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77-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77

“人有错手马有失蹄,纯属意外!意外!”心中尴尬不已:那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老夫夸下海口时破阵杀将出来,这不是让老夫自己甩自己耳光嘛!太不道德了!

另一个棋手回望在整理草药的余日:“将六退一。余兄,此人既已破阵,按余兄规矩,少不得又要替人看病了。”

百草神医余日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看病者,皆要他看得顺眼,且那天兴致颇高,这才出手救治。如若那天心情不佳,对不起,闭门谢客!——但话也不能说死,余神医还是留了一条活

路的。

但凡能破其门前阵法者,余日便出手替其医治且分文不取!

却听此时,门外传来一个悠扬磁性如音乐的声音:“肖倾宇前来拜会余神医,请余神医不吝赐见。”

三棋友霍然立起:“是无双公子呀!”语气惊喜中不乏敬畏。

却不见余日一听来者姓名就沉下了脸。

张尽崖一脸茫然地看着三棋友兴奋地涌出院门,恭恭敬敬向公子行礼问好。那神态,那表情——颇有点现代追星族的架势!

余日冷眼看着眼前这一幕,干干脆脆丢下两个字:“不医!”

张尽崖差点抓狂了:“你这死老头——”

“尽崖不得无礼。”肖倾宇依旧温文尔雅,“敢问余神医,可是肖某无意间让余神医不悦了?”

“不悦?不敢当。”余日冷诮:“不知名动天下的公子无双可还记得当年的青楼花魁莫雨燕?”

肖倾宇何等聪颖剔透,一听就知余日拒绝替他医治的原因。

轻声一叹:“肖某无一日忘记莫姑娘。”

“那你可是后悔了?”

“不。”肖倾宇正色,“肖某不后悔。”

他是公子无双,他要保护他的亲友,他的祖国,他的人民!以最少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公子无双不得不做这样的抉择!即使抉择的代价是痛苦!

余日气得印堂发黑:“你!——”死不悔改!

余月说的果然没错,此人端的铁石心肠狼心狗肺!枉费那个莫雨燕对他一往情深甚至不惜丢了性命!

这种人,不治也罢!

“啪!”那是一拳捶上树干的声音。

“陛下噤声。”皇甫鲧禹慌忙劝阻寰宇帝。幸亏那几位全副注意力放在别处没有注意这边,要不然……

一边是义,一边是忠……皇甫苦笑:还真是忠义两难全呀!

方君乾咬了咬牙,死死注视着不远处那抹纤尘不染的纯净雪白。

是他!

原本只是跟着皇甫鲧禹来此拜会神医余日,却不想在此遇见了他。

他愈发清冷淡漠,纵使漫然闲坐,依然令四周气氛静谧如深水,让人不舍惊扰。

如此倦如此美。

然而他就这么浅浅笑着,淡淡说着,可听到耳边,竟有一种温柔至尖锐的锋芒,凌厉如刀。

恨不得动用千军万马强留下这个男人,可是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出现在他面前,那么他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恐怕自此再不露面!

方君乾感觉到绝望,强压住想出现在他眼中的**,忍了许久,还是没忍住一时痴惘,轻声问了句:“倾宇,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第一百五十章

这时,只听余日冷冷开口:

“要我医治倒也不难,只要你能过三关,我余日一定竭尽所能令无双公子从此行立于地!”余日阴阴地笑,故意刁难。

“哦——”此言一出,三棋友与张小朋友同时喜形于色。

无双公子微微一笑:“余神医请讲。”

“不是我余日刁难你,凡要我出手医治者,都要过三关,这是我的规矩。”

三棋友:什么规矩,怕是你刚定下来的吧?

“第一关便是破阵法,这一关无双公子已经闯过了。”

好诶!~~~张小朋友激动地望着公子,连带着看余日也不是那么不顺眼了。

余日故作公正:“这第二关么,就有劳贤弟助阵了。”

三棋友同时茫然:关我什么事?

“公子必须在棋艺上击败余日的贤弟,方可听那第三关。”

三棋友面面相觑。

最后老大硬着头皮:“那就请公子不吝赐教了。”

肖倾宇风静温恬道:“不敢当。”

“慢着!”余日懒洋洋打断他们的话,“余某说的是,三个人!”

“你!!”张小朋友险些冲上去与百草神医英勇搏斗!

余日才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只看着肖倾宇:“如果你输了一场,就别怪余某无情无义了,趁早下山吧!”

躲在树后的皇甫鲧禹为难道:“陛下,余兄刚接到下官书信时分明对公子很有好感,听到要为公子医治,虽嫌路途遥远却也答应下来……可现在不知为何……”

方君乾望着那个人,依旧笑得张扬而骄傲:“放心,倾宇没问题的。”——因为,他是公子无双啊!

皇甫打量着面前的方君乾:眉目清逸唇薄如线,那么慵懒邪魅的人,五官轮廓却是清朗鲜明,飞扬的眉眼,更是隐隐挟着霸气。

他是那么相信着他呀!

皇甫鲧禹突然对戚无忧当初所说之言有所感悟……

却听肖倾宇优雅拱手:“既如此,三位棋友请了。”“虽说三棋友敬仰公子多时,却也不会手下留情。公子,得罪了!”

第一局,三棋友中的老大祁阵得持黑。

肖倾宇持红棋先行:“炮二平四。”

第一局开始!

所有人屏住呼吸。

除了余日和皇甫鲧禹,无论方君乾、肖倾宇还是三棋友,无一不是精通此道!

“兵四进一。”“将六进一。”

“车三进八。”“将六退一。”

“车二进一。”“前卒平五。”

“车二平五。”“卒四平五。”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五招过后,方君乾就已知道祁阵得是不可多得的象棋高手!说不担心是假的,他不由暗暗替肖倾宇捏了把汗。

“帅五进一。”

祁阵得微微一笑:“卒六进一。”

寰宇帝暗暗叫了声不妙!此着过后,黑方占据主动权,以后基本上是黑方进攻,红方防守。

无双公子风度恬然,衣不带水:“帅五进一。”“车五平三。”

“兵六平七。”“车三平一。”

……

第十四着,“车四平六。”“卒三进一。”

第十五着,“车六进一。”“车一退二。”

皇甫鲧禹一头雾水:“陛下,局势如何?”

方君乾沉着脸:“很不妙。”

无双公子忽的展颜一笑,风轻云淡一挥手:“车六进五。”

“好!”捉象兼杀,佳着。方君乾忍不住为他叫好!

第二十九着,肖倾宇从容应对:“车六平二。”

方君乾心下暗赞:暗中保护中兵,正着。

祁阵得皱着眉,不复刚开始的沉着冷静:“卒三平四。”

……

双方你来我往,棋局已进入最后搏杀阶段!

第四十一着,“车三进一。”“将六退一。”

第四十二着,“车三平一。”“车三平七。”

“车一退二。”随着无双公子最后一着落下,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终于拉下了帷幕,“承让。”

和棋!竟然是和棋?!

虽然没输,但……

寰宇帝暗自纳罕:按倾宇的棋力,应该不止如此。

余日更是不屑一顾:什么公子无双,也不过如此!欺世盗名之徒而已!

第二局,老二祁易得持红先行。肖倾宇持黑。

第二局着法之深奥,变化之繁复,连素有排局之王的老大祁阵得也自愧弗如,堪称是江湖排局中的王中之王。

布局结构严谨,气势雄伟,除了一开始就有红方连弃双炮单车再进车杀局的假象这种极浓的江湖排局特色外,其开局阶段红黑双方更是杀机四伏,诡秘异常;中局阶段黑方攻势凌厉,红

方拼搏激烈;残局阶段双方着法细腻绵密,局势多样,最后两难取胜,终成和局。

又是和局!

“承让。”无双公子波澜不惊的气态,让我们的寰宇帝隐隐抓住了什么。

第三局,三棋友中的老三祁赋得持红先行。肖倾宇依旧持黑。

第十三着,“车一平六。”“将四平五。”

第十四着,“车六退四。”“车七平五。”

三棋友倒吸一口冷气:黑车平中,凶狠之着,红方步履维艰。以下着法极其深奥复杂,黑方占优势。

五十四着,“帅四平五。”“车六平五。”

五十五着,“帅五平六。”“炮五进二。”

和。

又是和!

肖倾宇风雅拱手:“承让。”

三棋友的脸色很难看。一次可能是偶然,两次也能用凑巧来解释,可一连三次和局!

这分明是肖倾宇步步为营,细密筹划的结果!

和局,通常比取胜更难!

三棋友略带恐惧地注视着面前这个不骄不躁的白衣男子:他是怎么做到的!?

果然如此。寰宇帝缓过神来,发现手心里竟全是汗。再回望肖倾宇古波不兴的表情,不由自嘲:“真不知是谁比谁更紧张……”

即使余日再对象棋一窍不通,也从三棋友神态里知道了他们败得很惨。

心中恼火,表面不动声色:“恭喜公子连过两关。相比于前两关,这第三关着实简单,对公子来说更是不在话下。”

“都说医者乃病人再生父母,余日别无他求,只要公子无双向我余日行个跪拜大礼,余日当即为公子治疗腿疾!”




第一百五十一章

此话一出,百草庄园落针可闻。

张尽崖率先发难:“我家公子因双腿不便,即使连皇帝都可免礼不拜——凭你也配让我家公子下拜?你算什么东西!”

隐于暗处的寰宇帝刚闻条件也不由面色大变,却听张尽崖这么一说,忍不住摇头笑叹:“张小朋友火气还是这么大……”

“尽崖,休得胡言。”

“可是公子!”张尽崖怒发冲冠,“他分明是在刁难你!不医就不医呗,他耍着我们玩是什么意思!?”

“尽崖。”