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6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66

袖!轮椅疾退!

不过那人出手极快,而且对无双公子的应敌反应也了然于胸,欺身迫近!

还没等肖倾宇看清偷袭者的脸,胸口就结结实实挨了一脚!

宛如一只断线的风筝般跌落轮椅,重重摔在城楼上,五脏六腑揉碎般剧痛!

气血翻腾,突觉喉头一甜,血丝顺着他小巧下巴蜿蜒而下。

劳叔趁那两个护卫惊呆之际毫不迟疑点住两人穴道。然后紧握双拳怔立在肖倾宇面前,微微侧过身,不敢面对无双公子心痛莫名的眼光。

“我原是定国王爷安插在皇上身边的死士,王爷去后,就是小侯爷的死士。”

近在咫尺地望着劳叔,肖倾宇轻轻的笑了。

原来如此呀——

怪不得他总是劝自己与方君乾交好。

怪不得,当初方君乾会主动束手就擒,甘愿让方简惠打入天牢,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劳叔身份。这就是他的后招了!即使当初自己没有下令救人,劳叔也不会坐视方君乾被杀!原来那个夜

闯天牢的神秘黑衣人就是劳叔。

城楼上惊人的一幕让战场呆滞了三秒。

劳叔忽然扬声高喊:“公子被杀了!”

守军立时军心大乱!

无双公子一死,这场仗还有什么胜算?打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公子被杀了!公子被杀了!”守军顿时斗志全无,纷纷四散逃命。八十四云骑失去了琴音指挥,又闻此噩耗,顿时进退不得惊疑不定。

到处都是盔甲,到处是刀剑,到处都是兵马,到处是尸首,银铠素甲的兵马如潮水般一股股向上推,宛如一个无底的白色漩涡,把守军不住地吸进去,吐出来的只有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

首,汪汪血水在地面扩大流淌。

肖倾宇清楚地知道,自己就要输了。笼在袖中的右手紧攥着一个啸声筒:难道,真要用到那东西了吗?

望着战场上一个个熟悉的身影,肖倾宇咬咬牙,终还是松开了啸声筒:不行!不能用那招!

先不说这招激进暴烈有损天和,光是想到那个人也在战场上,他就狠不下心来!

无双公子只觉天意弄人也不过如此。自己一手打造的绝世枭雄,到头来终令自己自食恶果。

“叫他们投降吧,不必再造杀孽了。”带着淡淡的哀伤,他下令让守军弃械投降。

大局已定。

未尝一败的公子无双,终于在茹永城终结了他不败的辉煌。

身旁的侍卫黯然泪下!

对公子无双不败的信仰使得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想到曾经的辉煌和荣耀,所有人都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匡当一声,不知是谁手上的长枪掉到了地上。

“匡啷、匡啷……”像是着魔般的,守军手中的武器一件接一件跌落地上,被八方军收缴。

黄尘慢慢散去,双骄之战以方君乾的胜利而告终。

肖倾宇看到整个战场一下子安静下来,在见到方君乾登上城楼的瞬间敛襟,屈膝,跪倒在地。

微微一笑,笑容宛若孤寂凋零的桃花:自看见你的那刻起,肖倾宇就知道一定是你,那个君临天下的人,一定是你。

彷佛怕靠得太近亵渎了那绝世男子,方君乾停在了几步外。

虽然败了,但他依然是他,那样的淡然与优雅是任谁也无法描摹的风姿。还是和走的时候一样,白衣,单薄,只是眼中多了些倦怠,惹人疼。

他就坐在那儿,不是天边,也不是海角,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方君乾不敢再往前走上一步,不敢再发出任何轻微的响动,甚至连微风轻轻掠过他都会害怕这身影再次消失。

终于,他靠近他,伸手将他轻轻抱起。将白衣无双的他重新扶上那张华贵轮椅,方君乾站在他身后,静静看着他,随后抬头,远眺那山河壮丽,天地浩大。

倾宇,只有强大如你,才能坐在我身边,陪我看尽这江山的无限繁华。




第一百三十四章

当戚无忧走进房门,看到肖倾宇悠闲坐在书桌前正在写着什么。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洒在他乌墨发上,雪白衣上,温润脸上,执笔的纤细手腕上,白色陈铺的宣纸上。

莫名的,戚无忧的心情就是一静。

小小一道房门,仿佛阻隔了外面整个世界,自成一个方圆。

就连身周流动的空气,似乎都带一种静谧祥和的气氛,让人心境一片平静。

从来没见过有一个人,可以将温雅与戾气融合的如斯完美,用悲天悯人的心说出最残忍的命令,糅杂了生命的温暖和死亡的血腥。

“公子……”戚无忧轻轻出声,生怕惊扰了他。

轻咳了几声,无双公子搁下笔:“戚军师来了?好久没和戚军师下棋了呢。”

戚无忧看着他苍白至透明的脸色,不由担忧:“公子你的伤?”

“军师无需过忧,已好得差不多了。”劳叔那一脚踢得甚有分寸,既让他失去了行动能力,又不至于伤他内腑。

“公子,吃药了。”张尽崖端着热腾腾的黑色药汁走进门,一见戚无忧立马怒发冲冠,将药重重往桌上一放!

“你来干什么!还嫌我们家公子伤得不够重呀?!我们这儿不欢迎你,出去出去出去!!”他边说边把戚无忧往外赶,就差挥起扫把赶人了。

戚军师委屈万分: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尽崖,”无双公子冷下脸,“为师不曾记得教过你这等待客之道。”

“公子~~”张小朋友气急败坏,“您还替他们说话!您被他们害成什么样了!!还有那个劳叔,他居然狠得下心!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脸来面对公子!”

无双公子语重心长道:“战场之上各为其主,他本就没做错,肖某不怪他。”

“公子您大人大量不怪他,可我心胸狭窄小肚鸡肠,我怪!”

肖倾宇寒声:“张尽崖。”

知道公子真的发火了,张尽崖委屈得抿抿唇:“尽崖错了,公子您别气坏了身子,先喝药吧。”

张尽崖走出去后,肖倾宇捧着药碗满是歉意:“肖某教徒无方,让戚军师见笑了。”

戚无忧情真意切:“令高足与公子的师徒之情,端的令人羡慕。”

肖倾宇优雅喝着药,药很黑,很苦,但肖倾宇像是感觉不到苦味般,脸上甚至没有一丝不耐厌烦的表情。

他喝药,就像品茗。

待他喝完了药,戚军师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肖倾宇敏锐察觉了戚无忧欲言又止:“戚军师有话不妨直说。”

戚无忧鼓起勇气——这个问题憋在胸口晚上会睡不着的——

“公子,劳叔突然发难在你预料之外,而在此之前,八方军和守军一直处于胶着状态,那不知如果没有劳叔,公子会用什么计策打败我们?”

肖倾宇淡淡一笑:“戚军师,你可注意到,两军交战之处乃三面环山的低洼之地?”

“这又如何?难道……”他眼里突然露出恐惧之意:“难道?”

“正是。”无双公子肯定了他的猜测:“近来连降暴雨,山体岩石易破碎崩塌。肖某已派一支分队携火龙炮赶到山上。只要接到肖某啸声筒尖鸣,小分队将立即开炮轰山,到时泥石流前

推后拥,奔腾而下,将整个战场淹没吞噬。此乃天地之威,非人力可以抗拒。”

“啊!”想到泥流汹涌滚冲下来,八方军被泥石流覆盖淹没的场面,戚无忧打了个冷战,看向肖倾宇的眼神都变了。

同时也大惑不解:“既然公子能不损一兵一卒破我大军,却为何又手下留情?”

“此法杀戮太过,有伤天和,不到万不得已肖某不敢用。”

戚无忧伤感一笑:“可即使已到万不得已,公子还是没用此计。”

“八方军与大庆毕竟一脉相连,相互打杀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逐鹿争霸只是过眼云烟,你、我,这里的每一个人,最终还是要为大庆留下一点血脉,为子孙后世留下一点东西。”

看着肖倾宇神情坦荡,语气平静,戚无忧叹道:“胸襟坦荡,视名利如浮云,思虑深远,顾全大局,公子不愧无双。无忧替所有八方军将士谢过公子不杀之恩。”

说完躬身,拱手,心甘情愿朝他一拜。

肖倾宇就端坐于轮椅,大大方方受了他大礼。

一抬头,却发现方君乾立于房门口。

“小侯爷?!”戚无忧惊呼。

“戚军师错矣。这一礼,该由本侯亲自来。”方君乾朝无双公子一礼而下,“倾宇的手下留情,八方军感激不尽。”

说完,他看着他,露出坦坦荡荡的笑:“这一仗,本侯输了。”

输就输,赢就赢,不推诿,不掩盖,不挖空心思否认否定。

方君乾的言语不仅让戚无忧服膺,也让肖倾宇心折。

无双公子深深看着那个红衣如火的男人:“肖倾宇答应与你一道,只要小侯爷答应今后守护大庆,善待百姓。”

方君乾郑重承诺:“本侯答应倾宇。”

当时的方君乾根本不会想到,这个承诺让他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那没有他的岁月里,十六年绝望的思念,十六年,痛如十指穿心的生无可恋。

从这两个年轻人的眼里,戚无忧看到的不是年少得志就目空一切的暴躁与骄横,而是一种宽博和淡然。虽然两人拥有着强硬的手腕和铁血的个性,但同样的,他们也拥有非比寻常的容人

之量,海纳百川,有容乃刚。

这才是男人应有的气度。

戚无忧忽然很庆幸,自己能为这样的男人尽忠。

在平定匈野的庆功宴上,寰宇帝麾下将领夸赞不已:“陛下战功赫赫武运昌隆,南征北战未曾一败,真乃战神转世。”

寰宇帝淡然微笑:“此话言过其实,朕也曾败于一人之手。”

诸将闻言大惊,却听寰宇帝带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情,继续说:

“也只有那个人,才能令方君乾败得心甘情愿,心服口服……”




第一百三十五章

出了肖倾宇的营帐,戚无忧忍不住问:“小侯爷,真是您指使劳叔踢伤公子的?”

方小侯爷足顿,偏过头去:“戚军师为何有此一问?”

“无忧只是看见当时小侯爷着实怔楞须臾,仿佛根本没料到劳叔会突然发难——故有此一问。侯爷恕罪,无忧僭越了。”

忽然,戚无忧心里一动,只见方君乾长长的睫毛一颤,身子慢慢转了过来。听他自嘲苦笑:“老实说,林文正和劳叔的身份还是父亲在刑场时偷偷告诉本侯的,在小院养伤之时,本侯也

只在那时与劳叔私下接触过……后来则根本毫无联系。劳叔在城头突伤倾宇——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