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6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69


战功是帝王王冠上的宝石。

作为八方军的统帅,在率领着八方军南征北战无一败绩的今天,他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表现自我与激励人心的语言,方君乾站在哪里,哪里就是一片敬畏与崇拜的目光,尊崇威严的背后,

是让人高山仰止的功勋与实力。

方君乾从不担心别人会反他,他是天生王者、转世战神,轻言浅笑皆可摄服人心。他越是善待臣子,越是放权部属,众人越是感激他,服膺他,竟而回报他,效忠他,绝无一丝一毫不忿

反叛之意。

一本接一本摊开各地奏折情报,方小侯爷手中的朱砂笔飞快地龙飞凤舞。

现在的他,用一个字来形容:忙!

两个字:很忙。

三个字:非常忙。

四个字:忙到极点!

“小侯爷,方嘉睿该如何处置?”

这个问题耽误了方小侯爷宝贵的两秒钟时间,批示只有两个字——养着!

眼下没空理他,先吊着他的命别让他一命呜呼,等闲下来再细细找他算账。方君乾转着手中的狼毫,脸上挂着令人心悸的邪笑:要不然,不就不好玩了?

“可是小侯爷……”手下还想说什么,却被方君乾“嘘”的一声制止了。摇了摇修长的食指,不发一语地让他退下。方小侯爷轻手轻脚地缓步走到肖倾宇身边。

无双公子正伏案浅眠,睡梦中的他褪去了几分冷峻疏离,多了几分柔和稚气。然而清丽的面庞却依然可以看出两分难以掩饰的疲惫。

所有人都知道,在这半个月里,绝世双骄每天的睡眠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时辰,肖倾宇以超人的精力和效率,处理着在这种非常时刻的各种矛盾和突发事宜,大军的整编、民心的安抚、地

方官衙的稳定、逃离京师的各大门阀留下的庞大财产的整合、八方军的未来规划、与各国地下势力的各种幕后交易……

在绝世双骄的共同努力下,大庆奇迹般的迅速稳定了下来,一切开始步入正轨,令各国势力翘首以盼的动乱并没有发生。

难得看见公子无双如此……不设防备。

大概是太累了,才会不知不觉伏在桌案上睡着。

轻轻用手指勾起他的一缕发丝,揉抚在手中的感觉宛如上好的丝缎。方君乾心中一片温馨的静谧,由里而外,水一般浸润全身。

他的倾宇就在自己身边,即使不出声,但他所在的地方,哪怕是地府血域,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化作世外桃源。

肖倾宇容颜一动,被他惊醒。揉了揉眼睛,嗓音还有点睡意甫褪的迷茫,没有怒气,淡淡一声:“小侯爷。”

方君乾温柔道:“倾宇可是倦了?回去好好睡一觉吧。”

肖倾宇迷迷糊糊地睁着眼,还带点孩子般的稚气:“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呵呵呵……”方小侯爷闷笑,无双公子莫名其妙的瞅着他,还没搞清楚他为何发笑。

方君乾只觉他刚才那个动作实在可爱,尤其是由平素幽静清雅,雍容华贵的无双公子做出来,可爱程度更是不可言说!

正想亲昵一番,不料一个声音突兀而进。

“禀告侯爷、公子,外面有一女子求见!”

方小侯爷恼怒地瞪着来人。他已认出这人是轻骑兵第五分队的队长,小侯爷暗下决心:以后定要将他罚去夜袭敢死队!

“有人求见一律交给戚军师。”

“可是——”来人一脸委屈,“戚军师还是请您亲自去处理……”

他们那智深似海动如雷霆的戚无忧戚军师,在看见那女人后着实思考犹豫了好一会,这才交代下一句话:“让小侯爷自己处理吧。”

方君乾难得好奇:居然连无忧军师都搞不定?!

“那人叫什么?”

小队长结结巴巴道:“好像是小侯爷您的结发正妻,莼阳公主,毅飞莼……”

方君乾:……

怪不得连戚军师都搞不定,原来纯属别人家事。

方小侯爷面色微微一变:糟了!

慌忙扭头观察肖倾宇反应!

无双公子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他淡淡浅笑,一脸不动声色的模样让人看不出他内心的情绪。

“小侯爷保重,肖某先走一步了。”

方小侯爷瞪大眼:他这时候想置身事外了?喂,当初是谁为莼阳公主提的亲?!

莫名邪笑:“倾宇想去哪?此事你也是罪魁祸首之一,说到底倾宇也是要负一部分责任。”想撇下本侯让我自个面对毅飞莼,没门!

无双公子淡漠幽远地回他一句:“与我何干?公主嫁的又不是肖某。”

小侯爷险些没被这句话给噎死!

无双公子不再理会他,推着椅轮滑出御书房,正巧与迤逦而来的毅飞莼撞个正着。

许久不见的毅飞莼盘发于上,凤髻高挽,黑发上绾着碧玉发簪,长裙拽地,舒袖暗香;珍珠白的锦缎上落有富贵牡丹刺绣,给人雍容华贵之感。温柔高贵,仪态万千。

眼神万水柔情,仪态娴雅端庄。

肖倾宇优雅行了个礼:“公主别来无恙。”

毅飞莼敛衽还礼:“公子安好。”

肖倾宇淡淡道:“肖某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公主与小侯爷久别重逢自当叙旧,肖某告辞。”

莼阳公主:“公子走好。”

三言两语,公子无双与莼阳公主就告别分开了。

方小侯爷看着逐渐走近的莼阳公主,不由头大如斗,不停玩转着手里的朱砂笔,心里却想着该如何安置莼阳公主的事项。

正如林依依之于肖倾宇,方君乾心目中的毅飞莼绝对是个令他头痛的人物!

对这个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又是敌国公主更兼救命恩人,对自己情深意重偏偏自己对她无意的人间绝色,方小侯爷真不知该把她如何是好。

最最可恶的是,肖倾宇居然在这个时候给他临阵脱逃了!

岂有此理呀~~

方嘉睿甩了甩头,重疾与心病让他产生一种错觉——密室的尽头处隐隐闪出了微弱的亮光。

眯了下眼,把胡思乱想甩开。这里是戒备森严的囚室。平时只有送饭的狱卒和治病的御医才会来此,目的就是方君乾绝不允许他如此轻易死去。

但很快方嘉睿又蹙起了眉,紧盯着亮光的方向。因为他发现那亮光是移动的,以缓慢且熟悉的速度一点点向着这里靠近。

木轮在版石上轧过,发出扎扎的声响。

那道亮光在这时已然来到了距离他不过十步的位置,然后火光照亮了一张淡漠幽柔的容颜,也映绯了他眉间的一点朱砂——

是肖倾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叮当叮当——随着方嘉睿的一举一动,铐在他手上的锁链不断发出清脆的声音。锁链另一头与囚牢石壁深深相连,若不能打开锁镣,关在牢里的人怕是插翅也难飞。

方嘉睿冷眼看着他,一双眼睛犹如鬼火般发出绿幽幽的寒光。此时阴鸷深沉的嘉睿帝,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咳咳咳,你来干什么?怎么,没跟方君乾那小贼在一起吗?”

无双沉默不语。

“你这抛宗灭族祸国乱纲的逆贼——你果然不是朕的儿子,朕没你这个儿子!”

忽然阴森森笑起来:“呵呵呵,说不定你真不是朕的儿子呢……亲兄弟乱仑……呵呵呵,哈哈哈哈!……”

肖倾宇一言不发,忽明忽暗的灯火映照在他白皙沉静的秀气脸庞,让人有种幻灭的错觉。

“我送你出去。出宫后肖某自会安排你安度晚年,做个平凡的老人,再也不要回来。”

方嘉睿忍不住讥讽:“朕还以为公子无双是来弑父的。杀人灭口一了百了不是更好。”

肖倾宇悲哀一笑,月华般。

轻轻吐出一句:“我不是你。”

方嘉睿破口大骂:“你忤逆父亲背族弃家,悖逆伦常天理难容!”

“肖倾宇只走自己所选的路,不愚忠,不愚孝,只要能拯救天下苍生,就算要肖倾宇,肖倾宇也会将那条路走到底。”这是肖倾宇的回答。这其中的每一个字,饱含着的是这个二十三岁

的年轻男子怎样的决心以及勇气?

他说这话的时候,神容很平静,然而那一双眼睛却淬亮如三尺青锋,瞬间灼痛了方嘉睿的眼睛!

“你想怎么跟他在一起。他是你亲哥哥!”

“此事肖某自会查明。”无双公子的眼神坚定起来,逐字逐句说道,“肖某不信母后会与定国王爷……有染。肖某不信母亲会是用情不专水性杨花之人!”

无双公子显然不想多谈,正待招死士进来带走他,忽听方嘉睿冷如冰霜的声音:“方君乾——何时登基?”

肖倾宇淡淡回答他:“已昭告天下,登基大典定于正月初一。”说完便想转过轮椅走人。

“皇儿。”他叫住他。

——如果自己要痛苦,他也容不得别人快乐。

方嘉睿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鲁大师为你做的这把轮椅可真是精巧绝伦呀,鲁大师不愧是鲁班的后人。”

他轻轻地笑着,只觉得心中无比快意。

凌迟与毁灭的快意让他兴奋起来,浑身都在发颤。

“不过朕想,公子无双还是宁愿不要这把轮椅的吧?”

肖倾宇冷冷得听着,冷淡得仿佛他在诉说着一件仿佛与自己无关的事。“如果你想令肖某沮丧的话,那么肖某注定要让你失望了。”

嘉睿帝自顾自接下去:“智绝天下的公子无双难道从没怀疑过,你的父母俱四肢健全,朕的皇儿皇女也个个活泼健康,并无体弱残疾之辈。”

“你就从没怀疑过,为何你会是唯一的例外?”

“难道你就从没怨恨过上天,在赐予你所有人难以企及的才华后,为何不干脆赐予你走跳跃跑的能力?”

“难道你就没有憧憬过,你其实也可以像常人一样行立于地——”

无双手扶在轮椅上,指节因用力而略显苍白,寒声道:“方嘉睿,够了。”

那血淋淋的事实揭露在眼前,排山倒海的痛苦将他完全覆没。他刻意去遗忘,忘记自己的不堪与残缺。刻意选择不去相信不去面对,在风轻云淡下把伤痛掩饰起来,可是,当他以为自己

无懈可击之时,那道愈合的伤疤却被人再一次撕开!

痛得

生不如死。

而那个撕裂伤疤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的亲生父亲。

肖倾宇看着他,轮椅上的那只手的指尖已隐隐发白。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却带着令人惊心的隐忍与痛楚,水色的唇倔强得抿着。

这样的肖倾宇,让人有一种报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