何种考虑,左相林文正竟没有随百官出逃,举家留在了皇都。眼下他是嘉睿帝身边唯一的心腹大臣。

肖倾宇将军队都留在了城外,只带着劳叔只身入城。

“参见肖丞相!”城门口的御林军齐声恭迎。

听了这声称呼,肖倾宇眉梢微微一挑,却也没说什么,静静催动轮椅划过吊桥。

他在皇都的身份,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庆右相。

原本热闹如潮的街道此刻静寂萧条。百姓因害怕而躲在家中不敢出门,只有几个恪尽职守的守兵在巡视街道。整座皇城戒备森严,人心惶惶。

这里的空气,就有种令人窒息的味道。

越接近皇城的中枢,肖倾宇的窒息感越是强烈。

腐烂,朽败,黑暗而绝望……这个外表华丽内在龌龊的皇城,埋葬了多少自己珍爱的人!

困难地合上眼睛。

肖倾宇骗不了自己——他厌恶这地方。

整条大街只能听到他华贵轮椅碾过石板传出的卡卡声,那寂寞的声响让街道更显冷清凄凉。

高达三层的风雅阁楼忽然撞入无双公子眼帘,金灿灿的牌匾书写着几个字——“泼墨倾城阁”。

一股**从胸口浸润开来,淡,而缓……

恍惚看见那个红巾邪魅的英挺少年旋身、摆腿、惊艳一踢!

那原本应落于人群的五色缨络球竟直直飞向台后的泼墨倾城阁,撞入白衣少年的怀中。

台前是无数人的质疑喧哗。

而那个红巾少年却长身玉立于九九重阳台中央,朝自己桀骜而温柔地笑。

那一球的风华,倾倒天地。

耳边响起那人柔情似水的声音——

轻轻呢喃着“此战过后,早点回家。”

一直以为自己像无根浮萍,无论在哪儿都是过客匆匆,无牵无挂。

等到两人相爱,有了牵绊,这才恍然发觉——

原来,有方君乾的地方,就是肖倾宇的家。

用多少思念的力量,才能够将这岁月铭刻?

“劳叔,此战过后,我们就回家吧。”

无视劳叔惊诧古怪难以置信的表情,无双公子垂落下长长羽睫,笑得如水般温柔。

肖倾宇……忽然好想你。

“你来了……咳咳!咳咳!”嘉睿帝脸色灰败,似乎可以清楚看见生命的能量正从他体内不断流失。

这个老人已一脚踏进了棺材,只剩最后一口气在世上苟延残喘。

肖倾宇淡淡道:“你说要我来见你最后一面。”

“是呀,你再不来,咳咳,怕是以后都见不到朕了。”

无双公子静静看着他,不说话。

“朕知道你最终还是会回来的,不管怎么说,你都应该叫朕一声父皇的——对吧,朕与语茉的孩子,理应被封为太子,却因身患腿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