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7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73

无情无义的

小人,大哥你还想治好他的腿?”

余日皱了皱眉。

“不瞒大哥,余月今次来大庆,就是为了来祭奠雨燕——用肖倾宇的人头!”




第一百四十四章

“侯爷,侯爷!大事不妙啦!”戚无忧手抓一份情报风风火火冲进大门。他先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无双公子没在场,这才苍白着脸,将那份跋山涉水才呈递上来的奏折双手呈上。

方小侯爷一目三行浏览着奏折,神色阴晴不定。

“小侯爷,不知为何,公子的正统太子身份泄露出去了,连带着方嘉睿当初拟的那份传位诏书也公诸天下……天下人纷纷说侯爷您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原本龟缩西南伦淳郡的大庆官

员联合起来要迎公子继位。各大门阀公开承认公子为王室正统继承人,并准备以‘勤王诛奸’之名起兵谋反——”

“呵,‘挟天子以令诸侯’啊……”方小侯爷方的脸上浮起笑容,他的这一笑极邪,也极冷,仿佛挥手间笑看樯橹灰飞烟灭的淡定从容。

“方嘉睿就在我手里,本侯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了,那又怎么样。登基大典照常举行,本侯倒要看看,谁敢在本侯面前说三道四。”

戚无忧着实愣了愣,半响才反应过来:“那公子那边……”

“此事先别急着告诉倾宇。”

“是。”

君臣二人皆是一叹,都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无双公子的情报速度比他们只快不慢,连他们都收到消息了,没理由公子无双还会被蒙在鼓里。

此举——权当尽尽人力,聊作自我安慰吧。

戚军师忽然记起此行另一件要紧事:“侯爷,国号帝谓关乎国体,属下等不敢自作主张,还请侯爷定夺。”

方君乾沉吟片刻,终于提笔执毫,饱蘸徽墨,在白如雪的宣纸上一笔一划,郑重无比地落下一字。

看到这个字,戚无忧心下一惊:“侯爷,这——”

一个大大的“倾”字跃然纸上!

“庆”的谐音“倾”,肖倾宇的“倾”。

方君乾起身,红衣胜火,他的发扬起在暗夜下,丝丝缕缕荡在风中:“改国号为‘倾’,年号为‘宇’,方君乾登基之年即为宇历元年!”

这“大庆”即将称作“大倾”!

想起那个白衣男子的凝定眉目,清雅微笑。

还有,当初望着自己不疾不徐的声音——

“我要让千百年后的人们依旧牢牢记住‘肖倾宇’这三个字!我要让所有英雄豪杰都在我的名字下黯淡无光!我要让千年之后公子无双之名依旧惊艳惊叹响彻寰宇!”

方君乾唇角浮起一抹微笑——我的倾宇啊~~

他掷地有声:“至于帝号,就定为‘寰宇’!”

国号为“倾”,年号为“宇”,帝号为“寰宇”,方君乾以那绝世男子之名诠释他的帝国。

这千秋万代的伟业,这俯揽众生的巅峰,会有那个男子永远陪伴着自己。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可是,方君乾没有想到,这即将伴随自己十七年的帝号,竟隐隐昭示着一个无比残酷的箴言。

寰宇……谐音怀宇……是否意味着他此生注定永远孤独怀念倾宇?

倾宇——可是倾倒了寰宇?

还是

寰宇——注定永远怀念倾宇?

“公子,侯爷吩咐过小的,您最好不要见他。”

无双公子淡淡道:“开门。”

侍卫万分为难:“可是——”

肖倾宇深沉黑眸朝他冷冷一瞥。

侍卫慌忙去开牢门——巨大压力下,他开锁时手在不停颤抖,连带着铜锁不断发出卡擦擦的声响。

直到无双公子进了牢房,侍卫才发现自己已是冷汗涔涔,湿透重衣。

当他再见方嘉睿时,后者怔怔瞪着自己,嘴张张合合似乎在不断念叨“语茉”“皇位”二词。

看见他,立马不顾形象地从地上爬起拦在他面前。

“宇儿是来放朕出去的吧!快快快!朕要回伦淳郡,决不能让方君乾篡位!语茉,对,语茉也在伦淳郡……语茉,语茉!”

肖倾宇闻言顿了一下,随后冷漠地说了句:“你疯了?”

咆哮:“朕没疯!!”

父子二人都沉默了。

昏暗的牢房,肖倾宇纤细的身子宛如冷月清辉,有点点的落寞,又似有些许怅然和伤悲。

就那样孤独地发着光,有些凉,似乎已这般地过了千百年,也必将再继续千百年。

疯癫过后,方嘉睿的理智渐渐回到了大脑。

无双公子终于发问:“肖某的皇室身份和你的传位诏书,除了你、我、劳叔,还有谁知道?”

方嘉睿目光呆滞:“还有……对了,还有林文正。是的,是的……朕当初将那诏书拟了两份,一份给你,一份交给了左相……”

无双公子绝望地闭上眼,水色薄唇颤抖着吐出三个字:“方。嘉。睿。”

“知道你是太子后大臣们都会支持你登基!他休想轻轻松松坐稳皇位。”

他扣住他单薄的肩,力道大的像要把他肩骨捏碎:“你杀了他,然后自己继位!……朕知道你办得到的……他不会提防你,宇儿、宇儿!”

“要么杀了朕,要么杀了他!”

“为父求你……为父不能对不起列祖列宗,朕不能眼睁睁看着那外人颠覆大庆江山!”

“宇儿,杀了他!这天下都是你的!”

“宇儿,杀了他!你从小流落在外吃尽苦头,都没机会承欢膝下。从今往后为父一定会好好疼爱你,补偿你!为父发誓!——”

如果是十年前的自己听到这话,自己会受宠若惊,会欢呼雀跃,会幸福的不知如何是好。

可而今的肖倾宇,早已不奢望幸福会降临在自己身上了。

疼爱……

补偿……

承欢膝下……

多么——讽刺!

事到如今,他还利用着自己最后的柔软!

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一样,肖倾宇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只觉眼前发黑,心头剧痛,有什么甜腥的东西不可控制地冲上喉头。

“你真有把我当作过你儿子么?”

他看着他,无比凄凉。

“我为什么……会有你这种父亲呀……”

说罢,感觉到肩头扣着他的力道松了,无双当即将轮椅抽离。

“我不会杀他。”

根本不看方嘉睿脸色。

“肖倾宇绝不会让自己成为某些人荼毒百姓的借口。如果方君乾因为肖某而无法名正言顺登基的话,我会……离开他。”




第一百四十五章

对于登基大典的排场问题,八方城官员争论不休。

方小侯爷坚决反对铺张浪费,理由相当冠冕堂皇:眼下内忧外患非常时期,繁文缛节一切从简!

令众位大臣对其体恤百姓,勤政节俭之心感动莫名。他们当然听不到方小侯爷的心声:麻都麻烦死了……

一想到登基那天自己要穿着厚重的礼服站在祭台上整整四个时辰,方小侯爷就忍不住翻白眼——一切从简,从简就好……

“不行。”无双公子轻而易举地粉碎了小侯爷的如意算盘,“越是国家动荡不安之际,民众越是渴望一个有强有力的政权能整顿朝纲、维护秩序。君王应以最强者姿态俯视众生,保护万

民,如此才会让民众想归附依靠,新帝才会受万民拥戴。登基大典绝非无用之事,这是向天下显示帝国强大所在,是收拢民心、威慑敌军、凝聚国力的头等大事,岂可草率?”

礼部侍郎跟着帮腔:“公子所言极是!侯爷节俭爱民,不尚奢华,此为明君典范,实乃千万子民之大幸。但新皇登基是国家大事,显乎天子威严,决不可草草了事。我礼部定当把大典办

得风光体面,以彰国家强盛,陛下天威……”

方小侯爷满头黑线。

登基之日越近,王宫越是忙得人仰马翻天昏地暗。整座皇城显得喜气洋洋生机勃勃,大概只有无双公子的小楼才能得一方清净。

将那张薄薄信笺搁上火盆烧成灰,雪白的信鸽跳上无双公子的玉手,乖巧啄食他掌心的谷粒。窗台耀眼的光线,雪白的绒裘,清冷的容颜,纯白的鸽子,构成一幅美绝人寰的精致画面。

肖倾宇无疑是美好的,就算他的美像孤独悬在天边的明月,虽不若方君乾骄阳般明亮璀璨热烈豪放,却用自己的坚持,驱散黑夜,照亮天涯。

叹口气:这已经是第七封策反密函了……不知还有多少人躲在暗处试图以忠君之名行祸乱之实。这根基未稳的新帝国,当真会因接二连三的战乱而分崩离析?

帝国新建,正是修生养息之际,却要因为自己再度卷入战祸?

垂目,长而浓密的睫毛在雪白脸上投落一片阴影。

窗户“彭”的一声大响!一道红影破窗而入。

无双公子只觉一阵头痛。

又是跳窗!

好端端的他为何就是不走正门?!

都快称帝的人了,他为什么还是不长进!?

方小侯爷一抬眼就看见无双公子正怒视着自己,嘿嘿讨好一笑,小侯爷迅速看了看楼下,确定没人跟来后这才大摇大摆地坐下。

无视主人不欢迎的目光,方小侯爷毫不客气地替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

无双公子双手一振,雪白鸽子扑腾腾展翅飞出窗外:“小侯爷不在宫中忙登基大典的事,竟跳窗光临小楼,真有闲情逸致呀。”

方小侯爷心有余悸:“本侯整整一天都被礼部官员追着跑,又是裁量又是试衣,还得听大小官员在耳边苍蝇般唠唠叨叨,差点没崩溃呀。”

无双公子挑眉:“现在都忙完了?”

“没。”方君乾得意道,“本侯是逃出来的,估计现在要轮到他们崩溃了。”

肖倾宇:……

王者,就是抛开一切规矩,不讲道理惟我独尊的人中之龙——这句话在方君乾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注解。

“公子,礼部侍郎拜见——你!?”张尽崖还来不及对不速之客发出惊叫,已被小侯爷点了哑穴。

“来得这么快?!倾宇,帮我挡一下。”飞快闪入屏风后,方小侯爷露出头,“就说本侯没在。”

张尽崖怒瞪着方小侯爷:他敢发誓方君乾不是一般人——一般人的脸皮绝没有他这么厚!

“杜大人请进。”说话间无双公子屈指一弹已解开张尽崖的哑穴。

礼部侍郎杜仪手捧一袭玄黑色的描金龙袍进入大门。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