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6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61

而被遣出宫抚养长大的大庆右相,肖、倾、宇!”

仿佛没看到肖倾宇痛苦惨白的脸色,方嘉睿继续道:“不,你是朕的儿子,你应该姓方。”

等方嘉睿说完了这句话,肖倾宇已经完全镇定下来:“我姓肖,”冷淡的仿佛诉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我母亲叫肖语茉,我永远姓肖。”

“但你是我儿子,这是你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你回来救大庆,就证明了你心中还有父母兄妹,还有皇室正统!”

无双公子目光如针尖锐,那光芒中竟带微微怜悯之色:“肖倾宇救的不是皇室正统,而是大庆百姓。”

“如果朕将皇位传与你呢!”

“我想要的你永远给不了!”

方嘉睿第一次看到他那淡漠静楚的脸上露出如此生动的表情——叛逆、倔强、反抗、桀骜!

嘉睿帝冷笑:“朕给不了,方君乾就能给吗?”他两道绿莹莹的目光宛如最残酷的野狼。

肖倾宇忽然有点乏了,懒得跟他继续下去:“此战过后,我就回八方城。”

“朕不会放你走,更不会坐视你帮助方君乾倾覆朕的江山。”

肖倾宇讥诮:“你拦不住我。”

“朕是拦不住你,但朕可以杀了你。”

一个个黑影幽灵般从大殿各个角落冒出,千万把弓弩都把箭头对准了肖倾宇,只要方嘉睿一声令下,公子无双立时就会万箭穿心!

“朕知道你武功高绝,但武功再高强,血肉之躯也敌不过弓箭之强硬。”嘉睿帝苍老面庞冷若冰霜:“若不为我所用,哪怕血浓于水的亲子,朕也会毫不手软地将其铲除。

“即使这样,你也要到他身边去?”

肖倾宇微微一笑,如雪白衣折射出缱绻而坚定的光芒:“我要回去。”

嘉睿帝恶狠狠问道:“为、何。”

……

肖倾宇幽雅侧着首,感到血液中那未了的眷恋在分裂,搁浅。

回答:“因为他在家等我。”




第一百二十六章

方小侯爷拿着手里的信笺,没好气地哼哼:“总算记得要回来了。”

“是公子寄来的信?”诸将问。

“不是他还有谁。”小心翼翼地将信收好。语气是恼怒上火的,可脸上的笑意却肆意飞扬,怎么也掩饰不住,“待他回来定要好好教育他!”

突然,一阵凛冽的急风自门口急速灌了进来!

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小侯爷!”一个通报卫兵急速地从门外跑进来,满头大汗面无人色,“大庆林文正林丞相从皇城传来急报……说、说公子在皇都……”

方君乾一脚踹开他掀开帐门冲了出去!

“人呢?把话给我说清楚!”

“小、小侯爷,公子于九月初五进京勤王,将军队驻扎在城外只身入殿……结果中了皇帝埋伏……万箭穿心……”

林文正派来的使者畏畏缩缩跪在方君乾面前,越讲越小声。

方君乾恼怒地望着来人:“这、不、可、能!”

倾宇他还没回家呢,怎么可能就这么去了!

倾宇他怎么可能会……死!?

这该死的混账,居然敢诅咒倾宇!

一把拎起来人衣领,方君乾表情狰狞,眼睛血红一片:“你再胡言乱语,信不信本侯把你千刀万剐,让你死无全尸!”

来人浑身战栗着,大声哭叫:“不,不关我的事呀!!公子不是我害死的~~~~侯爷饶命!侯爷饶命啊~~~~~”

哆哆嗦嗦地表明清白:“是皇上下的命令,小的只是来报信的,一切与小的无关呀~~~~~”

盯着对方惨白的嘴唇在毫无意义的张合着,吐出一串串字符。耳边像是打雷,轰隆轰隆轰隆一阵又一阵,震得方君乾站立不稳。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从浑浑噩噩中惊醒过来。

一把扔开使者,方君乾慌张地张望左右,宛如一个病急乱投医的患者。

他冲到杨虎面前,急声问道:“小杨,这是假的对不对,你不是刚刚见过倾宇吗,他活得好好的对不对?”

杨虎的表情比他还要茫然,双目呆滞魂游太虚。

方君乾立马望向戚无忧,那殷切的眼神令戚军师不知所措,讪讪嚅动着口说不出话。

最后,方君乾将目光投向了贾目奇,那表情宛如快溺死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老贾你说句话呀!”

贾目奇支吾道:“公子不会这么轻易就离开吧……何况皇都与这里相隔甚远,消息可能有偏差……”

“对对对!”方君乾望贾目奇的眼神简直可以称得上感激了:“一定是他们搞错了,是他们搞错了!赶快通知皇城的探子查实!不,本侯亲自去皇都!本侯亲自带兵救回倾宇——马上集合八方军,叫上所有人——救他救他救他!”

方君乾语无伦次地说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么惨淡。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得不停的说,他拒绝去想。

心里那个可怖的念头,连稍微碰一下都令他痛不欲生!

“小侯爷,”来使战战兢兢道:“公子临终遗言……”

遗言。

这两字宛如烧红的烙铁,将方君乾灼得皮翻肉卷,体无完肤。

“公、公子说——抱歉,肖倾宇回不了家了——”

他后来说了什么,方君乾已经听不见了。

所有人看见他一步步地后退。

身子如风中瑟瑟发抖的枯叶,摇摇欲坠。

意识在一点点的模糊。岁月烟云里,依稀仿佛,只余下一个孤寂淡雅的身影,只余下一双冰冷白皙的手。

那仅剩的世界,奄奄一息倾塌——

汹涌而来的情感一瞬间淹没了方君乾,他死死抓着胸口,急的喘不过气。

脸上突然起了阵不正常的酡红,艳艳如晚霞般瞬间浸染上了他惨白的脸,他突然弯下身,开始咳嗽,越咳越重,越咳越急,直至最后,唇角出现隐隐血丝。

一波又一波的眩晕感潮水般袭来。

在众人惊呼声中,他淹没于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第二天晚上,方君乾便消失了。

戚军师看着地上哀哀**的护卫,看着空空如也的床榻:“不是让你们好好照看小侯爷吗?侯爷人呢?”

“戚军师,小侯爷刚醒就要出去,属下想拦,结果被侯爷打倒在地。”

戚无忧悲伤地站着,忽然深深叹了口气。

没有人愿意相信那个清贵无瑕、绝代风华的男子已经离去。甚至连提及死亡都是对他的一种亵渎。

如许忧国忧民。

如此才情无双。

如斯惊才绝艳。

——竟也逃脱不了冥冥之中造化万端的捉弄……

连他们都不忍相信,更何况是至情至性的方君乾了。

小院。

小楼。

方君乾轻柔**着那张空着的书案。

那是一张宽敞的梨花木书案,自他住进来后便一直没换,已经颇有些年头了。因为他习惯沉思时用指节轻叩桌案,日久天长,这张书案的一角有点褪色。

那是他的书案。案上的笔墨纸砚,仍留有他的气息。

方君乾想转过头,但身子就像僵住了一般,不听使唤。

他伫立着,身子微微颤抖。

他闯入小院,疯了似得寻觅——寻觅那人留下的任何一缕气息。

庭中有他淡雅品茶的身影。

花间有他优柔饮酒的笑意。

棋盘上仍余落子点点。琴弦间犹有余音缭绕。

床帏中似乎还能看见两人肢体**的身影。即使不肯相对照蜡,却还是在自己身下流泄了春光的冷柔声线。

谁知那一夜的容华相授竟是——永诀!

他伸手捂脸,遮住眼睑,感觉温热的眼泪纷涌流下。

倾宇。

从没想过那个常挂在唇边的名字,竟会在某天,令自己光是想起就痛彻心扉生无可恋。

落英初相逢,煮茶结知音,比武偷吻,赠剑黄泉,代父出征,联手抗敌……回忆如流光的碎片,静静流淌过他身边。

当自己失去一切时,唯有他,陪伴自己走过那峥嵘岁月,风雨飘零。

桃枝为约,红巾定情,红线结发

——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方君乾猛然一个激灵!

不,不要只剩下回忆!方君乾想再见你啊——哪怕只是一面!

黑夜中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院,充溢着他此生最为绝望的惶怒恐惧。

“倾宇,求求你不要躲了……出来见我呀!”

“方君乾在这里。”

“别闹了……真的!”

“别把我孤零零丢在这儿!”

“倾宇你在哪儿,快出来呀!——”

混乱而狂躁的他,甚至点了火,只想烧毁那怎么也醒不过来的梦魇。

当戚无忧在一群士兵保护下冲进火海找到方君乾时,后者正抱膝缩在墙脚,宛如一个被抛弃的、一无所有的孩子。

火舌吞吐着,袭卷着,往昔花木参差的亭台楼阁在血红火海中灰飞烟灭。

小楼在火海中摇摇欲坠,那个红衣男子仿佛看不到近在咫尺的火焰和灭顶的危险,只静静地将自己隐藏在阴影中,不响不动。

这场面安静的诡异,所有人一时间竟不敢出声惊扰他。

那个人去了——

他的心,也随着那个人碎了,死了,焚了,化成了飞灰。

他的眼睛里,一片荒芜的死灰……

“都找过了……”方君乾蜷缩在火光冲天的小楼一角,轻轻道,“哪里都没有他……”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公子怎么可能会死?骗人骗人骗人!!——”张尽崖对着侍卫拳打脚踢,双眼通红宛如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

张尽崖终究年小力弱,身上的疼痛对那些身强体壮的侍卫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只是怕他吵醒昏睡的方小侯爷,不得已将他夹在腋下一路拖了出去。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公子~~~呜呜呜~~~~~公子~~~~我要替公子报仇!!是谁害了公子!是谁害了公子呀!?~~~”

是谁害了你——

床榻上的方君乾紧紧闭着眼睛。

他轻颤眼睫,双手握拳,掌心血滴一点点从拳缝泌出。

至亲之人被一一害死,我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