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64-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64

/> 无双公子捂住胸口,那撕心裂肺的疼痛,随血脉的流动在全身不停蔓延。

方君乾

不是肖倾宇不明大义。

肖倾宇一直相信你会是天下百姓的明主圣君。

可是方君乾——

昨日方嘉睿噩梦般的话语在他耳边纠缠纠结,挥之不去。

“你可知你的母后肖语茉曾是定国王爷爱慕之人。”

“他们经常私下书信往来,且私交甚密。”

一封封书信呈交至肖倾宇手上。

“当朕迎娶语茉前夕,皇弟百般劝阻,也曾痛不欲生借酒消愁。甚至在语茉被朕册封为淑德贤亲皇后之后,皇弟也曾当着朕面直言对语茉的爱慕之情。”

“皇儿,不,说不定你是语茉跟皇弟的儿子呢……”

他怀疑他的身世,他怀疑他是不是自己亲生儿子!

心口一阵阵发冷:“既然如此,你又为何把皇位传与肖某?”

方嘉睿眼神复杂莫名:“因为现在除了你,再没有人能救大庆。”

多么……可笑!

肖倾宇回过神,定定凝视着面前英挺邪魅的方君乾。

如果真是那样……如果真是那样……

那自己跟他,岂不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空谷的回音,呼啸的山风,眼前男子温柔的笑语……所有声音混合在一起,尖锐到仿佛要撕裂一切!肖倾宇呼吸困难,胸口的窒息感让他眼前阵阵发黑。

原来,真正的爱是一种用整个生命来燃烧的炙热狂烈,不是得到就是毁灭。

上天为何要这般弄人?

为何要这等残忍!

肖倾宇究竟做错了什么呀,要被你如此对待!?

他想笑,却不知笑人还是笑己。

他想哭,可泪早已流干,再流的,只能是血。

只要世人目光投注在他们身上一天,这个真相迟早会被发现。

到时君临天下的你,该如何面对你的子民、平息蜚短流长?

我们,永远无法在一起……

十指抓紧轮椅,风轻云淡下把心中伤痛一一掩埋:“肖倾宇绝不会坐视小侯爷覆灭大庆。”

方小侯爷收起令女子们趋之若鹜的邪魅微笑,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孩子似的满脸满眼的委屈。

“为何倾宇就不能成全本侯?”

这样的表情别人怕是做梦也梦不到会出现在方小侯爷的脸上。

无双公子见状更觉悲痛如斯,不曾有半点减缓:“肖某自有苦衷。”

不甘与愤怒占据了方君乾每一寸神经,每一寸肌体。

“倾宇不是说过要助我登基为帝一统天下么?”

“倾宇不是说过会陪着我看遍世间美景么?”

“现在八方军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方君乾望着他的眼,一字一字地说“你就不能成全我?”

淡然望着他,墨色的眼眸映照着落日的哀伤,公子无双轻轻垂下头,眼中黯然散之不去。

如果是在昨天,肖倾宇定会与一起。

可是,方君乾——我有可能是你的亲弟弟呀!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呀!

如果真是这样……这样的我们,该以什么方式在世人面前携手相伴!?

不,与其说是害怕世俗流语,不如说是害怕自己。

因为这超过了肖倾宇的承受范围,道德底线!

有朝一日,当真相血淋淋揭露在眼前,肖倾宇该如何面对你?

肖倾宇不是那么超脱的人,血缘,乱仑,世人的目光,我摆脱不了!

这样的压力,我承受不起!

不伦恋,逆天,诅咒、孽缘……

一开始的美丽相遇,注定是个悲剧。

纵然倾尽天下,却也拼不过宿命。

可是,肖倾宇不甘心呀!

只是想……相爱而已,为什么就这么难?

为什么就这么难?!

于是要你跟我一起走,远离这世俗伦理、流言蜚语。由我独自背负这个秘密,将它永远尘封地底。

即使,要我沦堕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肖倾宇也愿意!

肖倾宇坐在树下,凌凌波光隐隐约约映着他如雪苍白的脸颊,寒似星的眼波隐在暗中:“我不想与你为敌。”

方君乾微抬下巴,语气是义无反顾的傲然:“你拦不住我。”

“是吗?”肖倾宇脸上有奇怪的笑意,“其实肖某一直很想搞清楚一件事。”

方君乾负手而立:“何事?”

“同为绝世双骄的我们,究竟谁比较强呢。”

他转身,他抬首——

目光交击!一个灼烈一个清寒,却一般的寒火四溅,凛凛若有声。

“若我胜,倾宇就要与本侯一道倾覆这大庆江山,再不可敷衍推脱。”

“若我胜,小侯爷则要袖手天下,与肖某隐退江湖。”

他有他的难处与抱负,他有他的坚持和苦衷。

谁也不肯退让,谁也不肯妥协,一样的强势、强硬、扺掌风云!

“以兵马为棋。”

“以天下为注!”

“成者为王。”

“败者为寇。”

“茹永城——”

“一决胜负!”

袖手崖

风骤起,

夜云四合!

旋身,血红披风飞扬。

肖倾宇静静看着他转身大步离去,亦没有丝毫挽留。

忽然,方君乾停下脚步:“不管胜负如何,本侯来年还是会带倾宇到此间看桃花烂漫。”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会吧……”

八方城诸将面面相觑——照侯爷这么一说,那他们岂不是要和公子兵戎相见了?!

“不要这么看着我,”方小侯爷吓得直摆手,“老实说本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与倾宇沙场交锋。”

戚军师苦笑:“那么小侯爷,您现在可以想了。”

“戚军师,”方君乾转过脸,让人有些看不清深浅的双眸里有精光一闪而逝,“若您跟倾宇对阵,有几分把握?”

戚无忧实事求是:“没有把握。”

这个答案早在方小侯爷意料之中。点点头,他环视这所有将领:“你们之中,谁又对公子无双有必胜的把握?”

没有一个人敢应话。

众将这才发现:至今为止,公子无双还未尝一败!

然而更可怕的不是他的这份骄人战绩,而是他还能在取得战绩之后一如既往的继续低调,并不惹人注意!

不显山,不露水。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肖倾宇是个聪慧而强大的男子,和他做朋友,做同伴,你会感到安心而充满勇气,因为你知道有个永远击不垮的朋友在支持着你。

然而跟他做对手,那便是敌人无穷无尽的噩梦,怕是到时食不知味、睡不安寝。

八方军悲哀地发现:现在他们的噩梦要开始了。

方小侯爷唇角一勾,忽的轻轻一笑。

“诸位无需摆出一付如临大敌的模样,未尝一败可不代表不会一败。无论胜负,此战定将载入史册流传千古!若没有参与这场绝世大战,想必在座诸位亦会抱憾终身吧?”

方君乾的笑容奇异地抚平了在场诸将的忐忑不安。

老将泰岩发现:以前方君乾身上的那种大起大落有迹可循的东西,在经过一番淬炼之后,此刻已经看不到半点的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内敛的沉稳,以及逐渐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有些

灼人的霸气。

立于帅座前的方君乾,一袭火红披风烈烈灼人,英俊耀眼得让人不敢逼视。

方君乾静静地注视着他们,他有那种优秀将领的天赋,能使每个将士都觉得他正在凝视着自己,特别关注着自己。

“此战,我军占人和,守军占地利,哪方能占据天时哪方就赢得胜利。”

“此战本侯将不做具体战术安排,在公子无双面前任何阵法布局都是班门弄斧。眼下八方军的唯一战术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静静看着眼前诸将,方君乾一开口就让帅帐内风云乍起:“本侯争的是气运!”

众将为他气势所感染,不自觉齐声称诺,声音竟是出奇的统一响亮。

方小侯爷优雅地坐上帅座,语调甚是慵懒自得,一点都没有大战将近的压抑紧张:

“呵呵,倾宇说此战他若败,就安安心心留在八方军再不推三阻四。”

“所以能不能令倾宇回来,就全靠在座诸位了。”

方小侯爷走出帅帐,留下戚军师一个劲在那边唉声叹气:“完了完了完了……”

贾目奇奇怪道:“军师,什么完了啊?”

“将军难道没听清小侯爷最后一句话?”

贾目奇回忆:“就是小侯爷刚刚说的,公子会不会回来就全靠我等那句?”

“贾将军,听了这句后难道你不觉得如果我们打输了这战,小侯爷会把我们修理得很惨?”戚军师用一种“你很迟钝”的眼神看着贾目奇。

贾将军果然不负众望地摇摇头,一脸茫然。

白了眼死不开窍的贾目奇,戚军师拼命摇了摇折扇,似在扇去心头焦燥:小侯爷可是将毕生幸福全托付给我们了……咳咳,还真是任重而道远……

明亮的灯火,厚叠的情报,温润如玉的公子,凄厉惨烈的批注。

柔雅的灯光漫上白衣公子初雪般的**,恍惚如晶莹透明的琉璃。

日以继夜地预算因计划可能会导致的种种后果,担忧随之而来的兵戎相见,无双公子的失眠症随之加重。疲累身体几近崩溃,偏偏思维还异常清晰。

劳叔为此急得手足无措,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安稳睡上一觉,然而肖倾宇哪有休息的闲暇?往往只是沾了沾枕头便要起身处理军务。

“劳叔你来了——他们等很久了?”肖倾宇抬头搁下笔,眉宇间的那点朱砂流溢出淡淡哀艳,直比他笔尖朱批还要绯艳三分。

劳叔沉默地点点头。

白玉般手指在额头轻按几下,肖倾宇淡淡道:“走吧。”

说完也不等劳叔回话,独自转动椅轮渐渐消失在回廊。

待他行出老远,劳叔慢慢睁开疼痛复杂的双眼,攥紧的拳头压在胸口,胸腔溢出一声呼唤——

公子。

议事大厅此刻吵成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