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6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68

通往大庆皇城的平原上,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朝前进发。

八十四云骑走在全军的最前面,骑士们斩云刃在腰侧,黑色的斗篷如云一样在风中飘荡;紧随八十四云骑开达的,是八方军轻骑师,挎弓提剑,护身的银铠在晨光中灼灼闪亮。肩扛长枪

长矛的步兵大军走在轻骑兵的后面,最后压阵的是头顶钢盔,马身紧裹皮甲,冲击力无可匹敌的重骑兵。粮草辎重井井有条,增援军团装备精良。

各路团队一路接着一路,连绵不绝,仰望后军,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

部队的斗志极其高昂,从旗帜,从步伐,从声势来看,这都是一支精锐之师,无可抵抗,气势沉凝,犹如一座座不可摧毁的大山在移动。

这支大军甚至让人注意不到有多少人马,在敌人眼中,只能看到大军如海浪涌来,无穷无尽。

方君乾勒住战马,眼神是淋漓尽致的恨意和热切:“倾宇,前面就是大庆皇城。”短短不到四个月,八分大军就已兵临城下。

雪白轻纱后缓缓传来清淡悦耳的声音:“我看到了。”停顿了一下,“方君乾,你……喜欢这里么?”

方君乾淡淡道:“不,本侯厌恶这个地方。”忽的漠然冷笑,“因为厌恶,所以毁灭。”

因为厌恶,所以毁灭。

纱帘后无双公子微翘唇角,笑容中略带苦涩:不愧是方君乾呀。

“倾宇认为,我军该如何攻克皇城?”方君乾问。如今的方君乾沉着之中透着三分冰冷的睿智和七分热烈的洒脱,一身雕翎戎装更增添了他的男性魅力和对女人的杀伤力,什么少女杀手

少妇杀手之类的,真要比,估计站在他面前都要自惭形秽。

“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肖倾宇强打起精神,“肖某已将京城防部图尽记于心中,军民无辜,若能减少伤亡自然是好。还望小侯爷留普通兵卒一条生路,莫要滥杀无辜血洗皇都

。”

方君乾郁闷:“本侯长得这么像滥杀无辜之徒么?”

肖倾宇勉强一笑:“如此……甚好。”

方君乾没有听到马车帘幕后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满载辛酸无奈,郁结惆怅尽积其中。

得知八方军兵临城下宫中早已鸡飞狗跳。方君乾将部队驻扎在城外数里处,每天都有为数不少的人前来投诚。

袁清河趁城中守备混乱之际偷出皇城来到八方军的驻扎地。远远望去,只见两座高耸哨塔矗立于军营大门两侧,一道临时木栅护墙紧密地围在军营四周,营帐两两相对,各营区竟无一兵

一卒乱跑乱窜,凸显了八方军军纪森严。排沟、暗营、拦马、绊马绳,防御设施一应俱全,显示八方军军容严整,守备森严。营帐之间,巡逻的哨兵披坚执锐、井然有序。周围的军营层层叠

叠、错落有致;粮草辎重堆积如山,防备严密。这是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军队,气势雄伟,势不可挡。

“拜见公子,拜见侯爷!”

肖倾宇淡淡道:“清河现任京畿都尉,掌管现下京都安危,是肖某的人。”

方小侯爷依然是洒脱不羁的微笑:“本侯和袁将军有过一面之缘。当年震雄之战前替倾宇传信之人就是袁将军吧?”

袁清河一惊:“小侯爷好眼力,正是在下。属下已按公子吩咐下令,明日辰时京城四门全数打开,恭迎侯爷入京!

方君乾快步上前将袁清河从地上搀起,道:“袁将军深明大义,保全无数城中百姓的性命,避免血流成河之惨剧,本侯就此先谢过了。”

肖倾宇和方君乾一直在等,等皇都守卫主动开城投降。即使所有人都意识到嘉睿帝的政权根基彻底崩溃,但八方军却没有就此展开最后攻击,一来,直接受皇帝管辖的十万御林军余威仍

在,若是硬碰硬势必损兵折将。再者,内战本就可耻,再做无谓杀戮无疑更加难堪。

所以,两人决定:围而不攻,攻心为上。而袁清河的到来,无疑预示着:时机成熟了。

翌日辰时,城门配合着攻城准时大开。八方军将士如狼似虎冲入城门,大军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

“八方军来了!八方军来了!”守兵齐齐惨叫,四散逃跑,竟没有几个敢回头停留原地稍作抵抗停留的。

由于实力悬殊,负隅顽抗的尽忠守兵不消一时三刻,登时土崩瓦解。无双公子下令,大军进京后不得扰民,违纪者斩立决。

交代完毕,八十四云骑身先士卒,带领数千精锐士兵杀入皇宫。

猛将虎贲簇拥着绝世双骄慢悠悠来到了皇宫大门前。

白衣宛如冰雪初寂,火服仿佛浴火燃烧。

冰与火重叠,生与死共舞——这是人世间最美丽,也最残酷的一道风景!

屋宇错落,矗立着九十九根沥粉金漆的蟠龙柱,踏在白汉玉砌成的台阶甬道上,仿佛置身于琼宫仙阙中。无一处无不精雕细刻,无一处不金碧辉煌,无一处不绚丽庄严。

这是大庆权利的顶端,皇权的象征——皇宫。

肖倾宇轻轻道:“终于来到了这里。”

方君乾慵懒语调中是欲揽九天的霸气:“这江山,也该改朝换代了!”

迈上殿前台阶,方君乾刚欲伸手推门,却发现身旁之人的身子微不可察地轻轻战栗。

低头看去,肖倾宇苍白**在阳光下宛若透明,单薄的他被包裹在雪白的长袍之中,似乎随时都会随风散去。

温暖的大手覆上他冰凉苍白的手掌,方君乾面上带着冬日暖阳般的浅笑。

紧紧握住他的手,他怕自己一放手他就会消失。

而后,推开门,迈步走进大殿。

大殿的皇位上,嘉睿帝正装黄袍,正在等他。

方君乾冷冷望着他。

空气安静下来。

方君乾走到方嘉睿面前,两人相离不过半臂距离。面对君王咄咄逼人的视线,方君乾连眉毛都未动上一丝。

嘉睿帝忍不住颤了颤,一拍龙椅扶手:“乱臣贼子!”

邪魅一笑,方君乾金石玉响般清冷悦耳的声音懒洋洋响起:“方嘉睿,你还记得你是怎样逼我‘大义灭亲’的么?”

轻缓沉稳的嗓音犹如流质,毒蛇般沁凉黏腻。

方嘉睿觉得阵阵阴寒之气通过地面顺着脊梁骨爬上,冷的全身止不住轻颤。

“本侯早就发过誓,有朝一日定要杀尽所有皇室中人报仇雪恨。”这个龙飞九天,一世之雄的英武侯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冷冷挥手:“带下去。”

“杀尽所有皇室中人、杀进所有中人?——”嘉睿帝被侍卫拖着向外走,他不由自主地望向一旁的公子无双肖倾宇也转头看向他,眸子的无悔无怨如斯清澈可见。

嘉睿帝嘿嘿疯笑:“朕等着,朕等着你杀尽所有皇室中人!——”

谁都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率先侵犯大庆的是倭奴,而最后覆灭大庆的,竟是方君乾!

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方君乾深吸了一口气,这龙椅周围的空气,浮动着沁脾的冰冷和血腥。

终是为他,覆了这天下。

红衣男子站在宽广的大殿之中,对坐在轮椅中的他伸手,声音如春风一般轻柔和煦,他说:“倾宇,跟我来吧。”

那日,也是眼前这个男子温柔凝望着自己,伸手邀请:“倾宇,我们走吧。”

肖倾宇只觉眼睛好热,有一道热流想奔涌着流出。

那是,寂寞无助也无法自拔的温暖与悲凉。

晶莹的指尖从宽袖中露出,反射着七彩的炫目光晕。

终于,剔透的五指搭上他岁月磨砺的熟悉手掌。

朗声一笑,他反手握住他的手。

你我,一起缔造这盛世繁华。

新王朝的文武官员尽列于两侧,见证这幕乱世绝殇。

小番外:

遗墨:君乾,倾宇,你们过来下。

方:本侯没空。

肖(无视):……

遗墨微笑:明天开虐。

方肖:这就来!(作者是上帝!)

遗墨:小侯爷——不,马上要叫陛下了。请问你登基后有何打算?

方(笑言邪魅):本侯怎么知道?问你呀。

遗墨:……那倾宇呢?

肖(冷笑):不要告诉肖某你又要开虐了。

方(愤懑):你就不能让我两安安心心厮守一会儿!

肖:小侯爷没见读者对遗墨兄评价?绝对后妈,太后,后妈作者……就别奢望她大发慈悲了。

方(好奇):倾宇,这“读者”是什么?

肖(一脸平静):肖某也不知,貌似是你我看不到的神秘生物……

遗墨:咳咳,今天叫你们来,主要是因为很多读者向你们表达了端午节的祝福,让本人代为转达一下。

方:你会有这么好心?

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遗墨(怒极反笑):很好、很好~~~~(老子不虐死你们就让我——吃饭噎死!)另外小侯爷,广大读者都想问在136章中,你对倾宇究竟说了什么。

方(一脸得意):当然是说——

肖(愈发平静):小侯爷……

方看了一眼肖,拱手微笑:遗墨兄见谅。

遗墨(理解地点点头):小侯爷,遗墨谨代表广大读者对您表达诚挚的慰问。

方(邪笑):本侯更想要倾宇的慰问。

肖(淡淡):下辈子吧。

方:遗墨兄听到没有?一定要写篇下辈子的番外呀。

肖:……

遗墨:此事再议。136章的那句话就由读者同志们自己YY去吧。咳咳,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肖:你们两个给肖某适可而止。

遗墨:好了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君乾、倾宇,对神秘的读者们说上最后一句话吧。

肖:小侯爷先请。

方:还是倾宇先来。

肖:那……肖某先?

方(点头)

肖:……走吧。(催动轮椅走人,无双公子做事就是有效率)

方:……好。(上前为他推轮椅)

某墨(呆滞状)




第一百三十八章

方君乾的成功是那么理所当然,显然没有人去怀疑这场皇权争斗的胜负成败。

八方军将士用毫无掩饰的近乎虔诚的心态崇拜着他,崇拜着这个强悍又可靠的男人。在这个没有信仰的乱世,这个叫方君乾的男人就是他们全部的信仰!

天下间,只有他配得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方嘉睿怎么能跟侯爷比?凭他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