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6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65

团。

“八方军算什么,一帮有勇无谋的边荒蛮子,我吴晓大将军随便使个计就把他们耍得团团转了,对付他们根本不用脑子,本将军一个人游刃有余。”

“是呀是呀,方君乾这黄毛小儿也敢弑君犯上?对付他我贝将军手到擒来。”

“游刃有余?手到擒来?”清悦而讥诮的声音令人群徒的一静,肖倾宇催动轮椅进了大厅。

几个茹永城将领首先跳了起来行礼:“公子!”神情间有点狼狈。

肖倾宇点点头,目光又扫向其余几人。刚才正是他们自吹自擂,吵得最为激烈。

在肖倾宇那冷漠似毫无感情的目光逼视下,那些桀骜不驯的将领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一个接一个慢慢地站起来,勉强行礼:“公子安好。”

呵呵,色厉内荏。

无双公子轻蔑地笑笑,淡淡回答:“诸位辛苦了。刚才在讨论什么呢?继续说吧。”

没有人出声。几个将官坐立不安,刚才还在大吵大嚷的吴晓和贝明,早已在无双公子的威压下乖乖不做声了,目光中透露出不安惶恐。

微敛笑意,无双公子眼神冷冽而深不见底。

“不怕告诉诸位,沙场对阵,肖倾宇最不愿碰上的就是方小侯爷。”

“别的将领,哪怕是当年号称天镔不败名将的拓跋牧宏,肖某也不曾有这种担忧,因为这些人行军布阵再怎么老道老辣也跳不出陈规条框,他们的一举一动有迹可循。可方君乾不一样,

他用兵天马行空,打仗神鬼莫测,心血来潮之下就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说到这里无双公子又有点头痛,“肖某从未见过这等令人无从揣摩的天才将领,还担心自己能否自保,没想到诸位对

自己信心十足啊,倒是肖某过虑了。”

他冷冷地说着,俏煞的脸上带着讥诮嘲弄的笑意。

“吴将军您身经百战经验老道,想来也唯有你足以与方君乾抗衡,不如就由你代为出马?”

“不不不不!公子开玩笑,属下哪配呀!”

“那不如由贝将军上阵,您用兵如神,眼下八方军来势汹汹,这茹永城横刀立马力挽狂澜,舍你其谁?”

贝明大汗淋漓:“公子,末、末将……”

肖倾宇只觉一阵悲哀:这样的人,居然能高居都尉之职,怪不得大庆积弱,国无宁日。

也不期待从这些人口中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无双公子转过轮椅淡淡下令:

“从今天起,军队只需要有一个声音,一个命令。”

“明日一早全军操练,演习阵法。”

“不遵军令者,杀无赦。”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地的尽头传来闷雷般的回声,黄褐色的地平线上涌出了一道银亮的白线,这道白线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变成了雪球,然后雪球越滚越大,汇成了汪洋,最终将整片黄土淹没,极目所见

宛若被大雪覆盖一般。

新兵还在目瞪口呆的时候,有经验的老兵已惨叫出声:“八方军!八方军来了!!——”

庞大的骑兵群如雪崩猛的从高坡上俯冲而下,蹄声轰隆滚滚涌来,那种浑如天地之威的震撼,若非亲眼所见根本无法想像。

倏地,高高城楼之上飘出一缕幽渺琴音。

守城官兵回目望去,却看见茹永城的城头已不知何时端坐了那个风华绝代的白衣男子。

忧悒清远的气韵,是遥远的不可触及的忧伤,如微云孤月,只能遥望那天涯的距离。

这样的男子,令人多看一眼,心都要痛起来似的。

冰蚕琴弦在他指尖不疾不徐轻轻拨动着,奇怪的是这乐声在万马奔腾的沙场竟也令人听得清清楚楚一丝不漏。

“公子!”不知是谁第一个喊出声来。像是梦中的人被惊醒了一般,八方军反应过来,叫声在空旷的战场远远地传开去:“真的是公子!是公子呀!”

宛如在兵海中投下一粒石子,混乱骚动一圈一圈蔓延开来。

忽然,所有议论声戛然而止!

一身银铠戎装的方君乾策马到前军,一袭血红斗篷让他在万千人群中依然炫目耀眼!

他兵临城下,身后是雄壮至极的八方军!

抬头。

垂首。

两人蓦然对望,一处瞳眸狂霸,直如龙揽九天,一处眸光清冷,有如寒潭映月。

方君乾静静看着他。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与这个男子对阵沙场。

早已习惯那白衣胜雪的男子于乱世烽烟中八风不动,孤傲遗世。没想到最终竟是自己将那抹纯净雪白拖入了离厮杀最近的战场。

但是——

只要打下这天下,就能永远留住他!

方君乾告诉自己:他要这江山妖娆,更要绝世无双的他!

方君乾目光威严,如山一般冷峻且带有森严的杀气。冷冷抽出碧落剑高高举起,锐利青芒在太阳下一片明晃,耀得人睁不开眼睛。

与此同时,随着琴声连续不断的调旋变幻,潜伏的暗哨纷纷现身,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方君乾横剑指着对面固若金汤的茹永城,一声高喝:“八方无敌!”八方军齐刷刷地竖起长矛:“杀!!”排山倒海的呼啸,震得地面都在颤抖!

八方军看起来阵型却没有太大地改变,缓缓的举步,擦擦的脚步声响起来,向茹永城逼近,不急不缓,不紧不慢,却是坚定的无以伦比,有如泰山压顶般让人无法抗衡。

前进,前进,前进。

肖倾宇手指在弦上滑过,宫商角徽羽铮宗乱响,琴音隐隐有杀伐之意!

守军集结竖盾,结成一个奇怪的方阵。

八方军缓缓推进,守城兵不疾不徐,双方终于接触,却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碰撞!盾牌侧立,守军很快的让出一条通道,蔓延而上,迅疾抢到八方军之后,转瞬盾牌合拢,方阵内,尘

土飞扬。

黄尘滚滚,烟雾迷漫,盾牌林立,挡住了八方军的视线,让人看不清周围的动静。

戚无忧见状大惊失色:“莫非这就是失传已久的‘三十六路伏羲八卦诛神阵’!”

“诛神阵?”方君乾一愕,随即一叹,“倾宇为了对付本侯还真是不遗余力呀,居然连失传已久的阵法都摆了出来,太给面子了吧。”

众将: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吧……

无忧军师毕竟见多识广:“小侯爷,再不出去就要被困死了!”

“呵呵。”方小侯爷报以一笑,突然策马疾驰!

他坐下马匹浑身赤炭本就万里挑一,这下那神骏黑马前蹄腾空,人立而起。

马上男子霍然起身,居然踩在马背腾空立起,连取三支铁箭,空中挽弓,弓身满月般,沉雷般声响震颤天际,“方君乾在此,看箭!”

嗤的一声大响后,马像飞,人如龙,箭似电!

长箭闪过,刺透阵心三个挥旗传令兵的背心,从他们心口飞出,带出一道血泉。

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马上那将凌空跃起,飞龙在天的天神英姿,令守军悚然动容。

方君乾迅速下令:“机不可失。全军集合,冲出阵去!”说完一马当先往外冲杀!

无双公子一双黑眸璀璨光华,流转间神韵如水,纤长手指在琴上轻轻一拨:“哪有那么容易?”

听到琴声,三十六路伏羲八卦诛神阵裂开一道缝,为八十四个骑士让出足以驰骋的战场!

方君乾一见那熟悉的骑兵身影、斩云刃、黑斗篷,差点没**出声!

——八十四云骑!!

自潜龙之渊一役后,八十四云骑就一直处于休整状态,没有参与作战。现在,八十四云骑一色黑衣,从头到脚利利索索,没一丝累赘,强弓硬箭斜背在身后,眼神里露出森森的杀气,精

悍,沉静。

这是无双公子一手训练的奇兵,武艺高强,久经沙场,经历无数惨烈鏖战的洗礼后,早已成为公子无双手下的虎豹精锐!

“小侯爷怎么办?!”

方君乾嘿嘿冷笑:“他们在笑话我们八方军不敢突围呢!弟兄们你们敢不敢?!”

方小侯爷的话总能将人鼓动得热血沸腾杀心萌动,排山倒海的呼啸震天而起,几万条嗓子大吼:“侯爷放心,八方军没有孬种!”

激越琴声中,八十四云骑猛扑向前,八方军全线反冲锋!

方君乾,肖倾宇,

同时感到从未有过的热血沸腾——那是棋逢对手的兴奋与振奋!

正如我们是彼此的依靠一般,我们才是彼此唯一的对手,一个难分轩轾的,配得上对方的对手!




第一百三十三章

琴声惨烈激扬,直如万马奔腾,山呼海啸!

以八十四云骑为开路先锋,守军如尖锥缓缓沉入泥沙。

方君乾扬剑:“骑兵反冲锋!将他们打散各个歼灭!”

铁甲洪流仿佛一道金属溪流倾泻于岸,雪亮的马刀映着晨光直扑而来。

黄沙蔽天,尘土飞扬,两方人马犹如江水泛滥,压满了整个平原。

白龙与红蛇死死绞在了一起!不断纠缠,扭曲,相互撕咬!

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飞洒的血肉,背负着无数人的期盼,还有,压在各自肩上的责任与重担。

无双公子的行军布阵,与其说是战术演练,不如更像一门高雅的艺术。

他的精神始终保持在最佳状态,思维清晰,反应敏捷,决策果断。

整个战役的节奏完全掌握在他的控制下,一军一列乃至一兵一卒都宛如他指尖的琴弦,在他的拨弄下进退自如。

肖倾宇的琴声有一种奇妙韵律,行云流水般流利流畅,战斗指挥层次分明。



而方君乾用兵风格独树一帜,善于利用外力为己所用,把握时机的本领无人能及,这是个捉摸不透的男人,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在最令人瞠目的地方,无论你把他逼到怎样的绝境,

他总有办法置之死地而后生!

而且据后世史官统计,寰宇帝能戎马一生无一败绩,除了具有傲人的军事天赋之外,他的运气也好得令群雄抓狂无力!

无双公子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战场形势。沙场上的每一个反应,每一丝细微的变化都被高坐城头的他收于眼底,精密智慧的大脑迅速分析得出最精确的答案,纤细有力的十指毫不停顿地将

命令传达于战场!

劳叔与其他两护卫侍立于侧,两个护卫紧张关注着场上局势的变化,其实不光他们两个,天镔,匈野,倭奴,聊盟……天下群雄又有谁没在关注这场决定大陆版图走向的“双骄之战”!

无双公子忽听耳旁有破风之声,心下一凛——有人偷袭!

金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